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十四章 再开业一次

作品:《怪厨

    他正感慨,电话响起,是高远,电话一通就破口大骂:“老子给你好几万,你个王八羔子,到现在一顿饭没做给丁丁吃,是不是想死?赶紧买菜做饭去。”

    白路骂回去:“你个王八盖子,昨天晚上是猪在我家吃饭?”

    电话那头突然没有声音,跟着挂掉电话。

    白路刚舒口气,电话又响,还是高远:“晚上打包,我家老爷子馋了。”

    白路真想告诉他,饭店关门,概不伺候。可是老人家想吃点好吃的,只好应了下来。

    ……

    时间如水流走,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重复。早上送沙沙上学,上午看饭店装修,做午饭,接沙沙放学,和丁丁吃午饭,下午继续去饭店看装修,晚上做饭,吃饭。

    十天后,饭店装修一新,很小很小的一家店面,居然花了十三万装修费,还没算上后期采购的厨房用品。

    接下来几天大采购,买全新炉灶、餐具等。

    等一切折腾完毕,已经是九月三十日。白路决定隔天国庆节开业。

    在过去的十几天里,高远偶尔过来看望丁丁,何山青找过白路几次,想带他出去玩,白路不去。

    至于于善扬,因为十月十日的环娱乐开业,前期有许多事情需要忙碌,他暂时放弃找白路麻烦的想法。所以大家都过了段平静日子。

    在这些天里,白路顺利考下厨师等级证,一个小绿本,国家五级——初级证书。虽然小饭店不要求这个,但是在面对检查的时候很有用。

    另外有件麻烦事,豹子。这小子不放心沙沙和白路住在一起,无论如何不回家,死活赖在客厅不走。白路只好让他睡沙发。

    后来,豹子妈来城里,把豹子好一顿骂。可是在看过白路装修的饭店之后,和他商议:“我那儿子不喜欢读书,还总捣乱,孩子没爸,我管不住,这样行不行?让他给你打工,一个月给个三头五百的就成,主要是栓住他,不惹事,我好省省心,等孩子大了,明白事了,就不麻烦你了。”跟着又说:“他要是捣乱,你使劲揍,没事,我做主了,不过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带他回家。”

    白路没有妈,看着豹子妈低声下气的模样,心头一阵发酸,当即答应。何况他本来就对豹子没恶感,于是事情定下来。

    豹子妈先带豹子回家,办理休学,还得做点儿准备,毕竟算是出远门。

    按白路想法,干脆把豹子弄到十八中,和沙沙做同学算了,反正一个羊是赶,两个羊也是放。问题是豹子的学习成绩实在太差,五科加一起考九十多分,要知道一科满分是一百五。十八中当然不收。

    豹子比沙沙大两岁,十七,比白路只小三岁。不过看面相,起码要比白路年轻七岁以上,没办法,沙漠气候太滋养人了,促进早熟别有妙法,白路长得稍微成熟了一点儿。豹子妈正是这样认为,一劲儿让豹子管白路叫叔。

    受到心理伤害的白路只好落荒而逃。

    因为豹子的强行加入,白路不得不琢磨买房子的事情,想着再去挖几块金砖回来。

    胡思乱想中,国庆节到来。

    一大早,装修一新的五星大饭店重新开门营业,干净漂亮不说,清单雅致的装修直接把饭店提升好几个档次,开放式厨房给人安全和卫生保证。很有点儿日本料理当着柜台迎客的感觉。不过很显然,这里比日本料理要好上许多许多。

    大门一开,陆续有人送花篮,一对对的乱挤在一起。高远、何山青、司马智、鸭子、林子、还有丁丁,高爷爷,每人送俩。童安全和黄丰等人凑钱送上一份。至于乐苗苗一帮美女,换上齐刷刷的短旗袍,充当临时服务员。让豹子和沙沙无事可做。

    看着如许多人捧场,租用王某墩家房子的几家店铺老板也凑份子表示祝贺。比如包子铺老板李黄,又比如和王某墩有莫名关系的王若梅。

    瞅准时机,王若梅把白路拽到角落问话:“你叔什么时候回来?”

    白路当然不知道。

    饭店改建后,去掉卧室,去掉柜台,地方扩大许多。不过因为白路别具一格的装修风格,并没有增加多少桌子。所以,此时的饭店里早已人满为患。

    白路很感动,才来北城几天啊,一个月不到就认识了这么些人,每一个人都是很给面子的主动过来捧场,于是,很开心的去做午饭。

    高远隔着巨大玻璃窗跟他说话:“小样,明着告诉你,今天就是来吃你的,有本事你就别做。”

    白路不接话,遇到这样一个人格分裂的家伙,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时间临近中午,何山青和鸭子几个人买来十几盘鞭炮,二十几个礼花,闹哄哄的一阵乱放,无数汽车警报器跟着一起叫唤,成功引来警察。

    国庆节,轮到孙敏值班,正有些小情绪,待听说五星大饭店又闹事,马上气冲冲赶来。

    见到饭店重新开业,孙敏压下脾气,有道是开业大吉,讲究个好彩头,警察也不能硬要触人霉头不是?

