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真君赐宝

作品:《伐天记

    “见过烈云师叔。★手机看小说登录★”

    姜尘人还没回到洞府,半路就被人唤走了,原来是传承长老烈云真君召见。三年不见,这位烈云真君除了眉宇间有些忧色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不错,三年时间从炼气六层到炼气八层,放眼整个黑山宗当代的炼气期弟子,你是第一个人。”

    烈云真君微微颔首,姜尘的功绩他已经听青冥真人禀报过了,这小子厉害啊,修真还不到十年,已经能斩杀魔将了,怕是许多筑基前期的长老也不如他。

    个中缘由他不想去深问,能杀掉敌人就够了。

    “弟子当日被莽山一路追到金蟾坊,原本想从宗门传送阵回山,结果却被告知传送阵关闭了,这才在坊市中静修一番,三年才突破。”

    姜尘简单讲了一下,也没提种妖石的事情。

    “恐怕那两块种妖石也立功不小吧,哈哈哈。”烈云真君大笑道,拿出一块传讯玉简,说道:“金道子已经将前因后果都和我讲了,你能有缘得到种妖石,那是你天大的造化。金道子此人很不简单,金丹中期的修为不算什么,但他交友广泛,金蟾坊也自成一方势力,你能得他两次不问缘由的出手承诺,倒是赚了。”

    “两块种妖石乃是弟子从坊市上买来,没想到倒是占了莫大便宜。”

    姜尘实话实说,没有欺瞒半分,这点烈云真君也看得出来。

    “左右都是你的造化,师叔还看不上那一块两块种妖石。此次唤你前来是有三件事情。”

    烈云真君不再提别的,开门见山地说道:“你此番立下大功,修为也到了炼气后期,不日就会被录为宗门传承弟子。

    不过,宗门有嘉奖是一回事情,如果你师父在门中,也必然有所赏赐。事急从权。作为师叔就代为嘉奖了。”

    一道流光飞到姜尘面前,却是一张漂浮的符箓,姜尘定睛一看不由大喜,居然是一张小挪移符:“多谢师叔!”

    这烈云真君好大的手笔,居然一口气赐下了一张小挪移符,这可是有灵石也买不到或者说天价的宝贝。

    “我辈修炼之人,十年修行。百年修真,千年才算得上修道。所以说修士惜命,活得越久,道行越高,道行越高活得更久。你小子也要珍惜这条命。

    这数百年来,我黑山宗各种天才弟子何其之多。大多在炼气期就陨落了,只有进入了筑基期,才不那么容易被轻易淘汰。”

    烈云真君不由感慨道,数百年来,门人弟子,师兄师弟中的天才他见过何其之多,就连同辈师兄弟中比他强的也比比皆是。但绝大多数都陨落了,或者前期风光无比,后面修行却泯然众人矣,最终化为一坯黄土。

    “多谢师叔教训,弟子记得了。”

    姜尘恭声道。

    “另外,你师尊黑云真君前些时日有消息了,有人在五年前见他进了蛮荒古域的天荒神殿,应该是寻求突破的机缘去了。

    前些时日我也收到了师兄来信。确实进入了神殿,托我替他传功于你,你日后修炼有何不懂的,尽管来问本真君。”

    “蛮荒古域的天荒神殿?师尊居然去了那里。多谢烈云师叔。”

    姜尘也是微微一惊,蛮荒古域的天荒神殿威名赫赫,如果说金蟾府给修真者的感觉是神秘莫测,那么天荒神殿给修真者的感觉就是机缘与风险并存的历练宝地。

    八百多年前。有一位元婴期的修士在天荒神殿中得到了一枚无名古丹,服下后修为居然在短短十年时间就突破到了合体期,缩减了数百年之功。

    神丹,功法。古阵,神通,大多数太古神州元婴期及其以下的修士能够想到的宝物,那里都曾经出现过,远远不是贫瘠的南域十三国能比,只是距离上也特别远,至少相隔五千万里,位于太古神州的蛮荒之地。

    如此看来,黑云真君短时间内是回不来了,不过在进入神殿前还能想到自己这个记名弟子,也算是不枉为人师了。

    烈云真君也是一代金丹期高手,有他暂代师父自然是没有问题。

    “最后一件事情,你白云师叔年前归山,现在还在闭关之中,出关后她也会见你。”烈云淡淡地笑道,心中却是暗道,不知道白云师妹为这个黑云师兄的弟子准备了什么礼物。

    看着眼前这个修真不到十年却成长极快的天才少年,他也是感慨无比,姜尘的种种表现以及他的品性,已经足以让宗门器重,黑云当年收他为徒,怕是就想培养他成为日后的黑山宗栋梁吧,这小子倒是够格。

