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血光甲

作品:《伐天记

    密室中,姜尘身处一片血光之中,若隐若现,闭关疗伤已经过百日,无渊岛死了一名筑基期的魔将后便没有再露面,他便一直闭关。

    筑基期魔头的出现,倒是引起了宗门的注意,一名筑基期的长老在三个月前就增援了过来,他身上的压力顿时骤减。

    上一次与莽山一战,准备充分,赶山阵埋伏在前,一举击杀,这一次硬抗筑基期的魔修,宝物尽出,最终以重伤的代价斩杀,姜尘的收获反而更大。

    庞姓魔修放出的上品法宝一击,他根本无法避开,那一瞬间,苦悟数月的三阴魔障忽然有了进展,体外一层血光流动,一层血障在关键时刻挡了一下,否则,他的伤势至少要加重三分。

    疗伤百日,静修悟功,总算是到了关键时刻。

    “气血不止,法障不破,犹如护体战甲,就叫你血光甲吧。”

    血光渐渐地散去,姜尘长出一口气,这门通过参悟三阴魔障,自行悟出的护体功法还算不得独立的神通,只能说是化血神功衍生出来的。

    意念一动,神通催动,体外顿时凝出了一件血色战甲,和三阴魔障施展时不同,这血色战甲透出的阳刚正气。

    姜尘拿出一件上品法器飞剑,轻轻一划,血光甲丝毫无伤,三成力道,五成力道,直到十成力道,血光甲才起了一些涟漪。

    他又拿出了刚刚得到的上品法宝,归元锏,正是当日庞姓魔修勉强催动的那件上品法宝。威力绝大。也不知这魔修从哪里得来。

    他一死。围困青龙山的魔修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此人必然地位不低,虽然修为不高,多半仰仗身上这件归元锏,如果不是先以雷音针伤他在前,再以重伤换来含光针的决死一击,自己除了狼狈逃回阵中别无他法。

    一成力道,血光甲岿然不动。三成力道,涟漪顿起。五成力道,血光甲已经在轻微颤抖。八成力道,血光甲砰然碎裂。

    “如果是上品攻击法宝,不以灵力催动,单靠法宝的锋利倒也能撕破血光甲。”

    姜尘并不气馁,归元锏的锋利不是等闲,他也没指望能靠血光甲在当前修为完全阻挡筑基期修士的攻击,到时候再寻一两件极品护甲,能够少受点伤也是好事。

    面对同阶修士。甚至是刚刚踏入筑基期的修士,这血光甲堪称杀人越货的好手段。

    不过。自悟功法,即便只是神通的衍生功法也是一件非同寻常的大事,如果不是参悟数月,又在危机关头被硬抗上品法宝一击,再闭关参悟数月,这门功法怕是还需数年时间才能悟出。

    庞姓魔修的储物袋中,也着实让姜尘好一番惊喜。

    最有价值的自然是上品法宝归元锏,下品法宝火龙罩也不错,算是下品法宝中的佼佼者,很适合筑基前期的修士使用。

    储物袋中还有一千多块灵石,其他丹药和灵药倒是不多,但魔修材料不少,连阴煞都有五斤,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阴煞全部丢给百鬼幡的厉鬼们,身上的灵石又达到了五千块,比一些筑基前期的修士还富有,更别说炼气期的修士了。

    姜尘暗道,自己这样也算是以战养战,含光针数千灵石的高价只有两次威能,不过光是一件归元锏就大赚特赚了,如果拿去出售,至少能卖两三万灵石。

    庞姓魔修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上品法宝相对于筑基期修士,可比炼气期修士手中的上品法器甚至是极品法器都珍稀了百倍千倍。

    储物袋中还有一块玉简,记录了一份地图,距离青龙山据点两百余里,也不知是什么地方。

    据点没事,姜尘乐的继续修炼,期间只是出关见了见青光真人和青玉真人,只说伤势未愈,把据点的事情暂时交给奎蒙,又换来了据点的一位老人。

    “陈山见过管事师兄。”

    陈山,炼气五层,却在青龙山据点执事了五年之久。

    “我有一块玉简,里面有一份地图,你帮我看看记载是什么地方。”

    陈山接过玉简一看就清楚了,拱手道:“回禀师兄,这个地方叫困龙潭,那里有一个筑基期的妖修,本体是一条黑龙,实力很强,五十年前这厮曾经率众围攻我们据点,被刑堂长老青冥真人击败。”

    筑基期的妖修,难道无渊岛的魔头要和妖兽们结盟?

    “百年前那一战,青龙山可曾被无渊岛魔头们攻击过?”

    “有,百年前,六个筑基期的魔头带领百余名无渊岛弟子进攻青龙山,被宗门长老联手忘尘山的高手击退。”

    “妖兽们有参与围攻吗?”

