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仇家

作品:《伐天记

    “咚咚咚……”

    青龙水府,水府后山的大鼓被人敲响了,这面已经数十年没有响过的大鼓,把所有的虾兵蟹将水族们都吓了一跳。

    不多时,宫殿前方的广场上就站了六百多号兵卒,几个小妖头目站在前面,再前面一些是龟丞相和李渔。

    一道遁光从地底封禁中射出来,落在广场上的宝座前,修身而立,正是刚刚筑基出关的姜尘。

    “恭贺大王筑基。大王万寿无疆!”

    包括龟丞相和李渔在内,所有的虾兵蟹将都跪伏在地,行大礼参拜。

    水府主人踏入筑基期,这确实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尤其是李渔,本身就是筑基期,此时却看不太透姜尘的修为。

    照说李渔身为妖族修士,修行时间很长,但真正踏入筑基期其实不过十余年,如今看不透大王的修为,他心中其实很清楚,这说明大王的修为比自己高。

    十五年前,大王不过是炼气期就能打的他抬不起头来,第一次在太玄水阵中就败给了大王,后来二人又公平切磋了一次,李渔依然落败。

    那时候,李渔很清楚,自己是败给了化血神功这门极其无耻的神通,大王在炼气期就将这门神通修的炉火纯青,如今筑基有成,怕是威力更强。

    而且,大王还有一门从不轻易施展的神通,曾经演示过一次,只是睁开了眉心天眼就让他感觉到心惊肉跳,却是不知道是什么神通。

    李渔性格懦弱,是典型的贪生怕死的妖族修士。只想着占着一个好地方。好好修行。靠妖兽动辄千年,甚至万年的寿命,只要不出去乱跑,是很可能修炼有成的。

    在这一点上,李渔自认为自己是很聪明,当面顺从黑龙王,如今拜服姜尘,都是正确的选择。

    十五年前。大王的两门神通让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如今大王也是筑基修士的,更谈不上反抗,他也只是想在这里好好修炼,也许龟丞相还在意一些权力,但他却只想好好修炼,早日妖丹大成,形成金丹。

    “此次本王筑基有成,修为大进,尔等守卫水府有功有劳。这些灵石就赏赐给你们了,接下来。还会论功行赏。

    另外,自即日起,水府大宴三天,尔等醉个痛快吧。”

    姜尘言简意赅地说道,手一挥,一大片灵石如同下雨一般落到每个虾兵蟹将的面前,每人十块,头领一百块,龟丞相和李渔二人各一千块灵石。

    另外有五百块灵石则是给李渔和龟丞相二人,用来对下面的小怪们论功行赏的。

    “谢大王赏,大王万寿无疆。”

    虾兵蟹将们自然是高兴到了极致,平日里水府就那么大,方圆不过二三十里地,看起来大,对修士来说却很小了,掉一根针都能被人拣走,哪里去弄宝贝?

    偶尔青龙湖外湖中倒是会有些宝贝成熟,但那是水府的,和小妖们没有半点关系。

    平日里都穷的厉害,如今大王一口气赏赐每人十块灵石,头领百块,龟丞相和李将军各一千块实在是大方到了极致。

    青龙湖地下灵石矿脉的事情,只有龟丞相和李渔二人知道,但二人却进不去,有禁制封印。

    要不是姜尘站在上面,这些小妖怪们估计要高兴的当场打滚了。

    “尔等尽情吃喝,本王尚有要事在身,就由龟丞相和李将军二人替本王出席。”

    姜尘又说了两句,就回到了地底灵脉,他在那里建了个小洞府,一来安全,无人可进,二来灵气充沛,简直是修士梦寐以求的地方。

    小洞府的摆设倒是简单,十几丈大小。

    “尘哥儿,你什么时候离开记得告诉我,金蟾府还等着你回去闯关呢。”

    猴子出来玩耍了半天,喝酒喝的又困起来了,这十五年来,姜尘筑基成功这件事,如果最高兴的是姜尘本人,那第二个就是猴子了。

    金蟾府中万年的憋闷,愧对当年主人的托付,这两点都压在猴子身上,早一天把姜尘哄回去接受传承考验,他就早一天脱离苦海。

    “等我炼制一些丹药,准备几日后就可以出发。金蟾府,是时候回去闯一闯了。”

    姜尘这些日子都在为重返金蟾府做准备,先是从地下灵石矿脉中摘了三万块灵石,其中甚至有上百块中等灵石,分给了虾兵蟹将们近万块,自己还剩下两万块。

    他原本想采走更多的灵石,然而却发现这条地下灵石矿脉居然被青龙或者其他的高人下了禁制,这三万块灵石还是在边缘地带捡取的,以后除非修为突破到更高层面,怕是没办法打这条灵脉的主意了。

