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五章,你就不能热情一点?

作品:《闪婚惊爱

    湛东不可思议地盯着手机上的画面,那男子明显比三少年长许多,看起来,应该是云轻轻的父亲。--

    他拿过自己的手机,对着云轻轻的手机,将那张全家福拍了下来。

    忽而觉得整件事情有些不可思议了,太巧了……

    傍晚时分,大家都忙的差不多了,顾斜阳两天没见到外婆,心里也惦记着,到了公寓楼下,天空泛起了淡淡的浅蓝,绚烂的晚霞早已经收敛了锋芒,抬头望,小半个浅浅的月牙正悬在空中,如梦似幻。

    杜筱雅牵着sunny在楼下散步,看着他们回来了,笑呵呵地过来打招呼。

    知道云轻轻是个可怜的孩子,杜筱雅对她特别照顾。

    倪子洋始终紧紧牵着娇妻的手,不曾放开,从顾斜阳的角度看过去,倪子洋对云轻轻甚至有些忽略,不免对他有些意见。几人一起上了楼,回了家,夫妻俩进房间换家居服。

    “轻轻初来乍到,你就不能热情一点?”

    “我只对我妻子热情,其他女人,哪怕对我有恩,我也热情不起来。”倪子洋解了领带,顺手挂在衣架上,慵懒的嗓音带着淡淡的疲倦与戏谑,说的顾斜阳哭笑不得。

    他说的不错,云轻轻救了顾斜阳,对顾斜阳有恩,就是对他有恩。

    他可以在经济上给云轻轻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不想掺进太多的感情,哪怕只是单纯的友情。

    倪子洋不需要女性朋友,站在商人的立场,朋友都是根据时下的利益环境不断变换的,而真正可以交心的兄弟,他有小野寺、乔欧、伊藤,足矣!

    尤其,他不傻。

    每次云轻轻看着自己那种眼巴巴的样子,还有一句句唤着哥哥的样子,都让他更想对这个丫头敬而远之了。

    顾斜阳看着他的眼眸有些无奈,云轻轻是个好姑娘,就她乐于助人的人品,还有言行举止间的教养,就已经让顾斜阳对她放心不已:“那就看在我份上,以后对她笑一笑也行啊,再不济,她叫你哥哥的时候,你应一声,如何?”

    “不好!”倪子洋脱掉了西装西裤的束缚,换好了舒适的家居服,淡雅的目光一点点落在娇妻的小脸上,有些懊恼:“我就让你这么放心吗,有个女孩子眼巴巴地叫我哥哥,你都不担心什么,还让我对她好一点。阳阳,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说着,娇妻已然被他纳入怀里,轻柔的吻,如梦般落在额头。

    “什么嘛,她又不是那种人!”她娇憨地在他怀里撒娇,这男人有着宽阔安稳的肩膀,每每依靠,分外舒心。

    “呵呵,”倪子洋笑了笑:“是吗?”但是云轻轻的目的绝对不单纯!

    倪子洋将这句话闷在心里,因为他不想让娇妻失望伤心。从一开始在餐厅拦着自己叫哥哥,再到第二天奋不顾身去救顾斜阳,若不是云轻轻的双亲真的死了,这样的巧合,倪子洋都会觉得是不是云轻轻一手策划的。

    现在这小丫头找来了,还对他表现的有位依赖。

    明明,他跟她没有任何交集!

    倪子洋凤眼一眯,想起舅舅那天去三亚的事情,越想越奇怪!

    很多事情,当时猜不透,但是歇个几天之后,思绪一点点舒缓起来,回头来看,答案却是这样明显!

    当天夏清枫是晚上快十点的时候到的医院,那时候医院都快熄灯关门了。顾斜阳出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送去医院都已经快八点了,就算孤丹是在给他们办住院手续的时候告诉的夏清枫,那么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夏清枫就能从h市飞来三亚?

    倪子洋带着娇妻飞来的时候,可是花了三四个小时!

    再加上来回往返机场的时间,两个小时根本不可能!

    换言之,顾斜阳发生意外的时候,甚至在顾斜阳发生意外之前,夏清枫就已经坐在了前往三亚的飞机上才对!

    而他们离开的时候,夏清枫在宾馆住的套房,有一个房间专门是给保镖住的!

    他带着那么多手下去三亚,干嘛?

    倪子洋的黑眸闪烁着宝石般的光亮,这些事情,一桩一桩在他心里,早已经连起来了。只是他不说,不代表他什么都被蒙在鼓里,也不代表他不会去想到。

    抬手在娇妻的背上一下下拍着,倪子洋温润道:“你跟轻轻玩的好,我不反对,但是阳阳,凡事都要留个心眼,不要什么都跟人家说,工作上的事情,涉及到她的工作范围的,你可以教她,与她工作范围无关的,她若问,你便一个字也不能说。家里的事情,比如顾家、倪家,她若感兴趣问你,你就三言两语带过就好了。阳阳,她对咱们有恩不假,但是这个世界的人并不都跟你一样单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好像小野寺乔乔还有伊藤,都是跟了很多年了兄弟,知根知底,才会交心,懂吗?”

    顾斜阳点点头,却也扑哧一笑:“那我呢,咱俩认识不过三个月而已,你不也对我交心了?”

    “呵呵,”倪子洋笑了,垂眸在她的唇瓣上狠狠啃噬了一番,哑声道:“咱们第一次见面,别说心了,我连身子都交出去了。阳阳,你就是我生命里的纯属意外。”

    顾斜阳舔舔嘴唇,模样格外娇憨:“那,你喜欢我这个意外吗?”

    倪子洋眸色一点点加深,呼吸微微也便沉了,忽而一把抓过她的小手往自己下面摸过去,吓得她花容失色:“啊!”

    他浅笑,亲吻她娇小可爱的耳垂:“事实证明,我的身体,跟我的心,都对你没有任何抵抗力。阳阳”

    他放开她的小手,将她纳入怀里抱的紧紧的:“对于你这个意外,我何止是喜欢……阳阳,遇见你,我对上苍充满感恩!”

    “……”顾斜阳眼眶一湿,被这个男人感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倪子洋…你说的,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他嘴角上扬,眉眼间笑意更浓。

    相拥了一会儿,门外传来洛天星的声音,他放开她改牵起她的手,道:“走,出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