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八十六章 琐碎的生活

作品:《怪厨

    菜好吃,罗少不高兴,死死盯着白路看。

    白路比他酷多了,低头专心玩游戏,直接把罗少当成背景空气。

    陶方冉仔细尝过八道菜,心里有底了,笑着冲四位大厨做个邀请的手势:“请品尝。”

    看两位正主表情各异,四名大厨感觉有点儿不对。可是隐隐地又有点不信,更有些不服,他们四个人,一人精心制作一道菜肴,难道会比不过一个小青年的随手而为?

    来自香港的大厨走上前,品尝白路做的鲜虾盏。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菜一入口,香港大厨知道坏了。虾不能煮老,要的是将熟未熟的那个感觉,有鲜味,还不生,很有咬头。这个火候很难把握。

    白路做的虾不但达到上述标准,单凭味道来讲,已经超出虾的鲜味,这一点更是让香港大厨不解,怎么可能这样?

    去看白路的调料,又看配菜,没有什么特别,可是为什么他的虾会这么好吃?

    有了香港大厨的带动,另三名厨师也上前品尝。先吃一口自己做的,细品良久,吐出,取清水漱口,隔了会儿,品尝白路做的菜。

    然后,三个人马上有了香港大厨的感觉,难以相信,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

    罗少面沉似水,一一看过四名大厨的脸色,谁赢谁输不问而知。又看眼沉浸在游戏中的白路,突然轻轻一笑:“你赢了。”

    走到白路面前:“我叫罗天锐,陶丫头给你什么条件,我十倍给你,想好了给我打电话。”说完转身就走。

    他的跟班赶忙走过来放下一张名片,再招呼四名大厨一起离开。

    他们才一离开,厨师们齐齐兴奋地大叫起来,憋屈了四个多月,被这帮孙子折磨了四个多月,今天终于赢了,每一个人都是十分高兴。即便是水哥和邓海也是面带笑容,跟着乱喊了几嗓子。

    厨师们的声音太大,白路抬头看看,这是不让我玩游戏啊。看眼身边罗天锐的名片,轻吹一口气,做工精良的名片直接飞进垃圾筐。

    厨师们高兴,陶方冉更高兴,满面喜悦,兴奋的不能自已,如果不是顾及形象,十分想跟着乱喊一气。

    看眼白路,长吸口气,保持平静,走过去说道:“谢谢你。”

    白路摇摇头:“谢林子吧,走了。”收起手机,横着晃出厨房:“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靠,破音了。”

    大功臣要走,厨师们很快静下来,转头看向陶方冉,就这时候听到白路的歌声,一个个面面相觑,唱低音也能唱破,这样的高人确实不多见。

    陶方冉追出去:“白先生,可否多留一会儿……”话说到一半停下,因为白路没了。陶方冉继续追,追到电梯,正好看到电梯门关上。

    陶方冉一咬牙,推开侧门,跑楼梯下去,紧赶慢赶,跑到大堂,看到白路站在饭店门口。

    “白先生,等下。”陶方冉往外追。

    听到她的呼喊,白路耍帅,不回头、抬起右手随便挥两下,表示再见。

    下一刻,在陶方冉追到白路身后的时候,他身前停着一辆出租车,司机通过车窗看他,他也通过车窗看司机。

    司机有点郁闷:“上车啊。”

    “上车干什么?”

    “你叫车了,不上车?”司机声音有点大。

    白路说:“我没叫车。”

    “没叫车你挥什么手?神经!”司机很气愤,不肯开走。

    出租车在大饭店门口靠活儿,一旦离开自己位置,就不能再回去。这个司机想要重新靠活儿,得去队伍后面重新排队才行。

    白路挠挠头,不坐车也不行?于是笑眯眯问道:“那个,后面能放自行车不?”

    “我靠,你故意的是吧?”司机骂道。

    “不能就不能,别发火。”白路劝司机。

    陶方冉无语,走过去塞给司机一百块钱:“随便去哪都行。”

    司机很有个性:“这不是骂人么,不干活就拿钱,你以为我是谁?你以为我是干什么的?不要以为长的漂亮就可以侮辱我。”把钱丢出车窗,指着白路大喊:“你,给我上车。”

    白路说:“我有车。”

    “有车你招个屁手,我告诉你,你不能这样……”话说了一半停下,他看到一个很高很帅的男服务员推过来一辆自行车,停在白路面前。

    看到这一幕,司机很震惊,探出头去看中成饭店的招牌,没错,是五星级饭店。

    再看回白路,越看越觉得这个有些黑的小子不简单,好象有光环笼罩一般,绝对是奇葩一个。心中不免感慨万千,这家伙骑个破自行车也敢来五星级饭店吃饭,身边还有大美女陪伴,简直是传说故事。冲白路伸大拇指:“哥们,牛,吊丝逆袭啊。”想了想,认真说道:“我又相信爱情了。”

    陶方冉有点儿脸红,小声嘟囔:“瞎说什么啊。”

    白路解释:“他说他又相信爱情了。”把陶方冉闹了个脸红。他则是扶住车把,跨上自行车,随口说:“走了。”蹬起自行车就跑。

    司机很郁闷,探出头大喊:“我怎么办?”

