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小胖和小白

作品:《怪厨

    柳文青撇开饭盒话题,严肃说道:“我快累死了,你得给我补助。”

    “补什么助?”

    “他们都怀疑你能不能治好病,我不得解释啊?这个累啊,不管,今天饭钱,我拿一半。”柳文青谈条件。

    白路想了想:“我记得你好象还欠我几千块钱。”

    “什么跟什么?欠钱是欠钱,补助是补助,不能混为一谈。”

    “为什么不能混为一谈?”

    “当然不能混为一谈,你看啊,是你先区别对待我的,你给小丫买衣服,没给我买,就说明我可以先领了补助,以后再还你钱。”

    原来症结在这里,白路笑道:“等沙沙出院,带你们去中天百货,只要你们能拿的动,要多少都买。”

    “真的?”柳文青眼睛放光。

    “真的是真的,不过,单件价钱不能超过两百,可以允许个别衣服有15的浮动。”

    “两百块能买什么衣服?小气。”柳文青离开厨房。

    沙沙和小丫穿的衣服主要是休闲学生装、或是运动装,要便宜一些;柳文青的衣服可是千奇百怪,怎么漂亮怎么来,价钱完全不一样。

    这还小气?白露吧唧下嘴巴,大声说道:“催催饭盒,没有饭盒,拿什么装汤?”

    柳文青不回话。

    等了半个多小时,门口停下一辆面包车,车上满满的都是保温桶。

    柳文青迎过去:“刷了没有?”

    “刷了,直接烧了几大锅开水,用高温烫的,挣你点钱也太难了。”

    “不是挣我的钱。”柳文青跟排队众人大声说话:“全新不锈钢保温桶,五十块钱一个。”

    这玩意要看材质和形状,普通款式的市场价要八十到一百块左右,网上买会便宜一些,但也差不多就是这个价钱。看到东西,大爷大妈才知道人家姑娘不是想赚钱,是想让大家更方便一些,于是,一个个主动去交钱。

    等拿到手里,敲敲摸摸看看,确实不错的好东西,有人冲柳文青说:“谢谢你姑娘。”

    柳文青笑了笑,大声喊道:“排队,买好饭盒的赶紧排队,一会儿进屋自己盛汤。”

    啥?盛汤?有人反应过来:“姑娘,大夫不瞧病啊。”

    “今天呢,大家第一次来,我们家大厨先做道汤润润胃,大家都知道,得这个病的不能一下吃太多东西,大家把汤拿回去,用小碗盛上两碗,先喝一下试试,如果患者想吃饭了,就不用过来了,如果还是不想吃饭,把患者带来,咱再仔细瞧瞧成不?”柳文青很会说话,言语中根本不回答是否瞧病的问题,直接引到自己的节奏上。

    可惜涉及到切身利益,言语的力量往往无用,有人喊:“不行啊,我们交了钱,就得看病。”他这样一喊,旁的人也大声表达自己的意见,很快乱成一片。

    这时候,白路走出来,指着门旁边的告示牌说道:“我这是饭店,不是医院,不接待任何患者,如果你们想吃我做的饭,那就按我的规矩做,有人觉得花钱了?没问题,把钱退给你,我不指望挣你们谁谁谁的钱,仔细看看牌子,上面说的是每天只接待六桌客人,我考虑到你们有患者有老人,决定破个例,尽量让你们全满意,可是人这东西很奇怪,很难满足。我也知道,让你们全满意,就是让你们全都不满意,不过我不在乎,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因为我不欠你们的,现在,厨房外面摆着三口大锅,买了饭盒的、相信我的,可以进去盛汤了,多盛点也没事,两碗给患者,多出来的,家属喝了,当是多年以来辛苦付出的回报,是我替患者的回报。”

    说到这里,看看刚才说交钱就要看病的那人:“至于其他人,不想喝汤,可以离开。”

    声音很大,不但震住门前百多人,也震住街对面和店两旁的许多人。

    从五星大饭店开业时候算起,可以说,只要饭店营业,门口就站着一堆一堆人,昨天甚至有送锦旗的,今天更是直接来了百多病号,不能不让人吃惊。

    因为这里人多,附近店铺如果没生意,老板和员工多会出来看热闹,一边酸酸的羡慕五星大饭店有许多客人,一面琢磨着如果是自己,一定把握机会把店做大做强。

    今天也是一样,眼看五星大饭店门前排满了人,自己家却是空空如也,连苍蝇和蚊子都没有,心里岂能没有感触?

    就在感触中,听到了白路的大声叫唤,一个个甚是感慨,我靠,生意还可以这样做?

