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寻宝师 第一百九十六章 血溅三尺

作品:《灵舟

    淼鬼扳指本来只是一件准灵器,乃是风飞云强行将赤龙精魂封入了淼鬼扳指之中,才让淼鬼扳指提升到了一品灵器的级别。

    “若是能够再封印一条八百年年份的异兽精魂到淼鬼扳指之中,或许就能让淼鬼扳指达到二品灵器的级别。”

    一品灵器和二品灵器虽然只相差了一个品级,但是威力却相差了十倍不止,当然只有天命第四重级别的强者才能发挥出二品灵器的真正威力,一般人根本就驾驭不住二品灵器的力量,反而不如一品灵器用得顺手。

    这五颗陨铁火珠虽然威力能够力压淼鬼扳指,但是却依旧没有达到二品灵器的级别,只能算是一品灵器之子的顶尖。

    虽然已经陷入了五颗陨铁火珠的围困之中,但是风飞云却丝毫都不惊慌。

    灵器乃是以神念控制,想要抗衡五颗陨铁火珠的确是一件难事,但是要破去纪峰的五道神念,斩断他和陨铁火珠的联系,对风飞云而言却并不是难事。

    只要肯付出一定的代价,就能做到。

    风飞云眼神变得严肃了起来,深呼吸了一口,猛的将淼鬼扳指收了回来,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胜负就在一刹那之间。

    “轰隆隆!”

    失去了灵器的抵挡,五颗陨铁火珠化为一连串向着风飞云的身体撞来,五条火蛇翻腾,疯狂的扑卷。

    “嘭!”

    陨铁火珠可是灵器的级别,虽然被风飞云躲开了直接的冲撞,但依旧在风飞云的左肩擦过,一大片血肉瞬间化为了焦黑,幸好他提前就打出了赤火术,控制住了一部分的火焰,没有让灵器的力量侵入身体。

    但即便如此依旧让他气血翻腾,差一点右半边身体都无法动弹。

    就是现在!

    风飞云一掌向着第五颗陨铁火珠拍去!

    “天呐!这是要徒手搏灵器,找死不成?”一些观战的修士看到风飞云傻子一般的去与灵器搏斗,都觉得他是不想要命了。

    纪峰也是微微的一诧,接着露出一丝笑容来,以为风飞云黔驴技穷,在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都到了这个境地还不放弃,果然不愧是妖魔之子,哎!”纪峰笑着叹息了一声,知道风飞云已经没有了退路,所以才不得不往刀口之上撞。

    “不!灵器的速度何等之快,当风飞云的手掌拍到第五颗陨铁火珠之上的时候,陨铁火珠早就已经飞出了数丈远,他这不是想要徒手搏灵器,而是要斩断纪峰五道神识,神识一断,五颗陨铁火珠就根本无法发挥出灵器的威力来。”玉公公的眼睛之中闪过了一道精芒,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

    他的眼力远远超过一般的修士,将风飞云的意图给发觉,但是纪峰却没有他这样的眼力。

    用斩断神使的方法来破去灵器,这种手段并不是没有人想到,而是实施起来实在太难,就算是神基大圆满的修士都不敢这么做,可以说一百个中都很难有一个能够成功,其它九十九个失败的便是死一条。

    风飞云都是因为有女魔的尸宫在身体之中做后盾,所以才敢尝试,若非如此,他也绝对不会去冒这个险。

    但事实证明,这一次冒险是正确的。

    “唰!”

    控制陨铁火珠的五道神识被斩断,五颗陨铁火珠失去了方向,撞在了演武战塔的顶部,震得第五层的演武战塔微微的一颤,发出五声惊天动地的力量。

    “该我了!”

    还没有等纪峰反应过来,风飞云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一道巨大的掌印拍到了他的头顶,直接将他给打飞了出去,头盖骨都裂出了一道道血痕,脸上的皮肉都似要碎开。

    虽然受创,但是纪峰立即翻身而起,不顾伤势,两只染血的手各自伸出一指,同时点在太阳穴之上,两道灵光传入大脑,向着他眉心的那一只紧闭的第三只流去。

    这是月轮天眼,虽然没有睁开,但是却已经拥有无匹的威能,里面孕育的力量在一步步的复苏。

    风飞云感觉到全身都生出了寒意,空气之中的温度骤然下降,而那源头,就是纪峰眉心的第三只眼睛。

    绝对不能让他将第三只眼睁开。

    “轰!”

