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回家

作品:《伐天记

    南岾郡虽然纵横数千里,但以姜尘如今炼气后期九层的修为,不过半日功夫就到了一座小城上空,凡人往来如织。[]

    这个位于大山深处的河间县城,并没有遭受到修真界战火的荼毒,实在是太偏僻了,不然当年陈老道也不会在河间县隐居数十年。

    “咦!”

    姜尘正要离开河间县城,却忽然落下遁光,这里是一个两进院子的后院,榕树下,一个七八岁的小儿正在摇头晃脑地念书。

    “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这首蚕妇,正是姜尘当年离家时留给弟弟姜文的,齐国重文,姜尘希望在将来这些诗文能帮他在文华场,功名场里走的更远一些。

    倒不是说齐国甚至太古神州就没有千古绝唱一类的诗歌,只是姜尘留下的这些地球诗词独具一格,别有一番风范,随便摘出来几首就足以让姜文名动天下。

    按照齐国的风俗,诗文才华突出者地位极高,除非是犯下叛国大罪,否则一般都是能以超然的身份立世,就算是朝代更迭,这些诗文满天下的文坛巨子不但享尽荣华富贵,还能开衙建府,牧守一方。

    “敢问小兄弟,你念的是什么诗呀?”

    姜尘走到童子面前,拱拱手问道,言辞间倒是有读书人风范,童子抬起头来,也没有怕生,合上手中的书,递给姜尘。说道:“蚕妇。是本县秀才姜文姜大才子的诗。”

    “姜文问西风集。”

    姜尘看着手中这本诗集。从头到尾翻看了一下,里面记录了二十三首诗,其中除了这首蚕妇以外,还有好几首自己留下的诗歌,但其他的却没有听过,随口吟来,也是有三分不凡,看来姜文这些年进步很大。

    姜文自小聪慧。喜好诗书,这么些年学有所成不但考了秀才,在诗词路上更是走的更远,除了姜尘留下的诗歌,自己也创作了不少,如今小有名气,连诗歌小札都出了,俨然有河间县诗词大家的风范。

    “姜秀才的诗果然不凡。多谢小兄弟释疑,你我也算有缘,这颗丹药就赠予你了。”

    姜尘留下了一粒聪慧丹。一种普通的辅助丹药,也不知是哪一次厮杀得来的。足足两瓶,对凡人开智有帮助。

    “仙,仙人……”

    童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姜尘御风而去,心中惊叹无比,姜尘自然是想不到今日的无心之举,在很多年以后成就了一位小说大家,专写神鬼志异类小说,姜文诗歌引来仙人下凡,树下问童子的故事更是传遍齐国以及周边数国的凡人社会,既被人用来宣扬姜文的诗词,也被人用作教导少年要勤读苦学。

    ……

    “十几年了,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姜尘离开河间县城,转眼工夫就到了河间村,神识一扫已经一切了然,整个村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村东头依然是一间书院,只是老秀才钱文山已经去世多年了,坟冢长草,就在书院后山,如今书院的老师不是别人,正是姜文。

    村西头依然是一座道观,那名主持姜尘自然认得,十几年前一位道观的小道士,如今也是三十岁左右的中年道人,很有些威严。道观的香火还不错,门口的路被马车碾压出了两道很深的车辙印。

    姜家原本的小房子还在,旁边却多出了一座三进的院子,当年姜尘留下了不少银子,别说建院子,就算是拿去疏通官场都足够了,陈老道也是修士,自然不缺金银。

    姜家宅院中,姜尘也看到了老父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倒是不差,刚才神识一扫,听到了不少人谈论,原来姜家已经不是当年的农民,现在是河间村最大的地主,姜家老人自然是地主员外了。

    姜尘父亲正在看书,母亲则在做些家务,一边教导一旁的一个小女孩做人道理。

    “……凡事多跟着你二哥学一些,不要什么事情都让我和你爹操心,翻年你就十岁了,你这毛躁脾气不改,到时候我看谁家敢要你……”

    “娘,我知道了,二哥总说我,你也总说我,哎呀,要是大哥没有离家出走该多好,大哥肯定不会经常说我。”

    “你连你大哥的面都没见过,你怎么知道你大哥会惯着你。”

    “二哥说的,二哥说大哥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哥。”

    “唉,也不知道尘儿在外面,到底过得怎么样,如今虽然世道太平,但终究是离家千里万里……”

    一旁的姜父放下手中的书,女儿和姜妈的谈论,让他也想起了十几年没见的儿子。

    “尘儿是有福气的人,他没回来自然有他的道理,我明日再去道观上上香,求老天爷保佑。”

    不多时,姜文也回家了,姜尘就这样一直用神识看着一切。

    “爹,娘,我回来了。”

    “书院就是辛苦,你看看你这满头大汗的。”

