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筑基

作品:《伐天记

    时光悠悠,转眼已经数年过去,困龙渊青龙湖上,小妖们在波浪间时隐时现,小心地戒备着。

    “队长,这都四年了,大王怎么还没有出关呢?”

    举着大螯的蟹兵,挥舞着手中的长枪,贼眉鼠眼地问一旁的虾队长。

    虾队长躺在波浪上,百无聊赖地晒着太阳,拨弄着水里的小鱼和漂浮的水藻,一脸羡慕地说道:“大王闭关冲击筑基,哪有那么快出关?”

    “筑基期?可是李渔将军也是筑基期,大王还没有将军厉害啊?”

    蟹兵不解地问道。

    “你懂什么!大王身负数门神通,战力惊人,岂是寻常修士能比,别说李渔将军,传闻当日青龙山大战就有筑基期修士被大王斩杀,那时候大王不过炼气八层。”

    虾队长一脸憧憬地说道。

    “我要是能学会一门神通就好了。”

    蟹兵两眼冒光,作为一个小蟹兵,他也是有野望的。

    “难,难,难。南域十三国,妖族早就没落了,别说妖族神通失传,就连原本很常见的天音石也几乎消失的无影无踪。

    听老辈讲,以往我们妖族都是智慧早开的,一些厉害妖族在繁育后代前会使用一种叫种妖石的宝贝,让后代生下来就开智慧,再不济也有天音石,能早早的点化我们妖族。

    至于神通,妖族神通也是很厉害的。”

    虾队长如今只想做好自己的差事,什么妖族的荣光,妖族的神通距离他太遥远太遥远了。活了两百年的他。修为也就相当于炼气五六层。早就没了什么雄心壮志。

    蟹兵却是依然不放弃梦想,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再看看虾队长手中的那把飞剑,羡慕地说道:“都说大王厉害,有门道,前几年给大家带回来那么多宝贝兵器和丹药,说不定下次就带回来几门厉害的妖族神通供我们修炼。

    队长,到时候说不定我们都能学到这些神通。”

    “哈哈哈。你小子啊,那就好好干吧,就算是大王有了妖族神通,也不会白白给你不是,先当好差,大王日后如果走运得到了妖族神通,说不定真会赐下。”

    虾队长说着说着,也觉得这事不是不可能,大王身负一门化血神通和另外一门不知名的神通,说不定哪天就又找到几门妖族神通。当手下的表现好了,自然会有奖励。

    虾兵蟹将们在议论大王的闭关。李渔心里面也在惦记着这个事情。

    青龙湖外湖水底,以前黑龙修筑了大片的宫殿群,李渔所住的正好是将军殿。

    “大王闭关四年,居然还没有突破,看来筑基的难度,不论对妖族修士还是人族修士,都是一样难。”

    李渔正在和龟丞相讨论水府的日常事宜,不禁又想到了闭关的大王。

    龟丞相:“人族修士的身体条件不如我们妖族,筑基的时候往往比我们还难一些。不过越是往后,我们修炼的速度就越不如人族修士,筑基期以后,往往是人族修士越强大了。

    大王闭关四载,怕是还不够。”

    “嗯,龟丞相,水府的日常事务,大王吩咐由你主持,遇到外敌入侵时再有我做主。

    我平时修炼的时候也比较多,往往在内湖中一次闭关就是一年半载,你要多加小心,不要让敌人惊扰了大王的闭关。”

    李渔再次提醒道。

    “将军放心,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在玉灵犼大人的吩咐下,用万年玄冰修复太玄水阵,虽然不能彻底修复,但却能增强它的攻击力量。就算是筑基期的修士闯入,也会死无葬身之地。金丹期的修士,也只能知难而退。”

    龟丞相深知太玄水阵的威力,这上古妖阵如今虽然残缺不全,但毕竟是上古妖阵,别说黑龙,当年青龙大人都赞许有加,这可是有典籍记载的。

    李渔点点头,他虽然每日在青龙湖内湖中闭关,吸收里面充裕无比的妖气和灵力,但实际上整个人都非常小心。

    大王在地底的灵脉旁边闭关,冲击筑基期,作为下属,他自然害怕出现意外,虽然暂时修为比大王高,但实际战力却不如大王,更别说大王突破后,那就更加不是对手了。

    而此时,姜尘在地下灵脉边闭关,正在一次次尝试突破筑基期。

    “还是差一点!”

