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二章,血,还没干透

作品:《闪婚惊爱

    一个硕大的麻袋,直接将人从头套到脚!

    邹磊甚至来不及挣扎呼救,就这样晕倒在麻袋里了!

    也许换了别人,也不至于如此,偏偏邹磊就是这样文质彬彬的一个人,讲道理,他什么都会,轮拳头,他就彻底歇菜!

    也就是因为这次下手太容易了,绑了邹磊的几人都觉得有些奇怪。

    他们的金主给他们的赏金,可不少,就是为了绑这样一个废物的?

    不管怎样,绑了就好!

    一辆面包车缓缓行驶了过来,大门一开,几个人提着邹磊,就这样上车走了。

    地下停车场里,依旧是阴气阵阵,灯光惨白!

    倪子洋在办公室里忍着头疼等了半个多小时,都不见邹磊回来,他无奈地放下手里的活,暂且关了电脑,对宁婷道:“我先躺一会儿。”

    宁婷点点头。

    幸亏喵喵这段时间跟保姆混熟了,今天白天搬家,喵喵已经过去了,保姆也跟着过去了,刚才宁婷打电话回去,保姆说喵喵已经洗了澡睡觉了。不然,宁婷心里肯定放心不下的。

    可是眼看着丈夫出去那么久,倪子洋的面色也越来越难看,她忍不住掏出手机,给邹磊打电话!

    关机!

    “咦,这家伙怎么关机了?”宁婷蹙眉,不解。

    左等右等,就这样,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倪子洋找了件羽绒服披着,躺在沙发上,休息地并不安稳。

    宁婷很想上前摸摸他额头到底烧到什么程度了,可是她始终记得倪子洋不允许任何女人碰他,所以小手伸了一半,又缩回去了。

    心里担心丈夫,倪子洋这边也没人照应,宁婷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急的团团转。

    最后,她眼看着邹磊出去一个半小时还不回来,看着倪子洋不由自主地将身子缩成了一团,只好从桌上拿走了倪子洋的手机,想要找到阳阳的号码。

    号码簿翻来覆去,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宁婷认准了小猫儿,直接拨了过去。

    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关机、千万别关机!

    当话筒里传来一道优雅的钢琴曲,宁婷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嘴里不由自主念了起来:“快接电话!快接电话!”

    “喂!”阳阳的声色带着一丝慵懒与诧异,一听就是熟睡中被打断的。

    宁婷心头一喜,赶紧道:“您你”

    阳阳听着倪子洋手机那头,半夜三更一个女人打电话过来,整个人的心跳都停止了!巨大的恐慌席卷而来,她在心里却不断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倪子洋不会找别的女人的!

    宁婷忽然语塞,干脆把心一横,闭着眼睛道:“上次在电梯里,抢我女儿的是你吗?”

    “”阳阳的思绪有些回笼,却还是心惊肉跳的:“是我。”

    “是你就好了!”宁婷松了口气:“andy发高烧了,你现在有时间过来照顾他一下吗?我们在加班,他忽而病倒了,我老公给他买药去了,可是他半天也不回来,我看andy病的不轻!你能买退烧药跟感冒药过来吗?”

    “地址!”

    “淮滨路钟阜大厦22层!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乘地下电梯才能进来,大厦大门已经关闭了!”

    “好!”

    挂了电话,阳阳回头看了眼安睡的儿子,给他掖好了杯子,赶紧穿戴整齐,拿着包包就出门了。

    尽管宁婷是倪子洋的秘书,尽管也是用倪子洋的手机打过来的,但是半夜三更的,她一个女人家开车去一个陌生的大厦,阳阳还是长了心眼的,出了家里楼道就直奔小野寺家。

    “咚咚咚!”

    嘈杂的敲门声伴随着电子音乐的门铃声,一下子将素来警觉的湛东还有小野寺吵醒了。

    她只是简单地说了情况,小野寺跟湛东便迅速穿好衣服,陪她一起!

    湛东开车带着阳阳,路过小区门口药店的时候,还买了要带的药,小野寺则是紧紧跟着,两辆车的话,万一大半夜的有个什么,也好照应。

    寂静的夜里,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了。

    大街上一个鬼影都看不见,光秃秃的树枝在苍白的路灯的衬托下,与夜色中活像是一只只鬼爪,随着寒冽的凉风摇曳起舞。

    阳阳心里急死了。

    紧紧攥着手里的药袋子,也不知道倪子洋的病怎么样了。

    湛东侧目望了她一眼,难得地对云轻轻之外的女孩子笑了笑:“别急,三少身体素来很好,不会有事。”

    阳阳点点头,鼻子已经有些发酸了。

    听着宁婷说,他们还在加班呢,她忍不住去想,若不是因为自己白天的时候跟他发脾气逼他来着,他会不会今晚早早回去睡觉,就不会发烧了?

    女人啊,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永远都是嘴硬心软的动物。

    终于,钟阜大厦到了。

    湛东闪了个灯,与后面的小野寺打了个招呼,小野寺会意,回了个灯,两辆车一前一后地缓缓开下了地下停车场。

    阳阳刚刚打开车门,就看见了倪子洋的车安稳不动地停在那里!

    她心里瞬间闪过无数心疼与自责:“22层!宁婷说,在22层!”

    说着,她不等其他人反应,直接迈开腿就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而去!

    湛东刚刚关上车门,就敏感地嗅到了空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他下意识朝着倪子洋的车子看了过去,走上前,就瞧着车门的地上有几滴尚未完全干涸的血迹,甚至,倪子洋的车钥匙就这样掉在了地下!

    湛东抬手拾起,迅速转身:“三少奶奶!”

    小野寺看见湛东那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就觉得湛东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早一步上前拉住了阳阳的胳膊。

    阳阳诧异地瞧着他们,眉宇间满是焦急:“怎么了?”

    小野寺不语,只是面色凝重地看了眼湛东。

    而湛东则是摊开手心,道:“夏先生的车钥匙!驾驶室门口,还有几滴血,没干透!”

    闻言,小野寺的眉宇间当即闪过一丝犀利,拉着阳阳就要往回走:“我送你回去,我跟东东再上去!”

    “你放手!”阳阳此刻哪里肯走,她怕死了,那会不会是倪子洋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