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两万灵石

作品:《伐天记

    捡漏了两块种妖石,姜尘就在琢磨怎么把它卖个好价钱。《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

    这东西既然对妖族繁衍后代如此重要,必然价值不菲。

    不过,猴哥虽然认得种妖石,但到底值多少灵石却说不上来,甚至没有资料可以查,离开广场后,看到街道旁边那家招牌亮堂的天涯阁,心中起了个主意,在暗处运起法力将身上的肌肉和骨骼又是一变,成了个虬髯大汉,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这位道友需要点什么?”

    “种妖石。”

    一名侍女迎上来,听到种妖石三个字却是茫然无知,让姜尘稍候,转身进了后殿。

    天涯阁和四海楼堪称齐国最大的两家修真店铺,遍布各郡各地,货物齐全,管事们也是见多识广。

    果然,不多时侍女又走了出来,把他领进了后殿,见到了一位横眉细眼的黄袍老者。

    “老夫李焘,忝为天涯阁管事。道友可是在找种妖石?”

    “不错,正是叶某。”

    黄袍老者面现难色,犹豫片刻道:“种妖石老夫倒是听过,此物太过珍稀罕见,我天涯阁也没有。”

    姜尘冷冷道:“天涯阁与四海楼号称齐国两大宝楼,莫不是怕叶某出不起价。”

    “南域十三国向来贫瘠,这种妖石只在域北矿场曾经出产过,最近一次出现在金蟾坊还是二十年前,有一筑基期修士前来拍卖,最终以一万八千块灵石被一位妖族修士买走。”黄袍老者虽然见姜尘只是炼气六层的修为,也没有丝毫看不起,以为是哪位前辈大能的门下,毕竟能提到种妖石,就说明了其不凡,保不准是哪个大妖门下。

    姜尘神色不变,心头却是大惊,就那块不起眼的异矿居然能拍卖出一万八千块灵石的价格。猴子也听到了黄袍老者的话,传音道:“种妖石这种垃圾矿石,居然也能卖一万多块灵石,尘哥儿,你赚了。”

    “还不都是猴哥的功劳,卖了灵石后,我一定多买点灵药供猴哥酿酒喝。”

    心头一阵无语。姜尘不动声色问道:“拍卖?这里有拍卖行?”

    “自然是有的,每逢月圆之夜,金蟾坊就会举行一场秘密拍卖,我天涯阁是组织者之一,道友如果想拍卖宝物,完全可以交给我们。只额外收一成佣金。宝物越珍贵,佣金越少,甚至可以全免。

    而且,以我天涯阁的名誉担保,委托人的所有信息一概保密。”

    黄袍老者一时间有些摸不清眼前这大汉的底细,他在天涯阁做了三十余年,还是第一次遇到修士来问种妖石。如果不是二十年前曾经在拍卖会上见过,连他也不会知道此物的来历。

    光凭这一点,就足够他重视了。

    “如此正好,倒是有一长辈所赐的宝物想拿来拍卖,三日后我再来。”

    姜尘决定参加拍卖了,三日后就是夜圆之夜,说完就告辞离去,黄袍老者也没有多问。不少想拍卖货物的客人都是如此,生怕走漏了消息,没人会早早拿出来。

    ……

    转眼三日就过去了,傍晚时分,姜尘再次来到了天涯阁,顺利见到了黄袍管事李焘。

    “哈哈哈,叶道友果然守约。正好同去。”

    黄袍老者心情不错,本月拍卖会天涯阁一方轮到自己组织,虽然也准备了七件宝物,但都算不上出类拔萃。这位叶姓修士如果能拿出一件上好的宝贝,自己也能松口气。哪怕是拿不出什么好宝贝,也就当是带他进去见见世面,结个人情。

    拍卖的地点在坊市东边,一处禁制密布的阁楼,迈步进去是一处占地不小的拍卖行,底层大厅中有不少座位,二层是供贵宾使用的十几间小厢。

    “哈哈哈,李管事,本月拍卖,贵阁可曾准备好了?上次拍卖,贵阁的宝贝最高价格才四千多灵石,真是敝帚自珍,舍不得拿出自家宝贝啊。”

    “不劳熊管事操心,三月前的拍卖会上,四海楼可是流拍了三件宝贝,这一次可要小心了。”

    黄袍老者与迎面一位白袍中年人争锋两句,就带着姜尘前往拍卖行的后台,等候验宝。

    “叶道友此次想拍卖的是什么宝贝?”

    黄袍老者打定主意,如果这人拿不出像样的宝贝,验宝的这个环节就不用了,就当是带了一个客人进拍卖场见见世面,所以他之前也并没有多问。

    “种妖石!”

