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于善扬邀斗

作品:《怪厨

    这时候,有人说:“高科,昨天是小于去的小王村路。”

    听到这句话,高科和牛刚齐愣了一下。牛刚问:“你找小于?”

    高科把服务台的事情说一遍。牛刚转身就走:“让小于赶紧回来。”

    来到服务大厅,牛刚朝着白路快步走来:“请问,你是小王村路五星大饭店的老板么?”

    白路看眼牛刚,点头道:“我是。”

    “你好你好,不好意思啊,我们员工工作失误,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请谅解。”

    他是局长,没必要这么低声下气说话。既然肯低声下气说话,是因为已经了解到五星大饭店的一点事情。

    中午,干等小于也不回来,再次给jg察朋友打电话,询问五星大饭店的背景。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jg察朋友告诉他:“付总理来饭店见过老板。”

    这一句话就够了,牛刚顿时吓尿了,我靠,付总理认可的饭店,我居然给封了?这是做死的节奏啊!所以一中午才会坐立不安,急着催问小于的消息。

    见牛刚放低姿态,白路疑问道:“你是?”

    “不好意思,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区卫生局局长,我叫牛刚,托个大,你可以叫我声牛哥,再跟你解释一下,封饭店是误会,下面一群笨蛋,连一点事都做不好,我替他们和你道歉,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说,只要能做到,我一定尽量满足。”

    白路听的直笑:“这是怎么回事?”心里猜测是高远出力了?

    “不是怎么回事,是我们的错误,我们就得承担责任,这两天,给您带来麻烦,还请原谅,我可以做主给些补偿。”牛刚的态度端正到不能再端正。

    伸手不打笑脸人,牛刚这么好的态度,白路想火都难:“把封条撕了吧。”

    “这是必须的,还有其他什么要求没?”办事员们好象看到了奇迹,纷纷猜测牛老大怎么了,惟恐别人不要赔偿?

    白路笑着摇头:“算了。”

    柳文青却是插话道:“怎么能算了?前两天刚花四千块买个紫外线灯,还没装上呢,昨天就封店,你们干嘛啊?”

    牛刚知道紫外线灯的道道,笑着说道:“那个灯和我们没有关系,是市局统一负责,我们插不上手,不过,我可以帮着说说话,能节省个一、两千块。”

    “算了,走吧。”白路转身出门,为两千块钱欠个人情?真是多余。

    柳文青冷哼一声,跟着出去。

    牛刚追着送出来:“太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的谅解。”

    他们先后走出卫生局大楼,楼上一间办公室的窗户后面站着王刚,颇有些失望地目送他俩离开,内心很是惆怅,为什么没闹起来呢?

    白路走到街上:“咱俩去哪?”

    “去中介,看房子。”柳文青很热衷于买房子。

    白路笑笑:“不着急看,搞钱才是大事。”说这句话的时候,深深鄙视自己,来北城快俩月了,居然一直没怎么赚钱。

    他很想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扔一笔钱买股票,然后大赚,就可以想买什么买什么。可惜生活不是电视。

    想来想去,想不到快赚钱的法子,难道一定得再开一次棺材?

    想起棺材,就想起张老三,想起张老三,就想起便宜二叔去了沙漠,想起便宜二叔,就又想起一件事,五星大饭店两旁的包子铺和拉面馆等几家门市都是租用他家的房子。咱可以不再出租,收回来重新装修,扩大经营规模。

    想到这里,赶忙伸手拦车,跟柳文青说:“先回饭店。”

    饭店门口站着一男一女,是前几天过来采访的记者。

    白路下车后仔细看,封条被撕掉,卷帘门依旧。按电子锁开门。

    看见他回来,一男一女两名记者赶忙凑过来:“老板,对不起。”

    白路淡淡看他们一眼:“打耳光,自己打自己,打够五十个,就可以走了。”说着话进屋。

    “你!”女记者很生气,被男记者拽住,拽着她走进饭店:“老板,我们是诚心道歉,打脸有点太侮辱人了,换别的方法可以不?”

    “侮辱人?你新闻的时候怎么没觉得侮辱人?”白路去衣帽柜翻了翻,找出一张纸,上面记着王某墩的电话。

    按号码打过去,片刻后收起手机,电话不在服务区。在那个遥远的沙漠中间,手机没信号,只能使用卫星电话。可是吧,他爹又不让他打卫星电话,说是非大事,不足以惊天动地的打个电话,于是作罢。

    两名记者在他面前鞠躬道歉:“原谅我们这次吧,再也不敢了,你要是不原谅我们,工作就没了。”

    白路当没听见,跟柳文青说:“走吧。”领先出门,等柳文青出门后,轻轻一按电子锁,卷帘门缓缓下落,两名记者赶紧跑出来。

    俩人不敢明着骂,一劲儿腹诽,狂骂白路是混蛋,可脸上还得做出恭顺表情:“老板,放过我们这次吧。”

    白路没说话,等卷帘门完全放下,和柳文青去菜市场买菜,而两名记者好象保镖一样紧跟左右。

    柳文青皱眉头:“你俩无聊不?”

