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水府

作品:《伐天记

    “天音石,上古时期一些厉害的妖修喜欢在洞府中拜访这种东西,它能够让妖兽发出人言。[]”

    猴子跳上石头,这几万年来他一直跟随着主人,金蟾府落地生根后更是没有出门过,想起当年的修真界盛况感慨不已。

    “南域十三国太贫瘠了,尘哥儿,你迟早还是要走出这片荒芜之地,在广袤太古神州的其他地方,修真世界极其繁荣,高人如云,就算是仙人也不是传说,远远不是南域十三国能比。”

    “我也想出去走走,但至少也要等到筑基期以后,如今宗门有难,我身为传承弟子如何走得开。”

    姜尘问清楚了天音石的用法,将虫袋里那只银甲虫母虫王拿了出来,放在天音石上。

    只见一层淡淡的光芒在银甲虫王体表流动,仿佛感受到了某种痛苦,母虫王在不断地滚动,一对发出冰冷寒光的刀足更是紧紧夹住,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片刻后,一道光芒闪过,甲虫翻身而起,居然像一个人一样站立起来,嘴部蠕动,半响才说道:“谢谢主人点化之恩。”

    “果然会说话了,太好了。”

    姜尘并不认为妖兽的智商低,只是人类修士无法理解而已,如今母虫王能说人言,以后自然是交流方便了。

    母虫王的声音并没有明显的男女之分,反而很中性,很醇厚。如今不但会说话了,而且通过眼神和脸部动作表现出来的表情也更加丰富了。

    “你有名字吗?”

    “启禀主人,我还没有名字。以前的历任饲养者都叫我们银甲虫。把我们列在太古神州奇虫榜的前列,但我们体内却有上古飞天甲虫的血脉。”

    母虫王说了几句话后。就顺溜多了,猴子在一旁听到飞天甲虫。顿时一喜:“飞天甲虫,没想到你们体内居然有这种古虫兽的血脉传承,三万年前我曾经见到过一次,一群飞天甲虫把一个化神期的高手追的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好不凄惨。”

    姜尘却是一喜,飞天甲虫他也听过,在奇虫榜上甚至能排进前二十,端的是凶名赫赫,没想到这群银甲虫还有这样的出身。

    “我们这个小族群的血脉原来是沉睡不醒的。直到主人给了我们中品化妖果,才唤醒了飞天甲虫的血脉,谢谢主人。”

    母虫王高兴地说道。

    姜尘:“那日后就叫你小金。”

    “是,小金再谢主人。”

    母虫王小金很兴奋,总算是有了姓名,想了想说道:“主人,现在包括我在内一共有九只金甲虫,如果能够再找到一些化妖果,说不定能完全唤醒我们体内的飞天甲虫血脉。再一次进化。

    如果没有化妖果,主人也可以每个月单独给我一百块灵石,这样我一个月就能产下十只卵。”

    “化妖果可遇不可求,我会尽力寻找的。”

    小金拜谢过姜尘。又向猴子辞别,这才回了虫袋去继续孵化虫卵,自从她晋升为母虫王后已经产下了十二颗虫卵。孵化出的九只卵里面有四只生出来就是金甲虫。

    姜尘又给了五百块灵石和虫类喜欢的灵药,足足一百二十多只虫子。胃口不小。连番消耗,算上之前在青龙山据点收获的两千多块灵石。如今也不过剩下三千块出头,现在一口气给了五百块,养虫的成本太高了。

    在青龙山斩杀那名妖修得到的储物袋,打开一看居然给了姜尘不小的惊喜,里面不少材料都能拿来喂养金银甲虫这种虫类妖兽,还收获了一件符宝和大堆的灵药和妖兽材料。

    筑基期的妖修,相比起人类修士是穷了点,但由于久居山野,对灵药灵草感应灵敏,对各类妖兽材料的研究和收集也更容易。

    这些材料中,有好几种甚至是法宝的炼制材料,如果全部卖掉,至少价值两三千块灵石。灵药倒是能够拿来炼制各类丹药。

    这块巨大的天音石哪怕是在猴子眼里也是好东西,姜尘随手就收入了储物袋中,这次青龙山之战,他也损耗了几乎全部的灵符,两三件符宝也消耗干净,只剩下一次威能的含光针,风雷剑阵也损坏了六把飞剑,必须找材料修复,或者干脆换一套飞剑。

    洞府外这些能言会道的虾兵蟹将们,姜尘没有杀死,而是用一门化血神功中的小法术,种血咒,将自己的一丝气血融入这些低阶妖兽的体内,一旦稍有反抗,就会当场毙命。

    一时间,“大王,大王”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些小妖们可不管谁当家做主,比墙头草还不如。

    “这些赏赐你们拿去分了,守好洞府,一旦有人进来马上通报。”

