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打的你吐血

作品:《怪厨

    “仇视你?你以为自己是谁?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我犯得上仇视你么?你有什么值得我仇视的?”

    白路听的呵呵一笑:“好吧,没仇视。”

    他俩站在空地上说话,引起周围人注意,白路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和邹小樱翻脸,微笑着低声说话:“你最好给我滚远一点儿。”

    “你说什么?”邹小樱怒道。

    看着这个白痴咋咋呼呼的,白路叹气:“你自己想要做死,那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扫一眼两杯白酒,笑笑说道:“拿着两杯酒?是给我敬酒么?来,咱俩喝一个。”

    拿过一杯,和邹小樱的杯子轻碰一下,笑容满面的大声说道:“好,听你的,你说干就干,今天你是主角,别的不行,就喝酒,我一定陪好你。”

    邹小樱怒道:“谁让你陪了?。”

    “不用我陪?不用我陪你喊我干嘛?脑子有病?”白路笑着说道。

    “你……”

    “你什么你,端着两杯酒跑过来和我喝,怎么不敢喝了?反悔了?”

    “谁不敢了?谁反悔了?”邹小樱被带入沟里。

    “不反悔?那就喝,你一杯我一杯,也不多喝,就喝三杯,成不?”

    “你……”邹小樱完全没料到是这种结果,脑子里乱迷糊,怎么回事?我是来灌他酒的,怎么变成和他喝酒?冷静一下,冷笑道:“你这人真差劲,我看你比赛输了,又看你一个人往外走,怕你心情不好,想来安慰你,你竟然这么说我,唉,难怪厨艺不好,原来是人品也不佳。”

    白路满面笑容:“你是来安慰我的?好吧,我接受你的安慰,喝酒,先干一个,我就承认你在安慰我。”

    “你……”邹小樱想出的巧语完全无用,白路就认准一点,找各种言语漏洞拽你喝酒。

    他俩说僵了,郑光远赶紧跑过来,拽着邹小樱胳膊:“正找你呢,在这瞎聊什么?回去喝酒。”不理会白路,带着邹小樱回去坐下。明显的视白路若无物。

    我靠,这是瞧不起我?我可是来给你帮忙的!

    白路看眼陶方冉,不知道这丫头会怎么想,可巧,那丫头朝他走过来问话:“你怎么了?”

    她在自家饭店的时候,永远是面带微笑,这会儿,却是冷着面孔,显然有些生气。

    白路没回话,他也有点不高兴。郑光远不知道自己,冷着脸也就算了,难道你陶方冉也不知道?我可是给中成饭店解决掉大麻烦,你就这样看我?

    转头看林子,那家伙正双手合十跟他拜,显然是想他大人有大量,别闹事了。一旁的何山青倒是无所谓,笑嘻嘻看热闹。

    算了,再当一次好人吧。白路看眼邹小樱的背影,跟陶方冉说:“没事。”

    陶方冉还待说话,一个收拾得干干净净,穿衬衫西裤的帅哥突然走过来插话道:“我请你喝酒,可否赏个脸?”

    白路听的一笑:“没搞错吧,你是罗大少,我是个小厨子,你请我喝酒?”

    罗天锐淡声说话:“你能和高远、何山青成为朋友,咱俩难道做不成朋友?”

    这句话很吓人,如果是别人听到罗天锐这么说,一定会回话说可以做朋友。

    很多小说故事里多有句废话,做不成朋友,就是敌人。套在现实生活里也是大抵可用,没人愿意成为罗天锐的敌人。

    北城是虎踞龙盘之地,什么人都有,想要混的好,黑白两道左右逢源已经是最低标准。罗天锐比这个标准高多了,首先有权,他是个干部,其次有人,手下有许多亡命之徒,再次有势力,家族力量很庞大,第四有钱,光上市公司就有两个。

    和罗天锐相比,高远有个好爷爷好爸爸,却没有的力量,而且近年来偃旗息鼓,安静过日子,不乱来,市面上很少有他的消息。

    柴老七的家族力量比较大,没办法,爷爷奶奶能生,就是人多,在北城这个城市,提起柴家,几乎无人不知,可是柴老七也不愿意和罗天锐做对。罗天锐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下手却是极狠,传言手上有两位数的人命官司。可依然活的好好的,甚至没进过派出所。

    现在,这样一个人物跟你说要做朋友,你该怎么回答?

    罗天锐说了话,面色平静等待白路回话。

    白路却是轻轻一笑,好象没听懂他说的话,挠挠头说道:“无论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不做。”说完转身走掉。

    所谓的礼贤下士,必有所求,而且所求必大,白路不愿意和他瞎掺和。

    罗天锐面色不变,目送白路离开,又沉默片刻,抬步跟出去,他的跟班赶忙跟上。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邹小樱和白路闹出矛盾,怎么又牵扯上罗天锐?

    陶方冉也不生气了,跑回去问林子:“不会有事吧?”

    何山青说:“应该没事,罗天锐有个毛病,喜欢讲道理,只要白路没做错事,罗天锐应该不会难为他。”

    “你也说是应该了,万一有事呢?”陶方冉有些担心。

    “去看看。”林子当先离桌,何山青和陶方冉跟着。可是直追出酒店,也没看到罗天锐,更没看到白路。

    林子给白路打电话,很快接通,白路问:“干嘛?”