    女记者说话:“只要你们肯原谅我们,我俩马上就走。”

    白路继续选择无视,买完菜以后,又去买水果。

    俩记者终于耐不住了,他俩能在ri报社找个活儿干,一身本身不用说,多多少少有点骄傲,男记者冷哼一声:“cao,老子不受这个气,大不了不干了。”转身就走。女记者犹豫犹豫,也是转身离开。

    白路目送他俩离开,心里有点小得意,不说一句话,轻易搞定此事,多拽多牛皮!

    如果估计无错,这俩人的饭碗应该是没了,不过,他还是觉得不爽,很想追上去再踩两脚,过过瘾。

    就在他琢磨要不要付诸行动的时候,柳文青低声问道:“真不原谅他们?”

    白路好奇看她,柳文青接着说:“对饭店没造成影响,放过他俩算了。”

    白路有点郁闷:“你和谁一伙儿的?拿着,拎菜回家。”

    “不拿。”

    “不拿开除你。”

    “你开除不了我!”柳文青加快度,钻进楼群。

    我开除不了你?白路真想大喊一句我是老板!不过,是不是老板其实都一样,柳文青从来就不听自己的。

    过了会儿,回到家。柳文青坐在沙上看电视,随口问道:“晚上营业不?”

    白路回话:“我想偷懒。”

    “那就偷吧,反正你一直这德行。”

    “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你的老板?”白路气道。不过脾气还没完,何山青打来电话:“亲爱的,于善扬找你。”

    “他找我干嘛?”

    “废话,当然是报仇,他请来司通,你知道谁是司通不?”

    “私通?私通还得请?”

    何山青隐隐感觉有点儿不对,大声道:“是司令的司,你想什么呢。”

    “哦,司令通了,然后呢。”

    “和你说不明白,简单说吧,赛车和拳击一样,有世界顶级赛事,同样地,也有地下赛事,司通是地下赛车的王者。”

    “地下赛车?死人在下面赛车?”白路胡说八道。

    “我靠你大爷,少跟老子装傻,人家来挑战了,再跟你说一遍,那家伙是地下赛车的王者。”

    “切,开个车也能成为王者?王者未免太不值钱了。”白路不屑道。

    “别大意,司通是地下赛车的三大王者之一,一生纵横八百战,从无一败,你得小心。”

    “奇怪,他是他的王者,我小心什么?”

    “废话!于善扬在你手里吃了两次亏,难道不想报复?这次花大价钱请来司通,就是要搞你,和你比车。”

    “神经病!老子是厨子,又不是车手,他说比就比?”

    “你爱比不比,于善扬让我告诉你,还是上次的规矩,半夜跑二环,赌注是一千万。”

    一千万三个字实在太有吸引力了,白路一下被吸引住,一千万,真金白银的一千万,再加上自己的一千一百万,两千一百万应该可以买个大房子了,这笔买卖可以做。于是兴奋问道:“什么时候比?”

    何山青嘿嘿一笑:“你有兴趣了?”

    “废话,谁对钱没兴趣?”

    “有兴趣也没用,你没车。”何山青泼冷水。

    白路真想告诉他,我有车,是自行车。想了想问道:“你的车,能跑上三百?”

    何山青傲然道:“那是自然。”

    “高远的车也能跑上三百。”

    “他那是什么破车,外型设计一点不科学,别说三百,就二百六、七都开始乱响。”

    白路开过高远的车,知道车况,没何山青说的那么夸张,不过车型确实影响度。忽然想起鸭子的车,问道:“鸭子的车能跑多少?”

    “和我的差不多,我们最高也就三百,一般开个一百八、九,都属于飞车了。”

    白路听的微皱眉头,如果司通真是地下赛车的王者之一,改车是肯定的。司通要是再敢玩命,对自己够狠,改装车的直道度兴许能破三百六以上。

    拿三百迈的车和三百六十迈的车比较,结果可想而知。

    白路说:“先别回应于善扬,等两天再说。”

    何山青说好,又说了几句废话,主要是骂白路,然后挂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