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极品火龙咒

作品:《伐天记

    “管事大人,此番魔头连续挑衅,又以凡人作为威胁,我们难道真地看着他们被杀死在阵前吗?”

    奎蒙等人来到姜尘跟前,满脸愤然。

    “这个魔头是炼气八层的修为,但敢叫阵,必然有所倚仗,谁愿意出战?”

    姜尘点点头,刚才他已经用神识和青光真人沟通过了,这李剑既然提出在紫阳阵门口决战,倒是可以答应。

    这几个魔头不过是炼气期修为,只要没有魔帅层面的魔头在附近,即便是魔将也很难在如此靠近大阵的门口偷袭,一旦魔将出现,青光真人有把握将人救回来。

    无渊岛是一个等级极其森严的魔门大派,派中高手无数,现在居然摆开叫阵的架势,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众弟子面面相觑,修为低的自然不敢出战,修为高的弟子又自觉没有十分把握,最终都望向了奎蒙和庄千凝二人。

    “我愿迎战。”

    果然,奎蒙见自己已是众望所归,也就站出来请求出战。

    黑山宗的修士虽然亦正亦邪,平日里也不太在乎凡人的生死,但像眼前魔头们把人押到门口来砍头,口口声声要的就是一个公平对决,这种情况下都不出战的话,日后五派中也抬不起头来了。

    姜尘也知道奎蒙有些本事,身负化血神功,就算是败了,逃进咫尺之外的紫阳阵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也罢,这一局就由奎蒙师兄出阵应战,青光长老会以阵法接应。我和庄师妹二人负责阵中掩护。

    奎师兄。魔头向来诡计多端。即便是所谓公平的一对一厮杀,也切记不要大意,尤其不能贸然追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能赢下一局,救下十名凡人就算是功劳一件。”

    姜尘虽然不太看得上奎蒙的为人,但毕竟是同门,冒险出战自然不能坑人去送死。就决定亲自进入紫阳阵中,抵近接应。

    他也没把握魔头们会按诺放人,但此时只能尽量去做,决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在阵前被砍头,于公于私他都做不到。

    “那好,我这就去提了李剑的人头回来。”

    奎蒙也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修炼时间二十年左右,达到了炼气后期,成为了传承弟子自然是心高气傲,此番正好出阵斩杀了李剑。也好向其他人证明一下,谁才是这里除了青光长老以外的最强者。

    姜尘和庄千凝自然跟随进了紫阳阵。靠拢边缘,一旦有变也能及时救援,青光真人也做好了救人的准备。

    奎蒙一阵,魔头李剑却是仰天大笑:“哈哈哈,果然还是有不怕死的,炼气九层,啧啧啧。”

    奎蒙见那李剑丝毫不惧,心头也是更加小心了一些,出阵前就祭起了一把赤红小剑,极品法器飞剑,踏出阵,小剑化作赤芒正好挡住了魔头迎面抛出的一面丈大铁鼓。

    轰的一声,鼓声如雷,两人战了个平手,修为差距不大,法术的威力,法器的威力也都差不多,半柱香功夫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呔!”

    魔头李剑猛地化作一道血光,直扑奎蒙。

    “哈哈哈,来得好!”

    这厢也施展出了化血神功,彼此碰撞,又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化血神功也不过如此,纳命来吧。”

    魔头大声尖啸,两团血光战成一团,两人的法器也是战成一团,更是各自用了两三件符器,依然旗鼓相当。

    姜尘在阵中,眉头紧皱,越是这样僵着,接下来越有可能发生变数。

    不料,二人相争居然是奎蒙先发难,扬手丢出十几张中级攻击符咒,李剑大骇,来不及躲闪就被火海雷击打成了一团血光,惨叫连连,受伤不轻。

    “奎蒙师兄不愧是传承弟子,这一把丢出去至少三百灵石的符咒,真是大手笔。”

    “那魔头怕是马上就要引颈就戮了。”

    据点内的黑山宗修士士气大振,纷纷叫好,在他们看来,这么多中级攻击符咒丢下去,那魔头不死也要重伤。

    就连奎蒙也信心十足,只是以防万一,祭起法器,掐动法术,依然轰向那团被符咒淹没的血光。

    “小心!”

    忽然,青光真人和姜尘几乎同时出声,只见一道乌光从血光中射出,奎蒙一个不备,只能仓促运起灵力布满周身,准备硬挡,结果乌光直接钻透了防御法器,轰然炸在血光上,一声惨叫传来,血光散去,奎蒙惨叫着跌落地上。

    “受死!”

