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古传送阵

作品:《伐天记

    漆黑的镇水石,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上面刻满了符箓,姜尘盘膝而坐,整个心神都沉入了进去。【】

    炼化阵法中枢,方法其实很简单,一讲机缘,二要心神强大,于那千丝万缕中寻找控制核心。

    青龙水府到如今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青龙埋尸之地,灵药虽然很多,却没有再见到其他的宝贝,如法宝,丹药都没有找到一件。

    如果炼化了镇水石,掌控了整个阵法中枢,说不定能发现一些水府的秘密。

    姜尘不由猜测这里并不是青龙修炼的地方,说不定只是他在临死前发现,当作埋尸之地,久而久之,困龙潭水底的天音石点化了大量的妖兽,成为了这座水府的虾兵蟹将,却不知道为什么被一条黑龙占了。

    “这个阵法中枢也不知道运转了多少年,明显有被人炼化过的痕迹,但都不完全。”姜尘的心神整个沉入阵法中枢中,眼前是一道道犹如蛛网的光线,只要找到核心中枢就能掌控整个中枢了。

    原本这个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阵法中枢不应该如此简单,但却先后被青龙和黑龙炼化,厉害的禁制都被青龙炼化掉了,就连黑龙都能掌控,姜尘不相信自己就掌控不了这个阵法中枢。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去,姜尘却奇怪的发现,整个阵法中枢居然找不到那一道核心禁制,搜遍了也没有发现,难道阵法中枢已经被黑龙破坏了?或者阵法中枢的关键物被他贴身放身上带走了?

    姜尘疑惑不解。只有向老猴子求助。

    “这个阵法中枢被人多次炼化。已经残破不堪。换了我的本体,倒是一眨眼就能破解,让我想想。”

    猴子借助姜尘的神识,查看了一下阵法中枢,念念叨叨地围着这块镇水石转了两圈,忽然有了办法,跳上镇水石,一只猴手反背。一只手指着脚下的,说道:“尘哥儿,这个阵法中枢估计是坏掉了,已经没法控制了,我看你直接砸碎它算了。”

    一边说,一边偷偷传音对姜尘说道:“尘哥儿,你快砸。”

    “好,那就砸碎它。”

    姜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依然凝聚全身灵力,猛地一拳砸在镇水石上。轰然作响,整个石头都在晃动。它的震动甚至引起了整个水府的轻微晃动。

    看来数万年下来,这被人反复炼化摧残的镇水石,也是不堪重负。

    “住手,住手,快住手。”

    姜尘正要攻击第二次,一个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一只白玉色的小狗从远处呼啦呼啦的跑过来,这只小狗全身泛着白玉色,连毛发都没有,大约相当于几只老猴子那么大,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我就知道你们是坏人,故意躲起来,没想到你们这么残忍,怎么能这么粗暴地对待镇水石呢?万一把阵法中枢摧毁了,青龙水府就没了。”

    那条小狗气冲冲地说道,小心翼翼地看着姜尘,害怕他继续破坏镇水石。

    “没想到是一条小狗,正好当我的坐骑。”

    猴子一个纵身就跳上了小狗的背,小狗顿时大急,嗷嗷叫道:“下来,下来,我可不是小狗,我是阵灵玉灵犼,我不是狗。”

    小狗大急,团团转,想把背上的猴子丢下来,却被死死压住,奈何这阵灵只是聪慧,却没有半分修为,寿命极长,功用特殊却无法修炼,被一只同样没有丝毫法力的猴子欺负的死死的。

    “你下来,猴子,死猴子,快下来。”

    “你猴爷爷不下来。”

    “你不下来,不下来我生气了!”

    “你发火吧,我不下来。”

    “……”

    一猴一犼闹腾了半天,猴子就是不下来,倒是把玉灵犼累的趴在地上喘气,这猴子太嚣张了,活了几万年,它就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猴子。

    “死猴子,臭猴子,你犼爷爷活了三万年,没见过像你一样不讲道理的猴子。你这样粗暴,简直是丧心病狂。”

    玉灵犼趴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道。

    “嘿,你这小狗居然出口成章,看来这三万年没有白活。可惜啊,三万年前,你刚出生的时候,你猴爷爷就跟着我家主人打遍太古神州了。

    上天入地,哪里去不得,你这三万年不够看。”

    猴子哈哈大笑道。

    玉灵犼微微一愣,咆哮道:“你吹牛,你丝毫修为都没有,怎么可能活了几万年。”

    猴子:“哈哈哈,你这蠢笨的阵灵,哪里认得俺的猴毛化身,再说你不也没有丝毫修为吗?作为阵法中枢,仗着水府的灵气,万年才结出躯体,却没有三魂七魄无法修炼,啧啧啧,俺老猴子当年见多识广,倒是知道怎么能让你修炼。

