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五十七章 拼酒的代价

作品:《怪厨

    “还行,昨天数学测验,我是最高分。”

    “最高分就是第一了,想吃什么,晚上犒劳你。”

    张沙沙淡淡回话:“都行。”

    这丫头太猛了,比正常学生晚上学大半个月,居然能考第一。虽然说是普通高中,可是一个班级也有五十多口子呢。

    白路说:“大虾?螃蟹?龙虾?”

    沙沙摇头:“随便吃点儿就行。”

    “那吃牛肉?给你烤牛排?”白路问。

    张沙沙点头同意。

    白路说:“晚上不用去饭店了,我带回来。”说完出门,去饭店。

    他现在挺高兴的,沙沙交了个朋友,他高兴。沙沙考第一,他高兴。沙沙很懂事,他更高兴。许多高兴事情合到一起,白路特高兴。

    当他高高兴兴的回到饭店,却看到古怪的一幕,童安全和高远对面坐着,脚下是两箱啤酒,一人一箱拼着喝。

    白路问何山青:“这是怎么回事?”

    何山青说:“柳丫头说,两个疯子先后进门,进来就吵架,然后买了两箱酒,就这样了。”

    白路听的一乐,这是有情况啊。

    按高远往昔表现来看,这家伙特酷特漠然特自律,今天却要醉酒,很明显,心里有事。今天发生了什么事?环娱乐公司开业,也就是说,高远应该还惦记何小环。可是吧,他心里惦记何小环,丁丁又是怎么回事?仔细想想,这俩人的交往很平常,好象就是普通朋友,没有一点儿超出的男女关系。

    再看童安全,这家伙跟疯了一样,一手酒瓶一手酒杯,倒一杯喝一杯,桌子上已经摆了三个空瓶。

    这俩家伙是要闹妖啊,白路回厨房做菜。用大锅炖了三种菜,一个排骨炖蘑菇,一个土豆炖豆角,一个白菜炖豆腐,全部端到厨房外面。又弄了两大锅米饭,边上摆着六摞盘子。

    打开店门,冲排队的客人说话:“今天排队的所有人都可以进店吃饭,不过要自助,自己盛饭盛菜,吃多少盛多少,不许剩。等大家都吃完以后,剩下的菜,如果有谁不嫌弃,可以打包带回家。一个人二十,把钱放饭锅边上的盒子里。”

    “还有,座位不够的话,大家凑合凑合坚持坚持,站着吃饭的十五块。”

    自白路开业以来,这是第一次不限量供应饭菜,可惜客人并不多。

    因为往昔的威名,只服务六桌客人,当客人排到二十多人之后,后到的客人就很少有排队的,因为等了也是白等。所以,今天的客人一共才三十人。

    客人们进店吃饭,吃的是盒饭一样的待遇,却都很高兴。有三个原因,一个是东西好吃,一个是价钱便宜,一个是有热闹可以看。

    一群人端着盘子站在饭店各处,眼睛都看向童安全和高远,这哥俩也不吃菜,就是拼酒。当喝到第八瓶的时候,童安全终于坚持不住了。站起来往外冲,才冲出饭店,就喷出一道惊鸿,这玩意好象高压水枪一样,竟然喷出六米多远。

    幸好街上无人,否则被喷到身上,不被恶心死,也能被这等凌厉水枪打伤。

    何山青隔着窗户往外看:“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实在惊人,实在惊人,这玩意就是喷泉啊。”

    白路出去照看童安全,经过会儿折腾,这家伙自己就把五星大饭店门口给淹了,效果堪比上个月被混混泼肥料那次。

    等收拾好这家伙,把他按在马路牙子上坐好,白路回屋,发现少了两人,问柳文青:“高远何山青呢?”

    柳文青说:“厕所。”

    “我靠,这哥俩是成心的吧。”看看屋里客人,不管是否吃饱,在看到喷泉奇景之后,一个个也没了吃饭兴趣,放下盘子回家。

    只是呢,咱这城市永远不缺战士,硬是有三个老爷们一边交流这哥俩吐成什么德行,一边津津有味吃饭。

    白路叹服:“你们仨真牛。”

    最后三锅菜都有剩余,三个老爷们一人包下一锅,随便给个五十块钱,去拉面店弄了几个大塑料袋,打包带走。

    客人们全部离开,白路去看高远,那家伙扶着墙壁还逞能:“没喝多,就是急了。”

    “废话,空肚子连干七瓶啤酒,你以为你是酒桶?”白路骂了一句,让何山青看好他。出门去看童安全。

    出来一看,白路又一次被惊到,人才啊,真正人才。

    刚才说童安全吐成喷泉,那不准确,因为站着吐,最多能吐成水枪。而现在的童安全,真的是吐成喷泉。

    那家伙仰天躺在地上,嘴巴半张,肚子里那点儿东西顺着嘴角往外涌,一脸都是,脖子里也是,衣服肯定是不能要了。

    这家伙没吐完,到现在还一股一股的往外涌,真像喷泉一样,只是力量颇小,喷不起来。

    即便如此,依旧吸引大批人围观,远处站着十来个闲人,一边看热闹一边议论。白路大概听了下,只要是一男一女的,肯定是女人给男人上课,拿童安全做反面教材。

    女的说:“喝,看见了吧,喝多了就这个德行,我可告诉你,你敢喝成这样,别给我回家。”

    男的说:“哪能,我能那么丢人么?”

