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步步惊心 第235章 金蝉脱壳

作品:《勇闯天涯

    德兴铜矿的横空出世,立即将衢州毛良坞苦麻岭萤石矿所牵扯的目光,一下子全部吸引开,人们争先恐后赶赴上饶,准备出手抢夺德兴铜矿的债券,稳稳地坐收渔利。文学网这个新组建的矿业公司有着江西省保安处和上饶行署的参股,安全性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只要铜矿储量够大,赚钱几乎是注定的,这可比把钱放在银行或者钱庄,又或者自己办厂、收田租赚得多多了。

    南京,中央军校,憩庐。

    空气中弥漫着月季花香的雅致书房里,蒋介石扔下手里的报纸,对站在身前的戴笠道:“雨农,这个德兴铜矿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行政院实业部没有将消息上报上来?矿产不都是国家的吗?怎么能任由地方自行开采,而且还公开向社会集资,这实在太过分了吧”

    戴笠毕恭毕敬地回答:

    “校长,这件事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事情的起因是衢州常山毛良坞商会为其勘探出的大型萤石矿招商,获得巨大成功,引发上饶方面效仿。根据从衢州方面传回的消息,早在勘探之前,毛良坞商会便向浙江省政府报备,花费二十万获得了毛良坞周边地区的独家勘探和开采权,事前谁也没想到荒山野岭会勘探出那么大型的矿藏,所以招商结果出来后,省府和地方行署方面虽然想反悔,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而且此举涉及太多人的利益,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观望一番。”

    “谁知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饶的德兴县竟然又勘探出一个巨型铜矿,还涉及江西省保安处、上饶地方行署和商会,由于这个新发现的铜矿和军队及地方政府都有牵连,这下就连江西省主席熊式辉都对此非常忌惮,有心伸手又怕引发全国舆论攻击,所以到现在为止,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不行”

    蒋介石断然摇了摇头:“这么大型的矿藏,而且是铜这样的战略性资源,必须牢牢地掌握在国家手里,怎么能任由私人开采?我记得民国十九年颁布的《矿业法》,有针对这方面的条款,实业部为什么不介入?”

    “主要是谁不弄不明白这个德兴铜矿应该算是官办还是私营的”

    戴笠回答完,进一步解释:“此次有江西省保安处和上饶行署牵涉进来,而且在此之前上饶商会又在江西省政府备过案……德兴早在唐、宋年间已经便开始采铜,冶炼鼻祖德兴的张潜用湿法炼铜,但经过多年的开采,至清末已经没有再发现过新的矿藏,此前实业部的地质专家也专门勘探过德兴,认为那里矿脉已经枯竭,所以国民政府和江西省政府已经分别将开采权转给了上饶地方政府,上饶行署再交由私人承租。当时的看法是不管谁来勘探开采,只要能够收到税就行,但谁也没想到,竟然会牵涉到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

    蒋介石沉默了一会儿,叹道:“看来我们的《矿业法》还有漏洞可钻,必须得加以完善……不过就算是无法可依,这样的战略资源绝对不能掌握在地方手里,必须得收归中央,既然不能从法律方面想办法,那就撤换官员,我就不信……”

    话音未落,陈布雷一脸喜色地走进书房,嘴里大声道:“委座,喜事,大喜事啊……”

    蒋介石惊讶地转过头,问道:“彦及,什么事情让你如此高兴啊?”

    陈布雷将手里的电报交给蒋介石:“江西省保安处和上饶行署联名来电,鉴于国事艰难,方方面面都需要用钱,江西省保安处和上饶行署准备把德兴铜矿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上缴中央,同时此次对外招商所筹集到的资金,除了留下开发矿藏所需费用,其余全部递解国库,以缓解中央燃眉之急”

    蒋介石一下子愣住了,随即醒悟过来,急忙低头仔细看手里的电报,过了好一会儿才霍然站起,大声道:

    “刘汝霖和汪道涵都是难得的党国于才,能够急中央之所急,主动把巨额款项交给中央政府,值得嘉奖有了这笔钱,修筑苏浙国防工事的资金就有了着落,再也不用担心巨额亏空了”

    陈布雷笑着道:“何止啊,此前为了平息事端,子文和庸之先生已经各拿出两百万应急,加上查抄江浙两省官员中央得到的六百多万,如果再有这笔意外收入,国库一下子就充裕了”

    蒋介石重重点头:“没错,有了这笔钱,我们起码可以再武装两个德械师,又或者购买一批新式战机,大大充实我们的空中力量”

    说到这里,蒋介石突然想起什么,对陈布雷道:

    “彦及,此前吴铭是不是通过百福将军周至柔递交了一份当今各国主要作战飞机情况的报告吗?上面好像提到德国最新研发了一款名叫hfl09的战斗机,称其为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你看我们有无必要让庸之在访问德国期间,采购一批回来?”

    “确实如此”

    陈布雷高兴地说道:“庸之先生此次考察访问欧洲各国,其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购买军械。代表团一行将于下月造访德国,我看完全可以想办法引进这款据说性能极为优异的战机。”

    “据周百福介绍,吴铭判断,以现在我们和德国政府的良好合作关系,德国人为了获得战机的实战数据,不会对销售设置太多障碍,我们只需承诺严格保密,或许德国人会答应出口战机一部分给我们”

    蒋介石当即拍板:“彦及,你现在就去起草电文……德国人对于我们的钨砂、锑砂等矿产需求量越来越大,我们只需晓以利害,定会获得意想之外的收货。吴铭在国情咨文中说,希特勒是个政治投机家,这位德国独裁者曾经公开说过在国际关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趁着现在中德关系还处于蜜月期,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获得足够多的好处,这样才不会在将来因为失去这个盟友而措手不及”

    此时蒋介石和陈布雷都没有意识到,他们不知不觉已经受到吴铭极大的影响,不管思维和行事都在潜移默化中按照吴铭的思路走。

    等陈布雷离开,蒋介石才想起件事,连忙问戴笠:“雨农,毛良坞商会集资的事情吴铭是否牵涉其中?”

