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去图书大厦

作品:《怪厨

    “站住!”何山青大喊:“把饭盒留下。”

    白路假装不明白:“咱俩不是绝交了?”

    “少废话,把盒饭给我再绝交。”瞧那架势,如果不是行动不便,何山青能跳下床勇夺饭盒。

    白路笑着走过去:“挺有活力啊。”又问:“你那女人呢?”

    “我妈瞧着烦,被我赶走了。”何山青接过饭盒,打开一开:“够意思,这才像回事。”

    饭盒共三层,第一层是一小碗淡粥,拿开后是一副春山图,红花别样红,绿枝缠头绕,花丛中还蹲着一只小白兔,栩栩如生好象真的一样。最下层是蛋花汤,很简单,但是很浓。

    何山青拿出手机照相:“幸亏送了这份饭,不然一定和你绝交。”

    白路不理他的废话,问:“就你自己?没人照顾?”

    “我妈回去煮饭,说外面买的不放心,我说不用去,她不听。”

    白路又问:“刚通气没多久,医生让吃东西?”

    “我伤的轻,没事。”

    就这时候,何妈妈回来了,右手拎个名牌包。看见白路,心下疑问是谁,笑着打招呼:“来了?”

    白路很有礼貌:“阿姨好。”

    何妈妈笑着点头,扫量一下病房,看见何山青面前的饭盒,问道:“谁送的饭?”

    “路子送的,可好吃了。”何山青收起手机,介绍道:“妈。这是路子,巨有本事。上次那些果酒就是路子酿的路子,这是我妈。”

    白路再问阿姨好。

    听说那些酒是眼前酗子酿的,何妈妈脸上多了热情笑容:“是你啊,山青说起过你,酒做的很好,好喝还度数低,给他爸喝正好,我也喝了些。确实不错,外面没卖的吧?”

    何山青说:“想什么呢,那么好的酒拿外面去卖?”

    何妈妈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两个饭盒。

    白路一看,这才是真性情,用名牌包带饭。

    何妈妈拿出饭盒,看看白路带来的饭。就把自己的放在床头柜上,转头和白路说话。

    这次,何山青被捅伤,何妈妈很生气,不光是生气孩子受伤,更生气调查结果。到现在还没有线索,查看街道监控,没有任何发现。

    当妈的认为自家孩子最好,何妈妈认为是朋友带坏何山青,所以。尽管和气和白路说话,心底还是有些犹豫。尤其看见这家伙是光头,头顶还有伤疤,哪像个好人?不担心才怪。

    于是,何妈妈笑着问道:“听山青说,你开个饭店?”

    何山青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

    当然不是他说的,是何妈妈查的。

    白路笑笑说是,他不喜欢被人盘问,起身道:“阿姨,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跟何山青打个招呼,离开医院。

    他本来想和何山青聊点事情,一个是金做手的事情,一个是办理买房贷款的事情,他想买下那间画室,首付两千万,剩下的慢慢还。

    既然想要贷款,就不能像现在这样瞎闹瞎混,得让饭店正规化职业化,起码由画室改建的饭店要这么做,得推出高价菜,走所谓的高端市场。

    白路不喜欢这样,但是没办法,北城的房价像坐火箭一样的直窜,现在三环以里的均价是五万二,比抢劫快多了。

    他想给沙沙买个大房子,必须尽早尽快,否则越涨越涨的,万一卖上十万每平米……好吧,这个有点扯蛋,但万一真的扯上蛋了怎么办?

    那堆股票债券又不能马上兑现,得学外语,得办护照出国,得找买家,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换成钱。

    想起这些事,白路感慨万分,我怎么变得这么俗了?

    往停车场走,小白羊牌黑色子弹头周围站了个青年,透过前车窗往里看,边看边说:“这车牛,以前从没见过。”

    白路过去开车,青年笑着走过来,给他敬烟:“车不错,哪弄的?头回见这个牌子,能跑多少?”

    白路笑着拒绝:“我不抽烟。”

    “跑两圈?”青年收回烟,指向不远处的奔驰小跑。

    白路都不看那车,继续拒绝:“我这车是拉货的。”开门上车。

    走过来一个大爷:“停车费十块。”

    白路笑了下,交钱出门,刚准备驶上街道,身边呼地开过一辆车,是黑色的奔驰小跑,明显改装过,没有做消音处理,发动机的声音特别大。

    小跑和他并排停下,车窗里是那个青年,招呼道:“哥们,跑一圈,不赌钱,就跑一圈玩玩,二环、三环都成。”

    白路无奈:“二环、三环?这个点儿?我可是刚开车,你想让我撞死多少个人?”

