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十七章 明星何小环

作品:《怪厨

    “一样,看你们俩一对儿怂样,一个穿胶鞋白衬衫,一个穿工作服,惹了也白惹。”何山青借题发挥,发泄心中不满。

    白路很郁闷:“你俩吵架,别带上我。”

    听到这句话,高远鄙视的看着白路:“我真想揍你。”

    他们吵架,引起别人主意。柴定安懒得去劝架,走到厅堂中间的圆台上,啪啪啪拍了几下手,大声说话:“美女帅哥们,静一静,柴老七要说话了。”

    白路一看,跟高远说:“你看,有人说话了,这是按照我看的电视剧演的。”别人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有高远怒瞪白路,沙沙在一旁偷笑。

    见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力,柴定安继续说话:“今天请大家来,三件事,第一件事,《飞狐》大卖,恭喜我们的大明星,女主角何小环。”

    下面劈劈啪啪响起掌声,何小环微笑着跟大家点头还礼。

    白路啊的叫了一声:“我想起来了,我说看着怎么那么眼熟,下午买手机,这个女的在咱头上。”

    “你说的什么玩意?”何山青听不下去。

    张沙沙小声解释:“她给电器做广告,印成宣传画,挂在商店里面。”

    何山青鄙视的看了看白路:“你那也叫嘴?”

    高远皱眉问何山青:“柴老七知道我要来?”

    “不知道吧。”何山青回话。

    高远心中疑惑,不知道自己要来,为什么要说何小环的事,还要表现很亲密的样子?是早有准备还是临时起意?

    掌声很快歇下来,柴定安继续说:“第二件事,下个月十号,环娱乐挂牌成立,一会儿每人拿张请柬,万望大家到时候来捧场。”说到这里,看了眼高远,接着说:“咱可说好,必须得来,礼来不来的不重要,柴老七不差钱,咱差的是人,来了就是朋友。”

    这件事情才是今天举办聚会的主题。放眼望,屋子里的女孩不是小歌手就是小模特,或者小演员;男的多是公子哥和经纪人,也有三、五个歌手演员。

    环娱乐既然成立,总不能只有何小环一个艺人,不管出不出名,纵是虾兵蟹将,也得先签几个人顶顶场面,今天是提前发布消息,吸引下人气。

    看着人群前面的何小环,高远淡淡微笑,一年多不见,这丫头又变漂亮了。

    “现在宣布第三件事,有请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王威廉。”柴定安大声说道。

    “王威廉?他来了?”屋子里的美女们左右张望,寻找传说中的世界第一流服装设计师。

    白路问高远:“王什么的是谁?”

    何山青叹气:“你除去做饭,绝对是不学无术。”

    司马智小声说话:“王威廉是美籍华人,给三十六个国家的总统、首相、或是国王、王后设计过衣服,他设计衣服,起价十万美金,哪怕是个裤衩,也得给十万美金才行;找他设计衣服,光有钱不行,要提前半年预约,还得看他的心情、看预约者的身份地位,人称服装界的劳斯莱斯,据说这家伙住在阿拉斯加,轻易不出门,不知道柴老七是怎么请来的。”

    “这么牛?你们说,按照我的做菜水平,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牛?”白路憧憬未来。

    “你是厨子?”瘦子一直呆在边上没走,听到这话,更加瞧不起白路,一个厨子而已,真搞笑,什么时候也能参加这种聚会了?

    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非常漂亮的、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摆着张扑克脸,很骄傲的往里走。

    白路纳闷:“王威廉是女人?”

    却见职业美女在门口停步、侧身,扑克脸变成微笑的扑克脸,迎向一个四十多岁的白头发帅气大叔。大叔保养的很好,缓步走进大堂。

    柴定安快步走下圆台,迎向帅气大叔:“欢迎大师莅临鄙处,柴定安不胜感激。”

    王威廉笑道:“客气,客气,还要感谢柴先生邀请,王某才有机会回来,怎么说我也是中国人,回家看看是好事,又能和年轻人呆在一起,我也年轻许多。”

    柴定安引着王威廉走上圆台,大声宣布:“环娱乐开业当天,王威廉大师将为我们的当家美女何小环量身定做两套衣服,同时决定在北城设立分公司,并接受预约,大家可要把握机会啊。”

    听到这句话,帅哥美女们掌声雷动。何山青轻吹声口哨:“这一次,柴老七没少花本钱。”

    掌声中,有人大声问话:“现在预约定制衣服,可以不?”

