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九十七章 负包子请罪

作品:《怪厨

    这句话一出,花园酒店厨师长好象变了个人一样,又气又恨,冷声说道:“李先生赢过我们,是我们学艺不精,以后自当加倍努力;但是天下之大,高人辈出,我们几个人不敢代表中国厨师,李先生这话未免有些太大了。”

    “你们不能代表,那就找能代表的,趁我还没回国。”李中基越来越狂。

    在清醒情况下,打死他也不会做这种事情,往大里说,事关两国外交,谁敢乱说话?可以在背后骂,但是不能当面说,可问题是这家伙喝多了,胆子大了,敢胡说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出乎金太盛的意料。在他原本以为中,随便比一比,说几句好话,散场得了,哪知道李中基会得意忘形?

    陪他一起吃惊的还有罗红宇,不过,罗红宇更在意的是投资,一定不能黄了!千喜饭店是韩国最大的餐饮集团,来北城开分店是第一步,接下来会有第二家,第三家,第许多家,为了拢住投资,一定要维持和他们的良好关系。可是眼看酒店厨师输了一场又一场,他也有点郁闷,就不能赢一场么?

    在比试最开始的时候,他担心出事,一直试图阻拦,可惜不成功。现在就更别提了,厨师们都想揍人了,罗红宇当然不会自找没趣上去说废话。

    幸亏酒店被韩国客商包下来,而客商们又大多在外面游玩。否则,就这样比试,绝对会影响饭店生意。

    这一晚上,花园酒店的厨师们过的很憋屈,五大主厨轮番比试刀工,全部失败。

    厨师长给朋友打电话,邀请高手来帮忙,结果又是输。

    于是,郁闷的队伍慢慢扩大。

    到了这个程度,李中基也发觉不好,可是骑虎难下,想不比都不行。而且,为了大韩民族的荣誉,他又必须全力以赴,努力取胜,结果就是真的一次次取胜。

    花园酒店有人参加了前些天举办的《北城厨王》大赛,拿了前十名。眼见自己比不过李中基,李中基又越来越狂,迫不得已,给并不熟悉的前几名选手打电话,然后,一个小时之内赶来两名高手。大赛中,一个拿了第二、一个拿了第四。

    这时候,厨师长请来的高手也到了,巧的很,是中成饭店的邓海和柯强。

    不过,李中基确实厉害,不愧是韩国第一餐饮集团的第一厨师长,刀功厉害的可怕。看他切菜,感觉好象是玩命一样。

    一直比到十点半,李中基完胜,一共赢过十八名厨师,每一个都是相当有实力的高手,其中包括《北城厨王》大赛的第二和第四名,也包括中成饭店中餐厨师长柯强。

    比到这个程度,再没有人问原因,都是憋着气想赢,可就是赢不了。

    郁闷中,邓海想起白路,跟柯强一说,柯强骂道:“猪脑子啊,还不快打电话。”

    邓海哪有白路的电话?先打给林高,让林高打给陶方冉,要来白路电话,这才开始拨打。可惜,这通满含希望的电话一直没人接。

    大晚上的,白路做什么不接电话?

    他在陪沙沙玩。

    张沙沙住院超过二十天,整天躺着不动,无聊死了。

    晚上,饭店打烊后,白路照例去看沙沙。沙沙发牢骚,顺嘴说道:“我想出去转转。”

    她一句牢骚话,白路当圣旨来办。趁时间还早,跑去超市买轮椅,带回医院,把沙沙抱过去坐好,悄手悄脚地偷带病人出院。

    柳文青和李小丫也在医院,于是四人一起出逃。

    白路推着沙沙乱走,夜晚的街道虽然有些冷,但是安静,看着很舒服。在一盏盏街灯的照耀下,左伸右拐的给你指明方向。

    张沙沙有点小感动,她没想到白路会这么在意自己,不过是一句牢骚话而已,白路却努力帮她达成心愿。只一个瞬间,幸福盈满心怀,想要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开心的沙沙张开双臂,迎接、拥抱这个世界。

    白路以为她在学电影片段,为了让沙沙更开心,推着轮椅跑起来,越跑越快,有了自行车一样的速度。

    沙沙就更加高兴,举着一条伤腿,张开双臂,“啊”的大声叫喊。看上去有点怪异,但是高兴就成。

    至于柳文青和李小丫,俩可怜家伙被甩的远远,决定早早回家。

    在白路推着沙沙乱跑的时候,邓海和柯强打来电话。白路手机设置成震动,根本没听见,也感觉不到震动。

    看沙沙这么高兴,白路推着她跑上二环。

    这时候好半夜了,车辆很少,白路坚决不遵守交通规则,装了次机动车辆。

    二环路真是平坦,坐在车上时没感觉,腿着走就知道了,踩上去很舒服。

    白路跑的不快,用了一个多小时跑完一圈。

    于是,在十月三十日这天晚上,北城有两件热闹事。第一件,十八名厨师被韩国厨师一人斩。第二件,二环路上有个疯子推轮椅跑圈,冒充敞篷跑车。

    当天晚上,沙沙说不想回医院。于是,白路很大胆的把她抱回家。结果在半夜的时候,护士打来电话,紧张而焦急的说道:“你妹妹丢了。”