    戴笠犹豫一下,摇摇头:“方质彬去了嘉兴,我们在新二师的工作暂时处于一片空白,所以我也不知道具体内情。不过从种种迹象可以判断,此次毛良坞商会的集资事件,肯定和吴铭脱不了于系……校长,要不我亲自去衢州走一趟?”

    “很好”

    蒋介石对于戴笠敢于任事非常欣赏,道:“全力去查,哪怕查出蛛丝马迹也是好的只要能够找到切实的证据,我给你记一大功如果实在查不出来也没什么,你帮我带个话,问问吴铭他把中央军事丨委员会和军政部派去的副参谋长支走,是什么意思?他想要造反吗?你要他老老实实交代,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戴笠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他知道蒋介石让这么问纯粹是吓唬那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有了蒋介石的这番话做铺垫,哪怕吴铭再难缠,也不得不暂时低下骄傲的头颅,乖乖地接受特务处的调查。

    可是,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浙东北,苏浙国防工事构筑现场。

    乍浦地处杭州湾北岸咽喉部位,自海岸向西由于钱塘江上游带来的河沙淤积,以及潮水变化,导致主槽线摆动频繁,航道复杂多变,大吨位轮船不敢深入,吃水较深的乍浦便成为从海上到来的大股入侵之敌能够在杭州湾北岸登陆的最佳选择之一。

    乍浦倚山面海,自南宋以降即为商港,元设市舶司,开港对外贸易。著名的明嘉靖“梁庄平倭”战役和清道光鸦片战争中“观山湾抗英”战役,均为保卫乍浦而进行。

    上海一·二八事变后,国民政府开始整顿江防海防,国民政府海军利用清末时期所筑炮台在九龙山海拔一百多米高的东西两座山头,分别构筑了南湾、天妃宫炮台,同时海军还在乍浦部署了一个六百多人的守备队,除装备两门l50毫米口径的清末巨炮外,还额外部署了四门从德国采购的0毫米重加农炮作为岸防炮。

    新二师副师长龙韶罡站在南湾炮台侧后方的簸箕斗山顶,拿着望远镜远眺前方波涛汹涌的杭州湾,然后再左右移动,观察九龙山两翼的情况,看完后对身边浙江省保安处处长宣铁吾道:

    “处座,乍浦地势险要,尤其是日军要顶着岸防炮的火力发起登陆,牺牲将会很大。相反,乍浦东北至全公亭一线,海岸线较为平坦,日军完全可以、绕过我们的要塞防御区域,选择九龙山东北方向的任意地点登陆”

    “日军只需绕过九龙山,那么正面防御强大的炮台就成为了摆设,日军大可从乍浦侧后方防御薄弱地带发起进攻,届时在青龙山的部队除了撤退外别无选择在我看来,此前的国防工事设计图有明显漏洞,必须予以修正。”

    龙韶罡这个省保安处长虽然管不到属于中央军体系的新二师,但怎么说新二师也是驻扎在浙江的地盘上,免不了会与省保安处打交道。况且宣铁吾作为蒋介石的心腹,肩负有指导江浙国防线的重任,因此龙韶罡对宣铁吾表现得很恭敬。

    宣铁吾顺着龙韶罡所指的方向看了一圈,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乍嘉线以乍浦为龙头。由于乍浦距离海岸很近,在日军舰炮威胁下救援炮台区域将会极其艰难……一旦乍浦率先被日军突破,日军可以从容顺着海岸公路,直插海盐、海宁等各县,进而截断沪杭甬铁路,那么我们重金修筑的乍嘉线将起不到任何作用,在淞沪前线和国防线的我军部队就有可能被日军合围……看来确实有必要加强青龙山侧翼及腹背防线”

    龙韶罡让侍卫送上地图,放到地上摆开:

    “处座请看,乍浦、嘉兴、平望、吴江、苏州、常熟、福山形成一条完备的国防线,任意一处出纰漏,对整条防线的伤害都是致命的考虑到日军舰炮的威胁,我们准备依托青龙山,在侧翼及腹背修筑完备的掩体和工事,这样无论日军从哪个方向登陆,都无法在乍嘉线最南端的乍浦龙头部位做文章。”

    宣铁吾蹲下后,对着地图沉思良久,问道:“若中日主力在上海对峙,在杭州湾登陆的日军偏师不管不顾,直接顺着我们的国防工事外围北上,强攻嘉兴怎么办?又或者于脆不理会我们的国防工事,掉头包围我们集结于淞沪地区的部队,那又该如何应对?”

    龙韶罡笑了起来:“如果真那样就好了…我们部署在国防工事一线的部队,可以迅速出击,与集结在上海的主力来一个东西合围,将登陆之敌从容消灭多打几个类似的歼灭战,说不一定小日本就坚持不下去了,胜利可期啊

    宣铁吾抚着下巴,喃喃道:“这么说来,集结于国防线的部队,一定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一旦让日军成功登陆,而国防线又没有部署相应的防御力量的话,则整个局势将立即崩坏”

    “不会吧?”

    龙韶罡有些奇怪地问道:“就连我这个没上过正规军校的人也知道在这条国防线部署重兵的重要意义,中央不可能不知道吧?”

    宣铁吾站起来,望着青龙山北方和东北方向新二师官兵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深吸了一口气:

    “此前军事丨委员会和参谋总部制定的作战方案中,确实没有相关的计划,这事无论如何都得引起委员长的注意才是不行,我这就回去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