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十三个大厨

作品:《怪厨

    罗天锐进屋后,如鹰视一般犀利扫过众人,瞬间锁定在白路身上,面色不变走过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他一出现,陶方冉面色变冷,也不说话。林子和何山青自然站在陶方冉一面,都是冷漠看过去。

    罗天锐不在意他们,他只欣赏有本事的人,所以,眼中只有白路。

    白路坐着没动:“不想打。”

    这三个字出口,欧阳和罗天锐的跟班都是变了脸色,面上表情有点难看。倒是何山青和林子面露微笑,觉得白路真不错,敢当面和罗大少这么说话。

    罗天锐面无表情,平静看了白路一眼,轻笑一声,走到最前面一排坐下。

    罗大少竟然没发火?

    林子和何山青互看一眼,问白路:“你和他关系很好?”

    “当然很好,都见两次面了。”白路拿出手机,准备玩游戏。

    欧阳笑道:“你还真有点儿意思。”

    白路点开游戏:“没意思。”

    欧阳笑了笑,从白路身边绕过,走向前面。邹小樱跟在后面,阴冷眼神扫过白路。

    这家伙怎么这么大的敌意?何山青感到奇怪:“你得罪过那个小子?”

    “我很忙的,没时间得罪人。”白路低着头说话。

    罗天锐是掐着时间来的,他进门没多久,多功能厅关闭大门。花园酒店老总走上台:“我是郑光远,欢迎大家到来,感谢捧场,事情的缘由,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所以闲话不多说,有请十三名大厨上台。”

    这句话说完,边上走上来一位美女司仪,手里拿份名单,大声说道:“有请北城厨王大赛冠军,新一代的北城厨王,以刀功轻易击败韩国著名厨师的邹小樱先生。”

    为了今天这个场合,邹小樱特意穿了身浅色西装,显得很精神。笑着走上前,跟大家抱拳说谢谢。

    “有请北城饭店中餐厨师长,三界厨师大赛冠军,高级烹调技师兰腾先生。”

    兰腾四十三岁,身材保持很好,看上去三十五、六的模样。快步上台,边走边微笑打招呼,等走到台中央,微一俯身,表示行礼。只是在看邹小樱的时候,面无表情,好象路人一般。

    何山青在下面说话:“看见没,这家伙就是个万人恨。”

    兰腾和邹小樱曾是同事,竟然闹到上台不打招呼的地步,不知道是谁得罪了谁。

    司仪继续介绍,一个接一个的唱名,又引出十名厨师登场,尽是北城市著名馆子的著名主厨。除邹小樱暂时失业不算,其他十一人,没有一个人的年薪低于三十万。

    台上是著名厨师,台下是厨师是老板,多有亲近熟悉之人,每有一名厨师上台,就有人鼓掌欢迎。

    这种情况持续到最后,持续到白路上台的时候。司仪大声宣布:“有请五星大饭店老板,白路先生。”

    听到这句话,台上台下大部分人都是愣了一下,白路是谁?根本不知道。一个个伸长脖子左右看,找寻最后一名比试选手。

    白路也愣了一下,到底是有我一个,无奈起身,板着脸往前走。

    他的低调出场引起大家好奇,这人太年轻了一点吧?

    厨师是很考较功夫的一个行业,需要时间累积。

    台上十二人,除去邹小樱稍微年轻一些之外,其他人尽是三十五岁到四十五岁之间,正是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好时候。同时呢,邹小樱虽然年轻,可人家确实有本事,一手刀功神秘莫测,来参加比试,没人有异议。

    但是现在上场的这个人,有二十五岁没有?按照厨师等级考试的制度来说,顶到天也就是个高级厨师,连技师都评不上,如何有资格和诸位前辈比试?

    厨师这一行当,在六十年代有了考试定级制度,有了一级二级、中级特级之分。后来改革制度,分成初、中、高、技师、和高级技师五个级别。

    一般来说,厨师学校毕业的学生,随便混几年,都能混到中级厨师或者高级厨师的证书。在这个等级来说,厨师证不值钱。

    但是到了高级技师,情况完全不同,需要学历,有从业年限的限制,如果条件允许,可以重新接受培训,再加上死死的年龄杠,想要混成高级技师,着实需要费些力气。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白路的年龄只能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学生,所以大家会有些好奇。一个很可能是厨师学校刚毕业的学生,来和诸位前辈比试,是说这个人格外天才么?

