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境界圆满

作品:《伐天记

    姜尘辞别了家人,并没有急着离去,就在村外的一座山巅布了一个迷阵,就地挖了一个小洞府修炼起来,他还是不放心刚刚起步的姜家。()

    一边闭关静悟,感悟境界,一边分出一丝神识关注着姜家的事情,实在是太近了,就算姜家一根针掉在地上,他都能及时察觉,不过,这一丝神识是不会警惕这样的小事的。

    在姜尘父母弟妹看来,这个一心寻仙问道的大哥,实在是给了家族太多太多的东西了。

    姜尘走后,整个姜家就愈发兴旺起来。

    姜文是读书人,虽然不到二十岁,但已经能够抛头露面,为家族的事情奔走了。

    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辞去了书院教席一职,宣布姜家将出钱修建一间姜氏书院,凡是姜氏宗族的子嗣,一概免费入读,还会提供三餐,延请名师。

    随后,姜父从河间村姜氏老族长手中正式接过了姜家族长之职位,宣布除了开办书院外,还会正式编纂族谱,大修祠堂,招募工人。

    河间村九成的人都是姜姓,原本就是一脉,如今姜父出钱出力为族里办事,自然无人不响应,仅仅是几天功夫,靠山的一大片山水之地就开工建造姜府,一道城墙也在河间村外开始修筑,范围很大,足以住下数万人,对县里则是捏造了一个防备贼寇的名义。

    县里原本还不愿意答应,但当县令本人都差点被贼寇劫走以后,总算是开口了。齐国各地财主大户们修建村镇城防的事情很多。倒也不算稀奇。

    转眼。时间就过去了半年,一座占地很大,囊括了原本姜家老宅的大宅门就建好了,姜家整个家族上千口,姜家内府中不出四代的嫡系族人足足上百人,一个家族总算是有了雏形。

    每日里,姜家内府的广场上都有子弟排列整齐,练武练功。好不热闹。

    姜文坐镇指挥,将文人的本分发挥到了极致,钱财由他调度,分工由他把关,再由本家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做了管家,一切都井井有条。

    “大哥一去半年,也不知道如何了,如果见到姜家如今模样,应该也会欣慰。”

    姜文拿着长生经,这半年来不停翻阅。只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仙家的东西果然非同凡响。再加上按照姜尘吩咐,每隔两月服下的丹药,整个人半年时间内就已经脱胎换骨。

    站在阁楼窗前,望着远处广场上数十名年轻族人练武的场景,他都生怕这一切是做梦。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大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大哥没有忘情忘亲。”

    姜文不由想起大哥姜尘送给家族的大礼,黄金万两,白银十数万两,其他的凡尘宝物无数,如果不是为了低调行事,姜家马上就能成为河间县最顶尖的豪富之一。

    但如今,姜家的一切表现,就算是在县城的大户们看来,也不过是一位土财主为了光大宗族,为了坐稳族长的位子,拿出了一些钱财大兴土木,所费看起来不过千两银钱的光景。

    这些钱财还是其次,大哥临走前救回的那些武林高手,如今都铁了心跟随姜家,如果不是大哥,这些人早就死了,甚至连他们的家人都可能死的一干二净,武林上的做法,动辄就是灭门大祸,如今不但一家子到了河间村,自己还能学到武林中的高深武艺,有些甚至是不传之秘,听都没听过,但姜家却能拿出来。

    姜文正沉思间,敲门声响了起来,听声音却是负责族中武学的总教官,姓李,叫李阐宗。

    此人修为极高,据大哥讲已经到了先天境界,一旦突破先天,就能进入修真的范畴。此人当日被兄弟和小妾出卖,遭到三名先天高手的围攻,如果不是大哥,早就被杀的干干净净,如今倒好,他和最疼爱的独女都逃了一命,在河间村隐居起来。

    “进来!”

    姜文调整了神情,这些御下之道他还是懂的,大哥也专门提醒过。

    “阐宗见过少家主。”

    李阐宗走进小楼,看着眼前这个文弱的少主,心中却是丝毫不敢有所不敬,虽然在姜家待了半年,但对姜家依然是感觉如同迷雾中的山水一般看不清。

    他现在都还清晰记得,当然自己走投无路,和女儿一起就要身死做鬼时,一个男子从天而降,堪称无敌的三个先天高手,甚至是自己,连动都动不了,那人只是一声冷哼,三个先天期的高手就化成了粉尘,直接被风吹散。

    少家主就算是再文弱,那又如何?只要姜家背后的这个仙人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经历过生死之后,他格外珍惜在姜家的生活,别说他自己,就连女儿都小心翼翼的,再也不提以前如何风光,只是安心在姜家做奴仆。