    说话的时间,白路已经骑车远行,如离弦之箭,眨眼间不见踪影。

    没多久赶到医院,和沙沙略说几句话,沙沙板着小脸说:“我现在能够自理,饭店应该开始营业了,文青姐,还有小丫妹妹,不是来医院做帮工的。”

    白路想想:“成,让文青给你送饭。”

    沙沙说好,柳文青也没有意见。于是决定,五星大饭店重新营业。

    晚上回家的时候,白路跟柳文青说:“丁丁回来了。”

    柳文青问道:“拍完戏了?”

    白路说:“我不知道,回去后,你问问她,她愿意说呢,你就听,不愿意说呢,你就忙自己的。”

    很快到家。看见他们回来,丁丁说:“刚想给你打电话,我饿了。”

    “粥都喝了?”白路问。

    “早喝光了,再给我做点。”现在的丁丁容光焕发,很有活力,全不像下午见到时的模样。

    白路说声好,去厨房干活。

    丁丁和柳文青打个招呼,然后问李小丫:“那头猪没欺负你吧?”那头猪说的是白路。丁丁去剧组报到前认识的小丫,同情她的遭遇,所以会关心,会主动问话。

    小丫摇头:“没有,老板对我可好了。”

    “千万别被他骗,那就是个大坏蛋。”丁丁眼中闪烁着恶魔的光芒。

    白路在厨房说话:“老大,麻烦你在说我坏话的时候小点儿声,我都听见了。”

    “就是让你听见,才不敢做坏事。”丁丁很有理由。

    见丁丁和以前一样有活力,完全不像有心事的样子。柳文青省去装知心大姐的机会,拿几袋零食坐到沙发上:“小丫,丁丁,过来看电视。”

    没多久,饭菜做好,三个女孩边看电视边吃。等她们吃完,小丫收拾桌子、去厨房洗碗。白路拽住丁丁坐到沙发上,问道:“还回组里?”

    丁丁摇头,面上的笑容不见。

    白路就没有再问,换话题说:“沙沙说,明天开业,你们俩换衣服,做世界上最漂亮的服务员。”

    柳文青说:“沙沙就说要开业,没说让我当服务员。”

    “你不会自己领悟啊?真笨。”

    “我领悟你个脑袋,少骗我!”柳文青怒而起身。

    丁丁笑眯眯接近白路:“让我当服务员?我一部戏好几十万上下,你让我当服务员。”笑容中,温柔小手轻轻柔柔接触白路的腰畔,跟着使力一掐。白路蹭地跳起来,跑去厨房:“小丫,我帮你。”

    李小丫从厨房走出来:“活都干完了。”

    “那,睡觉吧。”白路窜进卧室。不想丁丁跟了进来,关上门倚着,一句话不说看他。

    把白路吓得:“大姐,要打要杀给个痛快话,别这么折磨我,我害怕。”

    听到这句话,丁丁温柔一笑:“谢谢你。”开门出去,好象雨过云散那般不着痕迹。

    隔天早上,先去给沙沙送饭,然后带着李小丫、柳文青给饭店大扫除。丁丁不愿意一个人呆着,换身衣服跟着凑热闹。

    正忙着,何山青打来电话:“晚上带你去玩。”

    “不去。”

    “不是我,是陶方冉请客,怕叫不来你,找我和林子传话。”

    “哦,你在做什么?忙不忙?”

    “干嘛?”

    “我有个复兴大计,想请你来商议商议,我和五星大饭店总经理柳文青美女随时恭候您的光临。”

    何山青很聪明,一听就知道没好事,当机立断挂电话,再连一个字的废话都不肯多说。

    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盲音,白路拿下来看看,想不到啊想不到,这小子居然变聪明了。

    收起电话,继续干活。待收拾干净饭店,丁丁回家,白路去市场买菜。因为歇业好久,他打算午饭不设限制,像正常饭店那样营业。

    刚这样想了一下,电话响起,是张成龙:“在哪儿呢?我请你喝酒。”

    白路对张成龙很有好感,这小子热情,不小气,有梦想,当下笑着回话:“我得干活,不能喝。”

    “干什么活?在饭店打工?哪家饭店,我去找你,等你干完活,咱俩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