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大显神威

作品:《伐天记

    无渊岛一方输了,李剑被烧成了灰,转眼又是一个魔头上来叫阵,肥脸大耳的中年男子,也不多话,又拉了男女老少三十人过来,一局定输赢。

    姜尘运起灵眼术,这魔头是炼气九层的修为,在场的人中,除了陆一鸣以外,怕是连庄千凝都不是他的对手。

    “姜师弟,这一场便由我出战吧。”

    庄千凝身为传承弟子,自然也不是怯战之辈,尤其是奎蒙重伤在前,陆一鸣却又立下大功,她便起了出战之心。

    “这个魔头的修为已经到了炼气后期大成,怕是刚才李剑之死刺激到了对方,此人修为很高,由我亲自出战。

    就有劳庄师姐和陆师兄为我压阵接应了。”

    姜尘压低声音道,庄千凝还有些不服气,陆一鸣却是笑笑拱手,三人进了紫阳阵中,姜尘化作一道血光就出了阵。

    “来的好!”

    那魔头也不知姓甚名谁,和姜尘一样话不多,见面就动手,两团血光厮杀做一团,一套剑阵和一把丈八长矛在空中战的好不热闹,砰然作响。

    “轰……”

    三息时间,两团血光分开,姜尘落在一旁,神色不变,手一引风雷剑阵,十八把雷属性上品飞剑就轰然射向魔头。

    那魔头嘴角带血,刚才比拼神通,他显然落在了下风,受伤了。

    剑阵的威力果然极大,相当于下品法宝,根本不是那把极品法器长矛能比的。不多时。长矛倒飞出去。剑阵轰然落向魔头,任他急忙闪躲也被剑阵追着打成了一片雷光电海。

    “啊!”

    魔头受创,再次化作一道血光落在远处,眼见和姜尘的实力差距太大,几息时间就受伤了,一道血光就朝着那三十名凡人飞去,想要强杀。

    “哼,找死!”

    姜尘甚至连雷音神针都没有动用。一声冷哼,强大的神识猛然击中魔头,极快的血光猛地一顿,姜尘施展化血神功,一团血光上去,一声惨叫后,魔头所化的血光消失,一具血气全无的皮囊掉下地来,当场气绝身亡。

    “贺师兄。”

    “贺师弟!”

    远处,几个魔修悚然。根本没料到前后不过七八息功夫,被寄以厚望的贺师兄就惨死当场。

    姜尘施法刮起一阵大风。将三十人救回了阵中,掐动剑阵,将追击而来的三四件法器全数击退,这才退到紫阳阵边缘,冷声道:“下一个。”

    “太好了,姜师兄真厉害,十息时间都不到就斩杀了炼气后期大成的魔修,这份修为怕是只在青光长老之下了。”

    “我什么时候能有姜师兄如此厉害就好了,不愧是宗门炼气期最强弟子。”

    “化血神功太厉害了,姜师兄的那套剑阵也很厉害,压的魔头喘不过气来。”

    “这……”

    别说普通弟子,就连庄千凝都忍不住心中一惊,她也有斩杀此魔修的把握,但绝对做不到十息时间就决出胜负。

    青光真人也是心头一震,暗道这姜尘果然名不虚传,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姜尘最强的地方就在那一身化血神通上面,完全压制住了对手。

    那姓贺的魔修法器平平,宝物也一般,一身本事都在化血魔功上面,明显比刚才的李剑强,但遇到姜尘,却是干净利落的落败。

    以他筑基期的神识,刚才也看清楚了,那魔修明着是要强杀平民,实际上暗中已经祭起了一件符宝,就等偷袭姜尘。

    可惜,姜尘的神识太强了,虽然不一定比自己强,但同样发现了对方的阴谋,以神识攻击对手,这一点连自己都不如,那魔头被神识所伤,一个不防,反而死在了化血神功之上。

    “狂妄小子,让我庞云来会会你。”

    一道血光以极快的速度从远而近,十几个无渊岛子弟也走了出来,离的里许地外,这一次赶出来的凡人更多,姜尘扫了一眼,居然有一百人。

    “我输了,这些人就放生,你输了,他们给你陪葬。”

    血光落在跟前,却不急着出手,像是有极大自信。

    姜尘目光一凝,灵眼术已经看不出对方的修为高低,显然这魔头已经是筑基期的魔将了。

    “姜尘,如果不敌就速速退回阵中。”

    青光真人暗觉不妙,传音给姜尘,已经做好了必要时出阵救援的打算。

    那上百凡人,到了阵前,见到二人对峙,不少人都哭出声来。

    “神仙,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啊,这些人都是魔鬼,他们都是魔鬼……”

    “神仙大人,救命啊……”