    姜家那位背后高人,当时只说了一句话,他至今都清清楚楚的记得。

    “作为先天高手,你至少有百年寿命,如果你在姜家待够一百年,百年后,不论如何,我让你踏破先天,步入仙道。”

    就是这一个原本完全不用许下的承诺,让李阐宗心服口服,哪怕是做牛做马都没有半点怨言。

    他还记得,恩人带着自己和女儿,御气飞行,犹如神仙下凡一样,他才最终确认恩人就是传说中的修仙者。

    有传说中的修仙者在背后,姜家又如此低调行事,蛰伏这偏僻至极的山林之地,日后想不兴旺都不可能。

    “少家主,三个月一次的考核,结果已经出来了。前三甲中,内府二人,外宗一人,请少家主示下。”

    李阐宗恭敬地说道。

    姜文点点头,将袖中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玉瓶拿出来,说道:“带他们进来吧。”

    “是,少家主。”

    不多时,三个少年就小心翼翼,连头都不敢抬地跟了进来,看着平日威严无比的族中武术总教头在少族长面前毕恭毕敬,三人也跟着行礼。

    “拜见少族长。”

    姜文:“不错,能够在百人中位列三甲,可见你们平日没有懈怠。我姜家虽然避居山林,但对族中子弟的成长从来都非常重视,这是三粒洗髓丹,你三人各服用一粒,另外每月例钱十两。”

    “谢少族长赏,吾等生为姜家族人,必将以族为重,不惜死战。”

    三人看着桌上的洗髓丹,连呼吸都重了,身为练武之人,他们怎么会不知道洗髓丹,上一次的三名获胜者,靠着洗髓丹,武艺大进,早就是家族中的精锐弟子了。

    姜文点点头,说道:“家族不需要你们时刻死战报效,你们好好成长,家族强大了,大家都是受益者。”

    他却是记得大哥的话,族中弟子是千年根基,好生培养,姜家不需要像别的家族一样,哄骗自己的族人去送死。

    三人当场服下,对家族的忠诚度几乎到了最高程度,能练武,有奇药,还有例钱,这样的家族到哪里去找?

    这些农民出生的子弟,都格外珍惜这一切,心中更是下定决心要为家族尽忠。

    姜文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自己继续看书,妹妹已经感应到大哥所说的灵气了,自己资质太差,迟迟无法感受到那种灵气,看来还要多加努力才行。

    时间一晃就是五年过去。

    “五年弹指一挥间,我也该离开了。”

    姜尘枯坐洞中,整个人身上都被尘垢铺满,睁开眼来,尘垢尽去。

    这五年,他没有动用任何灵力,就这样枯坐洞中,每日里看日出日落,看姜家上下千口,看父母亲人的生活点滴,居然不知不觉中将筑基期的境界一并悟透。

    如今的他,早非五年前可比,修为虽然还没有到炼气后期大成,但距离也不远,最关键的是筑基期的境界已经突破了,原本以为会很难,没想到留下来照看家族五年,旁观护卫家族,却不知不觉间境界突破了。

    这五年间,姜家除了一开始大兴土木外,就再也没有对外发展过,除非是别人惹上门来,姜家一概不招惹。

    河间县方圆千里的武林中,开始流传着一个说法,河间村姜家是新晋的武林世家,神秘无比,从不与外联络,但凡是惹上门去的武林人士,下到贼寇山匪,上到成名已久的高手,普通仇怨的打走,惹上事的,直接击败后,废除武功,也不杀你,绑了丢官府门口。

    有的人成名已久,早就是一方高手,却身败名裂,在官府门口被贩夫走卒唾弃。

    传闻中甚至有先天高手去闯,结果还是被废掉武功,扔官府门口的大街上,自此,方圆千里,都把河间村姜家当做了武林世家,不再轻易招惹,武林事务和姜家无关,姜家也从不去争权夺利,抢占地盘,仿佛不存在一般。

    河间村实在是太偏僻了,姜家也丝毫不争不夺,渐渐的,这里反而又被人遗忘了,连武林人士都山贼匪盗都失去了兴趣,这里再次寂静下来。

    五年时间,姜尘总算是能够安心离去,姜家低调隐世,发展家族,只需百年时间,就能开枝散叶。

    倒不是他姜尘想如何,他只是想为姜家做点事情,让老父老母,让兄弟妹妹能够心中有所牵挂,不至于自己远行,让他们孤苦一生。

    “他日归来,必要我姜家扬眉吐气。”

    姜尘最后看了一眼云雾中的河间村,冲天离去,是时候回青龙水府去筑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