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十八章 送你去上学

作品:《怪厨

    何山青笑道:“你在嫉妒,嫉妒王威廉。”

    司马智也笑:“那是咱们走的早,再过会儿,等王威廉离开,后面的节目很精彩。”

    何山青坏笑:“兴许有王威廉一个呢?”

    “越说越没溜儿了。”高远淡声说道。

    电梯门打开,五人进入,从三十三层高楼快速降下,上车,回五星大饭店。

    到家后,张沙沙进卧室,对照说明书,学习用手机。

    何山青买箱啤酒回来,一人拿一瓶,边喝边聊。

    白路说:“我打算明天开始装修。”

    “你装修了,我们上哪吃饭?”

    “我想成名,比王威廉还有名。”

    “就知道你被刺激了。”何山青哈哈大笑。

    “真俗,你根本理解不了我的境界。”白路认真说道。

    ……

    四个人喝到十点半,酒喝光了才散伙。三名少爷无视酒驾,硬是各自开车回家。白路叹息,坚决不能卖酒。

    第二天,张沙沙老早起来,穿着类似于学生服的深色小西装,站在门口往外看。

    白路猛地想起来,没给她学习用具。暗骂自己是猪,胡乱洗把脸:“走,送你上学。”

    张沙沙犹豫一下,没有书包没有书,也没有笔本,就这样上学?

    不过到底没问,跟着白路往学校走。

    白路说:“学校门口有商店,什么都有卖的。”

    沙沙恩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学校很近,因为不是重点高中,学生也不多,一共十六个班,八百多学生。校门口有一趟商店,从手机到盒饭,卖什么的都有。

    白路带着沙沙大采购,从书包到水杯,纸巾,椅子垫买了个遍,甚至买了套袖。

    拎着这堆东西,雄赳赳气昂昂走向学校。

    第一天上学,先去见教导主任,然后见班主任,然后领书,再然后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去班级,白路有点紧张,好象是自己来读书一样。看眼沙沙,沙沙正好看他,白路笑笑,小声说:“记住我的电话号码,有事打电话。”塞过去三百块钱。

    很快来到一年一班,沙沙找到座位坐好,白路不肯离开,站在门外一直看一直看,把老师看不舒服了,出来告诉他:“你可以离开了。”

    白路点头说好,顺便要来老师的电话号码:“我在小王村路开个小饭店,有空来尝尝,管保不后悔。”

    明明应了要离开,白路依旧不肯走。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他还守在门外。最后被班主任强行轰走:“哪有你这样的哥哥?这是高中,不是幼儿园,不用一直守着。”

    白路笑着说是,说对不起,问清楚中午和晚上的放学时间,这才不舍离开。

    张沙沙第一天上学,白路十分重视,去菜市场买回一堆好吃的,什么补买什么,然后不停看时间,要在沙沙放学前做好、并送到学校。

    九点半,有人推门而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打扮的挺好看,很有份职场女性的气质。问白路:“是你要祖房子?”

    白路说是。

    女人说:“昨天一个姓黄的打电话,约今天看房子,他上班没时间,让我直接来找你。”

    女人的房子距离饭店有三百米远,二楼,两室一厅,六十多平米,家具一应俱全,租金五千五。

    去看过房子,虽然房租略贵,但是房间干净整洁,白路很满意。于是签合同,交钱。

    给黄丰打电话,让他通知另一个房东,不去看房子了。

    等拿了钥匙回饭店,看见何山青的大红跑车停在街上,走过去敲窗:“干嘛呢?”

    何山青下车:“进屋,外面热。”

    进屋后,何山青说:“昨天怕沙沙听见,就没说,今天来提醒你一下。”

    “什么事?”

    “昨天那个瘦子叫于善扬,极不是个东西,特色,回来一年多,睡了不知道多少个姑娘,你情我愿的不说,单是强迫的、不情愿的就祸害了二十几个,你注意点儿他。”

    白路点点头:“谢了。”

    “我说真的,你别不在乎,昨天回去打听了一下,这次环娱乐成立,于善扬投了些钱,就是图着玩起来方便。”

    “我没不在乎。”白路笑着回话。

    这时候,门外又有人开始排队,等着吃饭。何山青看了看,认真说道:“你这样不行,饭店不是这么开的,按你的手艺,应该走高端路线。”

    白路呵呵一笑:“再说。”看看时间,应该给张沙沙做饭了,去厨房忙碌。

    何山青看到肉啊鱼的,尽是好吃的,眼睛瞪的如牛眼一般:“你个王八蛋,偷摸做好吃的,给我们就吃白菜豆腐。”

    白路解释:“沙沙的午饭,正好你来了,一会儿陪我送饭。”

    为了能吃到好吃的鱼和肉,何山青屈辱的同意下来,顺便问:“你去送饭,客人怎么办?”

