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是谁放过谁

作品:《怪厨

    罗天宁说:“我也让人查了,不知道能不能查到线索。”

    罗天平接着罗天恒的话说:“更恐怖的是,那个人知道咱住在哪儿,我三栋房子,你们也不少,他却能一下找对地方,说明十分了解咱们的行踪,这样的对手,想想就可怕。”停了下又说:“总之,在查清昨天晚上那个人之前,谁都不许妄动,别招惹姓白的小子,没必要惹祸上身。”

    “车赛怎么办?”罗天宁有点郁闷,参加赛车是他的提议,由他出钱出车,雇车手比赛。本来想先赢白路的钱,再收拾白路的人,目前看来,很有可能输掉一亿一千万。

    “先拖一拖,反正老柴家那小子还没回话。”

    经过简短商议,罗家众人决定暂时忍耐。

    罗家三虎,尤其是老三罗天宁,一生多是欺负人,这次却是被人欺负,心里不舒服到极点。可惜必须得忍,相比较于xg命,面子完全不重要。

    而罗天锐虽然桀骜,虽然不怕死,奈何事情涉及到家人xg命,他也只能咬牙认怂,心里话是风水轮流转,白路,你给我等着。

    这时候的白路刚走出医院,电话开机,马上响了起来,是柳文青:“干嘛呢?一早就没了?沙沙饿了。”

    白路说马上回去。

    柳文青又问:“我感觉你怪怪的,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有什么事可以和我们说,我一定会帮你!”

    白路笑道:“太难得了,从我收留你开始,你就没温柔过……”

    话没说完,柳文青又变得不温柔,大喊道:“什么是收留?你收留我?我是给你打工!我是赚银子的!咱俩是平等的……”

    白路小声说道:“我在过马路。”

    柳文青马上停止那些说话,小声嘱咐道:“小心点儿,先过马路,过完马路再和你讨论刚才的问题。”

    “还讨论?”白路直接摁掉电话,打给高远。

    高远永远是大爷般的懒洋洋的声音:“嘛事?”

    “上午干嘛?”

    “废话,上班!老子要竞争月最佳员工。”

    “你可别糟蹋月最佳员工了,一点法律都不懂的白痴。”

    “老子有证书,律师资格从业证书,怎么的?气死你。”

    “你牛,高大律师,中午和林子来一趟,还有鸭子和司马智,有点事情问你们。”

    高远笑了:“罗天锐的事情?”

    “废话,干脆晚上吧,不影响律师上班。”

    “你再提律师两个字,信不信我弄死你?”

    “好吧,高大律师,听你的。”白路挂电话,打车回家。在路过五星大饭店的时候,看到街对面三家门市在搬家,心道,这是干嘛?竟然三家一起搬?

    先回家点卯,给沙沙做饭,然后回饭店营业,下午的时候发现蹊跷。

    对面商户才搬走,马上有装修队进驻,叮当呼隆一通乱砸,引得附近店铺的老板出来观看。

    白路也跟着瞧了眼热闹,一下看见个熟人,邹小樱。那家伙一本正经穿套工作服,拿着装修图纸在跟一个工头模样的人说话。

    这让他不得不笑,这家伙想和我打擂台?

    许是觉察到白路在看他,邹小樱回头看一眼,然后面无表情转头回去,继续和工头说话。

    好吧,该来的总是会来,白路选择等待。

    很快迎来晚上,随着前一拨厌食症病人的病情逐渐好转,来买饭回家的人逐渐减少,饭店又恢复以前状态,只放六桌客人入内,不提供酒水,吃完赶紧离开。

    高远来的时候,最后一个客人刚刚离开。

    高远大喇喇坐下:“二斤猪头肉,上好的老酒来一壶。”

    白路只当没听见,和柳文青一起收拾卫生。

    这是柳文青主动要求的,她和小丫换班,一个人照顾沙沙,另一人就来饭店当服务员。

    许是觉察到什么,柳文青突然变得懂事,主动干活,也不再说发展壮大饭店的空泛话题。

    见白路不说话,高远去不远处的小超市买箱啤酒,抗回来说:“拍个黄瓜。”

    “我看你就是属黄瓜的,欠拍。”白路动手做菜。

    “我说,亏你做菜这么好吃,能不能认真一次,好好整几盘好菜?别总随便弄点什么应付差事,我看人家厨师比赛,那菜做的,漂亮死了。”

    白路笑道:“好看的菜未必好吃。”

    “你是做不出来,嫉妒别人才这么说。”

    “你的激将法没用,想吃好菜,可以,一万块一道。”

    “你个王八蛋?又想讹我?好,就给你一万块,你给我做个猴脑,要新鲜的。”