    白路也轻吹声口哨:“真有钱啊,十万美金啊,看来这间屋子里,我最穷。”

    “那是一定的。”瘦子突然插话。

    何山青白了瘦子一眼,跟白路说话:“其实不算贵,十万美金由顶级大师为你量身定做衣服,档次就不一样,要知道随便买个皮包都得两万美金,甚至还有更贵的,相比较金钱而言,大师的辛苦付出确实算得上是廉价。”

    “好吧,你说廉价就廉价。”

    这时候,职业美女走上圆台,脆声说话:“我是王威廉大师在国内的代理人……”后面哩哩啦啦说了些定制衣服的条件,总之很苛刻。

    可是场中的几十个男男女人尽是很兴奋,大师么,规矩多一些是应该的。

    尽管规矩多多要求多多,却是无人置疑,看到这种场面,白路叹息:“为什么我的饭馆就不能这样?每天都有人想要破坏规矩。”

    “别侮辱规矩两个字。”高远鄙视道,又说:“行了行了,走吧。”

    他今天来,就是想看看何小环,如今看到了,也该走了。

    自王威廉出场以后,身边就没少了人,一个又一个的小明星小歌手凑过去套交情,目的只有一个,让大师给自己设计一套衣服,在隆重场合穿出来,十分有面子。至于十分昂贵的十万美金,暂时不予考虑,毕竟是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

    看着许多美女围绕,白路有点羡慕:“他是设计师,我也是设计师,待遇咋差这么多?”

    “你是什么设计师?”何山青鄙视道。

    “靠,厨子不是设计师啊?他设计衣服,我设计菜,咋的了?衣食住行,厨子排第二呢。”

    “少扯了,不要说建筑设计师,你连室内装潢设计师都比不过,至于道桥设计师,或者汽车、火车、飞机大炮设计师,人家都是高端人才,你觉得是一回事么?”

    “你家的大炮是交通工具?”白路抓住语病反驳。

    “罗嗦什么,走吧,路子,去你那喝点酒成不?”高远问。

    “完全成。”白路看看身边吃了一半的龙虾,可惜不能外带。有点舍不得的拉着张沙沙往外走。

    瘦子一直盯着张沙沙看,乖巧、文静、可爱、漂亮,比什么都好看,喜欢的不得了,当时想要跟出去。

    何山青往中间一横,冷笑着看瘦子。

    瘦子瞪他一眼,抬步从左边绕。何山青同时左移,再次挡在前面。

    瘦子沉着脸问话:“怎么个意思?”

    何山青嘿嘿一笑:“没有意思。”

    “没有意思,别挡路。”整个屋子里面,除去柴定安,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他是不愿意和何山青起冲突,却并不怕他。

    至于高远,瘦子不认识。

    何山青笑着问话:“你出去干嘛?想追那个女孩?”

    “要你管?”瘦子眼神变冷。

    何山青呵呵一笑:“你还真不知死啊,爷今天心情好,送你句话,低调是福。”

    这俩家伙又杠到一起,柴定安看见,很不高兴的走过来:“干嘛?在我这儿闹事?”

    何山青笑道:“哪儿能,走了,等开业时见。”

    柴定安问:“不玩会儿了?”

    “下次吧。”何山青瞥了瘦子一眼,转身出门。司马智跟在身边,问:“那孙子是谁?”

    “那孙子相当有名,你听过。”

    “谁啊?”

    “在日本拍片子,号称淫民金刚那家伙。”

    “我去,是他?真应该找他要个签名,你怎么认识的?”

    “和我读一个幼儿园,然后这孙子就出国了。”

    “这玩意是个人才啊。”

    “人个屁才,你也可以。”何山青不屑。

    “拉倒吧,这个我得认栽,人家堂堂,两国留学生,愣是献身于伟大的电影事业,自己出钱拍了三百六十五部片子,和那些著名动作女明星近距离交流,还不带套打真军,你不服不行。”

    他俩边说边走,很快来到电梯口,高远回头问话:“你俩说什么?”

    司马智笑道:“你不知道,刚才那孙子是何山青的同学,在日本带回来三百多套碟片,自己是主演,据说女主角上千人,这家伙也真强,上千人啊,就那小体格,吃得消么?”

    “瞎说什么。”高远扫了俩人一眼,又看向张沙沙。

    何山青二人赶忙换话题:“十号开业你来么?”

    “来。”高远淡声说话。

    这时候,有服务员跑过来,送给每人一张请柬,何山青打开看了看:“屁娱乐公司。”

    白路还在惦记着那只龙虾:“你们的聚会太无聊了,还不如昨天唱歌有意思,除了龙虾,整个晚上无一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