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现实和电影

作品:《怪厨

    似乎是给他的话做注解,街上又停下三辆车,走出来七、八个人,打头的是柴老七柴定安,他身边是于善扬和欧阳,其他人是保镖和跟班。

    柴定安走进饭店,左右打量一番:“不错,真不错,挺有格调的。”然后看向白路等人,最后把目光锁定在高远身上:“高大少,用不用帮忙?”

    高远不屑道:“就凭你?敢和罗天锐做对?”

    “这是什么话,他罗天锐有力度,我说话就不好用了?”柴定安拽了张椅子坐下:“老板,有黄酒没?随便来一壶。”

    中午,罗天锐带着五十多个打手在小王村路堵人,消息很快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柴定安是其中一个。等问明白原因,他就想来了。

    一个原因是高远,他喜欢看高远吃憋。既然白痴高一心想帮厨子白出头,他乐不得看场热闹。

    一个原因是白路,于善扬输给白路两次,正是憋着一肚子火,时刻想发泄出来。今天有罗天锐出马,柴定安和于善扬很想看饭店被砸的全过程。

    总的来说,柴老七几个人就是看热闹来了。既然看热闹,当然要有美酒助兴。

    可惜,他有点不了解白路。

    在听到柴定安说的话之后,白路笑眯眯走过来:“识字不?”

    “你什么意思?”柴老七的跟班呵斥道。

    白路看看他们几个,指着大门说话:“门外,自己看。”

    “你他马的说什么?”一个保镖走出来骂道。

    白路吧唧下嘴巴,耐着xg子说:“最后一次和你们说,在我的店里,按我的规矩来。”

    “如果不呢?”那保镖站在白路面前,身高体壮的,看外表挺唬人。

    白路叹口气,反手一大耳掴子扇过去,就一下,高大保镖被扇蒙了,嘴角、鼻子都有血往外流,两颗牙齿有点松动。

    白路叹气道:“这是jg告,再有一次,我打你个四破蓝得的,不明白?是英语,金光灿烂的意思,记住了。”他现学现用。

    说起来,这一巴掌还是留手了,如果稍微用点力气,那保镖应该摔倒在地,兴许已经昏迷过去。

    可是在柴定安看来,这是打我的脸?

    柴定安站起来:“道歉。”

    虽然是柴老七出头,白路依旧不在乎,吧唧下嘴巴:“赶紧给我滚,别逼我动手。”跟着又说:“在我的店里,打死你白打,我就说你们进来抢劫,我是正当防卫,对不对,高律师?”

    “我高你个脑袋。”这家伙老咨询他法律问题,高远怒了。

    和他一起怒的还有于善扬,指着白路大骂:“我干你大爷,老子就在这站着,你快过来正当防卫,有本事动我一指头试试。”

    听到这话,白路面对于善扬,露出最真诚善意的微笑:“我不会动你一指头,因为,我喜欢打脸。”

    这句话才送进大家耳朵,跟着就听见啪的一下清脆响亮的皮肉撞击声。

    打过于善扬一巴掌,白路仰天长出一口气,可算是爽了。

    自来到北城这个大城市,大多时间过的比较压抑,被女人欺负,被男人鄙视,要照顾这个,要考虑那个,还动不动的被人y一下,这哪是人的生活?根本是成佛前的九九八十一难!我又不想当和尚,干嘛这么折磨我?

    昨天给了罗天锐一拳,今天中午放倒四个保镖,现在先打了另一个保镖一巴掌,接着又拍了于善扬一巴掌,真是爽啊爽啊爽。

    白路很真诚,真诚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再真诚的看于善扬,真诚的说声谢谢。

    于善扬要疯了,他根本没想到会挨打,以至于挨打后,头脑出现短暂的混乱期,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小厨子竟然敢打自己!

    反应过来后,大骂着扑过去:“你大爷的,我要杀了你。”

    白路很有礼貌,轻轻闪身,让过于善扬的王八拳,微笑说道:“不要再逼我动手了,我还要留着劲收拾罗天锐,除非,你想替他挨打。”

    这句话说的很和气,好象俩人交谈聊天一样。

    可是很奇怪,柴定安竟是隐隐听出冷意,当时愣了一下,这不是充满霸王之气的电视剧,也不是杀意昂然的战场,怎么会有这种奇怪感觉?

    于善扬没打到白路,转身再扑过去,同时大喊:“给我上,砸了这家店。”

    高远等人马上迎上去,jg告他们别冲动犯混。高远冷声道:“你白痴么?砸店?就凭你们几个人?”

    白路则是继续闪躲,冲于善扬大喊:“告诉你,再过来,我可不客气了。”

    柴定安等人没有动手,看看高远等人,冷哼一声:“和我比人多?”

    高远冷笑道:“你说呢?”

