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姜家根基

作品:《伐天记

    接下来的日子,姜尘哪里也没去,都在家中陪着父母双亲,他心里非常清楚,就算自己每天晚上都趁他们入睡时用灵力为他们梳理身体,还将灵药稀释后让他们服下,但终归是凡人之躯,无法修炼。【】

    父母如今三十多岁,即便寿辰过百,也不过六七十年光阴,对修炼者来说,修为越高,时间过得越快,一个小境界或许就要百年光阴才能度过,一次闭关,一次疗伤可能动辄就上百年。

    南岾郡虽然不大,一日可到,但如今修真界大乱,就算是单纯地躲避战火,迟早也是要远行的,那个时候再回来,也不知是多少年后了。

    “尘儿,要不娘给你说门亲事,你给姜家留下一丝血脉再走吧。”

    姜家后院中,姜父姜妈也没有出去做事,就在那里晒着太阳,喝着茶,和儿子唠嗑,眼看四五天过去,两老的身体是越来越好,但他们都担心儿子待不久了。

    石桌上摆着两个玉壶,一个透着淡淡的酒香,是稀释过的陈仙酿,姜父喝的。另外一个则是其他灵药,姜妈不能喝酒。

    两老口亲眼看到姜尘拿出那种灵气逼人的丹药,闻一下就觉得身体发轻,脚步更加有力。

    “娘,我如今修为尚低,全靠一身阳刚之气,如果早早成家,这口气不纯,修炼路上日后就要多不少麻烦。”

    姜尘摇摇头,生个小子而已,他也不是太抵触。但为了日后修炼更顺利。这个重任就只能交给姜文了。

    “我说孩他娘。你就不要勉强孩子了。山高水远,长生路长,哪里是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能想象的。”

    姜父手中拿着一本经书,正是姜尘给的长生经,虽然不能修炼成真,但长时间诵读却能身康体健,延年益寿。

    姜母的胸口也带着一串佛珠,那是一件驱邪法器。能护佑主人平安。

    这些小东西,姜尘这次带了不少,姜父都小心收好,严令保命不得外传。

    外院,五名家仆和三名族人正在练武,其中三人都是姜尘前日出去一趟后带回来的,不是抓,而是救。

    姜尘亲自出马,救回来的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好汉,这些人。包括那三名族人在内,他都一一下了神魂密咒。将控制玉符交给了姜父保管。

    听话顺从还好,他日如果有异心,就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这些人,他都授予了一些江湖上乘武功,又亲自洗髓灌顶,几日功夫已经功力大进,假以时日,就算是江湖顶尖高手来了,也别想走。

    “父亲,这些秘籍你收好,姜文不喜欢打打杀杀,所以我专门给他找了一本文修功法,这些东西,决计不可给外人,只能姜家嫡系子孙方可修炼。”

    趁着喝茶的功夫,姜尘拿出了七八本秘籍,其中一本文修功法更是南华派的一本中等功法,他也是从魔头身上得来的。其他几本功法中,最珍贵的一本足以修炼到筑基中期。

    “这些东西,你怎么不自己带在身上用?”

    姜父没有接,而是先问道。

    “我如今修为已经用不上了,父亲只管收下便是,传于后人,我若百年不归,家中子孙那么多,没有一点传家之宝,日后见了面,我岂不是在子孙面前丢进了叔祖辈的脸。”

    姜尘确实看不上这些东西了,但这些东西放出去,却是炼气中后期的修士都会眼馋的,所以他再次向姜父姜母二人强调,轻易不要将姜家是修士家族的事情外泄。

    “嗯,也好,这些东西我就为姜家儿孙们收着,日后但凡姜家子嗣出生,先用你给的石头测灵根,有灵根者就引导他修行,不愿意也就罢了。

    姜家祖训也一并立下,免得后人不听话,败了家。”

    姜父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包括重修祖训的事情,家族家规也会重新定下。这次,姜尘不但留下许多武功秘籍,暗中留下修真秘籍,还留下了万贯家财,足够姜家为百年家族打下基础了。

    让姜尘比较意外的是,姜文的修炼资质很差,如果将来能够领悟那本南华归尘经,也许还能步入文修之门,如果无法领悟,那最多让他延年益寿,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飘然出尘,也许能搏个诗仙一类的传世名头。

    但姜瑜的资质却很好,虽然是女儿家,练武天生有一些弱势,但修炼却丝毫问题都没有。姜尘不但耗费灵力将她任督二脉打通,在她身上耗费的心力也是最多的。

    “爹,娘,修真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姜文的资质很差,几乎不太可能修炼有成,倒是姜瑜,如果她修炼能够入门,你们日后不要干涉她,切不可催她成婚。”

    姜尘顿了顿,拿出一个储物袋说道:“对于修士来说,法侣财地四样东西都很重要,除了这些功法之外,这个储物袋中还有五百块灵石,珍贵无比,日后姜家非入门修士不可赐下,数量有限,当珍而重之。

