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步步惊心 第653章 东风破(全书完)

作品:《勇闯天涯

    民国二十八年九月二十三日,农历八月十一,这是永远值得世人铭记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日军在浙西千里岗腹地的芳村溪,一下子损失了六个精锐师团及一个野战重炮兵旅团共十五万人,整个江南局势由此发生剧变。★手机看小说登录★

    凌晨四点半,正值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

    芳村西北方五公里外传来一阵沉闷的巨响,绝大多数奔走一夜刚刚进入营地睡下的鬼子兵都没有听到这声巨响,但还是有不少人警觉到了。

    将师团指挥部设在芳村溪河边一栋二层小洋楼里的第一一六师团长筱原诚一中将从床上爬了起来,侧耳仔细倾听,一阵闷雷声响绵绵不绝,声音由远及近,就像是夏天的闷雷一般。

    筱原中将披上外套走到外面的屋子,对迎上前来的两名侍卫挥挥手:“去看看是不是下雨了,怎么雷打得这么大这么长!”

    一名侍卫赶紧下楼,出门口仰头看了看天,并没有雨滴,但此时轰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怕,整个大地都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到底是什么?”

    芳村及南边各个村子营地里的日本兵大多都惊醒过来,毕竟声音已经很吵了,尤其是大地一直在抖动,就像是日本列岛经常遇到的地震一样,哪怕睡得跟猪一样也会被抖醒过来。

    “不好,是山洪暴发的声音!”

    不知道是谁凄厉地喊了一声,顿时各个营地一片大乱。站在二楼窗口仔细倾听的筱原诚一也已经听到山洪冲破一切发出的骇人轰隆声,那种沉如雷鸣一泻千里的澎湃气势,吓得他嘴唇发抖,转身就向楼下狂奔。

    刚刚冲出小洋楼大门,只感觉狂风凌厉,山摇地动,轰鸣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河边的树林在猛烈气流冲击下,剧烈地摇摆倾覆,“噼噼啪啪”的树木断裂声不时响起。

    筱原诚一拔腿就跑,但人的双腿怎么能跑得过急如闪电的洪流?迅速地这位第一一六师团的中将师团长,就被靠近的巨浪打翻在地,随即被黄浊汹涌的洪水吞噬。

    这个时候,那些驻扎在芳村溪两岸山岭上谨防新二军偷袭或者是堵住九里岗山上坑道的鬼子兵,也悉数被这巨大的声响惊醒,他们纷纷来到山隘上,看着从远处急泻而下的黄褐色山洪,吓得目瞪口呆。

    在奔如巨蛇、快似闪电的巨大山洪冲击下,整个芳村溪两岸顿成汪洋,山上山下草木四溅,浊浪排空。

    伴随着连续不断的轰隆隆巨响,二三十米高的大树在飞速下坠的巨流撞击下,就像是脆弱的枯枝一般,纷纷断裂或者被连根拔起。

    山洪所过之处,一片片乔木植被像羽毛般荡起,那种一往无前的强大气势和巨大的毁灭力量,让山顶上的日军倍感绝望。

    滔天浊浪里,无数被数十米高的巨浪卷走的鬼子兵沉沉浮浮,虽然中间不少自小在海边长大,水性极佳,但眼下水流又急又速,随处都有漩涡生成,再加上洪水中夹杂大量卷入其中的树木以及冲垮的房屋的大梁、砖石瓦块,或者被击中躯体,或者擦伤挂伤,没扑腾两下就精疲力尽,转眼失去意识被洪水卷走。

    十五万驻扎在芳村溪两岸村子里的日军,根本就来不及转移,悉数被洪水吞噬,那些原本就在山上或者是营地距离高地较近侥幸逃得一命的鬼子,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一时间魂都吓没了。

    洪水足足肆虐了三个小时,轰鸣声才逐渐远去,势如奔雷的浊流以摧毁性的暴虐,一路冲向远方,天色此刻已经大亮,流水的声音这才在呼啸的山风中隐隐传来,而此刻山上山下,早已是污泥横流,一片狼藉。

    原本苍莽翠绿的河畔和原野,早已是面目全非,只剩下一片片残缺的树根和裸露的岩石,各种各样的火炮、枪支撒得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鬼子尸体挂在岩石以及摧折的树干上,触目惊心。

    芳村溪河谷到两岸高处五六十米高的山地表面,所有植被和泥土,早已被荡涤得干干净净。

    幸存的鬼子惊魂未定,震天的喊杀声已经响起。

    坑道里的新二军官兵,呐喊着冲了出来,向日军发起进攻。与此同时,山下东北方向,一支船队浩浩荡荡开来,早已养精蓄锐的新二师、新三师官兵,雄姿英发,以俾睨天下的气势向芳村而来。

