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八十九章 失败的私奔

作品:《怪厨

    白路当然不能让他们走,拦到小男孩前面问:“你俩要去哪儿?我有车,跑车,你看外面那辆红车,漂亮吧?你们想去哪,我让人开车送你。”

    小男孩摇头:“不用。”伸手推门。

    白路有点挠头,怎么才能哄住这俩小孩不走呢?继续问话:“你俩想去哪?我可以帮忙叫车,不坐我的车,坐出租车啊,难道要走着去?”

    小男孩想想:“对,坐出租车。”牵着小女孩出门,站在街上拦车。

    看到这个举动,白路放心了,俩小家伙一定住在附近。拿着巨大的山寨手机走到街边:“你俩那么漂亮,和我照张相好不好?”

    小男孩摇头:“朵朵是漂亮,我是帅。”

    好吧,你帅。白路感觉额头有黑线划过,这个汗啊。继续微笑问话:“小帅哥,照张相可以不?”

    小男孩问小女孩:“照么?”

    小女孩笑着说:“照吧,让他洗出来,我也要一张。”

    小男孩说:“我们得去海边,没时间洗相。”

    “哦,这样啊,那不照了,咱俩走吧。”小女孩说。

    “我们不照相。”小男孩义正严辞拒绝,继续挥手叫车。

    白路看看手机,里面只有几张他俩吃饭时的侧脸照片,不方便辨认。于是蹲下,继续赔笑:“照吧,你们长这么漂亮,走了以后,我去哪找你们?想看都看不到了。对了,你们要去海边,不是看不到爸爸妈妈了?”

    小男孩哼了一声没说话,小女孩说:“我们还会回来的,明天就回来,就能看到爸爸妈妈了。”

    按道理说,看到两个离家出走的小孩,报警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但是白路不想这么做,警察来了也是问话,和自己问没什么不同;而进了派出所,里面的气氛怎么样都没有饭店好。尤其两个小孩正是认死理的年纪,万一警察一直问,他俩一直不说,有警察没耐心,呵斥两句,吓到小孩怎么办?

    白路打算问出姓名、照个正脸照,再叫何山青去派出所报警,让警察通知家人过来。

    见小女孩肯说话,白路问她:“朵朵啊,你姓什么?”

    朵朵的戒心稍差一些,许是认为白路是好人,轻轻说:“我叫林朵。”

    ok!搞定一个!白路指着小男孩又问:“他叫什么?”

    林朵还没说话,小男孩大声说:“不告诉他。”

    白路从兜里掏出个硬币:“咱俩猜正反面,你猜对了,我告诉你名字,我猜对了,你告诉我名字,好不好?”

    “不好!”小男孩根本不上当。

    白路暗自感慨,现在的小孩真聪明,我五岁时都干什么来着?

    把手掌摊开:“不猜硬币,我给你变魔术,你看啊,这是一块钱,我慢慢握上拳头,你看仔细了,我握紧了,你猜,我手里有没有硬币。”

    “有。”小女孩林朵说有。

    “没有”小男孩比较逆反,凡事对着来。

    白路有点郁闷:“你们不能这么猜,只能猜一个,你猜没有,她猜有,怎么样都是你们赢。”

    “我们就这么猜。”小男孩不讲理。

    看着小男孩趾高气昂的小架势,白路暗笑,真应该让高远过来看看,看他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不过么,小孩不讲道理是可爱,高远不讲道理是混蛋。

    “好,就让你们一人猜一个答案,看仔细了,摊开手掌,手心有一个硬币,现在握住拳头,你们猜,我手里有几个硬币?”

    “一个。”“没有。”俩小孩的答案又不一样。

    白路把拳头伸到小男孩眼前,笑着说:“你俩没猜对的话,你要告诉我名字。”

    “行。”小男孩认为自己没有看错。

    于是,白路慢慢打开拳头,掌心里是两枚硬币。

    小男孩很惊奇:“怎么会这样?”抓着白路的手仔细看。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告诉我名字吧。”

    小男孩没发现问题,却也不肯认输,说道:“这次不算,再猜一次。”

    白路笑着说:“好,这次可不许耍赖。”

    “我没耍赖!”小男孩辩了一句,贴着林朵耳边小声说话:“一会儿你猜一。”

    白路又一次握住拳头,然后,小男孩猜二,小女孩猜一。等打开拳头,是三枚硬币。

    小男孩来兴趣了,抓着白路的手翻来翻去,口中念叨着:“怎么会这样?你把钱藏在哪?”

    白路说:“告诉我名字吧。”

    “我叫林迪生。”小男孩说话:“叔叔,教我呗,告诉我怎么变的。”

    林朵,林迪生?白路问:“是花朵的朵?爱迪生的迪生?”

