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去区卫生局

作品:《怪厨

    他的气愤自不用说,责令当值编辑写检查,扣奖金;让两个惹事记者去道歉,认真道歉,店主什么时候满意,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否则不用回来了。

    其实,他最想做的是开除那俩笨蛋,因为需要道歉,所以暂时留着。

    报社老大大雷霆,消息很快在内部传开,报社副总编坐不住了。

    惹事记者中的女孩是他外甥女,好容易安排进报社,那知道会生这样事情。尤其为了给外甥女出气,动人私人关系,给东三区卫生局牛刚局长打电话,说你辖区内有家这样这样的饭店,具体内容看报纸就知道。

    报社是市辖单位,是宣传喉舌,没有哪个单位愿意得罪报社。牛刚也不例外,加上和副总编关系不错,答应先调查调查,如果情况属实,一定严惩不怠。

    于是他就不怠了,约略看看报纸,找人查了查五星大饭店的情况,弄清楚是菜市场旁边一个小饭店,命人封店。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副局长王刚完全没有提醒。

    王刚前次帮人出气,开车过去查封五星大饭店,得罪到白路,因为此事,和市招商办的那个朋友闹僵了。

    除朋友关系外,手下人挨打、他躲在车上不出来的光辉形象,让他在下属面前也是颇没面子,心中当然会有记恨。

    按说那次事情闹的挺大,可惜,上面领导还真没几个知道详细情况的,原因有四。

    第一,王刚是顶头上司,手下办事员不敢得罪,把事情憋在心里不说。第二,招商局干部在小饭店没了面子,不会四处宣扬。第三,王刚不会主动说丢人的事情。第四,挨打的办事员得到赔偿,选择息事宁人。

    所以,正局长牛刚根本不知道区卫生局曾经撞上过五星大饭店这块铁板,现在,轮到他很荣幸的继续去撞。

    撞完铁板后,完全没当回事儿,把事情抛在脑后,他是该干啥干啥。

    上午,牛刚在开局长会,正说的激昂慷慨,有jg察朋友打电话问他:“五星大饭店被查封的事情,你知不知情?”

    五星大饭店?牛刚点头:“知道一点儿。”

    这些人说话,都是努力滴水不漏。说知道一点儿,那就是十分清楚。

    他的jg察朋友也不点破,劝道:“再查一查是怎么回事。”

    牛刚马上有种不好的感觉,问道:“怎么了?”

    jg察朋友说:“因为五星大饭店被封,早上有一百多人在ri报社门口聚会抗议,你再查一下吧。”说完挂掉电话。

    牛刚一激灵,我靠,就因为封个小饭店,居然搞出了?好在围堵的是报社,而不是卫生局;不过,万一那些人来卫生局抗议怎么办?

    马上给ri报社副总编打电话:“老朱,那个饭店是怎么回事?”

    朱副总编正郁闷呢,在觉不对后,到处托人打听消息,想知道张永远为什么火。可惜查来查去查不到,现在突然接到牛刚电话,也不隐瞒,把张永远早上的表现详细叙说一遍。

    牛刚听后,气道:“你这不是坑人么?”咣地挂掉电话。

    然后赶忙打给提醒他的jg察朋友:“老兄,好人做到底,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那jg察不知道牛刚和五星大饭店是不是也有矛盾,想了想说道:“那家饭店老板有点儿背景。”

    有点儿背景?有点儿běijg能搞得市委宣传部的副部大雷霆?牛刚知道那家饭店肯定不简单,连忙说:“谢谢。”

    挂掉电话,牛刚让卫生局两个贴封条的家伙赶紧去把封条摘了,并主动道歉,只要能让饭店老板满意,怎么说都成。而这个时候,刚刚中午。

    两名可怜的办事员午饭都没吃,第一时间来到饭店门口,撕掉封条,然后就是等待,等着饭店老板回来。

    他们也幻想饭店老板根本不知道贴封条的事情,大家嘻嘻哈哈一笑,糊弄过去。可是万一知道呢?谁敢冒这个险?

    白路当然知道贴封条的事情,不过不知道封条已经被撕掉。陪沙沙吃过午饭,找医生问上午的检查结果。

    医生给了他一个好消息,可以拿掉石膏,但要留在医院观察两天。

    等拆掉石膏,沙沙想出院,白路拗不过她,重去问医生。医生笑道:“就知道你们一定想走,不行,哪怕你做的饭再好吃,也不能让你妹妹现在出院,再坚持两天吧,该停的药早就停了,现在就是观察。”

    听说医生不让出院,沙沙有点不高兴,嘟着嘴说:“一共没上几天课,光休息了。”

    白路哈哈一笑:“以后让你上个够,读大学、读研、读博、读到一百岁。”

    柳文青一旁冷冷说道:“还笑呢,店都封了。”

    白路依旧在笑,完全不在意封店事情。

    柳文青气道:“没了饭店,我去哪当总经理?”