    “这样啊,那就晚上,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去地坛找我,我叫李强。”青年扔下句话,轰的快速扎进车流中,可以看出来技术很好,不过呢,有句话是善泳者溺于水,一切都应该小心为上。

    看着李强离开,白路乐了:“北城有钱人真多。”

    刚开上道路,电话响了,是赵平,画室的主人,国内非著名画家。

    车停路边,接通电话,那面问:“白先生么?”

    白路笑着问话:“房子没卖出去?”

    他问的这么直接,赵平呵呵一笑:“没呢,打电话就是问你,还想不想买了?”

    “价钱怎么算?”

    “四万四,比上次便宜一千。”

    白路回话:“一口价,一亿。”

    一张嘴就抹去五百多万,赵平苦笑着说:“太低了,不能卖,不如这样,你过来,咱俩再谈谈。”

    房子一共两千四百平,一楼算门市房,因为三层楼连在一起,水价电价按楼上住宅的计算,可以省一些钱。但是物业费没法省,门市房每平米每月八块,楼上是三块,每个月光物业费就得交一万多。

    同时,北城大力整治群租房,逮到就重罚,鼓励群众举报。他的这锌子想租出去都难。

    曾有公司想租用,但是人家只肯租一层或半层,能租得起两千四百平米办公场地的,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办公。

    房子在市里,不能办工厂。又因为在楼群最里面,一面是墙,两面是高楼,且道路不通,谁会在这里做生意?

    种种原因加一起,让这片大房子连四万五都卖不出去。

    白路想了想:“如果你能带我去美国,就按你说的价钱买。”

    “你要去美国?做什么?”

    白路说:“办个旅游签证就成,我去办点事就回来。“

    赵平问:“这样啊,找个旅行社就能办,需要我做什么?”

    “我想问一下,你是美术老师,应该认得开画廊的吧?那歇画廊的有在美国开的吧?总去画廊买画的都是有钱人吧?我有些东西想卖给美国的有钱人。”

    这个绕啊,赵平仔细想了下,才明白白路说的是什么,问道:“不是违法的吧?”他担心出事。

    “绝对不是。”

    听说不是违法的,赵平脾气上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赵平啊,美术老师。”

    赵平很有点受伤,心里话是你是猪么?你见过哪个美术老师能在三环边买一个三层的大房子?咳嗽一声,压着脾气说:“其实,我是一个画家。”

    “啊?画家啊,我知道黄胄,知道齐白石,徐悲鸿,可是没听过……恩,你是画家,在美国卖过画吧?”白路忽然反应过来,不能一直打脸。

    电话那头,赵平的脸红一阵青一阵的,这个混蛋,到底会不会聊天?沉声说道:“电话里说不清楚,你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打电话,咱俩面谈。”

    “好的。”白路挂电话,刚想开车,前面走过来一名交警,冲他敬礼,索要行车证、驾驶证。

    白路笑容满面的递过去,态度一定要好。

    交警接过证件看了两眼,又去看车牌,拿起报话机跟总部联系,很快得到反馈消息,狐疑地返还证件:“这地方不能停车。”

    白路笑着说话:“我是守法公民,接电话临时停一下,这就开走。”

    见这个光头的态度还算不错,交警没难为他,拍了拍车顶:“走吧。”

    看古怪的黑色子弹头离开,交警叹了口气:“人比人得死啊。”

    这辆车外貌很古怪,市面上没有一辆和它一样,很可能是改装车。可是接回总部,才一报出车牌号,接线员直接说:“是不是一辆黑色的子弹头一样的面包车?车标是一只羊。”

    交警说是,接线员告诉他:“那车是合法的,进口车,有全套手续。”

    电话中心有几十个接线员,他只是随便问句话,马上就能得到消息,说明大家都知道这辆车,也说明这车很有来历。

    白路不知道交警的感慨,这家伙开着车去图书大厦,临近图书大厦的时候忽然想起白雨,那个很漂亮很有才的歌手,因为白雨,何山青和于善扬大大出手一番。

    也因为那次冲突,白雨失去工作,来到图书大厦附近的酒吧应聘。只是从那以后,再没见过白雨,也不知道聘上没有。

    图书大厦这一片地方是市中心的市中心,十分难停车,为避免麻烦,白路把车停在五百米以外,走去图书大厦。

    图书大厦边上是中天百货,中天百货往北的斜对面就是白雨应聘的那家酒吧。在过路的时候往那面看一眼,只有车,看不见酒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