    陈山想了想,说道:“没有,倒是无渊岛的人杀死了不少妖兽,用来炼制魔道法宝,据说无渊岛一位结丹期的魔头还和青龙山脉深处的一位结丹期妖兽大战一场,如果是真的,只要那老不死的还在一天,青龙山脉的妖修就应该不敢和魔头们合作。”

    姜尘也知道那个结丹期的妖修,本体是一只很不起眼的穿山甲,但胜在活得长,至少有两三千年的寿命了,修为精深无比,不过,相比起黑山宗的真君和无渊岛的结丹期魔尊来,这穿山甲并不具有绝对的优势。

    而且,据他估计,那穿山甲既然活得如此长,怕是知道黑山宗不少底细。

    黑山宗虽然放在整个太古神州只是微末小派,但毕竟也建派两千多年,高手辈出,不少传承长老在找到继承人之后,都外出云游,那穿山甲就算不怕现任真君,但吃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亏,只要还想在青龙山待着,就不敢和哪一方彻底撕破脸。说不定哪一天就有一个元婴期的高手回来,那就大祸临头了。

    “那黑龙不过是筑基期的修为,就算是裹挟众妖兽,又怎么敢来攻击拥有中品紫阳阵的据点?”

    这一点,姜尘倒是很不理解,就算妖兽的思维简单,也应该想到这一点,只要不是大战时期,青龙山据点的传送阵只需要几炷香功夫就能增援十几二十个筑基期的高手,别说一条筑基期的黑龙,就算是那只结丹期的穿山甲也能打的他找不到东西南北。

    妖兽虽然笨,但并不傻,这也是为什么黑山宗一直在青龙山脉豢养捉拿妖兽,那只穿山甲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太管,千年下来,也没有遇到几次妖兽围攻的情况。

    陈山笑道:“我看过据点的一些典籍,那黑龙也是出于悲愤。按照宗门的规定,我黑山宗在青龙山只是豢养和捕捉妖兽,并不杀死,但当年却有一位弟子,在困龙潭当场杀死了一条小黑龙,正是这黑龙之子。

    杀人子嗣,自然是不共戴天的大仇,黑龙率千妖攻山也不是鲁莽,中品紫阳阵虽然很强,但最怕的恰恰是蛮力,如果不是有青冥长老及时增援,换了一般的长老来,至少也会被这黑龙用本体撞破阵法。”

    “看起来倒是那位弟子的不对,能化出人形的妖修,自然不会坐视子嗣被杀掉。只是不知这里面有没有其他隐情。”姜尘也理解那位黑龙妖修的心情,黑山宗在青龙山的做法,其实无异于脱了裤子放屁,只要不当场杀死妖兽们,抓走了都没人过问。

    但你当场抓人家筑基期妖修的儿子不说,还当场杀了,这就是作死了,直接撕破了脸皮。

    “师兄所言极是,后来青冥真人也是如此决断,只是重伤了黑龙,并没有杀它,那名弟子也被罚入万蛟潭闭关数十载,说起来师兄也应该听说,正是赵传阳赵长老。

    他之所以怒杀黑龙之子,是因为早年有一位同门女修死在黑龙手下,想来是赵长老的旧识,才来杀黑龙之子为她报仇。”

    陈山爽朗地笑道,都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不过因为当事人是赵传阳长老,才显得很是不凡。

    姜尘没有见过赵传阳,第一次听说他还是在炼气殿的执事弟子口中,传闻他在炼气期就拥有一门威力奇大的剑典,地煞剑典,但如今到了筑基期修为,怕是早就今非昔比。

    陈山走后,他静静地想了很久,如果不是这小子提到黑龙的典故,他可能还想不到这里面的蹊跷。

    无渊岛的人看来是想去撺掇黑龙报仇啊,只要有黑龙参加,再裹挟上千的妖兽,加上无渊岛的筑基期高手,青龙山可能连等支援的时间都没有。

    此时不同往日,长老们不是在宗门中闭关静修,能随时支援的长老人数不会太多。

    想到这些,姜尘自然不敢怠慢,将事情与二位长老简单说了一番后,就继续闭关疗伤去了,两位长老也很重视,认为姜尘的这种猜测并不是空穴来风,也向宗门做了汇报,还派出了弟子密切监视困龙潭方向的动静。

    “风雨欲来。”

    姜尘有一种直觉,无渊岛的魔修们比百年前更讲究策略,战术上更趋向于个个击破,而且截至目前效果非常不错,黑山宗和忘尘山可谓是死伤惨重,双方的顶尖高手还没有交战,但黑山宗两派已经明显落在了下风。

    趁着这段难得的时间,他准备把自己的修为再提高一些,精修一番血光甲,现在只是第一重小成,如果能练成第二重,那么保命能力将大为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