    姜妈有些心疼儿子,钱文山去世后,儿子就去接了教书的事,不为赚钱,只为教孩子们念书,当然,这期间倒也没耽误他考取县试秀才,著写诗词。

    “当今陛下昭告天下,因妖人为祸天下,恩科暂停三年,这三年我正好陪在爹娘身边,教书育人,著写诗词。”

    姜文笑着说道,眉宇间正气凛然,好一番文人才相,看的姜尘也不由暗道好一个才子。

    “县城徐员外家,可是托了好几次媒人来说媒了,你到底如何想的?听说那徐丫头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

    “爹,娘。孩儿一心想赴京赶考,求得一番功名。暂时不想谈儿女之情。当年大哥离家求道。我们都一起支持。如今我读书考科举,也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孩儿。”

    “好好好,暂不谈儿女之事,倒是你大哥,唉……”

    说着说着,姜妈就擦起眼泪来,言辞间全是牵挂,儿行千里母担忧。姜尘也不经意间落泪了。

    “姜瑜,你去外院玩耍,二哥和爹娘有事要谈。”

    “好吧,每次都避开我。”

    姜瑜嘟囔着嘴,跑到外院玩去了。

    姜文:“爹,娘,大哥这些年一直没有消息,我们是不是找人打听一下?”

    “不要去打听,该回来时,尘儿自然会回来。”

    姜父断然否掉了姜文的建议。

    听到这里。姜尘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原本他并不打算和亲人相见。只是偷偷看一眼就走,但如今却是再也忍不住。

    他没有御气飞行,而是独自一人从村口走了进去。

    “小伙子,你找谁?”

    “牛二叔,您不认得我了,我是姜家大儿姜尘。”

    “姜尘?姜尘回来了!”

    “姜尘?十几年没见你了,你总算是回来了。”

    “姜尘回来了……”

    村里的人一下就热闹了起来,乡里相邻的,多个人少个人都是大事,姜尘十几年没回家,如今重回故里,激动高兴的并不只是他,那些乡亲们也很高兴。

    姜尘就这样一路和人打招呼,一路来到了姜家大宅院前,叩响了大门。

    “来了来了,这位公子,你找谁?”

    一个憨厚的汉子打开了门,见到姜尘却是微微一愣。

    姜尘笑道:“我叫姜尘,乃是姜家大儿。”

    “姜尘?啊,你就是大少爷!”

    大汉闻言,却是大喜,上下打量了一番姜尘,顿时高声喊道:“老爷,夫人,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

    父母兄弟见面,自然是好不激动,看着哭成泪人的母亲,嗫嚅着偷偷擦泪的二弟,一口口啪嗒抽烟想说什么又拼命忍住的姜父,还有躲在爹娘脚后,不断偷看的姜瑜。

    姜妈看到儿子平平安安地站在那里,早就是个大人了,而且一身气质远远异于常人,一看就是过的很好,心里数千个日夜思念担忧,如今一起爆发出来。

    “哭什么哭,大好的日子,先进后院去,尘儿刚回家,先喝口家里的茶水。来人啊,准备午饭。”

    姜家马上就热闹了起来,家中仆役五人马上就开始杀鸡宰牛,准备做饭。

    整个一天,姜尘都没有和父母详谈,而是和家人一起吃饭,闲聊,拜访了村中几位老者,又接待了一些来访的乡邻,直到晚上才闲下来,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话。

    “如今天下不太平,修真界大乱,尘儿,你有什么打算?”

    姜父和姜母,姜文三人一起听姜尘把这些年的机遇简单提了一下,姜尘随手演示了一些法术,甚至是御风而起,隐身等等,并没有对父母亲人有什么隐瞒。

    见他修炼有成,父母兄弟自然是高兴的,用姜文的话说,这等于是为姜家立下了百年家族的基础。

    听到父亲的问话,姜尘说道:“如今修真界大乱,我原本打算回来见你们一面后就闭关,修为越高,将来也能在长生路上走的更远。”

    “尘儿,这么说你还是要走?要不留下来,娶妻生子也好。”

    姜妈不由劝道。

    “哼,妇道人家懂什么,尘儿,不要听你娘的。”

    姜父训斥道。

    “长生之路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一旦踏上这条寻仙问道的路,就很难回头了,我同样停留不下来。娶妻生子,光耀门楣的事情,就要靠二弟来完成了。”

    姜尘向母亲投去了一个歉然的神情。

    “也好,你就在家中好好休息几日,然后再走。”

    姜父也是心情大好,有些忐忑地说道。

    “正好有些事情要办,自然要在家中多待些时日,下次回家怕是要些年头了。”

    姜尘点点头,如今修为大进,自然要好好帮助下家人,处理好了家中的事情再走,哪怕是二三十年后再回来,也不会有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