    除此之外,这一个储物袋中装的都是一些法器,最好的一件是极品法器飞剑和五件符器,除非我姜家后人有人能筑基,否则这些东西都足够日后我姜家高人使用。”

    除了典籍,灵石,法器外,姜尘接着留下了丹药和符箓,都是一些他用不上的东西了,但对于姜家人来说却是非常珍贵的。

    比如那几十瓶丹药,什么样的都有,归元丹,回春丹,凝气丹,解毒丹等等,都是一些他之前顺手炼制的,如今已经用不上了。

    这些丹药,别说修士有用,凡人也有用。

    “这些丹药都是一些疗伤救命的,修士服用一粒,凡人服用半粒。只要没死都能医活。只是同样的问题。除非我再次归来。补充了这些丹药,否则不管是赐予族人,还是拿去交换,都要珍重,一是财务露白,二是用一粒就少一粒。”

    姜尘很慎重地说道,这些东西他给家人,丝毫不心疼。反而觉得给的太少了,换一个修士,自己修炼有成全家不饿,哪管世俗家人死活。

    “尘儿,你把这些东西都给了家族,你自己真的用不上吗?你多带一些在身上,家中以你为重,你日后回家,姜家都指望得上,不急在一时的。”

    “你娘说的不错。姜家有你这个修士,我们不会到处张扬。反而会低调行事,只要十年百年后,不愁姜家家族不兴旺。”

    姜父性格素来稳重,听姜尘反复告诫,自然更加小心翼翼,东西都在他手中,怎么会轻易给人,他虽然无法修炼,但姜尘却以秘法制符,只需持有玉符就能打开这些被他用自己灵力封印的宝物。

    “修真界的残酷,远非常人所能想象,我姜家近些年应该无事,但一旦有修士出世,定然引来他们目光。

    父亲,这些年不如将姜家作为一个武林世家对外,这样一来,再有矛盾上门,也都是一些武林中的手段,只需得数十年过后,等闲修士已经威胁不到我姜家了。不过……”

    姜尘叹了一声,还是拿出了压箱底的宝物:“我偶然得一阵,名为赶山阵,此阵如果布置在山林之地,威力很大,等闲修士来了,也是出不去,只需要轮流攻击,耗掉其一身灵力就能随意宰杀。

    我以秘法制出玉符一块,到时候危难之际,只需抛出阵旗和玉符就能布阵。”

    其他的宝物,都无法做到保护家族,唯独这赶山阵却是能够庇佑家族,等闲炼气修士来了,不是被困住就是被惊退。

    至于阵法炼丹一类的寻常秘籍,姜尘也留下了一些,日后姜家如果有这方面天赋的子嗣后人,自然用的上。

    “好,我都会一一收好,日后有优秀的子弟,我便赐下。”

    姜父不会修炼,但胜在有识人之明,为人稳重。

    “嗯,那些玉牌也要收好。”

    “老父记下了。”

    姜尘讲的玉牌是专门拿来控制那些家仆和族人武士的,他用了两天时间,将数十道神识炼入玉牌中,足以用来控制将来的族中高手,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安全,否则家族大了,勾心斗角,家仆为祸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尘儿,你这般小心翼翼,怕是要走了吧?”

    姜妈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我修为已到瓶颈,必须尽快找一处灵气充足的洞府闭关修炼,也许这一次就需要数十年时间。

    此番交代好家中之事,明日便出行。”

    姜尘也没有欺瞒,他确实准备这次解决了家中的事情后,就回青龙水府闭关修炼,不筑基不出山。

    目前的齐国修真界太危险了,别说筑基期修士,就怕是结丹期修士都不安全,躲起来突破是上佳选择。

    第二日清晨,姜家前院,姜尘先是摸了摸小妹的头,随即转向双亲和弟弟。

    “爹,娘,二弟,三妹,大哥今天就走了,日后须得好生伺候双亲,其他事情我尽皆安排好了。”

    姜尘神情淡然地说道,心中却是颇为不舍。

    “放心吧,大哥。”

    姜文也没有多说,大哥留下了什么,他还是知道的,有了这些东西,还有钱财,姜家只要有数十年或者百年时间,不愁不崛起,隐于世,详尽世间荣华富贵。

    “大哥,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姜瑜有些不舍,虽然只是短短几日,但这个素未谋面的大哥却对自己极好,居然还将成为神仙的方法教给了自己。

    “爹娘在世,我自当早回,放心吧。”

    姜尘安慰道,随即整个人慢慢地变成虚影,消散在空气中。

    “爹娘,孩儿去也,切勿牵挂。”

    “此去山高水远,我儿保重。”

    姜父姜妈早已是两眼泪汪,姜文和姜瑜也是抱头痛哭,姜尘在空中看到这一切,只有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