    我妹妹丢了?白路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去沙沙房间看,长出口气:“没丢,在家呢。”

    “在家?”护士犹豫一下,跟着是狂风暴雨式的雷霆攻击:“有你这么干的么?啊?你是病人家属,该好好照顾病人?哪能带病人回家?知不知道我们有多着急?楼上楼下的找,值班护士全部出动,觉都没睡好,可你倒好,一声不想把病人带回家了,你到底想怎么的?我告诉你,赶紧把病人送回来,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护士滔滔不绝的发泄怒气,白路像个乖宝宝一样听她的怒骂,然后还要道歉赔不是说对不起。人活一辈子,只有在被医生、护士骂的时候,不会有脾气。

    那名护士好口才,骂了十分钟才挂电话,临了叮嘱白路:“明儿一早就得回来!”

    等护士挂掉电话,白路长出口气,可算是结束了。走到门边,推开条缝,看看睡梦中的张沙沙,白路面露微笑,如果能这么活一辈子,其实挺不错的。

    关上门,回去沙发继续睡觉。顺便看眼电话,这才发现有十好几个未接电话。看看时间,过去俩小时了都,又是陌生号码,直接弃之不理,专心睡觉。

    第二天天不亮,白路起床做饭。给沙沙做的是粥和清淡小菜。然后包了四十多个大包子。

    柳文青感到好奇,吃饭时问:“包包子干嘛?你可从来没包过,给我拿两个。”

    白路不给:“除了沙沙,谁都不许吃,我得负包子请罪。”

    “啥玩意?”柳文青没听明白。

    “你智商有问题。”白路拿塑料袋装包子。

    等沙沙吃好饭,略微歇息一会儿,白路先把轮椅拿下去,又抱沙沙下楼,送她回医院。

    在路上,白路乱唠叨:“质量太差了,才一天,胶皮就磨成这样。”

    他说的是轮椅的两个轮子。沙沙笑道:“你把它当汽车使,没磨坏已经是好运气。”

    张沙沙越来越喜欢和白路在一起,有人保护,很快乐,真心对她好,换了谁,也都会喜欢。

    两人边走边聊,沙沙突然问:“我爸是什么样的人?”

    没等白路说话,沙沙又说:“我知道他是坏人,关在监狱里,你怎么认识他的?你也被关在监狱里?”

    他俩认识近两个月时间,这是张沙沙第一次询问有关于张老三的事情。

    白路说:“你爸挺好的,挺有本事,挺聪明。”

    “有本事?聪明?”沙沙问。

    “现在不告诉你,等你成年以后再说。”白路不想解释为什么说张老三有本事又聪明。

    “我还不想听呢,对了,上次你说买钢琴,咱家那么小,哪有地方摆?等豹子回来,都没地方住。”

    “那不是咱的家,只是租来的房子。”

    “可我喜欢这里,离饭店近,离学校也近。”张沙沙一共住过两个地方,前一个是村里的破旧房屋,她在那里凄苦熬过十五年,很少有开心记忆。后一个是现在住的两居室,虽然很小,虽然有很多人,但是温暖温馨,她不想离开。

    “那成,这里就是咱家。”白路决定买下这间房子,无非是多花些钱而已。

    “豹子回来怎么办?住哪?”沙沙又问。

    “会有地方住的。”白路又想买下隔壁,甚至楼上丁丁住过的那间房子。

    俩人在说说笑笑中回到医院,时间是七点钟。

    刚一露头,有两个护士气势汹汹冲过来。白路知道不好,从沙沙怀里拿起袋包子:“没吃早饭吧,我自己包的,巨好吃,尝一个。”

    俩护士怒眉横目:“不吃。”准备开骂。

    白路打开塑料袋:“我知道我错了,也知道你们要教育我,是对我好,可是吧,我就一个人,难不成你们俩要一起教育我,会越说越乱的,不如先吃点包子,等有了力气,也好批评教育我,帮我改邪归正,重新做人,成为一个对社会对家庭有用的人。”

    这家伙表现的跟滚刀肉一样,一个护士扑哧笑出声来:“刚放出来?说的够溜的啊。”

    “那不能,我这么好的人,又没犯错,谁也不能抓我,来,吃个包子,还热乎,沙沙一直放怀里焐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