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独臂魔尊

作品:《伐天记

    姜尘收了黑龙之尸,赵传阳却是问也不问,他取了最有价值的龙珠和三滴黑龙精血后,剩下的两滴精血和任其跌落的龙尸,就算是酬谢姜尘刚才相助杀死仇人之恩义了。

    阵前的形势非常不乐观,二人刚刚落下遁光,紫阳阵便轰然倒塌。

    “凡我黑山宗弟子,撤往山顶传送阵,修为低的先走,炼气中期修为以上的留下。”赵传阳向所有黑山宗弟子传音道,这时候已经顾不得死伤了,炼气前期的弟子留下来是纯粹送死,可能连一只妖兽都杀不死。

    “姜尘你随我去助各位长老。”

    赵传阳何等精明老辣,目前局势危急,阵法已毁,除非真君亲临,否则单靠一人之力是无法守住的。

    现在只有先击杀高阶战力,集中数位长老之力才有可能在山顶阻挡住这些妖兽。整个青龙山据点,最后的必守之地是山顶的传送阵,传送阵一旦被毁了,宗门弟子将死伤惨重,难以逃走不说,宗门也将失去青龙山这个据点,一旦全部据点失守,黑山宗剩下的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宗门驻地。

    紫阳阵倒塌,不计其数的妖兽朝山上冲去,屹立上千年的兽栏纷纷倒塌,大量的豢养妖兽被裹挟进了兽群,一座座宫殿阁楼化成废墟瓦砾,不时有一两个落后的黑山宗弟子被妖兽追赶上,彻底撕碎,成为了妖兽的食物。

    “孽畜,受死!”

    赵传阳前去助阵其他长老时,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在山坡上斩落。顿时掀起一阵夺命剑光。直接将两百多丈长。数丈宽的兽群杀死,这含怒一击为其他弟子撤离到山顶争取了一些时间。

    二人这才怒气冲冲地杀向高阶修士的战团。

    “死!”

    姜尘和赵长老几乎同时出手,赵长老的目标是无渊岛魔头中修为最强的一个,姜尘的目标则是另外一个修为最弱的。

    化作一道血光,姜尘直接扑向敌人,赵长老倒是简单,以身化血,再施展剑诀。就仿佛是一团血色剑光直扑那名修为最强的无渊岛魔头。

    无渊岛三人和两个妖修原本抵挡黑山宗的四位长老就很吃力,现在多了一个顶级战力赵传阳的加入,形势斗转,赵传阳一剑奏效,当场就把那魔头重伤。

    姜尘的修为最差,化作血光扑上去,近身了才施展风雷剑阵,也将对手逼的手忙脚乱,既要应付姜尘的化血神功这门强大的神通,又要小心肆虐的凌厉剑气。不料被正好腾出手的青光真人抓住机会,一击偷袭。一道血影扑过将他吸成了人干。

    五死其一,剩下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姜尘能骚扰拖住一个修为最差的,剩下的五位长老对付三个对手,一炷香时间不到,两个无渊岛魔头就死在了赵传阳的剑下,真正是一剑一个,一旦魔头手忙脚乱就会有一剑袭来,非死即伤。

    姜尘运气不错,一个妖修临死前正好在他身旁,随身携带的储物袋被赵传阳示意他收起来,心中自然是一阵狂喜。

    “诸位,我们一起出手挡住兽群,青龙山据点可以被摧毁,但传送阵不能被毁。”

    赵传阳带头出手,五位筑基期长老的杀招不是这些普通的妖兽们能冲破的,只是几息功夫,至少三百余只妖兽死在了距离山顶咫尺之遥的地方。

    “看来这次我们能躲过一劫了。”

    一名站在传送阵上,看到传送阵的光芒正在逐渐亮起的黑山宗弟子,感慨地说道,死里逃生让他有些唏嘘,如果不是自己躲在后面一些,怕是和其他人一样早死了吧。

    然而,下一刻,惊变顿起,站在传送阵上包括这名弟子在内的人都瞬间绝望。

    “不好!”

    赵传阳震怒地望向山顶,只见一个巨大的宝印从天而降,将传送阵连带方圆数十丈都砸成了一片深坑,宝印腾空飞去,留下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天魔印,无渊岛独臂魔尊……”

    “快,所有幸存的人,分散逃跑。”

    赵传阳冲天而起,一道剑光拦在空中,不时,一个白衣青年远远地遁光而来,只有他一人,赵传阳却如临大敌。

    “赵传阳,凭你也能拦住我?”

    来人只有一臂,修为极高,却不知为何没有恢复那只左臂。

    “赵某闭关思过数十载,距离魔尊的结丹境界还早得很,但也悟了一剑,还请魔尊指教。”

    独臂魔尊哈哈笑道:“赵传阳,你的修为不过筑基后期,我杀你不过两息时间,他们是跑不掉的。”

    “魔尊,请吧!”

