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黑山宗之围

作品:《伐天记

    青龙山脉,困龙渊和往日一般,波澜不惊,朵朵浪花间隐藏着两只小妖怪。[]

    “老黄,你身子不要晃,我都快看不清楚了。”

    一只半人高的虾兵,站在一只黄色鲤鱼背上,眼睛滴溜溜地转,小心翼翼地盯着湖渊四周的动静。

    “好,好,好。虾二你可要看清楚一点,要是疏忽大意,李渔大人可是会活剥了我俩。大王更不会放过我们。”黄鲤鱼小心翼翼地稳定身形,好让虾二看得更清楚一点。

    “大王……”

    一想到那个年轻修士,虾二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当日姜尘在太玄水阵中一次次死去,又一次次复活过来的场面,早就震慑住了群妖。

    就筑基期的李渔大人都被打的跟死狗一样,不得不认输做了奴仆,小妖小怪们哪里惹得起。

    “这个大王真是高深莫测,每次看到他我都觉得心惊肉跳,比以前看到黑龙大王还可怕。”

    虾二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尤其是遇到大王的眼神扫过来,就好像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一样。

    “我也是,太可怕了。”

    黄鲤鱼也颤栗道。

    两个小妖自然不会知道,那是姜尘运用了一些神识攻击之法,从雷音神针这门高深神通中领悟的,不是小妖怪们能抵挡的,就如同龙有龙威一般。

    两个小妖不时闲聊着,虾兵一直警惕地注视着湖边,直到一道遁光掉到十数里外的山林中。

    “快。有情况!”

    一队小妖怪马上小心翼翼地出动。不多时就找到了掉下来的那个修士。小妖们不敢将修士冒然带回青龙湖,姜尘赶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

    “这位师弟,醒醒。”

    姜尘喂他服下了一枚逆天丹,再输入了自己的灵力,却依然不能救他一命。

    “我被魔人追杀,丹田破碎,功力尽散,魂魄受创。已经活不了了。这位师兄还是尽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无渊岛已经破除了我们全部的外围据点,一位元婴期的魔头邀请了二位元婴期散修,率众围攻宗门,布下血海滔天大阵将传送阵都一起隔绝了,如今是进也进不去,逃也逃不掉。”

    这人也是回光返照,挣扎着叮嘱姜尘道。

    “形势已经危急到了这个地步,其他四派呢,为什么不出手?”

    姜尘大惊。齐国五派虽然不算同气连枝,但好歹也是一荣俱荣。千年以来都是进退一致,就算一开始看着忘尘山和黑山宗对抗无渊岛,也不至于看着黑山宗被灭。

    “真吾剑宗背叛五派盟约,和赵国以鬼王谷为首的多个门派联手牵制各派,此次我黑山宗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听了这个垂死师弟的话,姜尘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黑山宗确实危险了,自己一直提防真吾剑宗,没想到这个剑派没有来得及对自己下手,却反而勾结外人,加入了对黑山宗的战斗。

    三名元婴期修士带头攻打黑山宗,黑山宗能挡得住吗?

    “师弟可曾知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无渊岛不惜代价也要勾结赵国和真吾剑宗来致我黑山宗于死地。”

    姜尘在青龙水府待了半年,已经错过了很多重大消息。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咳咳……咳……好像是觊觎我黑山宗的镇派神通化血神功……”

    修士眼看就要气绝,姜尘也不好再多问,只是问他有什么未了心愿,自己可以代为完成。

    “我叫魏双林,家中双亲早已去世,再没有亲人再世,唯独当年寻仙路上欠下当阳县王员外家十两银子,这些年不曾来得及归还,师兄若能代为归还,师弟感激不尽,咳咳……咳咳咳……”

    一阵越来越剧烈的咳嗽,修士只觉得越来越难受,姜尘输入一股庞大的灵力,让他好受了一些,这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来人,将我魏师弟厚葬在那边山岗上,无亲无故,就让这青龙湖陪伴他吧。”

    眼看着同门死去,姜尘心中虽然谈不上多么哀伤,但依然有些悲切。这位师弟也有炼气五层的修为,怕是修行数十年了,如今化为一堆黄土,死前举世无亲,如果不是遇到自己,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这也是修士的一种孤单。

    听了魏双林临终前的话,姜尘总算是将这一次魔道入侵整理出了一条简单的线索。

    按照这位魏师弟所讲,这一切的根源是在黑山宗的那门化血神功上面,这门神通引来了包括无渊岛元婴期老祖宗在内的三位元婴期高人。

    而且,无渊岛吸取了百年前的教训,采取了先拔除外围据点,然后再围困黑山宗的办法,让黑山宗再也没有了转圜之地。据点被破,传送阵全部被摧毁,再被大阵困山,黑山宗又如何腾挪转移呢?