    魔头李剑怒喝道,化作血光就扑上来。

    然而,一道血光却比他快得多,闪电般窜出紫阳阵,以最快的速度捞起奎蒙就跑,李剑大怒,就想祭起刚才的那件符宝来杀敌,不料紫阳阵猛地喷出一团团烈焰,随即把那道血光一裹,却是进阵去了。

    “黑山宗的兔崽子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李剑二话不说,一道血光扑向那十名凡人,一声声惨叫过后,十人当场死绝。剩下的二十人,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姜尘脸色铁青地把奎蒙放下来,喂他服下一粒中品补天丹,性命倒是无碍,但短时间内已经没法参与厮杀了。

    魔头李剑的修为和手段,实际上与奎蒙只在伯仲之间,甚至奎蒙还稍强一点,只是最终大意之下,以为赢定了,却被李剑用一件至少中品的符宝偷袭,转败为胜,连带十个凡人都死于非命。

    “姜师弟,我……”

    奎蒙缓缓醒来,看到阵外十具尸体,也知道是姜尘救了他,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哪怕是自己也有后手没有施展,但场上落败是铁的事实。

    “奎师兄下去好好养伤,此伤虽重。日也能痊愈。”

    姜尘也不多说。这时候作为管事。他需要做的是扭转局面,而不是借机训人,奎蒙的落败众人看在眼中,就连庄千凝都脸带惧意,毕竟奎蒙一败,下一个很可能轮到她出战,她的修为连奎蒙都不如,哪里敢去和那李剑厮杀。

    “黑山宗的小崽子们。爷爷还在,谁再来和我一战?”

    李剑又在那里叫嚣,姜尘正要准备亲自出战,三个普通炼气后期的弟子中却有一人站了出来。

    “我愿出战。”

    说话的是一名年纪不轻的弟子,炼气九层,修为颇为精深,姜尘问道:“这李剑一身本事不在我们传承弟子之下,又有一件至少中品的符宝,陆师兄可是有把握?”

    “姜师弟放心,老夫苟活八十余载。筑基无望,但收拾这魔道小子还是有些把握的。”

    说话的人姓陆。陆一鸣,算是青龙山据点除了青光真人以外,年纪最大的人。

    姜尘对此人了解甚少,只是通常来讲,普通弟子是没办法像传承弟子那样,得到那么多门派资源支持的,但凡事也有例外,这陆一鸣既然快九十岁了,说不定早就通过宗门贡献,学到了化血神功。

    以此人炼气后期九层大成的修为,只要身怀化血神功,就算打不过李剑,战个平手也没问题。

    陆一鸣用的是一把雪白拂尘,出了阵来,也不急着动手

    “魔头,今日便是你死期。”

    “哈哈哈,老头子,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吧,筑基无望,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

    李剑依然战意十足,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倚仗,化作血光就冲了上来。

    陆一鸣依然没有动作,黑山宗众人看的着急万分,就连姜尘心里都不禁猜测下一刻会是如何。

    不料,血光刚到半路,陆一鸣忽然电闪般扬手,掐动符诀,一口气丢出了二十多道中品攻击符咒。

    “该死,又是这一招。”

    李剑来的太快,此时已经躲不过漫天遍野的符咒了,只能硬抗,整个血光又被雷击火烧,惨叫连连,然而,陆一鸣却笑了。

    “今日不死,更待何时。”

    只见他手中出现了一张宝光潺潺的符咒,以极快地速度射向血光,被攻击符咒炸的昏头转向的李剑,根本没料到巨大的危机扑面而来。

    “极品火龙咒!”

    青光真人,姜尘,乃至无渊岛一方,几乎同时传来三个声音,下一刻,李剑就被火龙吞噬,漫天的惨叫声,越来越弱,最后被活活烧死在这极品攻击符咒中。

    “哈哈哈,这魔头总算是死了。”

    黑山宗众人不禁放声大笑,老成持重的陆一鸣也不等魔头们反应过来,施法刮起一阵大风,将那二十人连滚带爬地救回了据点中。

    “仔细检查一番,带下去好生安置吧。”

    姜尘神识一一扫过,这些人身上一点点灵力波动都没有,不少人不着片缕,根本就是可怜的平民。

    “恭喜陆师兄大获全胜。”

    “陆师兄太厉害了,如此多符咒,居然让那魔头连身都近不得,活活烧死。”

    “恭喜陆师兄。”

    众多黑山宗弟子急忙上前恭喜,陆一鸣一一回礼,这才走到姜尘身边,复命道:“姜师弟,陆一鸣不辱使命,特来复命。”

    姜尘:“陆师兄除魔立功,可以先行休息。”

    这陆一鸣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居然是专攻符道,极品攻击符咒的价值,至少相当于两三千块灵石,不过杀了魔头也算是值了。

    论威力,极品攻击符咒实际上也就相当于中品攻击符宝的一击,但胜在突然,难以防范,李剑就是着了道,以为不过是些中品攻击符咒,破不了他的魔功,没想到大意之下被活活烧死。

    姜尘也注意到了,陆一鸣不愧是老姜够辣,早就看出无渊岛魔头的这门魔功怕火,李剑的魔功虽然看起来厉害,毕竟远不如三阴魔障刀剑不入,大意之下,被极品符咒催放无边烈火,被活活烧死。

    这陆一鸣不简单,虽然筑基无望,但几十年苦修符道,另辟蹊径,今日却是一鸣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