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九十五章 韩国周开幕

作品:《怪厨

    等伺候走客人,白路给张成龙打电话,让他下午去中成饭店面试。张成龙感谢连连。白路拎着钱和盒饭回家。

    如此过了三天,每天就是做饭开店,开店做饭,忙过了就去医院。三天后,何山青等人回来,白路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他们一起玩车的、关系比较好的有八个人,号称远航八少。如今,高远在公司当白领,何山青、司马智、鸭子、林子整天瞎混,另外三个人,一个在国外读书,一个死了,还一个在外地当公务员,这个人叫小齐,在宗教管理局上班。

    前些天,因为金价暴跌、狂跌不止,有人鼓动小齐炒金价玩期货,赌它能升回去。

    从某种程度来说,期货这个玩意就是赌博。

    政治书上说,资本主义都是逐利的,是赤果果的剥削。这句话没错,事实上不是资本主义逐利,是人生的本性就是逐利,和什么社会什么主义没关系。

    为了更好的追逐利益,无数聪明人想骗笨人的钱,于是出现无数理财手段。贷款、公积金、保险等,都是攥取大量资金的最成功的手段。其中自然也有股票和期货。

    期货的保证金制度,让人可以超限购买。简单说,你有一块钱,可以买十块钱的东西,或买涨,或买跌。赢了,你就赢了十块钱的利润,输了,就要补足那九块的差价。如果不补,期货公司会替你强行平仓。

    如此一来,期货公司没有损失,你会损失保证金。

    小齐就是面临此境,买涨,结果金价狂跌。为了不亏钱,只能继续投钱,没想到连续投了十几天,把自己折腾干了不说,还欠了许多外债。迫不得已,给高远打电话借钱。

    高远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是被人害了。叫齐何山青等人,一起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结果去了一查,不是叫人害了,是有人拍小齐马屁,没拍好,把小齐拽入深渊。高远气的不行不行,强行给小齐平仓。然后也不管行情如何,直接砸钱买跌。高远运气好,赌赢了,帮小齐勉强收回点银子,让他少赔一些。

    再然后,大家乱喝一气,玩了一天,他们就回来了。

    回来后,何山青又一次感慨白路的好运气,说他提前一个多月卖金子,多赚了一百多万。

    白路对这些事情无爱,什么期货什么股票什么赚钱?完全不在意。

    他在沙漠长大,最在意粮食和水。粮食是根本,无论一个人,或是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国家,都不能轻易动摇这个根本,只有拥有充足安全的粮食,才有资格琢磨其他事情。

    听何山青说起金价,白路问:“金价跌,股票跌,为什么房价不跌?”

    何山青哈哈一笑:“别的地方不知道,北城的房价很难跌。”

    ……

    在过去的三天里,张成龙成功应聘中成饭店,做小工。丁丁回去拍电视剧,她受委屈的事没和任何人说。

    高远等人回来后,只吃了顿饭,然后集体消失。如此又过去几天。

    这天是十月三十日,韩国周开幕。中韩双方各有数十家企业参加。

    为了搞好这个活动,片警、城管、环卫等许多单位,乱忙了十多天,让城市干净整洁。

    韩国周开幕式当天,市领导发言,双方代表出席会议,然后是宴会。同时还有节目表演。

    会场设在会展中心,显要位置是一大排韩国风貌的宣传布景,这是韩国人同意举办韩国周的主要目的之一,由十几家旅行社联合起来,宣传韩国风貌,吸引国人去旅游,刺激韩国经济。

    另一个目的是投资,包括三星、现代等大型企业也参与其中,这些大公司虽然不一定投资,但是名头大,可以吸引客商,为其它一些中小型企业铺路。

    北城举办韩国周的目的是推介整个城市,扩大影响力,希望引进资金。同时,另有一些外贸企业想要和韩国公司做生意,需要渠道和机会。

    这一周很热闹,政府十分重视,连续几天的新闻报道都有韩国周的事情。其中最吸引眼球的是韩国来了两个当红的歌唱团体。在开幕式上大放光彩,吸引无数少男少女为之疯迷。

    韩国有明星,北城也请了几个歌手,其中一个是韩国出道,红回国内的偶像男歌手。两国艺人联手奉上两个小时的艺术大餐。

    待演出结束,主角换成客商,经过一次次商谈协议,开幕式当天就达成了十几个亿的合作意向。韩国有四家企业决定落户北城,其中一家是饭店,千喜饭店。

    千喜饭店的全称是千喜饭店连锁集团,是韩国最大的餐饮集团。下辖游乐园,星级宾馆,旅行社等分公司,主营业务是连锁饭店。

    千喜饭店由有韩国第一厨神之称的韩千喜一手创办,历经四十多年,终于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因为韩千喜喜欢韩餐,也喜欢做饭,所以公司第一业务始终是连锁饭店。