    “爱迪生是谁?”小男孩问。

    “爱迪生是……”算了,说不明白,把一枚硬币按在掌心,然后翻过手掌,手背朝上,硬币贴着皮肤,却没有掉下来,白路说:“你先练这个。”

    小胖孩拿过硬币练习。白路起身,让李小丫看住,不能让他们离开。叫过来何山青:“拿我手机去小王村路派出所,俩小孩都姓林,一个叫林朵,一个叫林迪生,从鞋底的磨损和干净程度来说,我认为住在附近,让警察赶紧查,赶紧带父母过来。”

    何山青不以为然:“搞这么麻烦干嘛?直接打110就是。”

    “赶紧去。”白路懒得解释。

    “得令。”何山青有气无力说句话,拿着白路的山寨手机上车。

    白路问:“会摆弄这个手机么?”何山青气道:“你可以骂我,但不能侮辱我!尤其是侮辱我的智商!”

    “你有智商?”

    “我去你大爷。”何山青开车离开。

    白路继续当保姆,走回去蹲下:“怎么样?”

    “是这样不?”林迪生张着两只小胖手,把硬币狠狠按进另一只手的掌心,然后翻手,奇迹出现了,硬币竟然没掉下来。

    这次轮到白路吃惊,低下脑袋仔细看,手上没有胶水一类的东西,干干的,肉肉的,居然能粘住硬币,这是人才啊。

    “我厉害吧。”林迪生轻轻晃了下手,硬币没动。加大晃动力度,硬币才铛的落到地上。

    “确实厉害,接下来要这样,用手指逢夹硬币,先练习手指的灵巧度,先夹三个硬币,然后依次张开手指,让硬币一个个掉下去……”为了稳住林迪生,白路给自己找了个徒弟。

    小胖子很有兴趣,正在练习的时候,小女孩不干了:“还去不去了?”

    林迪生马上说:“去。”把硬币还给白路,再次跳到街上拦出租车。

    白路叹服,这家伙长大了绝对是情圣,太了不得了,时刻记得哄女孩开心。

    就在他琢磨该怎么稳住俩小孩的时候,孙敏来了。

    这丫头坐着何山青的跑车快速来到,一下车就直奔小孩儿跑过去,柔声说话:“你们好。”

    “警察阿姨好。”林朵说。

    林迪生犹豫一下,跟着问好:“警察阿姨好。”又问:“找我们有事么?”

    “没事啊,姐姐看你们漂亮,想和你们玩,好不好?”孙敏主动降低辈分。

    孙大魔女到来,得让位了。白路很自觉的起身,走到何山青跟前,恶狠狠问话:“这丫头怎么来了?”

    “不光是她来了。”何山青叹口气。

    “什么?”白路愣了一下,跟着就发现街上又停下两辆车,一辆是警车,下来俩警察。另一辆是私家车,下来一对儿夫妇。

    夫妇俩很着急,看见俩小孩,直接跑过来:“迪生。”

    何山青把手机还给白路:“人爸妈来了,没你什么事儿了,赶紧做饭去,陶方冉让你晚上务必到。”

    林迪生看见爸爸妈妈,一本正经思考片刻,走到白路面前问:“是你告诉我爸的?”

    白路装出与己无关的表情:“不是我,我不认识你爸,怎么告诉他?”

    “是么?”小孩又想了想,可惜想不出答案。冲林朵使个眼神,摆出副无辜表情迎向父母:“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来了?”

    后面的故事自然是先疼后骂、骂完再疼的过程。过了会儿,林朵的父母也开车过来。然后又陆续来了十几个人。

    确认小孩健康没事后,一堆大人围着何山青表示谢意,是他报的警。

    白路有点郁闷,都什么眼神?找恩人也能找错?

    何山青故意忍着不解释,笑嘻嘻跟每一个人回话,表示出从来没有过的亲和,以及无聊。

    他不喜欢和无关人士打交道,认为这种事情就是无聊、浪费时间。可是为了气白路,他竟是连无聊的事情也做。

    等两个娃娃和一堆家人离开后,警察也要回去。临上车前,孙敏质问白路:“为什么不早点报警?”

    白路吧唧下嘴巴,眼观鼻,鼻观心,练起闭目塞听神功。

    孙敏哼了一声,上车离开。

    经过这会儿折腾,白路对事情有个大概了解。敢情林迪生和林朵是堂兄妹,他们的父亲是亲兄弟,俩孩子同年同月出生,就差几天。因为住的近,总在一起玩。

    俩孩子的基因很好,同样的漂亮可爱,喜欢在一起。后来看电视,电视有求婚的情节,林迪生就记住了,要跟林朵求婚。父母自然不让,教育来教育去,总之是不行。

    今天,林家人聚会,大家凑到一起。林迪生一琢磨,你们不让我和林朵在一起?我们就私奔。和朵朵一说,朵朵同意,说要去海边。于是,林迪生偷了妈妈的戒指,带着林朵私奔。

    如今的小孩,接受太多新事物,脑子自然活络,逆反心理也重,所以会发生这样事情。

    林家人发现两个小孩一起不见,开始没在意,以为在外面玩。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才发觉不对,赶忙出来寻找,有人往东有人往西,有人去派出所报警,让警察帮忙寻找。

    赶巧了,正好何山青去报警。林迪生父母听清楚两个小孩的名字,又看了手机照片,确认是自己孩子,于是,事情完美解决。

    只可惜白路的一番苦心无人知晓,而林家也只是口头感谢何山青以后,各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