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卖药

作品:《伐天记

    姜尘拿出虫袋看了看,里面的银甲虫们依然在抱团沉睡,银色的虫团甚至连神识都探不进去。〓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也不知道化妖果的效果到底如何。”

    边说边拿出百鬼幡,百鬼战莽山,虽然一个不少的逃回了旗幡,但却受伤不轻,连马大江都在咬牙切齿的疗伤,姜尘把最后的一点阴煞投进了旗幡,算是嘉奖这些不怕死的鬼兄弟们。

    这次遇到莽山魔将,损失太惨重了。

    灵石花得干干净净,千里梭还剩下两次威能,蚀心箭也剩下两次威能,风雷剑器还剩下一把剑器,九把飞剑丢的干干净净,太炎剑也遗失了,只剩下一把雷阿剑。

    身上值钱的东西也没两件了,两片得自真吾剑宗修士的金片,至今也没有悟透里面的玄机,更无法拿去卖。

    一袋子银甲虫倒是值钱,但刚刚分食了千年难遇的中品化妖果,一旦进化完毕,说不定会有惊喜,到时候遇到筑基期的修士也不会如此窘迫。

    正在穷思苦想之时,老猴子居然从储物袋中钻了出来,打着哈欠,看来是睡醒了,“尘哥儿,你怎么跑回金蟾府了,那小魔崽子呢?”

    “打不过当然只有跑,被他一路追过来的,估计还在坊市外等着我呢。”姜尘苦笑道,炼气六层的修士被筑基期的修士死死惦记上,换了别人怕是寝食难安。

    顺便将目前的现状讲了一下,猴子摇头晃脑,跳上桌子,端坐在上面,说道:“炼气六层的修为太低了,我就这点酒了,你拿去也能增进些修为。”

    猴子恋恋不舍地拿出一个小葫芦,姜尘一看,好家伙,里面起码装了三斤多陈仙酿,蕴含着起码相当于两千块灵石的药力。

    “猴哥,你是我亲哥。”

    姜尘才不会跟猴子客气,麻利地接过了葫芦。

    “你早点修炼到筑基期,去接受真正的传承考验,也能早一天放我出来。我的灵酒啊,可怜的灵酒,我去睡会儿,没事别叫我。”

    猴子看着自己送出去的灵酒,哭丧着脸,任他本体修为高绝,但这个猴毛分身可没有那么多神通本领,最爱一口酒,伤心不已,掏出小葫芦喝两口,又钻回去睡觉了。

    “猴哥真是好人啊。”

    姜尘看到葫芦里的三斤灵酒,感动不已,猴子对自己真的不错,这次更是雪中送炭,三斤灵酒的药力如果全部消化,那距离炼气七层就近了。

    这一次被魔头追杀,境界已经隐隐突破到了炼气七层,只要灵力足够,修为就能突破到炼气后期。

    以他的酒量,根本不敢将三斤灵酒一次性喝完,不然最少昏睡几年。

    姜尘先是唤来店小二,把仅有的几块灵石全数付了房钱,吩咐万事不可打扰,又祭出百鬼幡,吩咐好马大江,布下百鬼阵守护,这才安心饮酒。

    “好酒!”

    仰头一大口,陈仙酿化作涓涓灵液,带着丝丝沁人心脾的奇异酒香流向全身百骸,药力化开来,整个身子都暖和了起来,姜尘不该耽误,抱元守一修炼起来。

    一天,两天,一月,两月……

    “奇怪,这小子难道真不出来了,黑山宗的长老回宗门去了,连带传送阵也关闭了,除此之外只有真吾剑宗有一座传送阵,这小子怕是不敢去的,再等等看。”

    眨眼就是六个月过去了,金蟾坊外,一个普通的黑衣修士正眺望着坊市,咬牙切齿地自语道,不是那莽山魔将又是谁。

    这几个月他早就把那小子的底细打探的清清楚楚,原本还怕这个叫姜尘的小家伙通过传送阵跑了,结果没想到因为金蟾府还有两年才开启,黑山宗坐守此地的长老也被召回,连传送阵都关闭了。