    看热闹的可以随便说,白路很辛苦,忙着伺候俩人。

    这哥俩真能折腾,足足折腾一个多小时才安静下来,陆续睡过去。等童安全睡着,白路烧水,用温水给他擦脸擦身体,把衣服脱下来丢到门外。

    又过一会儿,确认这家伙再没东西可吐之后,帮他换上自己的衣服,架着去小旅馆,交钱入住,收走童安全的钱包手机,把他丢在旅馆,回去解决另一个麻烦。

    高远比童安全能喝,没出大洋相,何山青又喂他解酒药,这会儿时间睡的正香。白路琢磨琢磨,同样收走全身家当,一样丢到小旅馆里。让旅馆老板告诉他俩,东西在饭店。

    然后回来收拾卫生,大水管子一通冲。等收拾好街道和卫生间,回屋跟柳文青抱歉:“本来想请你吃饭,没想到遇到这俩祖宗。”

    柳文青摆手:“你现在给我什么,我都吃不下。”

    何山青在旁边感叹:“想我叱咤酒场数年,见过许多能人异士,还是头回见到吐成喷泉的高人。”

    “不幸灾乐祸会死啊?”白路鄙视他。

    “废话,就指望这么点乐趣活着呢,你不让我幸灾乐祸,不如让我去死。”何山青又说:“这个白痴真白痴,为个女人喝成这样,才七瓶半,就这德行了,喂他解酒药,那家伙刚咽下去,不到半分钟又吐出来了,我靠,一片好几十呢。”

    白路没心思和他废话,家里有俩活人要吃饭,对柳文青说:“你去我家,我一会儿带饭回去。”

    柳文青问:“我去你家干嘛?”

    “有事儿,你先去,我一会儿就回。”

    等柳文青离开,白路开始烤牛排。这次不像上次视频里那么麻烦,只简单做了酱料,一遍遍刷到肉排上,中火不停炙烤。在二十分钟的时间里,快速烤好八大块肉排。

    把肉排送进保温箱,做份调料粉,收拾好餐厅卫生,和何山青拿着牛排回家。

    到家时,三个女人在看电视。

    俩人把牛排摆上茶几,白路说:“一人一块拿着吃,自己撒调料。”

    何山青抓起一大块牛排,顺口问:“看什么呢?”

    “娱乐新闻,何小环的公司开业,去了很多明星大腕。”丁丁说道。

    “上电视了?”白路抬头看了两眼,一共几分钟的新闻,正演到结尾,给了何小环很大一个特写,很美的容颜洋溢着很美的笑容。

    何山青“切”了一声,表示不屑,咬着牛排找遥控器:“遥控器呢?换台。”

    “你切什么切,人家好歹是大明星,现在最红的就是她,听说连接了五部戏。”丁丁说道。

    “你羡慕?”何山青瞥她一眼。

    “废话,有几个喜欢演戏的女孩不羡慕?你也给我弄五部戏拍拍。”丁丁也是明星,不过比何小环要差许多,虽然长的更漂亮一些。

    沙沙拿块大肉排,吃的很香,跟丁丁说:“丁丁姐,我班同学可喜欢你了,有好几个男生说要找你这样的做老婆。”

    小孩喜欢漂亮,大人喜欢性感,每一个年龄阶段的审美观念都不一样。

    丁丁听了很高兴,勇猛替自己吹:“那是,本女王既漂亮,演技还好,绝对的人见人爱。”

    何山青冷笑接回方才的话题:“五部戏?你还真敢想,随便拍个戏,起码过千万,想要卖座,价钱更贵,要宣传,要打点,还要老子伺候他们?做梦,有那钱不如给路子买房子,起码有个吃饭的地儿。”

    “你是猪啊,就知道吃?”

    说话的时候,何山青电话响了,接通后听了会儿,何山青哈哈大笑:“活该,再叫你玩,还玩不玩了。”

    电话那面很气愤:“去他大爷的,必须得出气,等着瞧。”挂断电话。

    挂电话后,何山青还在笑。丁丁说:“你白痴啊?”

    何山青笑得不行不行了,缓了好一会儿才说:“去他大爷的,今年就指着这个笑话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