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五十八章 残酷的笑话

作品:《怪厨

    停了会儿继续说:“昨天?要不前天,反正某天晚上,国足和泰国队踢,1:5大负,我有个同学,好死不死的去赌球,这家伙和别人杠上了,赌比分,押国足2:0和3:0胜,每个比分五十万。又押3个以上净胜球大胜一百万,结果比完以后,是泰国队大胜。我那同学叫胖大海,长的特胖,当时就怒了,两百万是小事情,重要的是被人羞辱了,打泰国啊,打成这德行?找人去查这件事,其实不用查,欧洲博彩公司自己就怒了,赔付多笔国内投资,加一起知道多少钱不?2亿美元,我去他大爷的,这帮孙子真敢干啊,明摆着输球。知道赔率不?泰国队赢三个以上净胜球的赔率是1:5,也就是说这帮孙子起码弄了280个亿回来,那是280亿人民币啊,我靠,太牛了,真想知道是谁这么大手笔,这事都敢干。”

    白路皱眉:“不是说因为假球案,国家队都解散了么?怎么还踢球?”

    “我靠,和你唐朝来的人没法沟通,那是抓进去一大批人,谁告诉你解散了?”

    “我爸,他说解散了,还喝了好多酒,十分高兴,我就信了。”

    “不管那些,反正有戏看了,胖子也是个白痴,早知道很多球赛是假的,还去参和,就是他告诉我,赌球都是假的,一定不能玩,这下,他自己陷进去了,乐死我了。”

    白路端量端量这个红衣服怪物:“你确实有幸灾乐祸的天分。”

    柳文青有点犹豫:“全国直播的比赛,他们也敢做假?”

    “有什么不敢的?胆子大的多去了,告诉你,把足球当娱乐看看得了,千万别玩钱,别的不说,就说判罚问题,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美国篮球遇到争议球,马上视频回放,可以改判,足球为什么不这么做?还是死呆呆的听裁判的,那怕是错判误判漏判,也要听裁判的?别说我心里阴暗,对于足球,把钱寄托于这帮人的人品上,我没信心。前些年不是有个金哨,裁判一场比赛十万还是二十万?被媒体和足球界吹捧成什么样?不一样玩假球么?看着道貌岸然,不苟言笑,靠,什么玩意。”

    “你也太偏激了。”柳文青说道。

    “我偏激?来,丫头,跟我说说过去,来北城几年了?为什么没有工作?这身衣服穿几天了?怎么一直不换?”何山青冷哼一声。

    柳文青没说话。

    白路拍了何山青一巴掌:“能不能说点别的?”

    “能,怎么不能,跟你们说啊,我妈最近在看女排,我也跟着看了几次,国内联赛,两球队开挂了,那个过瘾啊,我上网还看了好几遍,俩队伍打了十六回合,硬生生的十六个回合才决出一个球的胜负,把我看的老激动了,好几个球,我以为肯定能落地,全被救起来了,真的,看那个才过瘾。”

    “十六个回合?那确实牛!”白路说话,看到柳文青又有点情绪低落,起身道:“文青,你过来一下。”

    柳文青有点不适应,被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生叫文青?问道:“干嘛?”

    “有事。”白路走进自己房间。

    柳文青犹豫一下,慢慢走进白路房间,白路站在门口,等她进来,关上房门。

    柳文青有点儿紧张:“关门干嘛?”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没有凳子,白路走到窗口:“你坐,问你件事,这几天你怎么一直穿同一套衣服?如果说有区别,就是前两次还穿的袜子,今天没穿。”

    柳文青问:“你问这个干嘛?”

    “下午你说,明天要和我去看房子,是不是真的?”

    “不是,逗你的,我不去看。”柳文青很骄傲,她要的是自己努力赚来的钱,哪怕再辛苦,也要去努力。不是因为同情得到的施舍。

    “我想和你商量件事,你现在有地方住么?”

    柳文青说:“有。”

    “哦,那怎么不换衣服?”一个职场女人,无论如何都会有好几套衣服的。

    “喜欢这件。”

    “刚才你吃了两块牛排,是不是中午没吃饭?”

    “到底有什么事?赶紧说,问这些干嘛?”柳文青生气了。任何一个女人都有自尊,哪怕是出卖皮肉的,也会很要面子,何况是骄傲的她。

    “我想请你来我饭店帮忙,先做服务员成不成?等豹子回来了,再做打算,明天陪我去看房子,成不?”白路猜出她现在过的应该不太顺心,打算帮她,奈何这女人死鸭子嘴硬,只好迂回说话。

    “我不做服务员,如果想做服务员,我可以去星级宾馆。”柳文青断然拒绝。

    “不是一直做服务员,我想把饭店做大,需要人帮忙,在没做大之前,你先干服务员,要不做菜也行,可是你不会。”

    “不管,反正不做服务员,除非你答应和我合作。”柳文青认真说道。

    “你说怎么合作?”