    想到这小子和真吾剑宗的大仇,他就断定那小子不会去冒险。

    六个月过去了,他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离开坊市的修士,却丝毫没有发现姜尘的踪迹。

    但一想到这小子身上那门神识神通,他便决定继续守下去,中了自己的魔功印记,除非有金丹期的高人出手,否则是消散不掉的,只要他出来,一定逃脱不掉。

    有两次他甚至忍不住想闯进金蟾府,但一想到各派可能驻扎的高手,以及传说中金蟾坊的真正靠山,他便不敢越雷池一步。

    “等抓到这小子,非要搜魂炼魄,有了那门神识神通,天下之大,哪里都可去得。”莽山鬼将不再多想,决定继续等下去。

    ……

    转眼,又是六个月过去了,姜尘从醉酒中悠悠醒来,百鬼阵安然无恙,并没有人动过。

    “主人你醒了!”

    百鬼阵中,马大江见姜尘醒来,纵身跃出鬼雾,叩头拜道。

    “守护有功,这些是赏你们的。”

    姜尘将剩下的一点陈仙酿搓指弹出,形成雨雾,全数被厉鬼们吸收了,其中马大江获益最多。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好酒,好酒!”

    马大江晕晕乎乎的,只觉得酒里药力充沛无比,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也让他的厉鬼之体很受益,见姜尘点头,就晕晕乎乎带着众鬼回旗幡中睡觉去了。

    姜尘查看了一下修为,果然还不到炼气七层,从中期到后期是一个大坎,即便有这三斤猴哥忍痛拿出的陈仙酿,修为也还差了不少,约莫要一千多块灵石才够。

    如果再不想点办法赚钱,身上连付房钱的灵石都没有了。

    “一文钱难死英雄汉。”

    姜尘真是哭笑不得,储物袋中除了两张奇怪金片以外,只有一株落尘果可以出售了。

    推开房门,一股充满灵气的空气迎面而来,修为大进的感觉是如此的舒服,迎面碰到店小二,远远地就躬身作揖,以他炼气一层的修为,姜尘已经是真正的前辈了。

    唤他过来,问了一下金蟾坊的近况,尤其是有没有魔道修士闹事,结果倒是一切如常,莽山魔将也没敢进坊市来,顺带还打听了一下黑山宗的事情,小二只说双方战的激烈,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抛出一颗回春丹,扔下感激万分的小二,姜尘独自出了金蟾别居,容貌身高早已调整过,还学其他修士一样戴了一顶适当遮挡容貌的尖顶竹帽,连姓名也准备换成叶文。

    坊市大街上,修士往来如织,凡人也不在少数,倒是相安无事,不少修士不愿意自己的容貌暴露在外,有的带着各类帽子,有的则是蒙了面纱,或者戴了面具,形形色色都有。

    只要不是被人用神识恶意地窥探,一顶竹帽也能阻挡绝大多数人的目光了。往往修士间,除非是敌对关系,很少用神识四处窥探别人。

    姜尘直接略过了各大店铺,来到了坊市广场的摊铺区,这里是散修们的天下,放眼望去,摊位数以百计,金蟾坊不但背靠金蟾府,还是三国交界区域,坊市尤其热闹。

    找了一个空地盘膝而坐,摆开一张小木桌,将那盆落尘果拿出来放好,再取了一块木牌,手指如飞地刻了几个字,摆好,就算是出摊了。

    片刻功夫,一个中年修士就在姜尘的面前停了下来,看到那株落尘果,心中一喜,再看到那块木牌,不由好奇道:“落尘果,一时辰之内,价高者得。”

    -------------

    竹鱼:新的一周,伐天记登上了全站首页强推,兄弟们,祭出你们手中的币法宝,收藏法宝,推荐票法宝,砸向竹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