    姜尘耳中听到的全是哭泣求救声,眼中看到的全是伤痕遍体的普通凡人,这个庞云的修为,感觉比莽山还要低一些,尤其是莽山身怀三阴魔障,更加耐打。

    “小子,受死吧,你们烧死了李剑,这火龙罩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庞云化作一道血光,同时一道火龙瞬间烧向姜尘,居然是一件下品法宝,火龙罩。

    姜尘一展风雷剑阵,倒是和火龙罩的火龙斗了个旗鼓相当,姜尘整体修为虽然不如对方很多,但短时间的爆发实力,差距其实并不太大,又有源源不断的灵液可以饮用,持久上更是不落后。

    但他知道这种相持不会多久,筑基期的修为强过炼气九层很多,必须出底牌,才有可能击败对方。

    两团血光呼啸着彼此穿过,庞云轻咦一声,暗道这小子的神通好强,怪不得贺飞会死在他的手上,光论神通,这小子已经和自己旗鼓相当了,而他不过是一个炼气八层的小子。

    “着!”

    擦身而过后,姜尘马上祭起了蚀心箭,这件中品攻击符宝还剩下两次威能,两人都是施展神通,几乎是贴身近战,以符宝的威能和速度,是很难躲开的。

    让姜尘意外的是,这庞云居然也有后手,几乎同时一道银光射向自己,血光猛地激荡,和庞云两人几乎同时飞跃而出。

    姜尘感觉到胸腹处翻滚的血气,虽然对方只是一件下品符宝,这一下也够自己受伤了,战力至少降了两成,手一翻就服下了一颗上品补天丹,只觉得伤势以极快的速度在恢复,再次化作血光杀在了一起。

    转眼,就是一柱香过去了。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补天丹。”

    庞云恨的牙齿紧咬,自己刚才至少已经击伤了这小子三次,结果他居然又服下了一颗上品补天丹,还服下了一种灵液,伤势和灵力都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而自己也受了伤,那中品符宝的威力果然很大,第一次轻伤,第二次就不得不服下一枚中品补天丹压制伤势了。

    “上品法宝!”

    姜尘刚躲过了火龙罩,就见到一只化作实质的火鸟飞向了自己,威慑骇人,绝不是中品法宝能比,应该是上品法宝。

    这一击来的非常突然,以姜尘炼气期的修为,根本无法躲过,瞬间被击飞数十丈,跌落地上,当场重伤。

    他想都不想就服下了第三颗上品补天丹,还服下了一瓶灵液,卧在地上不动弹。

    “哈哈哈,小子,让我吃了你。”

    庞云大笑,刚才催动上品法宝已经让他灵力有些不济,服下一颗上品凝气丹后,化作一道血光就扑向了姜尘。

    五十丈,三十丈,十丈,他甚至已经看到了姜尘在自己的魔光中痛苦惨嚎的凄惨,桀桀大笑地冲了下去。

    忽然间,一道诡异的乌光瞬间出现,毫无征兆地就击中了庞云的头部,一声惨叫后抱头倒飞向半空,惨嚎连连,下一刻,又是一道根本不起眼的光线微微一闪,庞云的头部光线一亮,大好的头颅就飞了起来。

    “这,这……”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庞云的死太突然了,从一开始都是他压着姜尘打,几息时间就将他打的身受重伤,怎么转眼间就逆转了。

    只有姜尘知道,为了越阶杀掉这个筑基期的魔将,动用了两次蚀心箭的威能,让一件中品符宝彻底化成了废纸不说,还用了雷音神针这门神通在重伤时趁其不备反击偷袭,接着将上品符宝含光针,可以隐于光线之中,一击命中,杀死了庞云。

    蚀心箭也就罢了,这含光针一共就两次威能,用了一次,剩下最后一次,倒是让姜尘肉痛不已。

    忍着巨大的伤痛,姜尘跃身而起,将庞云的储物袋和法宝收走,掐动法诀将上百人赶进阵中,自然有黑山宗弟子去甄别真假,他已经看过,里面确实没有隐藏修士。

    筑基期的修士除非有什么惊天秘宝,否则是无法完全隐藏身上的灵气波动的,尤其是魔修,更是犹如黑夜中的明灯,魔气凛然。

    “庞师叔死了!”

    魔修们一时间骚乱起来,那个全身血迹斑斑的黑山宗弟子明显受伤了,却一时间无人敢上来追杀,青光真人更是亲自出阵将姜尘接了回去。

    姜尘顾不得和众人多说,直接回执事殿闭关疗伤,这次受伤同样不轻,没有时间提前布下赶山阵,又被上品符宝击伤,就算有上品补天丹,也不是一两天可以恢复的。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魔修不肯主动进攻,反而用公平决战的方式,只能说明他们援军还未到,实力不够,此番传说阵还在,宗门可以随时援助,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这下死了一个筑基期的高手,无渊岛一方怕是也会收敛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