    白路说:“谁说饭店没了?现在就去卫生局,让他们撕封条。”

    柳文青说:“我跟你去。”

    沙沙也帮腔:“让文青姐帮你说话,你嘴笨。”

    好吧,我嘴笨。白路和柳文青下楼,顺便问道:“区卫生局是吧?”

    “是。”柳文青回话。

    白路淡淡一笑,卫生局这帮人怎么总是喜欢找麻烦?

    最近几次来医院,因为要给医生护士带饭,就没骑自行车。出医院,俩人拦车去卫生局。

    这个时间,卫生局还没上班,白路和门卫聊天:“你们局长啥时候来?”

    “来办事?那面有个服务窗口,直接去办就是,不用找局长。”

    白路想找前次去饭店搞事的王局长,让局长出面把封条搞掉得了,毕竟得罪他的是两个记者,不是卫生局的人。不过门卫倒是提醒他,如果能简单解决此事,根本没必要去见那个很烦人的局长。

    可问题是,服务窗口的工作人员在休息。

    白路问:“他们几点上班?”

    门卫回话:“一点半。”

    白路看看时间,还不到半个小时,那就等吧。拽柳文青去大厅沙坐下,拿出手机玩游戏。

    柳文青去报刊栏拿回两份报纸,递给白路一份:“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干点大人该做的事成不?”

    好吧,白路收手机,看报纸。

    报纸是昨天的晚报,随便翻翻,直接锁定页面广告,有一整版在卖房子。

    快扫看一遍,白路没了耐心,暗骂,登广告的都疯了,三环里的房子就没有低于五万二的,有很多都开在六万块一平米,这比抢钱可快多了。

    想起上次看房子,也就是一个多月前的事,那时候的房价才五万……等会!什么是才五万?

    白路忙里偷闲抽空鄙视一下自己,又想了想,五万和五万二差不多,总的来说,房价没有太大变化。接着就想起那间巨大无比的画室,还记得那间房子的主人叫赵平,好象是美术学院的老师。

    他很喜欢那间房子,一层有八百平米,三层楼算一户,买来做什么都很好。交易起来也很方便,不受限制。

    张老三留给他一棺材的宝贝,他想把这间房子给张沙沙。

    正这样想着,看到一则售房信息,东三环和东四环中间,美术学院附近,两千四百平米大房出售,售价是五万块一平米。

    一定是赵平的房子,白路哈哈一笑,房子大了也不好,干卖也卖不出去。

    事实上,不光是赵平的大房子卖不出去,可以说挂在售房网及登报纸广告的房子,有一半以上卖不出去。

    贪心不足蛇吞象,卖房子的都想高价高价高高价,盲目抬高房价。

    抬的越高,就越没有人买。

    尤其是大房子,越大越难卖。

    见白路呆,柳文青凑过来看:“想买房子?”

    白路说是。

    柳文青马上来了兴趣:“买那种楼上楼下的,越大越好,一楼开店,二楼住人,有没有这样的房子?”低头仔细看。

    不过,只看了几眼,就郁闷抬头:“抢钱啊,五万的房子都没有了,门市房不是更贵?”然后教训白路:“上次那个大房子多好,三层楼呢,让你买,你不买,看看现在,不知道涨了多少,你真是头猪。”

    白路笑笑没说话,这时候,办公人员上班,白路过去说:“麻烦,打听一下,昨天,小王村路五星大饭店被你们封了,我想问问原因。”

    “封了?没给你下处罚通知单?上面应该有整改办法。”

    “没有。”

    “那我查查。”工作人员在计算机上查了一下,没有?跟办公室打电话:“高科,昨天谁去小王村路了?”

    “干嘛?”

    “有家饭店被贴封条,但是有点小问题。”有白路在,他只能隐晦说话。

    “等我问问。”高科挂了电话,出自己的办公室一看,一帮兔崽子,下午上班,居然有一多半没在办公室,随便招呼个人问话:“昨天谁去小王村路了?”

    在他问话的同时,牛刚进门:“小于回来没?”

    “牛局。”屋里人起身问好。高科走过来:“牛局,找小于有事?”

    “有事,你给他打电话,我有事情问他。”整整一中午,牛刚哪里都没去,就等在单位,可是干等也没等来结果,所以来业务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