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六十三章 高挂免战牌

作品:《怪厨

    沙沙的运气算是不错,一是没受那么重的伤,二是有一个很懂骨伤和外伤的白路,才会少受折磨。

    白路之所以明白这些,是他老爸的功劳,打小对他进行各种恐怖训练,受伤是常事,白路多是自己照顾自己养。

    现在,沙沙安静躺着,一条腿打着石膏被吊起来,手上是吊针。

    白路搬个凳子坐在床边:“中午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想吃。”

    白路拿出手机看时间,又问:“你电话呢?在学校?”

    沙沙说是。

    白路说:“我回去做饭,下午去学校拿手机。”

    沙沙说:“我没事,自己能照顾自己,你回去吧。”停了下又说:“下午不用过来,我兜里有钱,晚上买饭吃就成。”

    白路笑了笑,这丫头还能再懂事一些么?说声:“好好养病。”起身出门。

    他十分着急,出医院就打车,赶快回家。幸好区医院不远,路上也不堵车,十多分钟后到达小王村路。

    按说这速度不慢,可是白路不满意,认为还是有些慢。若是运气不好,再遇到堵车,不知道多久才能到达医院,万一饿到沙沙怎么办?所以,白路没下车,让司机带他去最近的自行车店。

    十分钟后,白路骑着崭新的变速车去十八中,取回沙沙的书包和手机。然后去市场买菜,回家做饭。

    丁丁和柳文青在家看肥皂剧,茶几上摆着瓜子话梅等各种小吃,俩人边吃边唠,看的很过瘾,吃的也很过瘾,

    看见白路回来,丁丁随口问话:“不是中午不回来么?”再看一眼:“你拿沙沙的书包干嘛?”

    白路说:“沙沙小腿骨折,住院了,我回来做饭。”

    “啊?”俩女人站起来:“怎么搞的?”

    刚才去学校拿书包的时候,和沙沙关系还算不错的一个女生跟白路说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情。由此,白路才知道吃醋事件,但是不能确定,毕竟是道听途说,没有证据,所以回话道:“不太清楚,我着急回来做饭,也没问沙沙,下午去问。”

    “下午我也去。”丁丁说。

    白路看看她:“你去医院?方便么?”

    “怎么不方便?明星就没有朋友啊。”丁丁理直气壮说话。

    “随便你。”白路去厨房做饭:“对了,把你的电脑给我,沙沙的不能上网。”

    丁丁说好,回去拿电脑。

    柳文青站在厨房门口问:“今天营业不?”

    “不营业。”

    “那我也去医院,本来想着帮你看店,不营业就不用看了。”

    “不用看,从今天开始,饭店无限期歇业。”

    “啊?我刚上两天班,你就歇业?这么干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管理人员?”柳文青有点小郁闷,不过随即又道:“算了,欠你的钱得认栽,我帮你照看沙沙。”

    “认什么栽认栽?你在家呆着,当休假了,我去照顾沙沙。”

    “你?照顾沙沙?沙沙腿受伤,上厕所肯定不方便,你帮她小便?”

    白路顿了一下,对啊,这个大问题没解决,万一她现在想去厕所怎么办?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回屋拿了两千块钱出来:“给你,打车去医院,区医院住院部303房,帮她解决方便问题,我会把饭做好,等我去了,你就回来吃饭。”

    柳文青假装叹气:“你这是压榨,我要求涨工资。”

    白路有点好奇:“你知道你的工资是多少钱?”

    “不知道,但是你知道,往上涨涨就成了。”

    白路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啊?”柳文青大叫一声:“你骗我。”

    “行了行了,赶紧去医院,你想让沙沙尿床啊?医院有卖尿壶的吧?买一个。”

    “好吧,你就会欺负我。”柳文青回屋换衣服。

    正巧丁丁进门,问道:“他怎么欺负你了?”

    柳文青说:“就是欺负啊,把电脑给我,我拿去医院。”

    “你去医院?我也去,等我换衣服。”丁丁放下电脑,蹬蹬蹬上楼。

    这也是明星?根本是个疯婆子。恩,柳文青也是疯婆子,俩疯婆子凑一起了,真危险。白路边做菜边腹诽。

    他本想熬骨头汤,让两个女人看着火。可是俩女人要去医院,骨头汤是不能熬了,把骨头放进冰箱,快速切菜洗菜。

    丁丁换了帽衫下来,带着墨镜和帽子,好象特务一样招呼柳文青:“走。”换好衣服的柳文青抱着电脑和手机出门。

    俩女人离开,白路专心做饭。不到二十分钟,做好四个菜,饭盒装一些,剩下的放在锅里温着,是两个疯婆子的午饭。

    拎饭盒下楼,骑自行车先去饭店走一趟。

    因为参加比赛,饭店高挂免战牌,所以,门口无人排队。

    白路开门进去,拿出喜欢的游戏机,再写张请假条。放下卷帘门,贴上去。上面写着,店主有事,无限期休息。然后去医院。

    骑自行车,可以抄路走,十分钟到达医院。

    病房里,三个女人围着电脑看,见白路进屋,柳文青和丁丁嘿嘿直笑。白路问:“傻了?笑什么?”