    接下来的战事很简单,芳村溪两岸驻守的日军不过两三千人,在熟悉地形的新二军攻击下,几乎是一触即溃。大多数鬼子兵亲眼目睹大军覆没的惨况,兵无斗志,在夹杂在新二军官兵中的投诚归化的日奸呼唤下,缴械投降。

    衢州城中的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

    当几十米高的洪峰冲出溪口,向常山江席卷而去的时候,冈村宁次就及时得到了通知。留守溪口高地的少量日军说洪峰估计有四五十米高,水里面翻腾着的全都是尸体,估计前线部队凶多吉少。

    听完通讯参谋的报告,凌晨三点才睡下强忍怒气起床的冈村宁次,几乎一个踉跄,差点儿没一头栽倒在地。

    跟着通讯参谋冲进房间的参谋长青木重诚少将神色极为严峻:“将军,您现在立即出发去机场,乘坐飞机前往杭州或者南昌。从溪口到这里不过三十五公里,以洪峰的速度,要不了一小时就会抵达衢州。”

    “虽然洪水到达常山江后,水位会下降不少,但肯定会把近在咫尺的衢州城给淹没,不管是机场还是公路,届时都将瘫痪,到时候再想走就走不了了!”

    冈村宁次脸色惨白:“十余万大军一遭尽失,我还有何脸面回去?还是让我与这衢州城共存亡吧!”

    青木少将大声道:“司令官,这不是你的责任,事前谁知道吴铭竟包藏祸心,在芳村溪上游蓄水然后炸坝?从电报看,这个大坝蓄的水起码有上亿立方米,绝非朝夕之功,但航空兵一个多月的侦查竟然一无所得,这怎么能怪到司令官身上?”

    “再说,除了进驻芳村的六个师团外,目前我十一军尚有第三和第一〇一师团在古冲口,第三十四师团拱卫衢州至南昌一线铁路安全,第四十师团确保杭州和宁绍地区至衢州的水路和陆路通畅,另外还有独立混成第十四旅团守卫金华,战车第七联队驻龙游……”

    “这些部队要安全撤回南昌和杭州,尚需要将军运筹帷幄,决不可自暴自弃!”

    “可是——”

    冈村宁次大声吼道:“野战重炮兵第七旅团也葬送在了芳村,这可是帝国仅有的几支战略决胜力量……之前第十军因为葬送了野战重炮兵第六旅团,柳川平助将军为此剖腹,我也必须得负起责任来!”

    “将军!请恕我失礼了!”

    青木少将手一挥,几个侍从冲了上来,架起冈村宁次就跑。冈村宁次大声道:“放开我……放开我……”可是却没人理会。

    青木道:“将军,你放心离开吧,我会对此事负责……”

    说完,青木重诚开始代替冈村宁次行使指挥权,命令位于赣东和浙西的第十一师团各部迅速撤离。尤其是位于龙游火车站附近的战车第七联队,立即撤到高处躲避洪峰,等到洪水退后赶往金华,退往杭州。

    同时,让古冲口的第三和第一〇一师团撤向箬岭一线,构筑防御阵地警戒当面之敌,等到洪水退去后立即由公路撤向玉山。

    最后,青木重诚向衢州机场的航空兵打去电话,让他们留下一架运输机等待冈村宁次,其余飞机一律起飞,因为要不了多久那里就会变成一片泽国,再想飞离就来不及了。

    处理完一切,青木重诚剖腹自裁。仅仅一刻钟,洪水席卷而至,整个衢州城被高达十余米的巨浪吞没,直到三小时后洪水方才退去。

    下午两点,新二军先头部队乘坐机帆船到达衢州,留下两个营肃清城里的残敌,其余部队继续顺着衢江南下,结果几条机帆船在衢江支流灵山港发现刚刚从龙山上撤下来的日军战车第七联队的坦克和装甲车,正陷入淤泥中无法动弹,立即向军部汇报。

    晚上八点,新二师乘坐机帆船赶到灵山港以东上圩头与岩头之间,对艰难跋涉的日军战车第七联队展开进攻。

    夜色中日军坦克兵根本无法及时破坏坦克,加上运送弹药和燃料的辎重兵在内的四千多名鬼子兵,近半因负隅顽抗被击毙,其余则束手就擒,新二军一举缴获九十辆中型和轻型坦克、三十五辆轮式装甲车、二十辆炮战车和四百多辆卡车。

    而在常山县城方向,日军第三师团和第一〇一师团步步为营,等到由常山江倒灌的洪水消退后,立即抓紧时间由湖顶山渡过常山江,然后拼尽全力向玉山方向撤退。

    新二军兵力有限,独立师一个旅只能亦步亦趋,“护送”日军出了浙西地界,退到赣东。

    九月二十四日凌晨,待所有战果统计出来,吴铭向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去千里岗大捷的报捷电。