    姜尘淡淡地吐出三个字,黄袍老者神色一变,道:“看来道友前几日是来问价的了,既然如此,验宝的时候便一起前去吧。”

    不多时就轮到了天涯阁验宝,二人进了验宝间,里面坐了三位负责验宝的老者,在姜尘看来修为堪称深不可测,至少都是筑基期。

    “除了这些宝物之外,我们天涯阁还有一位货主要亲自参加验宝。”黄袍老者示意姜尘可以拿出宝物了。

    姜尘手中一闪,多出了一块灵矿,被悬浮托在掌心上,看似平淡无奇,但拿出来的时候,右侧一位老者的目光顿时就变了。

    “种妖石!”

    听到那位管事的话,李焘的心才放了下来,看来这位叶道友没有撒谎,想想也对,能自己找上门来询问种妖石的事情,肯定不是普通修士,没想到手上真有如此奇宝。

    另外两个管事的神态也变了,种妖石,这可是二十年没有再出现过的宝贝,金蟾坊号称云集四方宝物,实际上主要是覆盖齐国赵国和南安国,资源贫瘠,种妖石这样的宝物更是难得一见。

    一番鉴定后,灵矿已经被确定是种妖石,并且将作为稍后拍卖会的压轴宝贝,拍卖行将按照最低标准收取半成的佣金。

    离开验宝间后,两人来到了天涯阁专属的小厢,静等拍卖开始。

    “想不到叶道友居然身怀如此宝物,种妖石本身就是奇物,在一些妖族修士眼中更是价值连城,此番也算我李焘运气,沾了道友的光。

    此次拍卖。天涯阁的佣金将分文不取,老夫还会请示总管事赠予道友地阶贵宾牌,外加此次拍卖价的两成灵石。”

    李焘的心情极好,根本没想到几日前一时兴起接待的客人,居然会给他带来这样天大的惊喜。

    天涯阁的管事之争向来激烈无比,尤其是现任总管事马上就要调到齐国京城去,有了这次种妖石拍卖之功。天涯阁的名气必将大震,受益最大的还是自己。

    姜尘没料到这李焘如此大方,除了地级贵宾牌外居然还做主送自己两成灵石,不动声色道:“李道友如此慷慨大方,叶某怕是无以为报。”

    “叶道友切莫误会,别人做百年买卖。我天涯阁做的却是千年生意,最重声誉和名气,这次种妖石必将带来很大的反响,区区两成灵石不过是结好道友,下次再有类似宝贝尽管来找老夫便是。”

    李焘见此人行事谨慎,心里倒是不以为意,这种妖石胜在稀奇罕见。能拿出来这样的货物能够说明天涯阁的实力,价格高低与否倒还要看机缘。

    “我辈修道人士,机缘最是重要。

    五个月前,有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运气好到了极致,在一处古修士遗迹居然捡到了一块龙神木,由本店总管事亲自组织拍卖,获利十余万灵石,还一举两得地被天仑山一位长老看上。收为弟子。”

    李焘似是无意地提起几个前的趣事,意在暗示天涯阁并非坑人小店,做的是千年生意,十几万灵石的宝物尚且能做到公平交易,更别说种妖石了。

    “如此甚好。”

    姜尘淡淡地应道,四海楼和天涯阁确实是传承超过了千年,这也是他决定委托天涯阁拍卖的原因。相比直接拿着宝贝去找拍卖行拍卖,委托给天涯阁要好得多。

    两人闲聊的同时,不少修士开始进场,二层小厢也有不少贵宾入座。总数不下两百余人,时辰一到,拍卖总算是开始了。

    “本场拍卖共有四十六件拍卖品,宝物众多,老夫原本以为四海楼送来的极品法宝曦月镜将是此次拍卖的压轴宝贝,没想到刚才天涯阁的李管事居然送来了一块种妖石,实为二十年难得一见……”

    一名紫袍老者负责拍卖,几句话就将气氛调动了起来,提到曦月镜的时候,下面不少修士都躁动起来,看来这件法宝名头极大,但当种妖石的名头被报出来时,却引来一阵惊呼,更多的人则是茫然,不知这是何物。

    片刻后,几乎所有修士都清楚了这是何宝贝,不少人更是蠢蠢欲动起来。

    李焘见状,低声传音道:“这宝贝对妖族修士实在是太重要了,自己买了用不上也能拿去找妖族修士交换。”

    姜尘暗自点头,原来如此,看来种妖石能大赚一笔了,刚才紫袍老者报出种妖石的瞬间,下面有几股妖族气息瞬间激荡起来,盯上了这件奇宝。

    第一件拍卖品是一把中品的法宝飞剑,但上面却刻录了一种奇异的破邪阵法,对阵妖魔邪道修士时都能起到奇效,一时间变得珍贵起来。

    总共有十几人出价,最终以三千多块灵石成交。

    接下来,各类宝符,灵矿,材料,妖兽,法宝纷纷登场,不过基本没有姜尘用的上或者特别感兴趣的,就连一瓶筑灵丹也被他忍痛略过,七千多块灵石的价格,实在是太虚高了,直到遇到一张小挪移符。

    “小挪移符!”