    林子问:“你没事吧?”

    白路说:“没事。”

    “那就好。”

    “就问这个?挂了。”白路按死电话。

    林子跟何山青和陶方冉说:“路子没事。”

    陶方冉点点头,不想再进去吃饭,说道:“我回去了,你帮我跟郑总说一声。”林子摇头:“我送你,小三,你进去说。”

    何山青走向停车场:“爱找谁找谁去。”

    这个时候,在距离花园酒店一百米远的一条胡同里,站着三个人。

    白路收起电话,似笑非笑看着罗天锐:“叫我过来干嘛?”

    罗天锐同样是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不叫帮手?”

    在他身边是跟班,手里拎着一个保温汤盒,里面装的应该是白路在比试时做的豆腐汤。

    白路懒得回答这种弱智问题,忽然觉得牙逢里有东西,用舌头顶了顶,猛往牙缝吸口气,靠,依旧塞牙,叹气道:“没有牙签就是不方便。”然后又说:“没事我走了。”

    这家伙说的什么玩意?罗天锐怔了一下,活动活动手腕:“我想揍你一顿,如果你害怕,跟我求个饶,就可以走。”

    这句话说的很慢,好象给动物世界配音一样,一句话说了二十秒。

    “你想打架?”白路笑了:“你想挨打?我成全你。”

    他笑着说话,听到这句话的罗天锐同样大笑起来:“你可能不认识我。”

    这句话说完,面色变得认真起来,一步一步走过去。

    白路站着不动,悠然说话:“让你先。”

    罗天锐眼神一凝,双脚发力,明明距离五米远,眨眼间已经冲到白路面前,来了个凌空飞踢。

    白路笑的更加欢悦,二人对战,凌空飞踢是最白痴的打法,凌空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如果踢不到对方,等于把自己送给对方打一样。

    “我说过,让你先,再让一次。”白路一边说话一边后退,同时身体侧移,让开罗天锐双腿的攻击范围。

    罗天锐双脚稳稳落地,轻声道:“见笑了。”

    他打小习武,经常打架,如何不知道凌空踢是大忌?可是他就想凌空踢,想好好的揍白路一顿,发泄下心中怒气!

    因为白路,没找成中天饭店的麻烦;想拉拢白路,白路不给面子,甚至当面拒绝说绝不会帮他。罗天锐很怒!自出道以来,什么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

    所以此时,在说出“见笑了”之后,罗天锐继续腿攻,玩了个极漂亮的连环踢。

    连环踢这个玩意,不能说完全没用,可其实也是真的没太大用。除去好看以外,很难给对手造成重要伤害。

    物理学说,两点间直线距离最短,接触面越小压强越大,速度越快攻击越强,把这些玩意综合到一起,枪支才会无敌。

    打架也是一样,越直接的攻击越有效,一记有效攻击,胜过几十记连续的无用攻击。

    腿攻,按照物理学的公式计算,低于膝盖以下的鞭腿具有最快速度最大压强,是最有效的腿部攻击。所以,在生死斗场上,很难见到谁踢高腿。

    只要是经常打架、或是稍微学过两天散打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高踢腿,等于送破绽给对手。

    按照罗天锐的本事,他绝对明白这个道理,可他偏偏的用连环踢对付白路,搞得白路很被动,轻轻几个闪身,让过罗天锐的攻击,顺便叹气道:“你再这样,我都不忍心揍你了。”

    罗天锐微笑道:“是么?那就接我一腿试试。”

    “不接。”白路吧唧下嘴巴,觉得吧唧嘴巴真不是个好习惯,身影忽然前冲,只一拳,罗天锐好象风筝一样飞起来,跌出五米远,在跌倒的同时,口喷鲜血。

    罗天锐的跟班赶忙放下手中饭盒,冲向白路。

    白路叹气:“你是猪么?先看看你家主子怎么样了。”

    救人比打人重要,跟班赶忙去看罗天锐。幸运的是,罗天锐没有大碍,吐了两口血之后,竟是自己站起来,阴冷眼神盯住白路。

    白路说:“别看我,我已经留情了。”

    “我知道。”罗天锐冷声说。

    “我也知道你只是想揍我几下出气,可是吧,一和男人打架,我就管不住自己,扫瑞了,这是英语,你明白吧?”白路一脸诚恳表情。

    罗天锐气得差点想笑,轻轻点点头,低声说:“走。”一个人坚强着走向路口。跟班想扶,罗天锐冷声道:“拿着汤。”硬是一个人走到路口,打车离开。

    见是这个情况,白路看看拳头,难道又变厉害了?

    罗天锐有车,却是打车回家,说明伤势很严重,起码痛的很严重,他有些支持不住。

    白路甩甩拳头,觉得有点遗憾,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像老爹那样的家伙练练手呢?

    正想着,电话响起,是罗天锐,那家伙忍着痛说:“是男人就等我二十分钟。”

    白路一听,痛快回话:“我不是男人。”挂电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