    处理完这些事情,姜尘便回到了青龙湖这个灵气极其充沛的小天地中。

    青龙山据点一战,无渊岛的结丹期魔尊出手,意味着附近方圆千里都是极其危险之地,姜尘如今哪里都去不得,只能躲藏在这里。

    不过困龙渊也不安全,名义上这里还是困龙潭,是黑龙的老巢,黑龙死了,他的手下未必就都死了,所以姜尘要以最快的时间找到控制阵法的办法。

    刚才那些小妖们透露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困龙渊中实力最强的除了黑龙以外,还有一只锦龙鲤,修为达到了筑基初期,其他的妖修最高修为也不过炼气后期。

    这次青龙山之战,锦龙鲤外出没有赶的上,但随时可能回来占据老巢,何况,黑龙一死,别说锦龙鲤听到消息会赶回来,至少黑龙原来的手下也会想着回来占洞府。

    让姜尘意外的是,小妖们居然知道不少八卦,他用几瓶丹药就从这些穷得发疯的虾兵蟹将口中换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消息。黑龙控制阵法的手段就在青龙湖的闭关密室中,那里有阵法中枢。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掌握困龙渊。掌控阵法,严防死守。神识也时刻关注着洞府外的虾兵蟹将,一旦有人回来,马上就能发现。

    黑龙的闭关密室很容易找到,是一处位于龙首的小庭院。

    “猴哥,你见多识广,这个密室阵法我怎么才能进去?”

    姜尘打量了一番,毫无头绪,虽然他也从宗门换取了几本阵法入门,比如蝰蛇九阵。自认为也是炼气期修士中对阵法了解较高的,不如专修阵法的修士,但绝对不是门外汉。

    但眼前的阵法仿佛根本不是人类修士布下的,布阵手法和套路完全不一样,他自然是一头雾水解不开了。

    “这也是一个妖阵,同样残缺了,应该不是黑龙自己布置的。破阵办法倒是有一个。你让那些甲虫们出来,花上一点时间把这个妖阵残存的妖气都吸收掉,这个阵也就破了。”

    猴子果然是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了这个阵法的端倪,提出的办法也让姜尘大喜过望,虽然时间会长一点,但能破开这个阵就是了。

    “小金。就看你们的了。”

    姜尘唤出了小金,看着它身后那一百多只金银甲虫,把猴子说的事情讲了一下。

    “是。主人。”

    小金二话没说,带队就上去开始撕咬阵法。吸取其中的妖气,还不忘告诉姜尘。大概需要两天时间。

    乘着甲虫们破阵的时间,姜尘先是将一些珍贵的,成熟的灵药移栽到了灵药袋中,然后就抓紧时间修炼恢复起来,血光甲威力大增,就算那只锦龙鲤回来,自己也不会惧怕,怕的是他呼朋唤友。

    “来的真快。”

    三个时辰后,他忽然睁开眼来。

    “主人,主人,黑龙的手下回来了,四个人。”

    外面的虾兵蟹将早就闹开了,四个妖修刚刚落入困龙潭,正在小心翼翼地通过阵法,小妖们就叽叽喳喳吼叫起来了。

    姜尘一个闪身出了青龙湖小天地,站在阵法出口,连神识都不用就看到了正在苦熬着过阵的四个妖修,最高修为是一个炼气后期,其他三个妖修都不过炼气七层,刚好能够化成人形。

    “黑山宗的修士味道真不错,可惜黑龙大王被赵传阳所杀,那小子的剑法太厉害了。”

    “是啊,剑域可是剑道第二重,许多金丹期的修士也未必能达到,如果不是无渊岛的独臂魔尊出手,这次我们肯定大败。”

    “黑龙大王死了,我们就不用再出去厮杀,正好占了水府,苦修百年,好不逍遥自在。”

    “正是正是。”

    四个妖修满脸的憧憬,刚才生吃人肉,然后趁机偷溜,回来再占水府,想想都是做妖的一大乐趣。

    ……

    “既然回来了,就别想走了。”

    姜尘摇身一变,化作一道血光就扑入了阵中,可怜四个马上就要出阵的妖修,还没反应就被杀死了。

    这些妖修手上都沾满了黑山宗弟子的血,姜尘也没考虑过收服他们。

    “大王万岁。”

    “大王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看大王比黑龙强多了,那条死龙只知道欺负我们,大王说他死了,看来是真的。”

    这一番大显神威,几百个虾兵蟹将都看在了眼中,惊骇无比,刚才它们也听到几个妖修的谈话,证实了新大王说的黑龙已死之事。

    当日无事,第二日,又有一些妖修陆续回来,有的还受了不轻的伤,这一次姜尘没急着杀他们,而是抓住问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果然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青龙山据点全毁,独臂魔尊大开杀戒,黑山宗的修士早就逃得无影无踪,据说无渊岛正在方圆千里四处追击。

    两日时间过去,金银甲虫们果然干完了活,一阵砰的大响,黑龙闭关密室的阵法就被吸干破掉了。

    姜尘大喜,一个闪身就冲过了进去,密室的最中央居然是一块镇水石,一种专门用来镇压水府的阵石中枢,应该就是控制整个困龙渊的中枢了,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正是“青龙水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