    千里岗战役自八月十八日爆发,日军先后动用第十六、第六、第十三、第二十三、第三十二、第一一六师团和野战重炮兵第七旅团自芳村溪正面实施猛攻。

    新二军依托地形和坚固的工事,层层防御,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新二军防守部队顶住压力,打死打伤日军三万余众,并一步步把日军主力吸引到预设的陷阱,最终利用水淹七军之计,全歼日军六个师团和一个野战重炮兵旅团,并在随后歼灭日军一个战车联队。

    此役历时三十六天,全歼日军十八万人,日军第十一军剩下的部队也几乎全被打残,整个华中方面军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尤其重要的是,在洪水消退后,新二军陆陆续续从衢州各地缴获八面日军联队军旗,其中包括第六、第十六师团这样精锐部队的联队旗,这意味着有八个陆军联队将永远退出陆军序列,这实在是明治维新后日本军队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新二军的捷报传来,全国各界和海外华侨一片欢腾,重庆、成都、昆明、西安、长沙等城市,皆有数十万民众自发举行规模空前的盛大集会和游行,欢庆胜利。

    尤其是陪都重庆,当地军民不分男女老幼,都沉浸在节日般的兴奋之中,到处都是欢呼雀跃的人群。大街小巷,家家户户门前挂起国旗,连成一片,以示爱国。街道上到处都是横着竖着的大幅标语:“庆祝千里岗大捷”、“中国必胜”、“吴铭将军万岁”、“新二军万岁”。

    全国各地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鞭炮和锣鼓声喧天,城里报馆的人用汽车装了大捆大捆的号外,在街道上铺天盖地地撒,五花八门的救亡团体竞相涌上街头,游行、喊口号、唱歌,即兴演讲,表演戏曲,尽情丑化侵略者。人们更是把千里岗大捷的指挥者吴铭的大幅画像,画在一张张三块门板大小的画板上,抬着走在游行队伍前面。

    就此,吴铭和新二军的威名天下皆知,吴铭也由此成为全国民众心目中空前绝后的民族英雄和赫赫战神,受到世人顶礼膜拜。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迫于舆情压力,破格晋升吴铭为上将,并将新二军升格为新二集团军,下辖新二师、新三师、新四师、新五师和独一师、独二师、独三师、独四师共八个师,以赣东上饶和浙江衢州、金华、宁波为驻地,其中上饶和金华、宁波等地,需要新二军自行收复。

    冈村宁次回到南昌后,从凤凰广播电台的新闻播报中收到确切的战报,难掩自责之情,悲愤剖腹,华中方面军司令官山田乙三以下二十四名军官自裁谢罪,刚刚卸任陆军大臣的板垣征四郎,紧急赶赴南京接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职务,与此同时,日本国内紧急调遣六个新编师团赶赴上海,严防中队展开全线反击。

    板垣征四郎抵达南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临安和富阳以西、浙江钱塘江以南的部队尽数撤回,严守天目山和钱塘江防线,同时侵入赣东的部队,通过铁路和公路撤到东乡,背靠南昌,依托南北的大山抵御来自新二军的威胁。

    吴铭一边扩充兵力,一边徐徐而进,于十月底彻底收复赣东和金华、诸暨和宁绍失地,并且还光复了浙赣战前即失守的萧山,与日军隔着钱塘江对峙。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日军一直不敢南顾,蒋介石也担心吴铭立下更大功劳,不敢调动新二集团军出战,吴铭也不愿意过多消耗日军兵力,让英法美等国在背后偷着乐,因此一直据守浙赣地区。

    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更是无法抽调兵力进攻新二军,浙江中部、西部和南部大部分时间都一片太平,经济有了很大的恢复,宁波更是一跃而成为海外物资涌入国内的贸易大港,吴铭和新二集团军赚了个盆满钵满。

    时间飞速如梭,一转眼就到了一九四五年三月下旬,由于美军硫磺岛战役损失惨重,对进攻日军本土顾虑重重。

    应美国人的强烈要求,吴铭在美国舰队帮助下,率部光复了台湾和琉球群岛,这时美国对日本本土投掷了两颗原子弹,日本政府投降。

    战后吴铭对琉球地区的日本人展开肃清行动,将其遣返日本,对部分顽抗者进行屠杀。由于吴铭部的屠杀行动被美国记者偷拍,经《纽约时报》报道后引起国际舆论强烈关注。

    四六年初,为了争取美国援助,蒋介石下令调新二集团军回国,准备围剿苏北和山东解放区。

    吴铭在琉球宣布下野,新二集团军哗变,二十万大军烟消云散,随后琉球复国组织宣布独立,成立琉球政府。

    琉球自卫军立即出现,其中新二军的老将龙韶罡、张东宁、戴子冉、罗钰铭、杨嗣先、尹涤中大半都在琉球自卫军中任职,其他毛良坞等一些重要人士都在琉球政府里面担任高级官员。

    琉球民众选举吴铭为琉球共和国的名誉总统。

    四六年夏天,吴铭及家人出现在香港,开始了其经济制霸香江,政治幕后操纵琉球的辉煌生涯。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