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闭关十年

作品:《伐天记

    离家之后,姜尘一路往北,眼看就要到青龙水府,三道御剑的遁光从前方忽然冲天而起,迎面而来,已经无法避让了。

    三道剑光在姜尘面前停下来,成品字形拦住他,看穿着打扮是真吾剑宗的弟子,为首一人修为颇高,已经到了炼气后期巅峰,另外二人都是炼气二期,相对于只有炼气后期的姜尘来说,看起来优势很大。

    “嘿嘿,又遇到一头肥羊。”

    三人中一个猥琐的青年剑修已经是摩拳擦掌,神情猥亵地望着姜尘:“收完了孝敬,还能顺带玩一玩。”

    “看来三位这是要劫财了。”

    姜尘冷声道,不和他们废话。

    “看你这样子,怕是黑山宗的弟子吧,让我们先检查一番。如果反抗,格杀勿论。”

    为首那名剑修,面色不善地说道,他们三人小组确实是出来搜捕黑山宗弟子的,但顺路干了好几票了,不但劫财还劫色,收获颇丰。

    “黑山宗弟子?黑山宗可是齐国五派之一,你们居然敢对黑山宗弟子下手。”

    姜尘故作惊诧道,他在河间村待了五年时间,已经不知道外面修真界是什么情况了,有意套几句话。

    “哈哈哈哈,两年前黑山宗就被攻破,现在搜捕的就是你们这些余孽。”

    猥琐剑修张扬地笑道,在他看来这小子不是黑山宗的余孽,就是齐国修士联盟的人,飞剑祭出就准备动手。

    “你们凭什么冤枉好人?我如果不是黑山宗弟子。岂不是受了天大的冤枉。”

    姜尘怒道。心中是着实起了杀机。这三人不分青红皂白,杀之有理。

    “如今齐赵两国厮杀的正酣,凡是我赵国修士联盟的人身上都有特殊标记,你没有标记,不是黑山宗的余孽,就是齐国修士联盟的人了。”

    为首的剑修显然不想继续和姜尘说下去,手一挥,三人就御起飞剑杀了过来。三打一,在他们看来,这小子或许一个眨眼间就会被杀死吧。

    “哼!”

    姜尘冷哼一声,身形不动,等飞剑即将临体时,忽然化成一道血光,躲过飞剑,从三人身上依次穿过。

    噗通两声,两个修为较低的剑修,包括那个猥琐青年都跌落下去。临死之际睁大双眼,似乎不敢相信。

    修为最高的那一位。虽然没死却闷哼一声,怒斥道:“化血神功,你果然是黑山宗余孽。”

    这厮抬手就想放出信符招集人手,姜尘哪里会让他如愿,一道血光紧紧追着他,让他放不开手脚。

    “我是真吾剑宗剑王乌行烈一脉,你若杀我,他日必有奇祸。”

    为首这个剑修虽然修为高,甚至压过姜尘一头,但奈何姜尘已经悟透筑基这个关卡的境界,神通更加强大,化血神功施展出来更是犹如附骨之疽,逃也逃不掉,躲也躲不了。

    “我若不杀你,同样有奇祸,不如劳烦你先上路。”

    小半柱香后,剑修的灵力护罩终于彻底破碎,护身法器也全部破碎,一道血光穿体而过,噗通一声落下去一具尸体,姜尘收了储物袋,甩手丢出一道火浪将尸体烧了个干干净净。

    “这些家伙也杀了不少人,其中有些根本就是我黑山宗的制式法器。”

    姜尘数了数,总共收了十几个储物袋子,其中有几个是灵药袋子,粗略数了数,各类飞剑法器七八十件,其中几把飞剑还不错,几件符器,普通的灵药无数。

    这些东西姜尘自己用不上了,但却另有用途。

    此地离青龙山脉不过五百余里,姜尘也不再遁光而行,而是在山林间小心地疾行,一个时辰后就回到了青龙水府。

    如今黑山宗被攻破,宗门长老和弟子们死的死散的散,姜尘虽然心中悲戚,但却别无他法,修真界的弱肉强食体现得淋漓尽致。

    对于姜家,他也暂时没有了特别放不下的东西,放眼整个齐国,大小城池数十万计,太古神州人口极其众多,南域十三国这样的偏僻之地也不缺人口,实在是地域太辽阔了。

    说不得十几年过去,姜家这一族就会收拢四方人口,发展成为一座城市。

    青龙湖依然波澜不惊,只有一层层微浪,深不见底,难怪外界会叫这里困龙渊。

    微波细浪间,姜尘看到了两队虾兵鱼将正在警戒,露出身形来,小妖们顿时钻出了水面。

    “大王,是大王回来了!”