    丁丁把电脑转过来:“你才傻了呢。”

    显示器上是一张图,卷帘门上贴着一张纸,纸上写,店主有事,无限期休息。

    白路一看,郁闷个天的,够速度的,这就上网了?

    丁丁说:“刚打开《食在北城》网页就是这张图,笑死我了。”

    “你们真无聊,看这个网站干嘛?”

    “废话,当然是给沙沙找好吃的,我们找到了,你负责做。”

    白路不和她吵,拉开桌子的隔板,摆上去饭菜:“沙沙,吃饭。”又跟丁丁和柳文青说:“你俩回去吧,饭在锅里。”

    “呆会儿再走,反正回去也是看电视。”

    “那你们看着。”白路拿游戏机出门,坐到楼梯上玩游戏。

    刚玩不一会儿,柳文青来找他:“我们得走了。”

    “怎么了?”

    “护士拔吊针,认出丁丁了,要签名呢。”

    敢情是暴露了,白路哈哈一笑:“你们回去,我在这。”

    柳文青恩了一声,又说:“沙沙打吊针,肯定尿多,不行的话,你找护士帮忙。”

    俩人边说边回房,丁丁已经全副武装,随时准备撤退。

    见白路回来,丁丁和沙沙道别:“我先回去,想吃什么给我打电话。”

    一会儿时间,俩疯婆子离开。白路坐在床边玩游戏。

    病房有三张病床,说是骨科病房,但是在区医院,其实分的没有这么细,另两张床都是外科患者,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老太太。

    中年女人是老公送饭,老太太是闺女送饭,俩人吃的都很少。在丁丁离开后,中年女人问白路:“刚才那女孩是电影明星吧?你们是什么关系?”

    “……”白路不知道怎么回答,说是朋友?让人误会是男女朋友怎么办?说不是朋友?谁信呢?所以没有回答,冲女人歉意的笑了笑。

    巧的很,电话响起,白路赶忙起身,出门接电话。

    高远问他:“那些酒,搅了好几天了,什么时候是个头?你是不是忘了?”

    白路还真给忘了,算算时间,应该可以封瓶贮存,可是有一点,卖酒瓶那家厂商一直没来找自己,连电话也没打一个。

    苹果酒度数低,不易长期保存。如果现在封存,需要用酒精勾兑,提高度数。可是沙沙住院,他哪有时间折腾这事?想了想说道:“再发酵两天。”

    “我发酵你个脑袋。”高远气愤挂掉电话。

    白路赶忙给柳文青打电话:“卖酒瓶那个人,和你联系了没有?”

    柳文青说:“没有啊,我还以为和你联系了。”

    “赶紧上网再找一家,家里不是有电脑么?顺便把宽带办了。”

    柳文青问:“价钱怎么定?”

    “你是高级管理人员,由你决定,一共六缸苹果酒,就是以前那种大酸菜缸,需要什么样的酒瓶,需要多少,价钱多少,全由你拿主意,酒瓶买多了也没事,放手做。”

    柳文青说好,正好刚出医院没多久,就让丁丁自己回家,她去办宽带,然后上网吧搜索酒瓶的消息。

    挂电话后,白路回屋,沙沙躺着看《蜡笔小辛》,看一会儿笑一会儿,白路坐在边上看她。

    沙沙暂停播放,跟白路说:“谢谢你。”

    “谢什么谢,和我说谢谢?本来还想带你去看豹子妈……你俩都是骨头被撞,倒是挺巧的。”话说一半,白路才想到这个巧合。更巧的是,豹子妈也住区医院,不过是他们那个区的区医院,是两个地方,这里是东三区医院。

    “阿姨的伤应该比我重。”沙沙说。

    豹子妈是被车撞,沙沙是从楼梯上滚摔下来,受到的撞击力量不同,伤害程度自然也不相同。

    白路恩了一声说是,忽然记起上午,王大夫和自己说的话,骨折要手术固定钢板,如果有需要,还会打牵引。看起来,豹子妈是躲不掉这种折磨了。

    接着又想起沙沙同学跟自己说的有女生吃醋争夺情人那番话,再想起蒙慧老师所说,有个女生推沙沙下楼的事情。

    看眼沙沙,表情平静,不生气也不着急,于是说道:“你继续看,我出去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