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二环见司通

作品:《怪厨

    “为什么换话题?难道你不想有那样的车?”柳文青。

    白路不回话,问沙沙:“闷不闷?”沙沙和小丫都说不闷。

    车外面,高远等人已经离开,白路跟汹挥挥手,开车跟上。

    没多久回到小王村路,先送三个女孩回家,高远几个人直接去饭店。

    白路进饭店的时候,鸭子正和高远说甘倩照片的事情,司马智不屑道:“不就是几张照片么?我敢担保,罗天宁能睡她,于善扬肯定也睡了,这家伙就是给头母猪都不嫌弃。而且还有雅兴录象,逢睡必录,你想想,被他睡过女人的照片,看不看的能怎样?”

    听到这话,鸭子来了兴趣,冲刚进门的白路说话:“能不能去于善扬家一次?”

    “干嘛?”白路一手拿车钥匙,一手拿卷帘门钥匙,同时还握着家门钥匙,感觉很不方便。

    “他家有好东西。”鸭子说。

    “什么好东西?”白路在厨房和衣柜里乱翻。

    “去拿些录象回来。”

    “不拿。”白路干脆拒绝掉。

    看他翻箱倒柜的,林子问:“你干嘛呢?”

    “找绳子。”

    “找绳子干嘛?”

    白路找到根白色鞋带,把家门钥匙,车钥匙,卷帘门钥匙串到一起,打量一番,嘟囔道:“好象不好看。”

    “你到底要干嘛?”林子又问

    “钥匙太多,拿着麻烦。”

    “然后你就想用绳子串起来系在身上?”

    “恩。”

    几个公子哥彻底服了:“您老人家慢慢弄。”

    车钥匙和卷帘门钥匙都是电子解锁。车钥匙尤其好看,只是颇大。不方便装存。白路想了想,把卷帘门钥匙取下来,只系上房门钥匙和车钥匙,稍微看两眼,挂到脖子上。

    林子正在喝水,噗的一口全喷出来:“你挂在脖子上?”

    “不然呢?”

    “会不会系到裤腰上?”

    白路回话:“系在裤腰上,不还是揣进兜里?鼓鼓囊囊的多不好看。”

    “缠手腕上。”鸭子建议道。

    “影响干活。”

    得,你爱挂哪挂哪吧。几个人再不理白路。

    白路折腾一番,把钥匙丢到柜台上,去鸭子身边坐下:“怎么弄都不好看,对了,有车没停车位,怎么搞?”

    “买。”鸭子回道。

    “就知道问你们也是白问。”

    此时,店门被推开。走进来于善扬:“哟,哥几个挺齐的,干嘛呢?怎么不营业?”

    没人跟他说话。

    于善扬笑道:“干饭店得热情,你们啊,呵呵。”转身离开。

    “这家伙有病吧?”林子说。

    “他是在挑衅,白痴一个。”鸭子说道。

    高远的电话突然响起。是罗天宁,通知他十二月一号晚上十二点一刻比赛。四家人,每家准备一亿一千万,一千万是车手的赌资,一亿是四个团队的赌资。同时让高远通知白路。记住他们之间的赌约。

    高远挂电话后,把他说的话复述一遍。跟白路说:“这两天,多试试车,二环弯道多,你那车不适合高速转弯,最好别玩漂移,容易翻车。”

    白路笑着说知道了,一群人去买了酒,边喝边聊,熬到半夜,各自回家。

    白路跟柳文青打个电话,说是晚点回去,一个人开车上了二环。

    夜深,车少,白路和小白羊牌黑色子弹头慢慢磨核,速度并不快。正开着,后面传来轰鸣的马达声,从倒后镜看,是两辆超跑,大概开了一百五、六十的速度。

    看车手的年纪和张扬程度,应该是地坛那些人在玩。

    白路不理会他们,只管开自己的,同时认真记路,记住每一处地形,开多久该拐弯,该怎么拐,一点一点记在心里,然后再跑一遍。

    他在熟悉两样东西,一个是熟悉车道,一个是熟悉汽车,正熟悉着,边上开过来一辆画着鬼骷髅的超跑,司机是个红发瘦子,在开到他身边的时候,速度慢下来,和他并列往前开,司机冲他微笑:“白路?”汉语说的不很地道,带着股怪味。

    他是于善扬请来对付自己的,当然了解自己的车型。白路笑着问回:“司通?”

    司通哈哈一笑:“要不要试一圈?”

    白路摇头:“总有机会。”

    “也对。”司通加大油门,轰的一下开走。

    等司通离开,白路开车下辅路,停在一个路口发呆。难怪说司通是地下赛车三大王者之一,那家伙太牛了,刚才只见了一面,就可以感受到他的强大,是和汽车融为一体的强大。

    没有任何道理,只是一个单纯的直觉,白路觉得这场比赛麻烦了。

    司通是超跑,重心更低,如果开直道,很有可能输掉比赛。

    在路口想了会儿,开车回家。

    第二天,他打算去郊外继续练车,可是一大早,高远来了,把他堵在家门,说:“出事了。”

    白路好奇:“什么事?”

