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十九章 嚣张何山青

作品:《怪厨

    有了局长命令,办事员开罚单,限时整改。倒是没贴封条,屋里还有许多人,真要封了,她们若是不出来,兴许会闹出大麻烦。

    白路感觉特没劲儿,都是些什么破事?从饭店开业到今天,除去装修和停业时间,一共营业十来天,各种事情就是没完没了,到底在搞什么?什么猫猫狗狗的都敢上门炫耀下牙齿,欺负一下自己。

    我只是想过段悠闲日子而已,难道这么点要求都做不到?

    如此看来,必须要变强大,强大到没有人敢来找麻烦,才能拥有随心所欲的悠闲。

    老爸让他来北城出人头地,张沙沙想让他帮助小女孩,白路自己的追求是悠闲,在这一时间,三个目标统一到一处,成名,壮大自己。

    在今天以前,他的打算是买个门市房,一楼开店二楼住人,随着要求慢慢增多,那个门市房的计划略微有些不适合。

    王东打完电话回来,跟白路小声说话:“要不要打电话?”

    领导给建议,让他们折腾,你们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别给自己拉仇恨就成。

    不拉仇恨?哪有那么容易。

    王东只好尽力表现友好,给白路提供方便。

    听到王东问话,白路有点无奈,给高远打电话还是给何山青打?难道打给总理秘书?

    他不想找高远和何山青;也不能因为饭店一点破事,就去麻烦总理、用掉好大一个人情,只得笑着拒绝“没什么好打的。”

    他的无奈,给两名警察看来,好象有恃无恐一样,分明是想搞大事情。俩人心下暗叹,得势不让人,又有人要倒霉。

    饭店里面,丫头们小声议论。警察来的时候,她们想出去做证,卫生局开罚单的时候,她们又想出去理论。一群丫头早已七个不忿八个不满。

    好在乐苗苗比较清醒,拦住大家:“现在出去也没用,等下,如果有人敢欺负白路,咱再出去。”走到门口,一面看外面情形,一面给何山青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何山青依旧不耐烦:“又有事情?”

    “三哥,有人来白哥饭店捣乱。”

    “我靠,我这刚走呢,什么事?大不大?”何山青有点小吃惊。

    “有人吃饭,和白哥打起来,警察来了,又来人封店,好象是卫生局的。”

    “告诉白路,我就回去,哪也别去。”何山青挂电话。

    乐苗苗开门出去:“白哥,三哥说马上回来,让你哪儿也别去。”

    白路冲她点点头,看得出来,乐苗苗努力想和他、和何山青搞好关系。

    五星大饭店门口又出事端,街坊已经习惯了,远远站着看热闹,慢慢地越聚人越多。再加上排队等吃饭的一群人,少说六、七十口子,任强一看,这可不行!要么回所里,要么进饭店,总之不能在外面吸引眼球。问白路:“回所里,还是进饭店呆会儿?”

    对于警察来说,回所里是最正确、也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不过任强想和白路交好,不介意在外面多耽搁一点时间。

    白路回话:“进屋吧。”何山青不让他走,那就不走。

    任强马上跟单学封五个人说:“先进屋,看看能不能谈?”

    这句话是说给围观人群听的,单学封却是冷哼一声:“谈什么谈?”

    他不是笨蛋,眼见警察一再给白路面子,加上电话里邵成义劝他放手,单学封隐隐有点儿不安感觉,不会真撞铁板上了吧?琢磨琢磨,招呼胖子们进饭店。

    办事员开好罚单,回来问王局:“还封店么?”

    “这怎么封?”眼看这帮人又回去饭店,王局动了心思,已经报警了,为什么不带回派出所?琢磨好一阵儿,决定暂时留下,吩咐办事员:“进去看看。”

    他想把人情做大一些,让单学封记住自己的好。不过,若是发生突然情况,他会马上离开。

    办事员进入饭店,发觉没人说话,气氛很诡异,便在门口站住。

    两分钟后,何山青开着大红跑车嗷嗷的停在街上,下车冲进店里:“哪个王八蛋要封店?”

    没有人说话,都吃惊看他,这家伙是谁?怎么这么嚣张?

    “苗苗,哪个王八蛋要封店?”何山青再问。

    乐苗苗指了下门口的办事员。何山青过去就是一脚,办事员背后是玻璃门,他往后退,撞到玻璃上面。何山青下脚不留情,狠狠踹在肚子上,于是就听喀嚓一声,玻璃门碎掉,稀哩哗啦响成一片。

    何山青不过瘾,扯着办事员的腿往外拽:“就你要封店?”

    这家伙太猛了,当着警察的面公然打人?