    至于分给虾兵蟹将们上万块,他倒是并不吝啬,十五年前闭关之时,李渔和龟丞相带头将一丝神识交到姜尘手中,将来一旦这些小妖们反叛,只需要以猴子教授的秘法引爆,尽皆是神魂俱灭。

    在青龙水府待了近二十年,他也算是看透了这些虾兵蟹将们,没有什么大追求,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但更多的是恐惧。

    同时,水府自成一方势力,等级森严,如今又有龟丞相和李渔坐镇,早就不是松散的妖怪群落了。

    修士寿命漫长,姜尘如今更是筑基期修士,只要不被人杀死,无灾无难地活两三百年甚至更久并没有问题。

    如今,黑山宗覆灭,宗门残存远走他方,在太古神州,姜尘已经没有了盟友,更没有了靠山,青龙水府虽然弱小,但依托太玄水阵,只要定下森严的规矩,好好的修生养息几百年,未必不能成为一个极强的势力。

    太古神州如此大,姜尘是早晚要去闯荡一番的,修炼一途,都说寻仙问道,坐在家中仙缘是掉不下来的,不走千万里,也遇不到真正的道。

    这些妖怪,他是不准备带走,但将来对姜家后世子孙却能派上极大的用场,到时候姜家成长起来了,必然会遇到许多麻烦,而他又远在千百万里之外,青龙水府正好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姜家秘密靠山。

    接下来的几天,姜尘把种在青龙湖内湖的药草清理了一遍,十五年下来,这些药草早就成熟了,内湖充足的灵气和妖气,让这些药草差不多相当于数十年的药效。

    以他筑基期的修为,炼制丹药更为简单,几天功夫炼制了数百颗丹药,虽然都是一些凝气丹,回春丹,补天丹一类的丹药,但却有数十颗中品丹药和九颗上品丹药,对他的作用也很大。

    青龙湖的虾兵蟹将们大醉三天,喝的烂醉如泥,睡的昏天暗地后总算是苏醒过来,各自回到岗位。

    姜尘便借机宣布了一些更为严苛的水府规定,责令李渔和龟丞相二人严加监管。

    安排好这些后,他才收拾一番,出了青龙水府。

    “十年岁月,真是弹指一挥间。”

    站在波澜不惊的青龙湖水上,姜尘看着这茫茫大湖以及四周的苍茫群山,不由感慨无比,眼前的群山和湖水,和十年前相比,几乎一样,对于修士来说,也不过是一场闭关,但对于凡人来讲,却是数十个春夏秋冬过去了。

    架起一道遁光,消失在青山深处。

    两日后,一个青衣修士在距离金蟾府不远的某个山谷落下遁光来,正是径直朝着金蟾府而去的姜尘。

    一路上,尽管他很小心,但依然碰到了七八波修士,基本上都是赵国修真联盟的,看来齐国修真联盟至少目前,并没有夺回包括南岾郡在内的失地。

    这十年发生的事情,他也基本打听清楚了。

    两个修真联盟曾经大战过两次,将南岾郡临近的一个州直接变成了人间地狱,修士死伤无数,凡人更是遍地横尸,但双方依然没有分出高下。

    战火不仅仅在齐国上演,齐国修真联盟虽然在南岾郡等数个郡占下风,但却组织力量攻击了赵国的北域数郡,同样是生灵涂炭,遍地亡魂。

    两个修真联盟都打出了真火,据传各自拥有不下上千名筑基修士,金丹期修士上百名,甚至连元婴期修士都各有七八人。

    这样大的阵仗,已经不是一两年可以打完的,和齐国万年的历史一比较,就会知道这场修真者发起的战争才刚刚开始,怕是没有几十年分不出高下。

    黑山宗覆灭,姜尘如今不过筑基修为,除了隐藏在深山深处的姜家外,他几乎别无牵挂,也就不想踏进这个巨大的麻烦漩涡。

    不过还好,这一路上好几次都躲过了齐国修真联盟的搜查。

    如果说这十五年来的唯一变化,那就是齐赵两国不再对非敌对联盟的散修下手,传闻是某个元婴后期的散修大高手震怒,才让双方做出让步,在这之前,只要不是自己联盟的修士,都是见面就抓走,打杀也好,做奴隶也好,没有平白放过的。

    姜尘刚落下遁光,后方又是一个四人修士小队驾着遁光路过,其中显然有两名筑基期修士,两名炼气后期的修士。

    看着对方离去,姜尘正准备上路,却眉头一皱,那四人居然又折返回来,而且直接落在他四周,围了起来。

    这四个修士的打扮,赫然是真吾剑宗的弟子,其中一人看向他的目光中,更是森严杀机和如滔天巨浪一般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