    “让他们等着。”

    中午,一辆很拉风的红色跑车停在北城十八中门口,几乎是同一时间,学校响起放学铃。片刻后,学生们冲出校园。

    他俩等在车外面,看着许多女生从身边走过,何山青感慨:“还是学生好啊,多年轻。”

    有三个女生嘻嘻哈哈走过来,看到漂亮的跑车,又有车边两个很不丑的帅哥,一个女生喊道:“帅哥,等人啊,是不是在等我们?”

    于是,何山青更加感慨:“现在的孩子真了不得,像我们那时候……”

    白路没心思听他说废话,给沙沙打电话。不一会儿,沙沙出来:“不用接我,我自己能回去。”

    “你哥怕你饿着,一定要给你送饭。”何山青说。

    “我回去吃就行,这么近。”

    “也是。”白路点头:“回去。”

    张沙沙上学第一天,中午放学有红色跑车接走,路过男生有吹口哨的,有起哄的。何山青第三次感慨:“真是青春无畏……小兔崽子,再吹口哨信不信揍你。”

    中午很快过去,张沙沙回饭店吃饭,去看过新房,然后上学。白路抓着何山青做苦力,帮忙搬家,然后给王某墩打电话,告诉他想要装修饭店。

    王某墩就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什么事?”第二句话:“随便折腾,拆了都无所谓。”快速挂上电话。

    在挂电话之前的一点时间里,白路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王八蛋,又偷酒喝,别跑……”

    那是他爸,养育他长大的养父大老王。有二叔陪着,倒是多了许多欢乐。

    白路举着电话发了会儿呆,突然想回家了,那地方虽然只有沙子、风、太阳,没有繁华都市的美丽、热闹、方便,但是有大老王。不过接着想起大老王收拾自己的手段,不禁打个寒战,那种恐怖的幸福,还是让二叔去体会吧。

    老爹让他出人头地,那就必须得出人头地。白路屏弃杂念,在门口贴上巨大告示:“装修,歇业。”

    他一直认为吃饭是很神圣的事情,食物是很神圣的东西。可是王某墩的五星大饭店实在够破烂,在这种地方吃饭,纵是再好的食物,吃到嘴里也会大打折扣,所以得重新装修。

    原本打算自己动手拆房子,被何山青阻拦。刚才搬家已经累的不像样,现在又要帮忙拆房子?还让人活不活了?何山青严肃建议:“专业的事情要找专业的人做,找装修公司,让他们拿方案,让他们干。”

    于是去找装修公司,请工人,在白路的指导下拆房子,做设计图。

    因为是隔离出来的小门市,屋里没有承重墙,所以全部拆空。包括厕所、卧室。

    房间里的东西,比如卧室里的破床,饭店的破旧桌椅,还有碗盘等,卖给收破烂的。

    然后规划空间。去掉卧室,厨房设计成透明的,让客人看的舒心吃的放心。卫生间边上有个小小的衣帽间……

    一直忙碌到晚上,白路去接沙沙放学,何山青叹息:“如果不是你岁数太小,我会以为那是你闺女。”

    白路不理他,捎带脚买两套新被褥,把沙沙送回家,回来继续忙碌。

    高远下班后过来,看见门口堆的乱七八糟,叹气道:“真能折腾,我刚约了人吃饭,你就把饭店拆了。”

    何山青跟着叹气:“你就幸福吧,老子被他抓壮丁,干了一天活。”

    “晚饭怎么办?”高远问。

    白路说:“我请客,吃大排挡。”

    “吃你个脑袋,定桌,去第二公馆,叫上沙沙,一起。”

    “第二公馆是什么地方?大使馆?”白路问。

    “你个棒槌,老子不想和你废话,换衣服,沙沙呢?你拆了房子,沙沙住哪?”高远左右张望。

    何山青笑道:“这个疯子上午租到房子,下午就拆店。”

    ……

    第二公馆名气不大,很少人知道,但是饭菜很贵,属于专门伺候权贵的高档饭店。建在公园一角,青树红花为依,飞鸟游鱼同赏。

    和这里一比,名气很大的大天堂好象是街边店一样普通。

    既然高远请吃饭,白路也不客气,接上沙沙,大家出发。等到了地方,白路叹服:“这是公园绿地啊,居然开饭店,真有本事。”

    何山青鄙视道:“别摆出一副没有见识的样子。”

    “我确实没有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