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又打了一架

作品:《怪厨

    仔细说起来,这完全是一场可以避免的纠纷,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没能避免掉。

    边上,冯宝贝问乐苗苗:“走不走?”

    乐苗苗摇头没说话,孟兵的电话响了,是同宿舍的另一个女孩刘晨打过来的,问她们在哪?要给冯宝贝送礼物。又解释说刚才去赶饭局,好不容易才结束。

    孟兵看看热闹的歌房大堂,回话说:“有点事,一会儿再和你说。”

    林子走过来跟白路说话:“小三认识你以后,变老了,这事如果搁在以前……”话没说完,想了想跟何山青说:“叫黑子来,随便他处理,咱走吧,反正也打不起来。”

    何山青终于看了眼乐苗苗,那女孩面色发白,没有精神。何山青不想再难为她,叹气道:“走吧,你们不走,我走了。”说完出屋。

    这家伙居然心软了?林子诧异看他离开,笑着摇摇头:“走吧。”语气有点古怪,有点无奈有点失望。

    白路招呼冯宝贝:“走了。”

    冯宝贝几个女生又和乐苗苗说几句话,乐苗苗不肯走,于是冯宝贝四个女孩离开。

    出门后,在何山青的强力要求下,大家去夜店跳舞。白路说:“你们先去。”

    何山青瞥他一眼:“你担心乐苗苗?”

    “好歹认识一场,如果没见到也就算了。”白路说。

    “随便你,一会儿给你打电话。”何山青和林子带人离开。

    白路往远处溜达溜达,过会再溜达回来,走进歌厅。

    大堂里依旧人满为患,高个青年身边围了六、七个人,一个个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

    乐苗苗则是被他的新男友盘问,追问何山青和白路的来历、背景。

    乐苗苗还算不错,只说是朋友,替他们道歉,其他事情一概没说。

    新男友问来问去,问不到结果,怒了,抬手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我挨打了,你不帮我,反是帮外人?不管那几人是谁,我是你男朋友,起码,现在是,你竟然不帮我?”

    这是白路回来的原因。乐苗苗认识四个女孩,高个青年那些人一定会追问消息。

    何山青也明白这点,不过他不在乎,不在乎乐苗苗是否会泄露有关于他的信息,如果那些人真的找上门来,大不了好好收拾一顿。

    现在,乐苗苗挨了一巴掌,好象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捂着脸,惊讶看着新男友:“你打我?”

    “打你怎么的?别废话,告诉我他们是谁,你爱干嘛干嘛去。”新男友怒了,想要甩掉这个女人。

    白路咳嗽一声走过去:“干嘛呢?”

    “就是这孙子。”他一声咳嗽引起五个打架男人的注意,呼啦一下围过来。

    这是又要打架?楼层经理带着四名保安跑过来:“让让,干嘛呢?再闹事,我报警了。”

    高个青年看眼楼层经理,冲白路勾勾手指头:“是男人就出来。”说着往外走。

    白路叹气:“你脑子有问题么?我敢回来,还不敢出去?”

    高个青年不理他说什么,带着一起打架的四个人出门。后赶来的六、七个人则是站在一旁监视白路。

    白路当他们都不存在,走到乐苗苗面前:“不给你上课,不过,别玩了,有的游戏,你玩不起。”

    乐苗苗没说话,眼泪含眼圈的很有些委屈。白路摇摇头,拽着她胳膊出门。门外站着高个青年五个人,看见这种情况,那个新男友大骂一声:“。”

    五个人散开着站在马路牙子上,挡住所有去路。

    这是怕我跑?这些人都是什么智商?白路甚是无奈,冲门口的出租车招手,司机看出来不对,根本不过来,停在原地看热闹。

    郁闷个天的,这是逼我骂人啊。

    白路拿出来一百块钱给乐苗苗:“自己打车回学校,以后老实点儿,出来瞎混什么?”

    乐苗苗不要钱,也不走。

    白路没耐心了,冷声说话:“你给我听好了,咱俩认识一场,我不想看你被人欺负,所以回来带你走,如果你不想走,无所谓,反正是你的事。”收起一百块钱,左右看看,冲高个青年勾勾手指头:“来打我啊。”

    说完话,这家伙撒腿就跑,快速钻出人墙,朝三环跑去。

    “追。”十几个大小伙子呼啦啦追过去。

    白路生怕他们追不上,跑的很慢,不时回头喊两声:“快点,再快点就追上我了。”到后来,索性倒着跑,面朝一众青年嬉皮笑脸说话:“能不能快点?就这速度也想打架?”