    风飞云直接将淼鬼扳指祭出,悍然轰了出去,纪峰再次被打了出去,腹部被打出一个拳头那么大的血窟窿,几乎将他身体都要洞穿。

    他的皮肤之上刻录了朱砂阵纹,所以才没有死在灵器的威能之下,仅仅只是受了重伤。

    他直接盘坐在地上,紧咬着牙齿,任凭血液从身体之中流出,两根手指依旧没有离开太阳穴,无数的灵气都向着他眉心涌去,那第三只眼睛终于睁开了一丝。

    一道冷色的光华在他的眉心凝聚,就像一轮即将从乌云之中现身的月亮。

    一股死亡的力量袭向风飞云的心头,浑身的血液都似凝固住了。

    不仅是风飞云就连那些站在远处观战的学员,都有相同的感觉,脊梁骨上寒气直冒,手臂之上冒鸡皮疙瘩。

    有一股毛骨悚然的力量,正在悄然的降临。

    纪峰浑身都在颤抖,就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那眉心的月轮天眼又睁开了一丝。

    哗啦!

    风飞云的双脚顿时被寒冰给冻结!

    绝对不能让他将第三只眼睛睁开,太可怕了,在历史上一共都只有那么几个人拥有天生的月轮天眼,无一不是经天纬地的人物。

    传闻月轮天眼,乃是月亮在凡间的碎片,凡是能够拥有月轮天眼的人,都能借用月亮的力量,战力会飙升到一个恐怖的层次。

    “轰!”

    风飞云震碎了脚底的寒冰,运用全身所有的力量,一连打出了九道掌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九掌都轰在了纪峰的身上,震得他一连吐出九口鲜血,最终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他那第三只眼睛最终还是没有睁开,因为灵气消逝,重新闭合上。

    “我不甘!”他浑身浴血,倒在地上无法站起身来,口中呐喊出了一声。

    这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奈和不服,却又确确实实的败了,连站起身来的力气都没有,虽然倒在地上,但是身上的战意不衰。

    “你若能够睁开月轮天眼,今日我必定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最终还是没有睁开,这只能怪你实力还不够。这世上每个人死的时候都不甘心,但是他们还是都死了。没有人能够逃脱天道的宿命,除非能够战胜天道。”

    风飞云站在了纪峰的身前,手掌之上灵芒爆射,要将这位可怕的对手彻底的抹杀,要让他永远的闭上眼睛。

    “轰!”

    一柄龙形的古剑横空飞来,拖出一道长长的金色尾巴,就像龙尾一般。

    风飞云不得不放弃抹杀纪峰,收掌,向着身后轰去。

    唰!

    掌印被剑气绞破,龙形古剑将风飞云的一道衣袖给撕碎,在手腕之上拉出一道血痕。

    “嗷!”

    龙形古剑飞了回去,飞回了李太阿的背上,收回剑鞘。

    风飞云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沉声道:“这是我和纪峰的恩怨,你要插手。”

    “风飞云,你错了,这是我们除魔联盟和你的恩怨,我们六大高手齐聚演武战塔,只为杀你,今日你必定血染三尺。”李太阿落到了演武战塔之上,傲然而立,言辞凿凿的说道。

    风飞云的目光向着远处的另外四位除魔联盟的逆天才俊看了一眼,旋即又收回了目光,冷笑道:“来一个杀一个,来六个杀六个。”

    “风飞云你是在太高估你自己了,你与纪峰一战,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灵气,更是被陨铁火珠给震成重伤,虽然你掩饰的很好,但是却骗不过我的眼睛。现在我若是对你出手,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住……”李太阿似乎觉得杀风飞云乃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即便风飞云已经与纪峰已经恶战了一场。

    “轰!”

    李太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风飞云给打飞了出去,心脏被黑水术洞穿,破裂成了碎片,血溅三尺,笔直的倒在地上。

    他双目圆瞪,嘴巴都还微微的张开,致死都不明白为何会死在风飞云的手中。

    “咳咳!”风飞云口中咳出两口鲜血来,将手掌都给染红,他的确受了不轻的伤势,刚才全力出手,让他引动的伤势,嘴角溢出了血液来。

    李太阿的修为并不比纪峰弱多少,也是逆天才俊,但是他却太轻敌了,这是心理弱点,不是修为的弱点,一攻即破。

    一个轻视自己对手的人,必定活不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