    赵传阳话音一落,整个人身上如同燃了一股无名之火,火焰中仿佛有无数剑气在起起伏伏,如果说人剑合一能极大的提高剑修的攻击实力的话,此时的赵传阳,整个人如同化作了一处剑域。

    “你居然踏入了剑道第二大重,剑域。”

    独臂魔尊微微皱眉,但依然不惧,以他的修为实在超过赵传阳太多了,就算明知他是拖延时间,他也有把握杀掉赵传阳后,再杀掉其他人。

    “去!”

    赵传阳没有再多说,冷喝一声,掐动了自己最强剑诀,只见整个身体化作的剑域开始激烈地沸腾起来,随后一道道无形剑气飞向独臂魔尊,最终形成一道惊天剑气,远超方才那些剑招。

    “轰……”

    独臂魔尊本不愿意承受这一击,但领悟了剑域的剑修,这一招以本命剑域发出的攻击,以他结丹期的修为却无法躲过,自能硬抗。

    轰然中,独臂魔尊居然被击飞了上百丈,一个筑基后期的剑修居然凭借自己的本命剑域,施展地煞剑典上篇中的最强一剑,将结丹期的魔尊击退上百丈,足足为黑山宗逃亡的长老和普通弟子们争取了十数息的时间。

    “找死!”

    独臂魔尊惊悚地发现自己居然受伤了,伤在了一个筑基后期剑修的剑下,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赵传阳的修为他非常清楚,筑基后期,与自己金丹中期的修为相比,实在是差距太大了,但对付却依靠剑道第二大重,以本命剑域为基础,施展成名剑诀地煞剑典,让自己当场受伤,还被击的倒退,虽然体内灵力一运转伤势就痊愈了,但却是修道以来第一次。

    此刻,他已经不再急着杀那些不起眼的黑山宗弟子了,这些上不得台面的蝼蚁,根本不值得一提,他如今只想杀了赵传阳。

    就在一道法宝精芒击中赵传阳的时候,赵传阳几乎如同血水一样化开,随即成百上千的血珠四散而逃。

    这是姜尘看到的最后一幕,他也在拼命逃亡,结丹期魔尊的出现,不跑只有死的下场,赵长老果然强悍无比,先是以剑道伤了独臂魔尊,接着又以化血神功逃亡,姜尘自认为已经领悟了三重,比许多传承弟子都强,但却最多一口气化出十滴逃命精血,赵长老却一口气化出了数以百计的逃命血珠。

    果然,独臂魔尊对黑山宗的这门报名神通还是有相当了解,大手一挥,动用法宝,掐动法术,一息时间就灭掉了上百滴血,但却依然被更多的血液逃向了四面八方。

    姜尘闷着头一路急窜,身后四面八方传来的都是独臂魔尊的强悍气息。

    结丹期的魔尊,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独臂魔尊到底是什么修为,但如今相隔十几里依然能感应到他的万丈怒火,一旦被抓住,绝对是魂飞魄散的下场,连投胎都去不得。

    “终归是修为太低,在独臂魔尊这样的老怪物面前,一般长老都难以阻挡片刻,只有赵长老这样的奇才才能以一己之力拖住他十几息。”

    姜尘一边快速遁走,一边心里想到,原本以为自己凭借大成的化血神功,凭借宝物众多,凭借恢复速度奇快,还有血光甲能够在这场青龙山据点保卫战中大显神通,没想到结果却是依然改变不了。

    他第一次认识到修真界最大的残酷不在于弱肉强食,而是明明你和你的朋友,兄弟以及同门都已经拼死厮杀了,但却依然改变不了结果。

    原因很简单,修真界是实力为王,一个结丹期的魔尊,就足以让所有人绝望,只能拼命逃跑。

    姜尘甚至不敢一路继续逃下去,以结丹期修士的恐怖,怕是几十里范围内都能被他发现遁光,独臂魔尊可不是莽山魔将这样的筑基期魔修能比的,实在是太恐怖了。

    又飞了十余里,当姜尘看到下面一处黑漆漆的湖水时,却是眼前一亮,化作一道血光,小心翼翼地遁入了湖水中。

    困龙潭,没想到一路逃跑居然已经跑出了上百里,来到了黑龙的老巢困龙潭。

    湖中居然一只妖兽都没有,想来是黑龙报仇心切,把所有手下都带出去了,只是开启阵法,防止被人乱闯。

    可惜,姜尘的化血神功早已练到了滴血重生的境界,这湖中阵法又无人催动,他便硬闯了上去。

    这阵法的威力果然很大,怪不得黑龙敢于一人不留地离开,姜尘对阵法了解不多,进了这个阵法后,只觉得到处都是杀机,稍有不慎,整个人就被剑光绞碎。

    竹鱼:周六有急事出门,断更了一天,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