    “比赛的事。”

    昨天晚上,高远回家,车里是司马智做的策划。停车的时候,顺便把策划书拿回家,随手丢在客厅,自己去洗澡。洗澡后忘记策划书,直接去睡觉。结果策划书被他爸看到了。

    高远的父亲叫高正强,正部级大员,半夜睡不着觉,出来喝水,于是发现策划书。

    开始时候,他以为是高远写的,出于关心儿子的角度,拿起来看看。待看完后,明白是怎么回事。在今天一大早,把高远拽起来。说他胡闹!

    高远没明白,我怎么就胡闹了?我都一年多、快两年没胡闹了!

    高正强拿着策划书说:“就凭你们几个人。一群民间散沙,也想去和各国官方沟通?你们凭什么?还有,就凭你们这些人,随便选出几个厨师,就想和别国的国家级高手比试厨艺,是疯了么?比别的还无所谓,可是比厨艺?中国是美食王国,万一输了怎么办?是你丢人还是我丢人?还是国家丢人?”

    高远听的迷糊:“老爸。你想说什么?”

    “什么是我想说什么?是你该做什么!这件事,你们应该请官方出面,由政府发函邀请,先确定此事,然后才开始征选厨师,扩大甄选范围,要在全国进行比赛。选出最厉害的选手,才能代表祖国参赛。”

    老爸这么说,高远是一点办法也无,郁闷的看着老爸,想了会儿说道:“我去问爷爷。”

    “问谁都没用,你爷爷肯定和我一个选择。”高正强说。

    如同他老爸说的那样。高爷爷也说他胡闹。

    这是大事,先不论输赢,单说这件事情,涉及到许多国家,千丝万缕的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发生事故怎么办?会造成极坏的国际影响。

    而一旦造成影响。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

    高爷爷的意见是,没有政府允许。这件事情绝对不许操作,否则,你折腾出问题,倒霉的很可能是你老爸高正强,如果因为这样一件破事被边缘化,亏不亏的都不说,只说该由谁来支撑老高家?

    临了还批评高远:“出生在高家,怎么没有一点政治觉悟?”

    高远无奈,辩解道:“网上已经开始造势,估计停不下来了,而且,我们得给白路出气,不论如何,也得赢了这场比赛。”

    “有白路参加?”高爷爷想了想,问高正强:“这件事情,能不能找个人出面?”他对白路的厨艺十分放心。

    一家人说话,不用遮遮掩掩,想到什么可以直接说。

    高正强沉吟片刻说道:“可以让市政府出面,不涉及国家名义,来个城市之争,邀请各国各城市厨师来比赛,同时可以旅游观光,加强地区政府间的联系,应该可行。”

    听说要搞活动,高远补充道:“这次比赛的由头就是韩国周,韩国厨师比赛输了,想赢回去,搞到现在,网上议论的很凶,尤其韩国论坛,一直在骂我们。”

    听到这话,高爷爷说:“你去问下吧。”

    高正强说好,顺便警告高远,在他传回确切消息之前,立即停止一切活动。

    所以,高远就跑来了,同时还给司马智几人打电话,让他们也稍微停一下。

    等高远说完话,白路笑着摇头:“你们啊,做件事情真是麻烦。”

    麻烦总是接二连三到来,他俩在说话,白路的电话响起,是童安全,犹犹豫豫结结巴巴,磨蹭好一会儿才说出目的,借钱。

    白路笑了:“借多少?”

    “五万。”

    五万倒是不多,白路顺嘴问了一句:“急么?急的话,现在来店里拿。”

    “我出不去,麻烦你给打到帐号里可以不?”

    白路听的一愣,打到帐号里?问道:“你在哪?”

    “我在海南,你把钱打我帐号里,回去还你。”

    “说卡号。”白路拿笔记下,挂电话后,去屋里拿钱。

    高远好奇:“谁?什么事?”

    “童安全,他怎么在海南?不上班么?”

    一听是他,高远不屑道:“那就是个废物,为个女人死不死活不活的,也好意思当男人。”

    白路看着他直摇头:“好歹是你同事,你就这么说他?”

    “少跟老子说同事,一提起就来气,原先不知道我是谁,见我不干活,三天两头有人打小报告,还当面给我白眼看,老子肚量大,不理他们。后来,我请他们吃饭,才好了一点,再到后来,这帮家伙知道我有钱,开始讨好我,有意思么?大家都是大学生,整一些小学生的游戏,可悲啊。”高远玩长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