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九十章 陶方冉请客

作品:《怪厨

    白路不在意这些,只要两个小孩没事就成。这时候的他在厨房做饭。

    因为照顾两个小孩耽搁一些时间,不但前面的七名客人没吃到饭,且又有新客人陆续进门,很快挤满饭店。

    这帮人进门以后,第一件事不是点餐,而是追问白路:“您老人家到底什么时候开业,什么时候关门,能不能给个准话?”

    白路装没听见,关上厨房门,表现出一副十分敬业的架势,努力、快速、认真工作。

    客人们没有办法,只好找李小丫问话。小丫头才十五岁,刚从家乡出来没多久,有些害羞,更有些害怕,尤其某些客人声音很大,好象要打架一样,吓得小姑娘不敢说话。

    白路赶忙打开厨房门:“小丫,进来。”

    李小丫如蒙大赦,一口气跑进厨房:“老板,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看我干活。”停了下补充道:“如果你想学,就仔细看;如果不想学厨子,想学什么告诉我,我给你找机会。”

    李小丫眨巴下眼睛:“我只想赶快赚钱,赚越多越好。”

    白路笑道:“那就学赚钱。”

    在客人坐满之后,何山青很勤快主动的拿起免战牌挂到外面,他怕再进来人。

    白路只当没看见,忙的跟陀螺一样,在半个小时之内,快速搞定一房间客人,让李小丫收钱,一个人四十。

    有来过的客人听到这个价钱,起哄道:“老板,你这价钱涨的也太快了,比油价还猛。”

    白路说:“我的饭能吃,你能喝油么?”

    终于伺候走全部客人,何山青走过来:“回家换衣服。”

    “不换。”

    “我靠,你象样点儿成不?陶方冉请客,你可能对老陶家有点不太了解……”

    白路直接打断何山青想要背诵某女简历的机会:“她家比你家还有钱?”

    何山青说:“根本不是一回事。”

    “比高远如何?”

    “靠,和你没法说,你和猪最大的区别就是你比猪少两条腿。”

    听到这家伙骂他,白路笑笑:“你很像超人,你的衣服都是用他裤衩改的吧?”

    何山青没有马上骂回来,想了想:“超人的裤衩是红色的?我靠,明天换衣服。”

    在他俩胡说八道的时间里,李小丫已经收拾好饭店卫生。白路说:“我送你回去。”

    李小丫说不:“我想去看沙沙姐。”

    “那就一起去。”白路准备关店门。

    何山青急了:“我靠,林子、司马他们都在等你呢。”

    “陶方冉说没说要干嘛?”

    “没说。”

    “那你问清楚以后给我打电话,咱俩走。”白路换掉厨师衣服,和李小丫出门,一按电子锁,卷帘门缓缓下降。

    “我靠你大爷,老子还在里面呢。”何山青赶忙跑出来。

    白路笑了笑,再按电子锁,卷帘门暂停下落。他进去关灯关门,出来后重新锁门。

    “你故意的!”何山青气道。

    白路推着自行车,招呼李小丫坐到后座,冲何山青呲牙一笑:“不好意思,被你发现了。”

    刚想骑车走人,电话响起,丁丁幽怨低沉、却很好听的声音响起:“是不是把我忘了?”

    白路一惊,下午和张成龙喝酒,晚上照顾两个小孩,何山青又在身边聒噪,他是真的把丁丁给忘了,还以为她在剧组拍戏没回来。赶忙编瞎话:“哪儿能呢,饭店刚关门,你不知道,今天发生了点儿事……”

    “现在是八点半,按正常作息时间来说,你在七点一刻就应该回家,可是现在晚了一个多小时,说,你在哪?干什么?”丁丁很生气,打断她说话。

    白路隐隐有点儿奇怪感觉,好象哪儿不对。赶忙把电话交给李小丫:“告诉她,咱现在在哪。”

    李小丫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但是老板发话,照做就是,大声说道:“我们刚关了饭店大门……”

    白路拿回电话:“你可以不信我,连小丫也不信了?”

    电话那头静默片刻,跟着又是大声说话:“我不管!晚饭我还没吃,你回来给我做饭。”

    白路还没回话,丁丁又说:“是不是连你也要欺负我?”

    我去,帽子还能扣的再大一些么?白路岔开话题:“何山青找我有事,说晚上有人请客,你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你在饭店门口等我。”丁丁挂电话。

    听说丁丁要去,白路愣住,郁闷个天的,这丫头不是时刻注意形象、最怕曝光么?今天是怎么回事?

    鉴于丁丁的非正常表现,白路认为是在剧组里气糊涂了,导致头脑不清楚,胡乱做决定。可问题是,她在剧组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看见白路发呆,何山青幸灾乐祸:“得罪谁了?要不要叔叔帮忙?”

