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大厨张正义

作品:《怪厨

    张正义不信白路能这么快雕好。别看他刚才拿起核桃就雕,可是在昨天晚上,老人家是抱着核桃研究了又研究,下了很多工夫。而白路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核桃,光构思就要许多时间,怎么可能比自己快?

    但是白路已经停手,张正义疑问地瞥眼一瞅,恩?跟着再瞅一眼,停下手中活计,拿起白路的核桃仔细看,起码看了五分钟,长叹一声:“老喽。”收起两个核桃和菜刀,他不比了。

    白路大声说:“老人家慢走。”

    “谁说我要走了?”张正义走进厨房。

    “您老人家还想干嘛?”

    “雕核桃只是小技,做厨师,主要考较火候的掌握,我要和你比做菜。”

    白路半张着嘴巴,用仰视的眼神看过去:“老人家,你真无耻。”

    “有你这么说长辈的么?”老头一改刚进店时的骄傲了不得,变成邻家爷爷一样,只是还有些严肃。

    墙壁上有个壁钟,没有壳没有表盘,好象是枯树枝一样的装扮,最粗最短的那根枯枝指在十一的位置。

    白路抬头看一眼:“老人家,我要营业了,咱不折腾成不成?”

    “什么是折腾?为厨者,当有诚心,以身奉道,恒心如一,古语,治大国当如烹小鲜,同理,我们烹小鲜也要如同治理国家般严肃认真,怎么可以折腾,怎么能够是折腾?……”老头横眉张目,滔滔不绝。

    “我比!”白路实在受不了了,宁愿去做饭,也不听张正义说话:“比什么?”

    “蛋炒饭。”估计是没少看厨师类电影,张正义很有电影角色的觉悟。

    白路叹气:“为难我是不?成,等二十分钟。”

    “为什么要等二十分钟?”

    “煮饭!”白路气哼哼回厨房,心道外面世界太不好混了,什么都要顾虑,还是沙漠里简单,拳头大就行。

    张正义明显被电影欺骗,认真建议道:“炒饭要用隔夜的。”

    “哪个老师教你的?皇帝想吃蛋炒饭,谁敢用隔夜的做?一群疯子。”白路可算逮到机会出出气。

    “你!”张正义知道蛋炒饭的来历,传说是隋朝大皇帝将之发扬光大,想辩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气冲冲跟进厨房,被白路阻拦:“换衣服,带帽子,带手套,还有口罩。”

    “你为什么不带手套和口罩。”张正义很生气。

    “饭店是我的!”白路去淘米。

    张正义退后一步,站在厨房门口往里看:“你这用的是什么米?米不对,味道肯定不对,扬州炒饭最好的米是白灿米。”

    白路彻底无奈了:“您老人家是找大挑系毕业的?”

    “什么?我没上过大学。”张正义不明白。

    “找茬大学,挑毛病专业。”洗好米,往电饭锅里一放,插电源,按开关。

    老人家这才反应过来,小子敢戏弄我?继续持之以恒的挑毛病:“想做上等炒饭,不能用电饭锅,要用干柴大锅,也不能用自来水,饭熟后,取中间偏上部分的米……”

    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老人家,就我这小饭店,做什么上等炒饭。”

    “你!糟蹋美食艺术!”老人家开始扣帽子。

    “别废话了,喝水不?”

    “茶。”张正义很酷。

    白路更酷:“没有!只有白开水和自来水,你可以二选一。”

    他俩在认真吵架,门外突然响起悠扬的竹笛声,很好听,在闹市的人流喧哗和车流噪音中,竟然能悠然直上,传进饭店,送入二人的耳朵中。

    张沙沙隔着玻璃门往外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个头很矮,穿身赃兮兮的衣服,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胸前挂着一个小书包,双手拿横笛,一边走一边吹。

    值得注意的是,他是个瘸子,一条腿明显瘦小,兴许担心被人误会是装假骗钱,瘸腿的裤管高高挽起,露出黑细的小腿,和健康腿形成鲜明对比。

    少年一走一拖,好象古龙描写傅红雪时那样,走的很慢,却是永往直前,绝不停顿的走。

    他不乞讨,只是吹笛子。

    行人纷纷解囊,或一块或十块,走过去,把钱塞进他胸前的书包。

    少年不说话,朝每一个肯帮助他的好人鞠躬,每有人给钱,他就一鞠躬,而笛声一直不歇,吹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吹的真好。”沙沙轻声说道。

    白路往外看,正好看到少年坚强的身影,回头看看电饭锅,吩咐豹子:“你去叫那个吹笛子的,说是中午请他吃饭,不对,你告诉他,我请他吹一曲笛子,报酬是午饭。”

    听到这句话,张正义始终严肃的面孔好似春风化冰一样,突然就融化了,笑着点头:“你不错。”

    白路郁闷:“我错不错的用你说,干嘛老站在至高点评判别人?”

