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青龙山

作品:《伐天记

    姜尘这次回山,该拿的好处也拿了,该得的嘉奖也得了,并且成功晋级传承弟子,也是该为宗门出力的时候了,几乎每天都有战死的弟子遗物被送回宗门,很多人连一个全尸都没有,这三个月以来,别说传承弟子,就连长老都战死了三位。

    看着一些往日熟识的同门,甚至是一些仰慕的长老变成灰灰,尸骨无存,魂游青冥,身为传承弟子之一,姜尘自然也没办法做缩头乌龟。

    “嗯,此番你为青龙山据点管事,一切事宜可以自行做主,如果无法决断,也可以请教驻守据点的青光真人,此次魔头来袭中青光真人虽然负伤不轻,但有宗门秘药相助,已经基本恢复了。

    另外分派给你两名传承弟子,三名炼气后期弟子,十名炼气中期弟子,望你好生使用,固守据点。

    你修为尚浅,只需主持日常事务即可,青光真人身为长老,自然义务更重。”

    青冥真人也没多说,就交给他一块管事令牌。

    姜尘告辞后,并没有马上下山,而是专门去拜访了一下青火真人,果然青火真人对他颇为热情,给了一份炼丹心得,还送了包括解毒丹在内的几份丹方,这才关闭洞府,传送去了青龙山据点。

    “这里就是青龙山了。”

    眼前一闪,姜尘已经到了一处青山绿水的地方,传送阵位于一座高山平台,放眼望去,除了山腰上一大堆门派据点的楼殿建筑以外。四周都是茫茫山脉。大山恶泽。处处可见妖云阵阵。

    从宗门那里,他得到了青龙山的详细信息。

    这里是黑山宗最重要的三个豢养妖兽的地方,也是宗门弟子的历练地之一。

    每年黑山宗从青龙山脉得到大批的妖兽,除了供应宗门外,还大量出售,千年下来,宗门现在至少有八位长老走的是驭兽之道,万蛟潭中的蛟蛇。不少都是捕捉自这里。

    青龙山据点,既是门派豢养妖兽之地,同时也被当作前出据点,长期在青龙山脉中捕捉各类妖兽。

    传说数千年前,青龙山曾有一只青蛟道行极高,只差一步就能化龙飞升而去,结果却没有渡过雷劫,久而久之,这里就被称为青龙山。

    青龙山脉绵延数千公里,在山脉极深之处也有一些实力非常强大的妖兽。但近千年来,因为宗门中三位金丹期真君的缘故。那些开了灵智,修为高深的妖兽也不敢前来挑衅,宗门据点也不去招惹厉害妖兽,除了豢养一些特殊妖兽外,也只是捕捉一些灵智未开,实力低下的妖兽,倒是一直相安无事。

    可惜,魔道来袭,打破了这里数百年的宁静,大意之下,据点管事以及多位同门全部战死,幸好关键时刻青光真人出手阻挡魔修们,拖延了时间,据点开启了大阵才将魔修们击退。

    “敢问师兄名讳。”

    守卫传送阵的两名弟子见有师兄传送过来,连忙躬身道。

    “我乃青龙山新任管事,姜尘。”

    姜尘将手中的管事令牌一现,二人顿时看清楚,急忙行礼,随即一人便带他去执事殿。

    “见过管事大人。”

    执事殿中,连带此次支援青龙山的众多高手都已到齐,见姜尘不过炼气八层的修为,炼气中期和三名普通的炼气后期弟子还好,另外两名传承弟子却是有些不符。

    两个传承弟子一男一女,男的叫奎蒙,炼气九层。女的叫庄千凝,炼气八层。

    “姜管事,此番魔头虽然被惊退,但肯定还在附近,你要多加小心。”

    奎蒙不阴不阳的说道,他虽然也知道姜尘的名头,但毕竟自己修为比他高,没有担任这里的管事,心中着实不忿。

    作为据点管事,看起来很劳苦,实际上不但每月有大额的灵石和丹药作为酬劳,还能从据点得到一些隐形的好处。

    姜尘此番前来,已经提前拿到了本月的五百灵石,在他看来不算什么,但在奎蒙这些囊中羞涩的修士眼里,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而且,按照惯例,每满一年,管事都能分到最少两粒筑灵丹,据点的收入排名越高,奖励也就越多。

    也就是说,即便是同样的资质,同样的修炼进度,多出来的两粒筑灵丹,就能让姜尘的修炼速度比奎蒙快两三个月。

    “魔头猖獗,我青龙山据点势单力薄,自然依托阵法据守,一旦魔道来袭,各位师兄弟还应全力以赴。”

