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六十八章 我不是律师

作品:《怪厨

    高远,何山青,司马智,林子,鸭子,五个悠闲的家伙一个不少,围在沙沙床前。在他们身后是柳文青。

    何山青说:“怎么住这么个病房?赶紧换病房。”

    鸭子说:“病房?依着我,直接换医院。”

    “对,你说的对,我靠,路子就不能办点事情,太不让人放心了,这医院能住么?”何山青说。

    白路在门口咳嗽一声:“放不放心的,先给我让开。”

    看见他来了,五个少爷马上散开,等他把饭盒放好之后,高远板着脸说话:“区医院也能治病?你怎么想的?”

    白路想解释,一抬头,看见主治医师面沉似水站在门口,赶忙笑着迎过去:“大夫。”

    大夫扫一眼高远等人,也不废话:“押金不够了,晚上下班前去交,别影响明天用药。”说完就走。

    本来,大夫不管押金的事情,都是护士来通知。可巧了,今天大夫难得心血来潮往病房溜达一圈,就遇到一圈不靠谱的家伙。

    白路冲何山青等人直摇头:“你就害我吧。”

    “我害你?靠,是你害沙沙成不成?好不容易病一次,就住区医院?没钱你吱声。”

    白路懒得解释腿伤是否严重的事情:“少废话,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

    “不是,可你这次就是做了件很小气的事情。”何山青认真说道。

    “懒得理你们,沙沙,吃饭。”白路支上小桌子,把饭盒摆上去,又把另外两份饭拿给同屋病友。

    “成了,咱也出去吧,别影响病人休息。”何山青说着话,从包里拿出一沓子钱,丢到床上:“好好养病。”说完就走。

    高远也是拿出一叠钱放到床上,另三人同样如此。

    白路哭笑不得:“你们干嘛来的?”

    “废话,看沙沙来了,我告诉你,这钱是给沙沙的,你敢乱动,我灭了你。”何山青冷哼道。

    这堆钱少说有几十万,沙沙吓得饭都不吃了:“不行,我不能要。”

    可惜,她的呼喊完全不重要,五个公子哥转身出屋,留下一床的钱。

    常有人探望病人,可是这么给钱的实在少见。另两张床的病人和家属都吃惊看过来,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太大方了吧。

    白路告诉柳文青:“你看着沙沙。”他追出病房。

    走廊里,五个人懒懒站着,何山青问他:“换医院不?不换医院,就先换个病房。”

    白路苦笑:“至不至于?”

    “怎么不至于?”何山青不理他,想要打电话叫人。

    高远突然插话:“等下再打电话,路子,我听文青说,沙沙是被人推倒的?”

    何山青马上放下电话:“对,这个得问清楚,我靠,还有人敢欺负我妹子。”

    白路问:“文青怎么和你们说的?”

    何山青说:“你俩昨天干的事呗,还能怎么说,听她说的,怎么个意思,十八中不打算管?还有,你俩口风够紧的啊,如果不是丁丁给高远打电话,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

    原来是丁丁说的,开始时,他以为是柳文青。白路笑道:“紧什么紧,昨天刚住院,那来得及和你们说。”

    “你编瞎话的本事真有林子当年的风采。”何山青摇头叹息。

    林子郁闷:“你们说你们的,关我什么事。”

    鸭子在旁边解释:“小三在说你笨,也说路子和你一样笨。”

    林子大怒:“你给我滚蛋。”

    护士从旁边经过,呵斥道:“小点儿声。”

    何山青一本正经对林子说:“别听鸭子瞎说,你不是笨,是睁着眼说瞎话,我上午给路子打电话,这家伙根本没说沙沙住院的事情,现在就不承认了,和你当年有一拼。”

    高远白他一眼:“说那么多废话干嘛。”问白路:“你想怎么办?”

    “道歉呗,还能怎么办,难道要杀人不成?”

    “那就道歉。”高远说完话,想要离开。

    白路赶忙拦住:“神仙哥哥,你可不能乱来,沙沙还得在十八中混呢,我自己解决就成。”

    “十八中?哼,信不信我把他送进人大高中?”何山青不屑道。

    “我知道你牛,不过,我根本就不希望沙沙累死累活的学习,十八中挺好,没太高的目标,没太好的学生,悠闲过三年,不好么?”

    “你这么说,有你的道理。”何山青说:“不过,这件事,我一定得插手,我靠,都住院两天了,就是住在南斯拉夫也赶回来了吧,为什么不来道歉?”