    “就按策划书写的那样,我做管理,你只管做菜,我不要工资,要算股份,给我百分之五就成。”

    白路笑了:“策划书写的挺好,但是最后的条件不能答应你,无论请谁来管理,也不可能给股份。”

    “咱俩这不是商谈么,我出价了,你得还价。”柳文青小声说。

    “不还,不过我能告诉你,绝对不会亏待你。”

    “不能亏待是什么意思?”

    “这个没法解释,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如果你信我,那就做。”

    柳文青想了想说:“你先出去,我思考思考。”

    白路说好,起身出门,一开门,看到丁丁和何山青两个家伙贼眉鼠眼的站在门口。

    “你俩也太无聊了,这也偷听?”

    “废话,谁知道你人面兽心的能做出什么事情,文青那么好看,万一你图谋不轨怎么办。”丁丁假装很正义。

    “你演戏呢?”白路去收拾盘子,顺口又说:“你还漂亮呢,我怎么你了没有?多余。”

    丁丁选择性的忽视掉最后俩字:“你说我漂亮?恩,我是挺漂亮的,还以为你瞎了,一直看不到呢。”

    白路感叹:“能成为电影演员的皆非常人。”

    这时候,房门打开,柳文青骄傲自信走出来,冲弯腰干活的白路矜持的点了下下巴:“我接受你的邀请,成为五星大饭店的管理人员,愿我们合作愉快。”

    白路吧唧下嘴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感叹,女人都是有大本事的。

    “不过呢,我有个条件。”柳文青继续说:“按照餐饮企业的行规,饭店应该解决我的食宿问题,请问,有安排宿舍么?”

    白路半张嘴巴,埋怨自己,为什么一时心软要帮她?虽然确实要壮大发展五星大饭店,但是吧,但是吧……好吧,没有但是。咳嗽一声说道:“目前条件艰苦,暂时没有宿舍,你刚才不是说有地方住么?”

    “那是刚才,再说了,我有地方住是我的事,作为企业老板,你有义务为我提供住处。”

    好吧,我投降,白路说:“住我的屋子,我睡客厅。”

    “很好,不过呢,我还有个小小请求。”

    “说吧,反正都没地方住了,就不信你还能把我赶出去。”白路也不收拾了,坐到沙发上大咧咧说道。

    “我想预支工资五千块可以不?”

    白路一脸肃然:“您老人家住了我的屋子,一天活儿没干就想先拿五千块钱?你确认?”

    “我确认。”柳文青点头。

    白路先没回话,问何山青:“我刚才是不是做错事了?”

    何山青假装不懂:“什么事?没看到啊。”

    “就是请她来饭店上班的事情。”

    “这个事啊,对不对错不错的,要分两面来看,不过就我来说呢,是有点不对。”

    柳文青大声喊道:“喂,我还在呢。”

    “知道你在!一会儿给你钱。”白路很郁闷。

    “是借!不是给!另外还有件事。”柳文青又说。

    “说吧。”白路没力气争辩,深深怀疑自己是雇了个员工,还是请了个祖宗回来。

    “明天帮我搬家,我一个人拿不过来。”

    “好的。”白路进卧室,简单收拾下衣服,顺便把装钱的四个大包挪到沙沙的屋里,问柳文青:“这个屋子能装下你的东西吧?”

    柳文青说:“差不多。”

    白路又去拿钱:“五千够么?”他只是好心的随口一说,柳文青说:“不够会再问你预支的。”白路吧唧下嘴巴:“我不是银行。”

    “是啊,所以是预支,再说,我银行也没钱。”柳文青和沙沙坐一起看电视。

    何山青很开心,一直专心致志看热闹,都不想走了。最后被白路轰回家。

    丁丁也很开心,白路从不把她当美女或是明星看待,有人帮她折磨白路,当然喜闻乐见。最后也是被强制轰回家。

    等柳文青进屋睡觉,沙沙问白路:“要不,你睡我的房间,我睡沙发。”

    白路当然不同意,笑着说话:“豹子有行军床。”

    “可是,等豹子回来怎么办?”沙沙又问。

    “回来时再说,这个周末咱俩去看豹子,探望一下阿姨。”

    沙沙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