    姜尘躬身告辞,出了烈云真君的小洞天后,只觉得天高云阔,如果说以前在黑山宗修行感觉是压抑的话,现在就是舒畅。

    黑云真君这位师尊自不必说,烈云真君看在师尊的份上对自己照顾有加,而那位白云真君至少对自己应该没有先入为主的恶感,如此一来,只要努力修炼,尊师重道,日后至少不会在宗门内受到掣肘。

    当年那些恩怨情仇,如今看来恩还在,仇怨却都淡了,即便是赵成今日站在面前,他不主动再出手,姜尘也懒得再和他计较。

    自己在修真的路上走得越来越快,越来越远,这些人就会如同土鸡瓦狗一样,越来越渺小。

    回到洞府,姜尘在门口小站了一会,这里一切都没有变,上山的青松小径依然是那么古朴宁静,每日都有道童仆役负责打扫,打开洞府,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只是长吸了一口就犹如鲸吞之势,吞了三分之一。

    “噗通~”

    姜尘回洞府,第一个察觉到的居然是那只湖里的龙鱼,龙鱼已经长大了两尺多长,正两眼汪汪的看着姜尘,也是饿得惨了。

    “你这家伙,口味太挑了,没事吃点湖里的螺蛳虾米,也好过饿肚子强。”姜尘看这龙鱼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就知道它平日里不吃鱼虾螺蛳,只是吞吐吸纳灵气,居然有修炼的意识,很不容易。

    猴子也跳了出来,吱吱呀呀地说道:“尘哥儿,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一番,你修为这么低,外面太危险了。我来喂龙鱼。”

    接过姜尘手上的丹药瓶子,猴子爬上树,一颗一颗地抛向湖中,可怜的龙鱼,为了吃到丹药,也为了讨好猴子,不停地高高跃起,表演鱼跃龙门,逗得猴子哈哈大笑,姜尘也是看的忍俊不禁。

    其他小灵兽们也都分到了一些普通的丹药,回春丹凝气丹一类的丹药,虽然是疗伤恢复用的,但拿来喂养灵兽也是很奢侈了。

    这次击杀莽山,甲虫们出力不小,姜尘看了看虫袋中已经有五个虫卵,总算是好受了一些,又投进去百块灵石,好好犒劳一下这些小家伙。

    在洞府中静修了一天,修为进步不小,再次证明了战斗是加快修炼速度的捷径,这一场和莽山的战斗,事后只要花一个月时间苦修,至少会相当于苦修一年,炼气八层的修炼速度已经很慢了,只能灵液、丹药和战斗来极大地提高速度。

    第二日,先是叶欢来访。

    “恭喜姜师兄修为大进,炼气后期,真正是让师弟难以仰望。”

    叶欢的修为也到了炼气三层后期大成了,怕是随时可以晋级到炼气四层,姜尘也对这小子有些刮目相看,没有什么奇遇,也没有什么背景靠山,甚至连仇人都几乎没有,就这么按部就班地修炼,这些年修为进步速度也不慢,放眼门中同辈,也算是中上。

    一桌简单的酒席,二人促膝长谈,聊到了门中的局势,也把一些宗门弟子的近况和姜尘都说了一遍。

    比如王天行在除魔行动中大放光彩,连续斩杀多名炼气后期的魔头,几乎被誉为黑山宗炼气期第一人。

    可惜姜尘归山,宗门宣布他独自杀了一名筑基期的魔将,风头瞬间就被姜尘抢完了。

    让姜尘有些意外的是赵成,没想到两年前被一个炼气后期大成的魔头打成重伤,修为几乎全失,现在已经离开宗门,会王府养伤去了,怕是此生都不会再回归宗门。

    于子期和角心冰以及李昊等人表现都可圈可点,灭杀了不少低级的魔修。

    让姜尘有些疑惑的是,那位鬼师兄仿佛一点动静都没有,照说这些过去了,那位鬼师兄的修为最少也到了炼气中期,不应该籍籍无名才是,奇怪的是叶欢却从未听过某位师兄擅长鬼道。

    两人离别时,姜尘照老规矩把一堆乱七八糟用不上的法器送给了叶欢,还给了他一些丹药以及灵石。

    叶欢原本坚决不要,声称那样下次无脸再登门,仿佛每次来都是要东西一般,姜尘则是大笑,连番说道:“既然如此,以后你修为高了,也如此照顾一些宗门兄弟就是了。”

    叶欢这才欣然接受。

    “姜师兄,这几年的除魔行动很不顺利,门中弟子死伤无数,就连长老都陨落了多位,你名声日显,下山要多小心才是,那些修为高深的魔将自有宗门长老去对付,你多杀些炼气期的魔头也是好事。”

    叶欢担忧地提醒道。

    “此事我心中有数,叶师弟你放心吧。”

    姜尘叹道,心中对这次无渊岛来袭的事情也多了几分担忧,看来事情并不像许多宗门弟子想的那么简单,更艰难的局面应该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