    “丁丁要来。”

    “她不是拍戏么?从哪儿来?”何山青想了想又说:“你想带她一起去?”

    “恩。”

    “随便你,我先走了。”

    “走什么走?去医院看沙沙。”白路想抓苦力。

    “拉倒吧大侠,明天我自己去,一会儿给你电话。”何山青开车离开。

    过了会儿,丁丁跟个鬼一样就来了,披散着长发,带着大墨镜,穿件肥大外套。

    看着有点眼熟,白路问:“这衣服是我的?”

    丁丁恩了一声。

    白路叹气:“你装鬼就算了,可别糟蹋我衣服啊。”

    “我衣服没带回来,沙沙的穿不上,不穿你的,难道光着出来?”丁丁很有道理。

    “好吧。”白路吧唧下嘴,把自行车停在饭店门口:“先去医院,一会儿去赴约。”

    “上哪吃?”丁丁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不知道,又不是我请客。”

    三个人拦了辆出租车,很快到医院。因为去的晚,同屋病友都睡了,柳文青靠着墙也睡了。只有沙沙在摆弄电脑。

    三人悄悄进屋,小声说几句话,白路电话响起。幸好是震动,没有影响别人睡觉。白路出去接电话,然后叫醒柳文青,让她带李小丫回家,自己领着丁丁去蹭饭。

    先去东四环地铁站集合,一出地铁口,看到街边停着三辆车,一辆是何山青的,副驾驶坐个美女,很妖艳也很妖娆的一个美女,长发松松垂着。虽然看不清脸,也看不见身体,直觉来说,很漂亮。

    何山青后面是一辆黑色汽车,司机是司马智,副驾驶是林子,后座是鸭子和一个不认识的女孩,也挺漂亮。

    最后一辆车是灰色商旅车,看着很低调,司机是陶方冉,车上没有人。

    见白路走过来,陶方冉第一个下车,快步迎上:“还以为你不来呢,谢谢你替我解决了大问题。”

    白路笑笑:“举手之劳。”

    俩人握手后,陶方冉跟丁丁说:“你好。”

    这女人很拽,在面对白路的时候是笑容满面,等目光转向丁丁,热情笑容变成浅浅微笑。而简单的“你好”两个字,更是透着股冷漠,好象完全不在意这个明星。

    白路暗暗叹息,这就是底气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在,陶方冉很可能忽略掉丁丁。

    淡淡问好之后,陶方冉冲白路说声请,抢先一步打开车门,请二人上车。白路让丁丁先上,跟陶方冉说:“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一样。”

    陶方冉笑了笑:“是不是觉得冷漠许多?上班没办法,必须得笑,现在是自己的时间,为什么还要傻笑。”等白路上车,帮着关上车门,绕到前面上车。

    前面两辆车的几个老爷们刚下车,还没走过来呢,白路已经上车了,几个人只好再坐回车里,等着陶方冉开车后,跟着往前走。

    顺四环往南行,拐下辅路,绕到一个广场停下。广场后面是低矮房屋,不知道是什么单位。广场有护栏围着,一南一西留着两个出口。

    广场外面的街道是夜市,人来人往很热闹。进到广场里面,一眼望去,全是小吃摊。许多顶帐篷支着,许多小桌子小椅子列着,许多人喝着啤酒说着酒话,言浅情深全在此处。

    把车停在附近停车场,一行人走向夜市。陶方冉跟白路解释:“你是厨神,满北城我是想不到有哪个馆子能伺候好你,所以请你吃大排挡,没问题吧?”

    白路笑:“挺好的。”他真认为挺好,一大堆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凑在一起,吃花生喝啤酒,热热闹闹,开开心心,能说胡话,还能看风景,多爽!

    陶方冉说:“我是没办法啊,被你逼的,只能来这里,所以,你就是不满意,也不能跟我说。”

    白路还是笑:“我觉得现在才像你。”

    他俩在前面走,丁丁披散着鬼一样的长发跟在旁边,不仔细看,打死你也想不到她是个明星。

    在他们三人后面是何山青等人,何山青跟林子抱怨:“我靠,我穿这么正式,来吃大排挡?”

    “少跟我废话,老子也是西裤皮鞋。”林子也有点郁闷,临下车前,把西装上衣扔在车里。

    他们还好,起码是长衣长裤,可两位美女可遭罪了。何山青带的女孩,鸭子带的女孩,都是短裙大腿装。

    现在是十月下旬,天气转凉,小风一阵阵吹,晚上本来就冷,这一下,更是让人难受。何山青身边的美女低声抱怨:“怎么来这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