    台下渐渐有人说话,询问白路来历,却无人鼓掌,和方才那十二人的登场情况完全不同。

    白路无所谓,从最后一排低着头往前走,不知道在想什么。十几秒后走上台,在角落里一站,也不抬头,低头看脚尖。

    这是什么情况?台下百多人想不明白。

    何山青坐在最后面笑吟吟说话:“这是装低调呢,这个混蛋一准儿没安好心。”林子表示赞同,让柯强和林高不用鼓掌,晾一晾这个混蛋。

    就这个时候,最前排响起两个掌声,一个柔而清脆,一个稳而响亮,分别是陶方冉和罗天锐。

    林子站起来往前看:“我靠,姓罗的在鼓掌,他想干嘛?”

    有了罗天锐和陶方冉带头,其他人跟着拍巴掌,掌声又一次响满房间。

    花园酒店老总郑光远重又走上台:“感谢十三位大厨高义,义施援手,在这里,我代表花园酒店说一句,比试没有胜负,咱是在挑选适合代表花园酒店的高手为国争光,和高丽棒子比,完全无压力,比试就是个小插曲,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把大家聚到一起乐和乐和。”

    话是这么说,台上的十二位厨师也是尽量展开笑颜,但是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在厨师界,混到他们这个地步,出手的机会越来越少,除非是竞争中国烹饪大师的称号,平时甚少出手。

    今天,他们能来,完全是多种原因凑成。一个是朋友邀请,一个是金钱刺激。

    花园酒店老总在原先和韩国人对赌的资金基础上,又拿出一百万,五个人平分,不论比赛结果如何,只要肯代表花园酒店参赛,就给二十万。

    对于大厨们来说,二十万不算多,可也将近一年工资,白给的谁不想要?再加上彼此间常有不服的事情发生,借着这个机会,正好比试一番。比如说兰腾,一样是厨子,凭什么你在北城饭店当厨师长,而我只能掌管粤海楼?

    所以,夹七带八的,借着各种理由,除去白路和邹小樱之外的十一名大厨,才会齐齐来到花园酒店。

    台上,郑光远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比试开始。

    都是大厨,有着不小的名气,所以这次比试不考刀功。其实也没必要。

    这些大厨,有的师出同门,有的常一起喝酒,还有的彼此多年不对付,总之是各有渊源。既然敢来参加这个选拔,当然对自己充满信心,一身刀功自是不在话下,谁也不怕谁。

    所以,这次比试只比一道菜,豆腐。

    每人一块本地产的老豆腐,以豆腐为主料,配料不限,做法不限,限时一小时。成菜后,自有评委评选。

    为求公平比试,在十三名厨师来到之前,只有两位老人知道比试题目,连花园酒店老总都不知道。

    两位老人大有来头,留胡子的叫刘永,白头发的叫张发财,俩人差不多简历,都是全国劳模,烹饪大师,高级烹饪技师,在高等技艺学校任教,某省烹饪协会理事或者副会长,国家烹饪协会理事,经常出国表演……等等等等,总之很厉害,门徒三千,只多不少。

    即便是兰腾这样的北城饭店中餐厨师长的身份,见到两位老人家,也得尊称一声老师。

    为保证不泄题,俩老头在得到邀请后,连个电话都没打过,直到今天见面,才商议拿豆腐做考题。

    有了题目,那就开始干活吧。

    可台上只有七副炉灶,一共十三个人,怎么比?

    大厨们自持身份,没人去抢炉灶,站得稳稳的等待花园酒店老总分派。

    郑光远哈哈一笑:“推上来。”

    多功能厅的大门应声而开,推进来七辆车,第一辆车是配料车,下面是冰箱,放着今天刚采买回来的各种海鲜肉类,上面是新鲜瓜果一类青蔬。在最上面的架子上,是一排月白色的豆腐。

    一共十三块,相同尺寸、厚度,打眼一看,几乎一模一样。

    这辆车最大,推到台前停下。后面的六辆车分列左右,在主席台两边摆开,好象不锈钢箱子一样。

    郑光远笑着说话:“我这里的舞台太小了,只能勉强摆开七个炉灶,所以又准备了六辆厨车,希望不耽误大师们的正常发挥。

    厨车?这个牛!自带灶眼,有高压液化汽供火,完全伸展开,堪比一个小厨房。就是用水不太方便。不过舞台上的七个炉灶都是如此,同样使用桶装水,也就没什么可挑剔的。

    往常,大厨做菜,总得有几个小工在身边伺候。今天没有小工,大厨们赤膊上阵。

    等厨师们准备完毕,郑光远大喝一声开始,十三名大师傅同时开动。

    虽只是一快豆腐,若要做好,也不容易。

    兰腾做的是千页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