    五年未归,但对于妖怪们来说,五年时间或许就是一觉睡的长了一点。对于修士来说,五年也是个很短暂的时间,姜尘就花了五年陪护亲人,守护刚刚起步的姜氏家族。

    十几个小妖高兴地涌过来,排队欢迎大王归来。

    “尔等留守水府,也算是辛苦了。本王此次回来,带了一些法器和丹药。”

    “喔,大王,大王……”

    小妖们一听居然还能分法器和丹药,顿时欣喜若狂,分开水路,簇拥着姜尘就回水府去了,半路上,李渔更是率领所有的虾兵蟹将鱼怪们前来迎接,就连阵灵玉灵犼也来了,猴子也跳了出来翻身上马,它也有五年没骑玉灵犼了。

    回到洞府,姜尘将大大堆的法器和丹药放在面前,让李渔禀报众妖们的表现,按功劳赏赐。

    功劳最大的自然是分到了上品飞剑和中品补天丹,对于一般修士来说都是很珍贵的东西了,姜尘也没有吝啬。

    妖怪虽然体内是妖力,但也是灵力的一种,稍加祭炼是可以使用人族修士炼制的法器法宝的。

    “哈哈哈哈,看我的九环刀。”

    一名鲤鱼精高兴地舞弄着一把大刀,三年前他当值时曾经发现了两个前来打探青龙湖虚实的妖修。结果李渔带队。几百个虾兵蟹将一拥而上。把这两个炼气后期大成的妖修抓了个正着,现在都还关在水牢中。

    不少立了功劳,或者修为大进的妖怪都分到了法器或者丹药,喜滋滋的,没什么功劳,修为又低的也乐得不行,因为它们两三人,三四人也能一起分到一件法器或者丹药。

    “大王。小的们修为低,还是很容易满足的。”

    李渔把玩着手里一颗上品的水珠法器,还有一瓶丹药,心里也美滋滋的,这个大王挺大方的,不止自己,许多立功的小妖都得到了赏赐,不枉费大家看了五年家。

    “只要大家好好的看着水府,好好修炼,日后还有其他赏赐。”

    姜尘点点头。站起身来朗声道,下面自然又是一阵欢呼和跪拜声。

    这些小妖们实在是太穷了。南域十三国资源极为匮乏,连常见的天音石这种妖兽开灵智的灵石都没有,在不能化成人形前只能算妖兽,而眼前这些小妖怪们,修为低,又早早开了灵智,自然是一穷二白,不少小妖手中提着的都是普通铁刀枪,有的还拿着一截铁包裹的玄冰刀刃,总之是简陋无比。

    如今不但有人分到了上品法器和丹药,其他的小妖,人功用一件法器也是喜欢得紧。

    毕竟姜尘没指望靠它们去打仗,至少现在没有这个打算。

    水府中留下的妖修功法,也最多能够修到筑基期,而要到这个阶段,眼前这些资质平平的妖怪,就算是里面的杰出者,至少也要上百年后才能有望达到。

    挥退了小妖们,姜尘把李渔留下,详细问了这几年水府的情况。

    李渔也老老实实的一一道来,别看他达到了筑基期,实际上不但胆小,而且更是一穷二白,手头稍微宽裕点,也只是相对小妖们来说。

    原来这五年来,李渔倒是一直没有外出,都在青龙湖内湖中修炼,也就是青龙古尸旁,吸收内湖的天地灵气以及青龙死后化出的强大妖气。

    这几年间,除了有两次妖族路过,想来探查一下水府外,倒是平安无事,李渔也外出过两次,打探情况。

    黑山宗确实被灭了,三位元婴期高手动用古宝击碎了护山大阵,古法宝的威力实在太大了,即便黑山宗同样也有元婴期老祖出山,也无法扭转局面。

    不过,李渔倒是打探到当时的情况,说是黑山宗元婴期老祖大显神威,一身化血神功施展出来,就连元婴期的高手都难以阻挡,硬是凭借一己之力,和传承长老们一起,联手攻破了魔修们的拦阻,四散而去。

    那一仗倒是打的昏天暗地,黑山宗固然死伤惨重,但还是有大量的核心弟子和长老,传承长老,包括那位元婴期老祖都杀出了重围,并且带走了一些黑山宗的镇山之宝,其中就有化血神功,赵国修真联盟大肆搜捕黑山宗弟子,为的就是查到这门神通的传承下落。

    总的来说,黑山宗大败,但据传不少黑山宗的高手加入了齐国修士联盟一方,准备和赵国修士联盟死战。

    “唉,我的修为还是太低了,无法在这样的大局面中起到作用。”

    姜尘不禁叹道,就算这次突破了筑基期,在这种联盟大战上,依然是炮灰,甚至可能出场就死。

    黑山宗对他有恩,这个仇迟早要找赵国的人报,但不是现在,他不会白白去送死。

    “大王,你修行时日太短,不然以你的资质,日后就算元婴期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来日方长。

    黑山宗的高手投奔齐国修真联盟,但大多数弟子却被带走了,想来是找一处地方养精蓄锐,只要化血神功传承还在,有朝一日必定会东山再起了。”

    李渔低声劝道,他也是活了一百多年的妖怪,知晓人族修士对自己的宗门传承看得很重。

    姜尘点点头,吩咐道:“嗯,下令关闭水府,开启阵法,青龙水府上下,闭关十年。”

    -------

    竹鱼:抱歉,最近几天搬家,没宽带,离网吧太远,个人又遇到点事情,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