    灵脉边上,一阵阵汇聚成风暴一般的灵气被姜尘从远处矿脉中吸了过来,围绕身体形成一个小小的灵气风眼。

    四年来,姜尘曾经有两次机会差一点点就能突破到筑基期,但最终擦肩而过。

    借助青龙湖地底的这条灵石矿脉数千年来封闭积累的强大灵气,姜尘不需要借助任何丹药,也不需要像别的修士那样苦修十年二十年才筑基。

    自踏入修真界以来,姜尘总共也不过修炼了二十来年,实际年龄也过三十岁了,但看起来依然是翩翩青年。

    据他所知,黑山宗近百年来筑基成功的长老,最少的也修炼了七八十年来,二十年左右就能筑基,不得不说是百年难遇的天才,放眼齐国也只有天仑山百年内出过这样的天才。

    如今齐国修真界乱成一片,强势崛起的赵国修真联盟到处拉拢盟友,甚至有横扫南域十三国的架势,天仑山也终于挺身而出,表现出了绝强的力量,以之为首组建的齐国修真联盟也和赵国修士联盟正式拉开了旷日长久的大战。

    姜尘如今体内的灵气,几乎到了饱和的地步,张嘴呼吸间灵气如潮出入,全身毛孔都在喷吐灵气,丹田中也早就被灵液充满了。

    炼气期的修士,丹田如湖,波澜不惊,灵液就是那丹田湖水。

    筑基期的修士,关键在于形成丹液,丹液是修士日积月累炼出的本命丹液,如果有一天丹液能凝成鸽子蛋一样的金丹,那就是金丹期修士了。

    姜尘内视丹田时,已经能看到丹田中有一丝丝异物在时而形成,时而化解开来,这就是形成丹液的前兆。

    “看来只有依靠不断地吸纳吞吐,方能筑基有成。”

    此次筑基,他一没有经过数十年的苦修,二没有准备强大的丹药,比如筑基丹一类的珍稀丹药,倒是这地下灵脉是一大助力。

    苦思良久,姜尘得下的结论依然是靠着灵脉充足的灵气,不断地冲击筑基期这个关卡。

    关于如何筑基,如何提高筑基的把握,不管是黑水真法,还是陈老道给的那本炼气篇上面,都有非常多的介绍,并且记录了不少筑基的经验教训。

    所以,姜尘并不急,如今外面的修真界打的天花乱坠,困龙渊倒是安宁无比,正是最佳的闭关筑基时期。

    时间再次一天天过去,一个月,半年,一年……

    转眼,六年时间就过去了。

    在这六年时间中,姜尘让自己陷入了一种深度修炼的状态,除非有敌人打上门来,否则他是不会从这种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的。

    这六年时间,他整个人变得无欲无求,和前面的四年时间刻意追求筑基不同,这六年时间他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刻意吸纳灵气,就如同一块石头。

    有时候,他仿佛回到了地球,看到了自己的弟弟,自己答应他要作为家长去见他女友的家人,仿佛遇到了那些与恩怨情仇相关的故人,仿佛遇到了前女友,仿佛遇到了恩师,仿佛见到了早就逝去的地球双亲。

    有时候,他又仿佛回到了河间村,不管是幼时的几年生活还是后面五年的守护,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河间村的点点滴滴,姜文的调皮和成长,姜瑜的活泼和伶俐,父母的淳朴和憨厚,乡邻族人的纯善,想到了太多太多。

    忽有一日,整个地下灵脉深渊中,仿佛刮起了一阵大风,一股灵潮向姜尘疯狂袭来,仿佛要将他吞噬了一般。

    “敕!”

    然而,正在此时,姜尘忽然睁开眼来,念动真言,大喝一声,只见灵气如龙,全部被他吸入了腹中。

    随后,整个人爆发出一团精芒,尤其是丹田中,一阵剧烈的动荡后,犹如开天辟地一般,终于凝出了一团混浊的丹液。

    “十年苦修,总算是筑基有成。”

    姜尘长叹一声,这二十多年来,他日思夜想为的就是筑基,如今真正筑基了,反而觉得念头通达,看待问道长生这条路也没有以前那么肤浅了。

    筑基有成,实力暴增,寿命也极大地延长,如果不遭遇天灾人祸,平平安安活个两三百岁没有任何问题。

    姜尘并没有急着出关,而是继续盘膝而坐,这十年精修,整个人简直是在灵气海洋中沉沉浮浮,十年苦修甚至将境界修到了很高的地步,虽然还没有超出筑基前期的范畴,但距离中期并不太远。

    转眼,又是一年时间过去,这一年时间,姜尘除了吸纳海量的灵气,凭借十年之功,让自己的修为相比起那些刚刚进入筑基期的修士来说,至少超出十年的修为。

    还顺带将身上的两件法宝祭炼了一番。

    说起来两件都是在青龙山据点阵前,从庞姓魔修身上得来的,一件是下品法宝火龙罩,一件是上品法宝归元锏,没想到放了这么些年,总算是能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