    没一会儿,把他们引到一条黑暗胡同里。这一下,追兵们甚是开心,大笑着、却又呼哧带喘的挤进胡同,高个青年说:“跑啊,再跑啊。”

    白路不跑了,站在胡同当中,冲他们勾勾手:“来吧。”

    然后就是打架呗,如果说这帮家伙的战斗力是十,白路的就是一千,迎着他们走,两只拳头不停打出去,连打了十几拳之后,地下倒满了人。

    白路蹲下说话:“头晕吧?没事,一会儿就好,不过呢,有件事得说一声,想打架可以找我,千万别去骚扰乐苗苗,否则,你们会悲剧的。”

    没有人回话,都是气愤看他。

    白路点头:“恨我的眼神很有气势,说明脑袋没问题,放心,再呆个几秒钟就能站起来,对,还是你体质好,这么快就站起来了,你也不差,还有你,身体素质都不错,有做沙袋的潜力……你就不行了,半天还没站起来?就这体力也想混黑社会,会被人打死的,以后要多锻炼。”指点着众人,挨个儿胡说八道。

    没过一会儿,十几个倒霉蛋全部站起来,在见识过他的强大战斗力之后,没人愿意再去挨揍,都是站在原地,愤怒看过去。

    白路说:“没事了吧?没事我就走了,不过啊,得说你一句,不要以为有两钱就嚣张跋扈,你是运气好,碰见我了,万一碰见不讲理的,要你一条命,后悔都来不及,做人得低调,最好夹个尾巴。”

    教训完高个青年,白路挥挥手:“我走了,你们好好玩啊。”溜溜达达出胡同,摸出手机给何山青打电话,响了好一会儿也没人接。

    白路纳闷,怎么不接电话?

    纳闷中,电话响起,是柳文青的号,接通后是李小丫的声音:“老板,打起来了,在王子俱乐部。”

    又打架了?白路赶忙拦出租车去王子俱乐部。

    晚上车少,十五分钟到达地方,付钱,下车,看见门口站着几帮人,一帮是何山青他们,一帮是十几个小,一帮是六个保安,由一个穿黑衬衫的长毛领着,站在两帮人中间。

    除去他们,周围还有一帮看热闹的。

    白路走过去:“怎么回事?”

    李小丫指着小说:“他们欺负宝贝姐姐,还欺负文青姐姐,摸她们屁股,三哥和林哥不干,就打起来了。”

    这个时候,白路已经看清楚状况,何山青一头血,林子有条胳膊不太好使,衣服上全是脚印,童安全最吓人,衣服上有好多血,不过没大事,是他自己的鼻血,连抹带溅的,弄到衣服上。

    何山青挨打,已经彻底怒了,也不擦血,只冷冷看着一帮。

    那帮还在骂人:“干你娘,等我弄死你。”

    长毛喝道:“闭嘴,谁再废话,别怪老子不给面子。”

    “哪儿能呢?长毛哥,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们。”那些都认识长毛。

    长毛冷哼一声,看向何山青:“你怎么个意思?是报警还是看医生?”

    何山青根本不接话。

    长毛眼神闪过一丝阴冷,不给我面子?

    林子虽然伤的严重,不过这家伙蛮不在乎,笑嘻嘻说话:“还真痛,问问啊,哪位大侠踹在我胳膊上,帮着签个名呗?”

    看到何山青和林子的悲惨模样,白路问:“有人来?”如果他俩没叫人,自己得帮他们出气。

    刚说完话,街上快速开来四辆车,齐刷刷停在夜店门口,车门打开,下来十几个壮汉,走到何山青面前,齐声高喊:“三哥。”

    何山青指着小说:“全部打倒。”

    简单而直接的命令,不到一分钟,再没有一个能站立起来的。

    看到何山青这么猛,长毛想了想,到底没有插话,领着保安转身就走。

    何山青又说:“踩断右手。”那帮壮汉就真的弄断每一个人的右手。

    于是,夜店门前,十几个抱着残手嗷嗷大叫。

    后面的事情自然是回家。连续发生两起打架事情,谁都没心情再玩下去,

    回家路上,冯宝贝小声嘀咕:“我是不是衰神?过个生日能打两架。”

    白路想起乐苗苗过生日的时候,也是闹出许多事情,笑着说:“当然不是,乐苗苗那次的事情,比你这次大多了。”

    冯宝贝恩了一声,强笑着说:“谢谢你。”

    “客气了。”白路随口回句话,转头看李小丫,心里琢磨,如果过个生日就要打一次架,那还是别过的好。

    这一晚上如此过去,第二天又是全新一天。

    给沙沙送过早饭,同时也送了点包子给医院护士、医生,上午十点多钟回饭店,距离大老远,看到许多人围在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