    姜尘看到此物眼睛不由一亮,当日如果有一张小挪移符,又何苦被筑基期的魔将追的如此凄惨,如果那魔将是筑基中期修为,自己更怕是死定了。

    “小挪移符确实珍贵,就连本店也没有库存,不过价格也高,上个月那张小挪移符拍出了两万灵石的价格。”

    李焘的话让姜尘彻底打消了拍卖的念头,种妖石也不一定能拍出两万块灵石的价格。

    随后又是七八件宝物上台,姜尘都没有用的上的,或者看得上的,倒不是东西不好,不少都是筑基期才能用的东西,直到一张极品神行符上台。

    “极品神行符虽然珍贵,但却远不如小挪移符,上个月的三张。单张最高价格也不过两千灵石。叶道友如果想要,老夫可先代为拍下。”

    李焘何等人精,见姜尘对其他宝物不动声色,唯独喜欢小挪移符和极品神行符,就知道该出手相帮了。

    “如此倒是麻烦李兄了。”

    姜尘淡淡笑道,这李焘修为也不过炼气后期,但论做人确实是人精了。

    经过一番并不激烈的竞价。李焘以一千七百块灵石拍下了这张极品神行符。

    就在姜尘心满意足的时候,后面一件宝物再次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

    “这一套十八件雷属性飞剑虽然单把只是上品法器的品阶,但如果能够寻到珍稀的剑器布成剑阵,或者以十八人布成剑阵,威力将至少堪比下品法宝。

    有看上的道友,可不要错过了。”

    紫袍老者将侍女端着的十八件飞剑介绍了一下。居然是一整套雷属性飞剑,而且都是上品法器。

    然而,一时间居然没人出价。

    “可惜了这一套飞剑。”

    李焘叹道。

    姜尘疑惑道:“李道友何出此言?”

    “飞剑是不错,但剑器难寻,十八人的剑阵也只有真吾剑宗这样纯剑修的门派能够轻易凑齐。

    何况,筑基期的修士不太看得上,而对于炼气期的修士来说。这套飞剑的价格又太高了,不如买一些符器甚至是一两件符宝。”

    姜尘暗道,原来如此,自己在金蟾宝库不是得到了风雷剑器吗?这一套飞剑岂能错过。

    “五百灵石!”

    姜尘也不再让李焘帮忙代拍,这里的规矩是事后付钱,有种妖石在,自己不会缺了这点灵石。

    随着二楼小厢中这个冷冷的报价,下面的人总算是跟上了。

    “六百灵石。”

    “六百五十灵石。”

    价格慢慢地上涨。过了一千五百灵石以后,速度就开始变慢了,还有一个黑脸修士在和姜尘争。

    “两千灵石。”

    姜尘确实需要一件威力奇大,又能自由操控的法器,符宝的价格太贵了,用一次少一次,用两三次就是几千灵石没有了。自己手中有风雷剑器,这套飞剑最少也能发挥下品法宝的威力。

    这个价格一出,那黑脸修士狠狠地冷哼一声,放弃报价了。

    “十八件雷属性上品法器飞剑。最后买家是二楼乙字号厢房的客人。”

    紫袍老者自然知道那是天涯阁的小厢,也不再多讲,一锤定音。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期间有两件符宝非常不错,但姜尘并没有开口,与其在这里抢拍,不如去天涯阁买,那里也不缺这些。

    当紫袍老者亲自拿出储物袋,宣布开始竞价种妖石时,居然出现了瞬间的冷场。

    姜尘暗道奇怪,但他明明感到下面有几股妖修的气息很强大,这也是他不惜灵石出手拿下极品神行符和那套飞剑的原因,全是因为下面这几个可能出手的妖族大户。

    “各位,种妖石堪称妖族一大奇宝。有了它,妖族修士生下的后代,还在娘胎里就能达到最少二阶妖灵的境界,生下来就是资质绝佳的天才。

    错过这一次,怕是再有个二十年也难得一遇,域北矿场可是有五六十年没有出现过种妖石了。”

    紫袍老者的话音刚落,一个狂傲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两万灵石,这块种妖石,我要了。”

    ------------

    竹鱼:各位道友,本书总算是上架了,新人不易,还请各方道友多多支持正版订阅,求大家投出一张宝贵的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