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鲤鱼童子

作品:《伐天记

    姜尘在地下灵脉边上修炼了七个时辰,不得不结束了静坐,粗略估算了下,七个时辰的所得相当于平时两个月吐纳的效果。

    早就有小妖在外面嚷嚷:“主人,主人,锦龙鲤那厮回来了。”

    神识一探,姜尘已经看到了正在试图闯过无名阵法的锦龙鲤,一个身着锦衣的三尺小儿,手中举着一块玉符。

    据玉灵犼回忆,这样的玉符整个洞府中也只有一块,没想到居然在锦龙鲤身上。有了这块玉符,锦龙鲤就可以慢慢地通过阵法。

    “锦龙鲤作为黑龙的看家童子,没想到真是个孩童模样。”

    前提是,没有人驱动阵法。

    姜尘如今已经炼化了阵法中枢,神识一动就能催动阵法,几息时间就能将这个只有筑基初期实力的鲤鱼杀死。

    上古妖阵的威力奇大,又有玉灵犼这个阵灵在,姜尘甚至不用自己动手,玉灵犼就能驱动阵势杀了这厮。

    “主人,要不要我驱动阵法杀了他?”

    玉灵犼的思维很简单,一切听主人的,主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敌人,就要杀了他。

    姜尘微微摇头,在玉灵犼的印象中,这座妖阵叫太玄水阵,在受损之前,大阵可以借助困龙渊潭底的一大片万年玄冰发出玄冰刃,黑龙也借助那一片万年玄冰练出了玄冰咒这一门厉害神通。

    放眼青龙水府,整个水府如果不算,价值最高的应该是古传送阵。地下灵石脉。太玄水阵。万年玄冰林,可以说,青龙水府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地。

    这些东西都有巨大的作用,就连万年玄冰也价值不菲,姜尘只需要采一些带在身上,也足够拿去拍卖场搏一把。

    可惜,太玄水阵历经数万年,总有一些厉害修士误打误撞闯进来。修为最高的甚至有元婴期。只是当年的元婴期修士闯阵遇到了垂死时期的青龙,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杀死,后来古修士纷纷避世苦修,等闲的金丹期修士来闯荡困龙渊,反而还被黑龙借助阵法杀了两人。

    太玄水阵也因此大受损,黑龙不擅长阵法,勉强修修补补,实际上受损的地方很多。

    姜尘不愿意让太玄水阵伤上加伤,如果真的崩溃了,自己到哪里去为水府搜寻一个上古妖阵来做看山大阵?

    他已经把这里当做了日后躲在避难之地。事不可为还能借这里的古传送阵远遁而去,自然不肯轻易放弃。

    “不用。你驱动阵法掩护我。”

    姜尘一个闪身就进了阵法,玉灵犼驮着猴子也跑到了镇水石边,开始运转阵势,只见原本清朗一片的太玄水阵居然泛起阵阵水雾,锦龙鲤顿时就警觉起来,察觉到不对劲了。

    “咦!”

    锦龙鲤小心翼翼地拿着手中的玉符,完好无损,依然发出一道淡淡的青光将自己包裹住,可四周的水却变得混浊起来,犹如有一只大手在搅动这座水底大阵。

    忽然,一道血光瞬间袭来,锦龙鲤大怒,原来有人捷足先得了,手中的一道剑光亮起,十数道剑气激射出去,将血影完全罩住。

    “咦,这厮还擅长剑道。”

    姜尘微微一笑,却不避让,任由这些剑气打在身上,只见血光爆闪,片刻过后,血光甲总算是被击碎,但这把下品法宝飞剑的攻势也被化解了。

    强化过后的血光甲,堪堪能抵挡住筑基初期修士的随手一击,当然,前提是对方使用的是下品法宝。

    这锦龙鲤的修为,姜尘早就问过众小妖,修为很一般,只能在水府中欺负下小妖小怪没。

    按照猴子的说法,南域十三国实在是太贫瘠了,连一块天音石都是宝贝,换了太古神州的其他地方,妖怪遍地走,许多只有炼气一二层的妖怪完全无法化形,但却能言会道,天音石不但能让妖怪开人言,还能一定程度上开智。

    相比愚昧的低阶妖兽,那些开了灵智的妖怪们,显然更机智狡诈。

    “你是谁?为何占本王洞府,还敢偷袭本王。”

    锦龙鲤见那血光化成一个布衣修士,顿时大怒,此人他不认得,但却能躲在阵法中偷袭他,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修为非常高,完全无视阵法的杀伤。二是他已经占据了这个洞府。

    “好大口气,你不过是黑龙的一个家奴,也敢称本王,锦龙鲤也想当王,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姜尘微微闪身,又施展出了化血神功,扑身上去。这锦龙鲤就连发起火来,都是孩童的脾气,声音娇嫩无比。

    “该死!竟敢嘲笑本王。”

    锦龙鲤大怒,却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他本就是黑龙的水府童子,在困龙渊中得天音石相助开了灵智,跟随黑龙修炼了一百多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外出误服灵药才筑基。只是被黑龙自小秘法炼了,永远也就这般孩童声音和模样,久而久之,连心性也变得和童子一般。