    随着韩国娱乐业、制造业等行业的崛起,韩国逐渐走向世界,韩式餐馆也是开在世界各处。

    千喜饭店集团作为韩国餐饮业老大,当然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所以派人参加韩国周,要在北城开分店。

    千喜饭店很重视这次机会,是开在中国的第一家分店,所以派出集团副总和店内第一厨师长来商洽、决定开店事宜。

    出于千喜饭店的强大背景,北城市政府派人全力接待,协同选址。

    一个想开店,一个努力帮他开店,双方人有共同目标,相见甚欢。在签定协议之后,开始满城市选址。

    一直忙到晚上,送韩国客人回酒店,并在酒店内设筵款待客人。

    韩国客商集体住在花园酒店,一家四星级宾馆。

    市里很重视这次活动,把任务分派到个人,每一家韩国企业都有专人接待。接待千喜饭店的是招商局的干部,业务一科的科长罗红宇。接待组共六人,除罗红宇以外,还有两名科员,两名警察,一名翻译。

    千喜饭店的客商也是六个人,集团副总裁金太盛,连锁饭店第一厨师长李中基,另有秘书一名,职员两名,翻译一名。

    因为人少,没有分席,大家围坐一起,边吃边说,气氛非常好。

    不过,这个好是在没喝酒之前。为了招待好客人,招商局罗红宇准备了两箱精品五粮液,当白酒过半,大家头脑都有点晕的时候,说话语气发生变化,没有开始时的谦和和小心谨慎,偶尔会管不住嘴巴,乱说几句话。

    为了给韩国客商留下好印象,罗红宇煞费苦心,不但准备好酒,还准备了几道正宗韩国菜,其中有一道最出名的生拌牛肉。

    千喜集团一个职业喝多了酒,指着生拌牛肉直摇头,哇啦哇啦丝米达的说了几句话。罗红宇身边的翻译小声说:“他说这道菜不对,做的不好吃。”

    不好吃就不好吃吧,总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和客人争辩。罗红宇笑着点头,敬酒,想要搞好气氛。

    有一个人说菜做的不好,马上有另一个人附和,大概意思是说你们做韩国菜不正宗。

    废话,正宗就不是韩国菜了。罗红宇继续赔笑喝酒。

    几个韩国人哇啦哇啦说了一通,见对方不接话,他们也不好意思太过,便也是笑着喝酒。如此一来,越喝越多,两箱白酒快要喝光了。

    这时候,副总裁金太盛站起来,朝罗红宇恭敬举杯,用汉语说谢谢,和他碰杯喝酒,然后跟第一厨师长李中基说了几句话。李中基跟罗红宇等人打个招呼,开门出去。

    罗红宇迷糊了,这人想干嘛?赶忙问翻译,翻译说:“金总裁感谢你的盛情款待,要请你吃最正宗的韩国菜,李中基厨师长去做菜了。”

    啊?罗红宇赶忙让手下职员跟过去一个,千万要照顾好客人,一定不能出岔子。

    李中基出门碰到服务员,叽里呱啦一通乱说,服务员听不明白,正好招商局职员出来,问服务员:“厨房在哪?”

    有了服务员带路,招商局职员引着李中基去厨房。

    到厨房后,没看到厨师长。那职员想的是,先跟厨师长打个招呼,免得被人误会是找茬什么的,于是去厨房长办公室。

    就在他找厨师长的这么会儿时间里,李中基和厨师起了冲突。

    他一口外国话,没人能懂。叽里呱啦半天,别人只好奇看他,完全没反应。李中基见说不明白,走到案板拿菜刀比画做菜的模样。

    韩国是大男子主义,多年习惯下来,说话有点冲,加上喝多了酒,语气更显得冲。好好一番话,在别人听来,好象是挑衅。

    有厨师看他的动作,配合语气猜测道:“他是不是想和咱比试?”

    “不会吧,哪有这么无聊的人?”

    “可是他喝多了,兴许就是呢?”

    “如果真是,靠,干翻他,来咱厨房找事?”

    李中基比画好一会儿,依旧没人理他。便放下菜刀,在厨房里溜达起来,找寻鲜牛肉。

    饭店厨师当然不能让他乱翻东西,走过去阻拦,这时候,招商局职员和厨师长回来了。一看到这个情况,职员赶紧上去劝话。奈何不通韩语,只能干着急。

    赶忙跟厨师长说:“派个人去包房,请个翻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