    在警校时,老师常说法律不外乎人情,对于片警来说尤其重要。谁家不出事情?清官难断家务事,只要能顺利解决问题,只要不是大是大非、或者性质恶劣的案件,一般都会采取柔和办法解决。比如撞车以后的私了。

    所以,尽管看白路不顺眼,但是在大喜之日,孙敏没有冲进饭店质问,只敦促在外面瞎折腾的几个公子哥,别再闹了。

    这帮公子哥哪会在乎一个小片警的警告,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奋勇上前,打算调戏警花。幸好被高远看到,丢过来两把笤帚:“扫地。”

    又跟孙敏好说好话,保证不再放鞭,孙敏满意回去。

    今天来的客人着实不少,一帮公子哥,每个人都带了三、俩朋友过来捧场,男男女女的挤满店内外,让路过行人为之侧目。

    他们来捧场,自然是豪车当道,看着一大排型号各异的豪华跑车,附近居民纷纷猜测这家名字巨俗巨俗的五星大饭店的老板有多少关系,后台有多硬。

    这种猜测一直持续到晚上,因为这帮家伙不走。

    何山青等人吃完午饭,哪也不去,占着桌子打麻将,打算再吃顿晚饭,按高远的说法:“得把花篮钱吃回来。”乐苗苗一群丫头喜欢玩,也不愿意回学校,尤其何山青说了,晚上去嗨皮,几个贪玩的学生妹当然愿意留下来。

    只有高爷爷早早回家,却也叮嘱高远:“晚上打包回去。”

    见这帮家伙不肯走,白路也不理会,带着沙沙和豹子回家休息。丁丁是明星,注意形象,跟着一起回去。

    晚上再回来的时候,饭店依旧满员。重新开业第一天,门口已经有人排队等着吃晚饭。

    白路一看,要遭,今天不会忙到半夜吧?

    不管怎么说,开业头天不能赶客人。白路进屋闷头干活。一直忙到九点多,吃光所有饭菜,才算伺候好客人。

    关门后,何山青领着去跳舞、去唱歌,一堆美女加一堆帅哥,还有一堆好车,着实拉风。白路忙碌一天,有点乏,找借口提前回来。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想起件事,九月上旬报名厨王大赛,比赛初选日是十月八日,还有六天。他担心会忘记,拿笔在日历上做标记。毕竟交了好多钱,不去糟蹋一下,对不起那些钱。

    初选日是十月八日,两天后公布决赛名单,十月二十号在厨师学校决赛。

    于是在二十号那天也做标记,他认为自己稳过初选。

    看到白路郑重其事做记号,沙沙问:“你生日?”

    白路给她买了许多东西,又悉心照顾,沙沙想尽力偿还。

    白路说:“不是。”

    丁丁和他们一起吃早饭,随口问:“那是什么?”

    白路没回话,看看沉默如金的豹子。豹子妈把他交给自己,说是每个月给个三头五百的就成。可这里是北城,三头五百?一个十七岁的大小伙子,就算有一千都不够花,三头五百好做什么?

    想了想问豹子:“以后想做什么?”

    豹子抬头看他,沉默片刻说话:“这就想赶我走了?”

    白路郁闷:“你怎么比高远还难伺候?”

    丁丁笑问:“高远很难伺候么?不会啊,我觉得挺容易相处的。”

    张沙沙抬头看白路,面含疑问之意,想知道他是不是真要赶走豹子。

    白路气道:“十几天前就赶你走,可你走了没有?”

    豹子一想,对啊,他赶我走,我不走就是,他能怎么办?于是问道:“那你问我想做什么干嘛?”

    “和你说话真累!我是问你,以后就想干服务员干一辈子?”

    “不!绝对不!我要赚大钱,做生意……”

    “打住,算了,不问你了,沙沙放假这几天,你和她当服务员;沙沙上学的时候,你自己干,我去买几本厨师书,你愿意学就学,不愿意学拉倒,还有,每天给我勤快点,洗脚洗袜子!你住客厅啊大神,想熏死沙沙?”白路越说越气,顺便教育起他的不讲卫生。

    不过,对于单身男人来说,不讲卫生很正常,尤其是十七岁的男孩,哪有人愿意洗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