    甚至,怕是连逃跑都做不到。

    真吾剑宗和赵国修真界的参战,直接将这场三派混战上升到了齐赵二国大战的程度,只是千年以来真吾剑宗都一直是齐国五派之一,没想到却忽然背叛了齐国修真界。

    如果说之前只是南岾郡修真界大乱,如今却已经变成了整个齐国大乱,内忧外患,元婴期修士出手,已经是危机重重。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此时此刻,姜尘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相信魏双林临终前说的都是真的,黑山宗被众多魔道高手围困,还布下血海滔天大阵。

    他虽然没听过这个阵法,但说不定就是三个元婴期老鬼中的某人布出来的,肯定威力非凡。

    不过,姜尘依然打算偷偷回去看看,身为黑山宗弟子,他不会去白白送死,但也不能因为魏双林一句话就彻底不闻不问。

    青龙水府外的太玄水阵已经修复了大半,据玉灵犼所说,哪怕是遇到元婴期高手来袭,也是有来无回,毕竟是上古妖阵,除非来几个元婴期高手,否则是不可能破开的。

    太玄水阵具有妖阵的一贯特点,非常简单实用,入阵就是杀招,无穷尽一样的玄冰刃,威力奇大,稍不注意灵力不济就会被斩杀成渣,尤其是有玉灵犼这个阵灵坐镇,更是和高人坐镇指挥没有两样。

    姜尘将众多小妖们唤来,亲自吩咐。

    “本王不在的时候,一切听从李渔的吩咐,凡是我青龙水府兵将,一律不得外出。念在尔等追随本王之心至诚,特别准许你们进入青龙沉睡之地修炼,如果有外人硬要闯入,格杀勿论。”

    他也不客气,自己当这些小妖小怪的大王足够了,对这些虾兵蟹将就要霸道一点,不然自己不在,水府怕是要出大事。

    “大王放心,谁如果违背了大王的命令,我就吃了它!”

    李渔望着众多小妖们,恶狠狠地说道,非常简单粗暴的威胁。

    姜尘点点头,吩咐玉灵犼看好太玄水阵,守卫洞府,自己就悄然离开了水府,一路极尽小心,慢慢朝着黑山宗方向而去。

    一路上并不太平,短短几天时间,姜尘就遇到了至少三波敌人,躲过了一波,另外两波只能下手杀掉,幸好修为都不高,如果遇到筑基期的魔头,又会是一场亡命逃跑。

    在距离黑山宗还有数百里地的时候,姜尘再也不能冒险前进了。

    “这么多魔道高手……”

    姜尘小心翼翼地躲藏在泥土中,数十里外的天空中,十几道非常嚣张的魔焰正朝着黑山宗方向而去,其中好几人至少都有筑基期的修为。

    前面遇到的三波敌人,他也抓了几个活口,所讲的和魏双林说的基本一样,黑山宗此时确实陷入了重重围困之中,不但如此,无渊岛一方纠集的势力甚至强到能够分兵追杀黑山宗散落在外面的弟子,至少那三队魔头就捕杀了四个想要回山,发现情况不妙转身逃走的黑山宗弟子。

    “此番宗门陷入险地,我却无能为力,今日我姜尘发下毒誓,有朝一日必要找无渊岛算个干干净净。”

    姜尘目送那些魔修们离去,心头却是恨到极致,只是可惜自己如今不过炼气后期的修为,连筑基期修士都不算,整个齐赵二国的局面乱到如此地步,自己已经很难影响到大局了。

    “离家修炼十二载,也是时候回去看看双亲和弟弟了。”

    姜尘算了算自己出门寻仙问道的时日,十二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当年离家时姜文四岁,如今也是十六岁的成人了,以齐国的风俗,怕是连媳妇都娶了。

    对于修士来说,十二载不过是短短岁月,对于凡人来说,父母双亲步入中年,弟弟成年,世事已经改变了很多,自己再回去,怕是许多人也不认识自己了。

    尤其是如今南岾郡混乱无比,虽然河间村极为偏僻,但自己却不能大张旗鼓的回去,一旦传出风声,怕是家人迟早有大祸。

    所以,他打定主意,这一次只是回家看看,只要家人安好,留下一些东西就走,修仙问道,来日方长,总有时日再回来。

    想到就做,姜尘也不御气御剑,只是施展轻功在山野丛林间赶路,朝着远方的河间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