    姜尘不置可否,这种程度的挑衅,他已经完全不放在眼中,光凭嘴讲是没用的,如今魔道随时可能卷土重来,能不能活下来还是靠的实力和同门的团结。

    青龙山据点的力量并不弱,加上姜尘共有三名传承弟子,另有三名炼气后期的普通弟子,十四名炼气中期的弟子,二十余名炼气前期的弟子,其他记名弟子大多撤走,只剩下七八个负责驯兽的记名弟子,据点还豢养着三百多只一二阶的各类妖兽。

    见完据点修士,姜尘就去了密室,青光真人正在闭关疗伤。

    “姜尘见过长老。”

    “你就是姜尘?听闻你是我黑山宗炼气期最强弟子,还杀死了莽山,此番出任青龙山管事,可不是一件轻松差事。”

    青光真人睁开眼来,眉色间还是有些疲惫,看来几日前的伤不轻,无渊岛魔修随时可能卷土重来,压力最大的不是姜尘这个管事,反而是他。

    “长老,我们这座上品紫阳阵,现在情况怎么样?”

    姜尘有些担忧地问道,青龙山由于是豢养妖兽之地,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厉害的妖兽打上门来,所以宗门在这里花费巨大布置了一座上品紫阳阵,比云山据点的中品紫阳阵还强不少。

    当日姜尘离开云山矿场后,不少留守据点的同门都认为他是去送死,没想到两日之后,就在宗门援军即将抵达之前,整个据点被数位魔将联手攻破,据点中人无一生还,那一带的黑山宗弟子,只有姜尘和余龙逃脱,就连那位驻守据点的筑基期长老都死在了魔将手中。

    “上品紫阳阵乃是我黑山宗除门派大阵以外最好的护山阵法,无渊岛的魔修和百年前相比,依然不太擅长阵法,按照以往来看只要由我坐镇,除非有相当于六七名魔将的魔修们攻打,应当无忧。

    前任管事何天太过于刚愎自用,冒然带人追击魔头,结果无一生还。这些无渊岛的魔头们,修炼比我们正道修士快,此次前来南岾郡,除了大批魔将以外,不少魔头甚至达到了魔帅的地步,除了本门真君,他们已是无所畏惧。”

    青光真人语气凝重地说道。

    姜尘叹道:“按照长老的意思,也是固守据点,坚决不出,一旦有变,还能死守据点,最不济也能通过传送阵求援,或者回到宗门。”

    “不错,正是如此。”

    姜尘不禁点头,看来这是目前最明智的选择,虽然除魔宝库的奖励特别诱人,但如今魔头势大,还是小心为上。

    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了,整个青龙山据点仿佛回到了往常,在驭兽弟子的管理下,甚至连豢养的妖兽都安分守己。不过据点内的修士却根本不敢外出,一旦落单遇到魔头,往往都是一死。

    又一日清晨,姜尘刚刚醒来,神色一变,一闪身就出了执事殿,飞到半空,透过紫阳阵,看到阵外的谷道上,一名骑着妖兽火角牛的黑袍男子正潇洒惬意地走来。

    “黑山宗的小崽子们,有种出来和爷爷大战三百回合。你们这些懦夫,胆小鬼,前几日被杀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了,何天,好像还是你们的管事吧,真是懦夫,跪地求饶,磕头不止啊,哈哈哈……”

    放眼望去,这黑袍男子身后百丈之外,又走来了几个骑着火角牛的魔头,停步不前,却是大笑不已。

    “来啊,出来和我一对一公平决战,老子无渊岛李剑说到做到,绝不以多欺少。”

    魔头高声喊战,平静了半个月的据点终于被打破了宁静,许多人都在对那厮指指点点,火角牛不过是二级妖兽,这个何天的修为也不过炼气八层,算得上高手,后面那几人修为倒是都不高,炼气六层七层都有,只是远远望着,讥笑不已。

    “这魔头真是可恶,若是平日,定要叫他神魂俱灭。”

    “区区炼气八层的修为,也敢如此嚣张。”

    “大家休要被魔头激怒,任他叫骂就是。”

    有了前几日何天带人追击,结果遭了埋伏的教训在,这次据点的修士都只是骂骂咧咧,却不肯出击了,有几个嗓门大的更是隔着阵法和魔头对骂。

    “他奶奶的,这些黑山宗的孙子果然是胆小如鼠,给老子拉上来。”

    无渊岛李剑骂了半天也是累了,一挥手,后面的几个无渊岛弟子就带上来了一群凡人,推推嚷嚷的,用鞭子抽着打着走。

    也不知道无渊岛的魔头们从哪里抓来的这百十个凡人,上到七八十岁,下到四五岁的小孩都有,哭天喊地连成一片,最终还是被魔头们赶到了阵前。

    “给老子把香点上,一炷香不出来迎战,老子就杀掉十个人,十炷香不出来,这点人就死完了。”

    李剑一挥手,顿时有魔修施法将十人押到了最前面,如果黑山宗的人不出阵应战,一炷香时间,这十个人就要血溅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