    妖族修士的筑基和人族修士相比,妖族修士一身修为和妖丹关联,但大体境界差不多。尤其是能够筑基的妖修,妖丹也会变成金丹,然后结成妖婴。

    这些类似,姜尘倒是想得通,太古神州也流传着混沌大神女娲造人的故事。

    这条锦龙鲤虽然修为高,是筑基期妖修,但却一直没脱离黑龙的影响,如今好不容易亲眼见到黑龙死了,小心翼翼地躲过多路修士摸回了水府,却遇到了捷足先登的姜尘,真是又气又怒。

    奈何他手中宝物着实不多,黑龙平日里又极为吝啬,靠着一把下品法宝飞剑,好几次都攻破了姜尘的血光甲,眼看一剑将姜尘化作的血光斩成了两半。却又被他施展神通滴血重生。真正是打的口吐白沫。最终只能举手投降。

    “不打了,不打了,累死俺了,累死本王了。”

    当锦龙鲤见到姜尘再次施展神通凝出人性,还仰头喝下了小半瓶灵力充沛的灵液后,干脆无比地将飞剑一丢,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

    整个打斗过程完全乏善可陈,姜尘一直就用化血神功。连雷音针都没有使用,前后滴血重生四次,喝掉了两瓶灵液,总算是将这个锦龙鲤累趴下了。

    锦龙鲤一来是见斗不过姜尘,有血光甲和化血神功,他知道自己很难彻底杀死姜尘,再加上对方控制了水府,万一启动阵法杀了自己,那就太冤枉了。

    最关键的还是他早就认出了姜尘是黑山宗的人,在他看来。化血神功实在是毕生所见最无耻的神通。

    “你,你们黑山宗太无耻了。这狗屁化血神功太无耻了,人人都会,打又不打不死,杀又杀不死,我不打了。”

    锦龙鲤这些年被黑龙压抑的惨了,原本以为可以回来收了水府,带着几百小妖怪过逍遥王的生活,没想到现实如此残酷,过了片刻居然嗷嗷大哭起来。

    “……”

    姜尘傻眼了,这么一个锦衣小儿居然坐在那里哭,原本还以为他是想装模作样偷袭自己,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这家伙是真的放弃了,也可能是畏惧水府阵法的原因。

    “锦龙鲤,这青龙水府已经被我所得,你就不要搞花样了。”

    姜尘冷声道。

    锦龙鲤不管不顾,哭了老半天总算是哭够了,就地一滚居然化成原形,一条金光闪闪的锦龙鲤鱼出现在哪里,边游边说话:“我不争水府了,只要你不杀我,我还像以前伺候黑龙一样,给你看家看院,反正你们黑山宗人多势众,我也不敢惹你。”

    他这倒是实话,此次进攻青龙山据点,他之所以没事,关键还在于胆小怕事,又深知黑龙的所作所为不可能成功。

    在他看来,姜尘这种黑山宗传承弟子早晚会筑基成功,远非自己能比。自己是靠了机缘才能到筑基期,想进入金丹期,除非在青龙水府苦修百年千年,所以,认姜尘为主,即便暂时修为不如自己,他也不觉得耻辱。

    “昨日你们还在攻打青龙山据点,杀我同门,今日怎么就如此好说话了?”姜尘不置可否地问道,却是露出淡淡的杀意。

    “你可不要怪在我头上,我是跟着黑龙去了,但没有动手,不然怕是早死在你们手下了,黑山宗和无渊岛打架,关我什么事。”

    锦龙鲤摇摇头,他只想过平平安安的日子,占个水府当大王已经是最大的愿望了,黑龙一死,他顿时觉得自由了,没想到命苦又遇到了这个打不死的小强,黑山宗的可恶弟子。

    “你这倒是算得上小富即安。”

    姜尘也没有继续嘲笑这个可怜的妖怪,人族修士中也不乏他这样的人,明明修为很高却不愿意掺杂到修真界的厮杀中去,宁愿枯坐某处洞天福地,从炼气期一路修炼到飞升,几百上千年的日子,居然无人知晓。

    南域十三国的域北矿场,传闻在六百年前就曾经有一位仙人飞升而去,那位高人就在矿场地底苦修,坐享矿场的丰富资源,足不出户,直到某日飞升才被人发现。

    “只要你不杀我,也不要把我交给黑山宗,我就老老实实的给你看家护院,遇到你,算我倒霉。”

    锦龙鲤什么都不怕,就怕姜尘不依不饶杀了他,或者把他交给黑山宗,那更是生不如死。

    姜尘正要说话,脑海中却传来了猴子的声音,顿时一喜,笑道:“既然你执意要做我的看家护院,那我就成全你。我手头正好有一卷简单功法,待我主仆二人练了,便能结下百年千年的情谊。”

    鲤鱼童子心头一寒,见姜尘笑的很怪的样子,只觉得心头发冷,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心道遇到祸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