    街上本就有人看热闹,见到这个场景,更不肯走了,拿出手机拍照。

    任强跑出来大喝:“住手。”

    何山青阴着眼睛看他:“你让我住手?”

    这时候,白路已经跑到店外面,拽住何山青:“打错人了。”

    “什么?”何山青问道:“是谁?”

    “你先歇会儿吧。”白路去扶办事员。那个倒霉蛋一脑袋血,被玻璃砸的,衣服多处破损,手上、屁股上多是伤口,在地上拖的。

    办事员懵了,缓了好一会儿,才啊的发出一声大叫,哆嗦着拿手机要报警。

    白路按住他:“进屋坐。”胳膊使力,轻轻架起办事员,送进屋里。招呼何山青:“进来。”

    何山青进屋,瞪着俩警察问话:“谁让你们来的?谁报的警?”

    警察当然不能告诉他。

    何山青又问乐苗苗:“是谁报警?”

    乐苗苗看向单学封。何山青阴笑着走过去:“你报警?”

    这家伙太猛了,单学封往后退:“误会,误会。”

    “我误会你妈。”抄起凳子砸过去,单学风用胳膊一挡,转身就往外跑:“杀人了,杀人了。”

    白路一看,我去他二大爷的,这帮渣滓典型的欺软怕硬,和我打架,冲出来三个。何山青来了,这孙子转身就跑,就因为他开跑车来的,我开个小饭店?

    何山青追过去:“跑什么跑?”

    王东是警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也得阻拦何山青:“冷静,冷静。”

    “我冷静你大爷。”何山青怒了,谁都骂。

    就这时候,街上传来马达声响,嗷嗷的开过来一串跑车,停车后,下来一群青年,或冷酷或不驯,只看表情,没一个好相与的。

    这帮人下车后往五星大饭店走:“三儿,在里面么?”

    饭店门口围着许多人,又有一地碎玻璃,肯定是这里出事。

    人多了,何山青反倒不动手了,松手退到门口,和那帮人打个招呼,冷着声音说:“出来个人,跟我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

    “我要报警。”办事员终于清醒过来,突然大喊一声。

    “警察就在这,你报什么?白痴。”何山青不屑说道。

    “注意下啊,你想干什么?还有你们,看什么?出去。”王东冲一帮公子哥喊话。

    没必要为难警察,白路跟单学封说话:“给你个机会,把门赔了,还有他的医药费,再跟警察说,你报假警,这事就这么算了。”

    他不想让何山青乱来,这家伙没事都得找点事出来,现在逮到机会,还不得折腾死单学封?

    “什么?凭什么我赔?”单学封喊道。

    白路笑了:“那就不用赔。”跟任强说:“回派出所吧。”

    任强叹口气:“上车。”说着话,看了单学封一眼,心里话是,你是白痴么?给你退路都不走。

    单学封身边一个胖子拽了他一眼,小声嘀咕两句,单学封面色变得更难看。那人劝他好汉不吃眼前亏,在不了解对手的情况下,千万别阴沟里翻船。

    单学封知道他说的对,可是在朋友面前丢脸,又有许多人围观,怎么可能马上拉下脸赔钱?

    正犹豫呢,何山青冷笑:“不赔?不赔钱好啊,走,去派出所。”

    “我赔。”单学封身边另一个人说话,从兜里摸出一沓钱,也不点,搁到桌上:“这里有两千多块,赔门够了吧?”

    “两千?五千!”何山青说道。

    “就这个门怎么值五千……”单学封急道。

    “一万。”何山青冷笑看他,满脸都是挑衅的模样。

    单学封还想再说话,边上有个人打开手包,拿出一叠没开封的新钱,放到桌上,换回刚才那些钱:“这是一万,我们可以走了吧?”又跟警察说:“这位先生的医药费,我们付,我们回去自己协商,可以么?”

    俩警察不置可否。何山青不屑的看看他们,转身出门。

    何山青肯离开,说明事情可以这样解决。

    付钱的胖子把任强拽过去,小声说道:“单先生是市招商局的,我是客商,叫张文武,有些事情,我们可能不明白,麻烦您给指点下迷津。”说着话奉上名片。

    这是查底细呢。任强略一核计,自己一个小警察,哪面都不能得罪,于是小声说道:“就在这跟你说一句,出了门,我绝不承认。”

    “明白,明白,麻烦您留个电话,改天登门拜谢。”不愧是商人,就是会做事。

    任强摇头:“电话就不说了,我跟你说三个人名,老板叫白路,穿红衣服的叫何山青,还有个人没来,叫高远。”说完话,招呼王东:“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