    听完白路的大喊,百多人一时无语,一秒钟后,有人拿饭盒进屋,不论怎么说,治好病最重要。只要有一点点希望,他们都会去尝试,所以才会来到五星大饭店求医。现在,只是花五十块钱买一次希望,他们愿意!

    有一个人进门,就有第二个,然后是第三、第四个,到后来,心有疑问的、胡乱说话的,同样跟着进门盛汤。

    他们有一百多个饭盒,三锅汤不够分。白路又去煮了六大锅,将将让他们满意。

    等他们离开后,白路收拾厨房卫生。柳文青拿着钱走进厨房:“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啊。”

    白路气道:“想骂人你就直说。”

    “怎么是骂人呢?我真觉得你是好人。”柳文青认真说道。

    白路怒道:“老子收留你,借你钱,管你吃管你住,你都没觉得我是好人?”

    柳文青骄傲的展示下曼妙的姿态:“谁知道呢?色狼也会像你这样讨好女孩。”

    “成,我是色狼,那沙沙呢?色狼总不会也打她主意吧?”

    柳文青还是那句话:“谁知道呢?万一你就喜欢未成年少女怎么办?”

    “你给我出去,还有,把钱放下!”

    “小气样。”柳文青放下钱出门,不一会儿买了两个雪糕回来,在白路面前慢慢吃,边吃边说:“真好吃啊。”

    “现在是十一月份,冻死你才好。”收拾完厨房,看看表,还有二十分钟营业,白路翻出游戏装备,准备先玩上一会儿。

    玻璃门慢慢推开,挤进来个小脑袋:“大哥哥在么?”看见白路在玩游戏,小家伙快速进门:“大哥哥,我要吃饭。”

    白路把游戏暂停,一抬头,笑容马上布满脸庞:“你怎么来了?”

    “我饿了,来吃饭,我一份,小白一份。”

    来人是上次求婚、且想私奔的小胖孩林迪生,白白胖胖,肉肉的特别可爱。今天穿了套黑色骑士装,怀里抱个小白狗。

    “小白一份?”白路盯着那只狗看:“它叫小白?”

    “你真聪明。”林迪生把小狗放到凳子上,命令它坐好,自己又爬上另一个凳子,再翻出十块钱:“大哥哥,它吃牛肉,我随便吃点什么都行。”

    白路无语了:“你自己出来的?”

    “不是。”

    白路一听,这还好,可是林迪生的下句话让他直接想报警。

    小胖子继续说道:“我和小白一起出来的。”

    郁闷个天的,这家伙整个一逃家天王。白路问:“你爸呢?”

    “上班。”

    “你妈呢?”

    “打麻将。”

    “你家里还有谁?”

    “保姆,我不喜欢她做的饭,就出来了。”

    白路无奈:“你家里电话多少?”

    “干嘛?不告诉你。”

    “你对象家电话是多少?”

    “我没对象。”

    “上次不是还求婚了?”

    “我爸说,兄妹不能结婚,我俩不能在一起,就算现在在一起,长大了也会分手,我觉得吧,长痛不如短痛,就分手了。”小家伙一本正经说着大人话。

    白路震惊,感觉自己的五岁完全白活了,老话说,人比人得死,此言得之!平息下震惊的小心灵,继续问道:“你爸以前没告诉你,兄妹俩不能在一起?”

    “说过,但是这次打的最痛,屁股都两瓣了。”说着话,还心有余悸的摸下小屁股。

    许是因为没有吃的,小白不愿意坐在凳子上,蹭地跳下去,在房间里乱溜达,找到高兴地方就抬腿撒尿划地盘。

    白路大怒:“管管你家的笨狗。”

    林迪生认真纠正道:“第一,小白不笨;第二,它从来都不听我的。”

    白路叹服,招呼柳文青:“丫头,过来。”

    柳文青根本不理他,在小狗出现的第一瞬间,她的眼睛里就只有小狗没有他,小狗在屋里乱走,她就跟在后面看。小狗尿尿划地盘,她就在后面笑。

    郁闷个天的,我这老板当的,白路看看表,去拿拖步擦地。小狗不让了,冲他乱吠,然后走过去再挤出一点尿,重划地盘。

    林迪生也不乐意了,挥舞着十块钱叫道:“我饿了,做饭。”

    白路说:“不告诉我你家电话,我就不给你做饭。”

    林迪生犹豫犹豫:“好吧,但你不许给我打电话,我妈不让别人给我打电话,说小孩不能玩电话。”

    我给你打电话?你是真有思想啊。白路赶紧套出电话号码,去厨房打电话。

    幸好林迪生出来的时间不长,保姆还没发现,在接到白路的电话后,饭也不做了,吓得急三忙四跑过来,进屋先跟白路说谢谢,要抱林迪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