    这是要开战?柴定安有些犹豫,他是来看热闹的,不是来当成热闹被人看的。

    刚才,他让白路给自己的保镖道歉,不想那家伙跟个疯子一样,不但不道歉,连于善扬也敢打。而听其言语,更是充满冰冷的凶意,柴定安犹豫片刻,一把拽出于善扬:“出去再说。”

    不论怎么说,这个梁子是结下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摆平搞定,能武斗就武斗,武斗不成就文斗,反正得出这口气。

    于善扬气愤不已:“草你大爷的,等着……”

    柴定安在边上说:“急什么,等罗天锐和他打完再说。”

    一群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柴定安等人回去车里坐好,等着看热闹。

    屋里面,何山青冲白路伸大拇指:“牛,同时得罪罗天锐和柴定安,小的甚是佩服。”

    高远一旁冷哼道:“靠,还有我一个,第一次见面就讹我两万,要不是我脾气好,一准儿揍他一顿。”

    “是两万么?”白路挠挠头:“想起来了,后来,你不是抢回去了么?”

    他们在说话,店门被推开,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问话:“路子,晚上营业么?”

    “营业,黄叔,你怎么又来了?不能总惯着你闺女。”白路认识他,孩子不愿意吃东西,黄大爷常常早早来排队。

    “我怕你出事,中午来那么多人,晚上又来这么多人,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不行咱报jg吧。”

    白路笑道:“没事的,你就安心排队,该买饭买饭,该回家回家,不用管我,咱这是法制社会,哪能随便打架?”

    鸭子在旁边咳嗽一声,小声嘟囔:“睁眼说瞎话啊这是。”

    “这样啊,那成,路子,当叔的说你一句,年轻气盛不是件好事,凡升能忍则忍,没必要为一口气,惹出大麻烦。”

    听着黄叔的苦口婆心,白路笑道:“放心吧,我有那么笨么?”

    “好的,那你们聊,我出去了。”黄叔关上门,回去继续排队。

    “瞧不出,你人缘挺好啊。”何山青笑嘻嘻说话。

    “好不好的再说,先把人给我弄走,你是惟恐不热闹,惟恐不上新闻是不是?”白路说。

    “弄走他们?弄走他们你去打架啊?”

    “我去。”白路说:“你赶紧把人弄走,再把那个疯jg察惹来,事情更麻烦。”

    高远想了想:“让他们先上车。”

    何山青这才出门,让对面街道的几十口子青年回到车上。

    又过了会儿,饭店开始营业。与此同时,罗天锐带着人又来了。

    这一次,人数更多,五星大饭店左右两边各站了三十多人,饭店对面的人行道上还站着四十多人,这家伙为了揍白路一顿,竟是找了一百多个打手。

    罗天锐的福特车很有个xg,开到柴定安的车边停下,摇下车窗,笑着说道:“听说你的公司搞的不错。”

    柴定安有许多公司,但是一看罗天锐的表情,就知道说的是影视公司,皮笑容不笑的回话:“我是跟着罗大少的后面跑啊。”

    罗天锐涉猎颇广,北城最火的天子影视就是他搞的,旗下有许多明星。

    罗天锐又笑了下:“其实,我也挺看好何小环的,到底是柴七少有本事,佩服。”说完这话,福特车往前开,停在路边。

    柴定安则是脸sè铁青,这句话很容易明白,罗天锐也想搞何小环,被你占先了,不过,你得看住了才行。

    罗天锐停好车,带来的打手如同中午一样,分散开站着不动。

    屋里面,林子说:“来了。”

    白路在厨房做饭,六张桌子早坐满了人,因为小丫在睡觉,他得做饭,还得上菜,很是忙碌,没时间顾及其他事情。

    听林子说来了,白路在上菜的时候叮嘱他们一句:“你们在这里呆住了,别影响到别人。”

    别人是在屋里吃饭的客人,还有屋外面偶尔路过的行人。

    高远跟进厨房:“你想怎么办?”

    “我想打他个四破蓝得的。”

    高远点点头,出去和何山青小声说话。

    他们来了四辆车,两辆中巴,两辆轿子,一共五十来人。可是罗天锐带了一百多人过来,这要是打起来,人手肯定不足。他琢磨着再喊些人来。

    很早以前,香港有部黑帮电影,三个主角,两个黑帮老大和一个jg官。两个黑帮老大是对头,各带着几百人准备开仗。

    正对峙呢,jg察来了。那个jg官带着数百jg察插到两个黑帮中间。

    两个黑老大早有仇怨,谁也不服谁,这一仗肯定要打。jg察为了安定和平的社会,一定要制止他们打架。

    最后的结局是三帮人干到一起,上千人的大作战,你打我,我打你,三帮人乱打成一片,很是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