    说完这句话,坚决不理会张正义,去冰箱里翻出鸡鸭鱼肉,正经八百的做起四冷四热四荤四素大餐。

    张正义不死心,身为“找大”高材生,岂能如此轻易认输,劝白路:“是不是有点太丰盛了?这样不好吧,他一个人吃这么多?”

    白路彻底服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些是给他做的?”

    听明白豹子的来意,少年朝他鞠躬致谢,停在原地吹完一曲,才慢慢走向饭店。而到了门口,坚决不肯进来,说是怕弄脏饭店。

    “弄什么脏?进来。”白路在厨房大喊,又喊豹子:“带他去卫生间洗脸洗手,洗干净了,你今天的奖金一百块。”

    一听有钱赚,豹子好象绑架一样,把少年带进卫生间。

    此时门外有许多人在排队,眼见一个要饭的进入饭店,有人小声议论:“他怎么进去了?咱还怎么吃?”

    有人大声抗议:“他没排队。”

    白路喊回去:“如果你和他一样,你也不用排队。”

    五分钟后,少年出来,白路问:“想吃什么?”

    少年有点畏缩,小声说:“什么都行。”

    “赶紧点菜,吃完了,去门口吹一曲就成。”白路把他当普通人一样对待。

    少年犹豫一下:“鱼。”

    “再点一个。”

    “牛肉。”

    “好嘞,等着。”灶火狂燃,爆出油烟,也爆出菜肴的香味。

    张正义虎视眈眈盯着看,边看边点头:“不错,不错,基本功不错,干活也利索,还干净,哪儿毕业的?”

    白路想咬人了,这老头怎么和高远一样可气?必须把他当透明人看待,专心做菜。

    十五分钟后,一大碗香喷喷的米饭,一道浇汁鱼,一盘清烧肉摆在少年面前。

    少年有些感动,到处流浪的日子里,常有人请他吃饭,可是像今天这样把他当正常客人一样对待,全心全意为他服务的却是从来没有。

    少年说谢谢。

    白路从自动取筷机拿筷子和汤匙过来:“慢慢吃,不急。”

    自动取筷机是新添置的设备,有消毒功能。白路不喜欢一次性筷子,就买了一个。

    他也不喜欢塑料袋和泡沫饭盒,所以又采购一批带把手的保温饭盒,用这玩意打包带饭。只是有一点,打包回家的顾客要交一百块钱押金。

    虽然白路让他慢慢吃,少年却是不肯,两条鱼,一盘肉,在五分钟内全部吃掉。吃完饭,主动收拾桌子。

    白路拦住:“放哪儿吧,歇会儿,一会儿还得吹笛子。”

    沙沙端过来一杯水,少年接过,连声道谢:“谢谢,谢谢。”

    白路拿出两百块钱,递给少年一张:“一会儿多吹一曲可以不?”

    “可以,可以,谢谢,不能再要你钱了。”少年摆手不拿。

    白路没说话,把钱塞进他的书包。

    豹子收拾掉少年用过的盘碗,拿回厨房清洗。白路走过去:“你的奖金。”一百块钱放在水槽边。

    豹子看看钱,又看看饭店里坐立不安的瘸腿少年。加快动作,快速刷干净盘碗,放进消毒机。然后抓着钱出来,一起塞进旧书包里。

    少年更是连连感谢。

    公平说话,少年一天收入最少有数百以上,对他来说,一百块钱真的不算什么。但是有人肯公平对待他,这才是最难得的,自然是感激连连。

    这个时候,白路在厨房做蛋炒饭。

    刚做好的米饭盛出一盘,打散开放入冰箱冷冻。然后打鸡蛋,搅拌。二十分钟后,取出米饭,开炒。

    很简单的步骤,开火,倒油,炒蛋。取出后炒米饭,然后加入鸡蛋、盐、葱花,蛋炒饭做好。别的辅料一概没有。

    老头瞪着眼睛看他:“你这是炒饭?”

    白路也不回话,盛出炒饭,往老头眼前一放,转身就走。

    张正义挺生气,你这是敷衍我!大喊一声:“备菜。”他要做给白路看,什么是炒饭。

    白路冲豹子使个眼色,让他去伺候老头。豹子只好去厨房问话:“备什么菜?”

    “当然是炒饭材料,金华火腿,干贝,虾仁,冬菇……”

    豹子好象听天书一样,转头看白路:“咱有么?”

    白路咳嗽一声:“老人家,暂缓糟蹋东西,先尝一口我做的饭,觉得不好吃再说。”跟豹子说:“拿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