    白路看看时间,已经中午了,蒙老师还没有打来电话,心里明白,一定在和撞人女生的父母交涉,于是说道:“你们先去吃饭,下午再说。”

    “你也来,有文青照顾沙沙,你在医院也是多余。”高远说话。

    白路想了下:“成,我回去说一声。”进病房,跟两个女生打过招呼。和高远等人离开医院,在附近一家酒店吃饭。

    等菜上齐,午饭变成批判大会,五个公子哥评点这家饭菜如何如何不好吃,纷纷说没有白路做的好。鸭子还想让白路去厨房做几道菜,露一手。

    白路想起厨王大赛初选时的那个中午,许多选手被饭店厨师轰出饭店的情景,赶忙摇头:“可不敢这么做。”

    这时候,张成龙给他打电话:“比完了,厨王出来了,我的一千多块钱也白花了,连个纪念证书都没有,真缺德。”

    白路笑问:“没取上名次?”

    “取什么取?我靠,北城大饭店知道不?人家随随便便来个二厨,拿第一!真拽!我要是能去北城大饭店上班就好了,听说小工都有五、六千,比我现在高出一倍还多。”

    白路劝他:“第一算什么,好好做菜就是。”

    “就是就是,你说的对,不过,我还是想和前几名比一比,不是比试,是找差距,看看到底差在哪里,可惜,没见到他们面就被刷下来了。”张成龙有些遗憾。

    “以后有的是机会。”

    “没错,以后我一定是好厨师,你在哪呢?我请你喝酒。”张成龙说。

    这家伙还真不错,一共见了三次面,两次要请自己喝酒。白路说:“我在东三区医院这面,你远不远?”

    “刚比完,还在厨师学校呢。”

    “那不成了,等你过来,我们都吃完了。”

    “你和别人在一起?那算了,我不去了,少喝点儿,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张成龙挂掉电话。

    见白路笑着收起电话,鸭子问:“什么事?”

    白路说:“厨王比赛出结果了。”

    “我当什么事,你无聊不?”何山青不屑道。

    白路摇头:“和你们这帮公子哥就没有共同语言,这叫奋进!知道不?”

    刚说完这话,蒙老师打来电话:“小白啊,那个,撞倒沙沙的女孩叫贾佳,她认识到错误,她父母也同意赔钱,知道你是自费,不容易,他家会按照医药单赔偿,有多少赔多少,你看这事情,这样解决怎么样?”

    “钱不是问题,贾佳是问题,一个高中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推倒别人,说一句无意撞的,赔点钱就可以了?”

    见白路就是不肯松口,蒙老师有点为难:“晚上你有事么?贾佳父母想和你谈谈。”

    白路怒了:“沙沙躺医院两天,他们不来道歉,和我谈什么?”

    “会的,晚上放学,贾佳和她父母会过去,你在医院么?”

    “在医院。”

    “那好,晚上见面再说,其实说开了最好,都是学生,又没有深仇大恨……”蒙老师多唠叨几句,然后挂电话。

    “沙沙老师?”鸭子问道:“怎么说?”

    “没怎么说,晚上见那个女生的家长。”

    “见个屁见,依着我,直接报警,先关进去再说,远子,你是学法律的,跟我们说说这个,未成年人能不能关起来?”

    “能是能,不过,我记不起都什么罪才能关起来,好象有杀人,贩毒,其他的就记不住了。”高远说话。

    “我靠,你法大毕业,学的法律,还在法务部上班,这么点儿事都不知道?”

    高远喝了口酒:“其实吧,那什么,你们懂的。”

    “不懂。”算上白路,所有人都摇头。

    “你们知道这行,竞争特别激烈,为了不和可怜的文科男们抢饭碗,所以,我不好意思学太好。”高远认真说道。

    司马智皱着眉头说:“这话听的耳熟。”

    “可不熟呗,学习倒数第一那家伙跟他爸说,不好意思学太好,怕同学会伤心。”林子呲着牙花子说道。

    白路感慨:“和你们在一起,真长见识。”又问高远:“你真的一点不了解?”

    高远认真说道:“我不是开玩笑,我确实是水平最差的律师,所以我不以律师为职业。”

    白路微微摇头,想不到啊想不到,不苟言笑的高远突然说起笑话,不但好笑,还挺吓人。

    高远接着说:“那许多本法律书,无数条法律条文,我是真心看不懂,你们得理解。”

    “你怎么毕业的?”林子有点感慨:“本来吧,你读个法大就够让我们吃惊的了,现在更吃惊。”

    “我怎么能不毕业?”高远傲然道。

    这时候,司马智举着手机说:“搜了下,就沙沙学校那个小丫头,确实不够判的,除非沙沙是严重伤害或是致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