    你要是给猴爷爷当坐骑,求爷爷十年百年的,说不准教你个法门儿,让你也能修炼。”

    “难怪,我就说你这猴子怪怪的,还以为跟我一样是没有魂魄的灵类,原来是化身。”玉灵犼全身一僵,不可思议地扭过头望着猴子,心道这猴子不会真是某个大神通之人的化身吧,它倒是有几分信了,能闯进青龙水府的人必然不凡:“你们能进来就说明你们有本事,黑龙不在,阵法可是六亲不认的。

    你说的倒是不错,那你告诉我,怎么才能修炼,怕是骗我的吧,这些年我见的人太少了,你不要骗我。”

    “……”

    姜尘一阵无语,这个阵灵的说话方式真是特别,不过想想这些年它躲在中枢里面,怕是也苦兮兮的。

    猴子笑道:“别看这是你猴爷爷的猴毛分身,修为全无,本体修为别说你了,就连你见过的那条青龙,给你猴爷爷当看门狗,你猴爷爷还要看心情。”

    “青龙可是大乘期的妖修,你本体比他还厉害?”玉灵犼半信半疑,仰起头望着姜尘:“你能帮他证明吗?如果你能证明他说的是真的,并且答应以后教我修炼,我就让你掌管整个水府,给他当坐骑。”

    姜尘微微错愕,心里却是暗笑,这玉灵犼的思维很简单,但还算聪明,只是没有什么防人之心,在它看来自己是有求于它,找自己做证明是理所当然的。

    “猴哥,我看玉灵犼也没有什么恶意,身为阵灵如果跟着我们也不错,你如果真的知道适合它的灵类修炼方法,不妨答应它。”

    姜尘劝道。

    “不错,你要是可以教我修炼,我就跟着你们走,还可以给你当坐骑。”

    玉灵犼满口答应。

    猴子窜上镇水石,躺在那里,抱头枕着手,说道:“你们这些灵类,天生得宠,寿元几乎无限,但却不能修炼。

    万物有灵,但凡能修炼的生灵,不慢魔鬼怪,魂魄乃是根本。如果连魂魄都没有,就感应不到天地阴阳大道,自然无法修炼。”

    “我生下来就没有魂魄,自然无法修炼的。”

    玉灵犼有些委屈,活了几万年,却连一只小妖都打不过,前些年更是被黑龙乒的死死的。

    猴子继续道:“很简单,只需要有大神通之人给你体内灌入一粒魂种,种魂生魄,你就可以修炼了。”

    “魂种!!”

    玉灵犼听到这个字却是忽然变色,大惊道:“你居然也知道魂种?”

    它不由想起当年青龙对它说的话,“小犼,你是这水府镇水石中天生的灵物,靠的是阵法汇聚的灵力生下来的。可惜,我们妖修不如人类修士那么博学多识,如果有一天你能遇到大神通之人,帮你种下一粒魂种,种魂生魄,你就可以修炼了。”

    “这点小事情,谁还当秘密藏着掖着?”

    猴子一脸不屑,几万年前,主人有一次心情好,随手就交给了他这门法术,说是日后如果遇到投缘的灵物,可以加以点化。

    “那你教我吧,我给你当坐骑?”

    玉灵犼这次是真信了,这猴子看起来神经兮兮的,但实际上话语中不少都是修真秘闻,玉灵犼活了几万年,自然知道这猴子是在吹牛还是说的真话。

    “去去去,一条小狗,我才懒得教你,等尘哥儿再见到我本体,我就将这门术法传给他,你求他吧。”

    猴子纵身跳上玉灵犼的背,训道:“你这身体太大了,得变小一点,尘哥儿,你借我点法力,我给它施个缩身术。”

    姜尘凝气一指点向猴子,猴子念念叨叨一指点向玉灵犼:“小狗听令,小,小,小……”

    果然,玉灵犼慢慢变小,最终变成巴掌大,猴子跳上去,骑着小狗就跃上了姜尘的肩膀。“你这小狗,还不快让主人掌控水府。”

    “是,猴前辈。”

    玉灵犼张嘴吐出一个水泡,水泡直接浸入姜尘体内,霎那间,姜尘只觉得脑海中一阵灵光闪过,自己已经能够控制镇水石里的阵法中枢了。

    神识沉入阵法中枢,几乎瞬间就覆盖了整个青龙水府,眼前不断闪过一些藏匿的宝物,就连青龙那一间关闭的密室也看的一清二楚。

    “咦,里面居然隐藏着一个古传送阵。”

    姜尘大惊,虽然看到了一些宝物,但和那座古朴无比的古传送阵比起来,却根本不算什么,上面一个个斗大的古篆,代表那是一个历史及其悠久的古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