    柳文青收拾好碗筷,笑道:“你俩真有本事,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隔着玻璃都能吵起来。”

    高远反驳:“谁和他吵了?就他那智商,值当我吵?告诉你,你可以骂我,但不许侮辱我的智商。”

    这时候,白路的电话响起,是一条短信。

    白路在做菜,让柳文青帮着看下。

    柳文青拿起手机,只看一眼,笑道:“小白,你中奖了。”

    白路鄙视道:“又来,这帮家伙没救了,删了吧。”

    柳文青说好,删掉诈骗信息:“你这个还好,前两天在店里,有公安局打电话说,什么什么什么涉及诈骗,反正就是说我犯法了,你说好笑不?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违法了。”

    说到这里,突然笑了起来:“在网上看个笑话,也是诈骗的,一个男人收到短信,说他老婆的果照在别人手里,赶紧给钱,不然就到处张贴,那男的特激动,激动的都快哭了,让骗子赶紧贴出来,因为他还没见过自己老婆长啥样。”

    柳文青说完笑话,把自己笑的前仰后合,白路和高远却是一点没笑。柳文青便也不笑,板着脸说:“没劲,这么好笑的都不笑,两块木头。”

    白路端菜出厨房:“好吧。”哈哈哈叫了几声。

    “你干嘛?”柳文青问。

    “我笑过了,你的目的达到了。”

    “无聊。”柳文青擦手,生气道:“我回家了。”

    柳文青离开后,高远问:“你想养她一辈子?”

    “什么?”白路猛地大叫道。

    “你想吓死我啊。”高远跟着大叫。

    “我干嘛养她一辈子?她是我的员工,你别乱说话。”白路认真说话。

    “好吧,你的员工。”高远不置可否。

    林子进门:“说什么呢?”

    高远说:“路子中奖了,包养美女,顺便感慨人生。”

    司马智跟在后面进门:“路子,啥事?”

    白路关上店门,等大家坐好,问道:“罗天锐的事情,你们都知道,现在,老罗家说赔我钱,还和我赛车,他们赢了,事情就算了结。我赢了,罗天锐去外地呆两年,按我的想法,把他赶去国外才好,你们说怎么办?”

    高远问:“真想听我们意见?”

    “真想。”

    “那好,我先问你个问题,你敢不敢杀人?”高远随口说话,很随意的谈及杀人问题。

    白路气道:“吓唬我?”

    “别误会,问你这个问题的意思就是,见好就收。”高远正sè说道。

    “怎么个见好就收法?”

    “你知道吧?网上有北城四少的传说?”

    白路摇头:“不知道。”

    听到这三个字,高远起身向他鞠躬:“我又一次冒犯了你的无知,请原谅。”

    白路好象没听出其中的讽刺意味,假装很大度的挥下手:“没事,我原谅你了。”

    高远白他一眼:“所谓的北城四少,是一群无聊家伙瞎闹出来的,说那四个人都很年轻很牛皮,其实,他们就是在外围捞食吃的,我们在坐的,除你之外,任何一个人的家世都比他们好,不过即便这样,我们也不找他们麻烦,他们愿意当他们的四少,与我么何干?”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就是,我、柴定安、包括罗天锐、马战,有我们玩游戏的规则,对待平民,兴许会闹出人命,但是在对待身份相近的人的时候,轻易不会打打杀杀。你要知道,我们身后站着各自的父辈,他们在上一层圈子里争斗,我们只是延续他们的斗争而已,可是,无论父辈们斗得如何,也不会害及失势一方的xg命,这是规矩,否则斗一次,死一批,哪还会有我们的存在?”

    “你是在替罗天锐求情?”高远问。

    “不是,他和我没关系,他的死活完全不影响我,我只是阐述一个规则而已。”高远很冷静。

    白路想了想:“难道真要放过罗天锐?”

    “你白痴啊,什么是你放过罗天锐?是罗家放过你!你把罗天锐打成重伤,又当众打脸,罗家不杀了你都对不起你。记住,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罗家可是黑白两道横着走,想弄死你,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啊,你这么一说,我就平衡了,原来我是被放过的。”白路说:“那我就大度一些,给他们个机会放过我,你们看怎么样?”

    “白痴。”高远鄙视道:“先赢了车赛再说,把他赶出北城。”

    白路连连点头:“对,这是正事。”停了下又说:“谢谢地址。”他和罗天锐发生矛盾,高远马上弄来老罗家的详细资料,暂且不谈付出多少代价,只这份心意,就值得感谢。

    高远一听就明白,白路昨天动手了,轻声道“难怪。”

    林子不明白:“你们俩说的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