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四大赛车手

作品:《怪厨

    十二月一日,北城喜好玩车的车主,差不多都知道一个消息,在这天晚上十二点一刻,四大车手赛车。

    消息传的太开,连警察都得到消息,因为赛车四方全是公子哥,警察没办法抓人,只好多派便衣,混在人群中维持秩序。

    半夜的二环,尤其是冬天的二环,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在十二月一号这一天的晚上,终于热闹一次。

    晚上的十二点一刻其实是第二天的零点半,不过没人在意这个小细节,一群人冒着初冬的冷寒来看热闹。来的人不光有警察和看热闹,还有许多混混。

    晚上的赛车有外围赌局,涉及到大额金钱,这徐混来当保安,万一有人不开眼想抢钱,混混们就会伸张正义。

    白路对赛车比赛无所谓,不过他想把罗天锐请出北城,所以,必须得拿第一。

    在过去的几天晚上,四大车手经常绕着二环跑圈,一圈圈的熟悉车道,测试汽车与二环路的融合度,也让自己更加熟悉汽车。

    北城的初冬很干,没有雨,偶尔有风,对车手来说是件好事,危险系数降低许多。

    汹很够意思,赛前给白路打电话,给他准备一副新轮胎,让他去换,并给汽车做仔细检查,确保一切无误。

    从某种程度来说,汹把白路当成自己,希望能跑第一,证明自己改装车的水平达到北城最高水平。

    在这个时候,四大车手的信息早不是秘密。在北城各处流传开来,除司通外。另两名车手浮出水面。

    老罗家请的车手叫疯子,开车技术没的说,绝对国内一流水准,可惜和大拇指一样,没有车队肯收他。就一个原因,太疯了。

    车队选拔车手,不是开的快、技术好就成,性格也是很重要的考虑条件。疯子太疯,曾经在香港、台湾、还有北城,制造出多起车祸,最严重一次,住院一年,身上打着三块钢板,可是出院后依旧发疯。用他的话说,我的命是拣回来的,凭什么不疯?

    单就这点来说,在二环路名声噪响的大拇指根本不够看,虽然大拇指也比较疯,可毕竟还是个人。而疯子,是真正的疯子,喜欢追求极速。

    也因为他的疯,老罗家几乎没怎么花钱就把他请来了,疯子喜欢赛车。一听说要和司通比赛,马上同意。甚至连汽车都是自己准备,一辆半新不旧的沙林。

    沙林原来是一家汽车改装厂,和汹干的活差不多,专职于改装,然后就出自己的车了。

    四辆赛车中,疯子的赛车最旧。他的车出厂后没做过改装。可是尽管没做改装,看起来略有些旧,但是一辆沙林s7,理论速度达到四百以上,百公里在三秒以内,加上疯子做车手,谁敢小瞧?

    马战请来的车手是个日本人,也没花多少钱,出场费很低,再就是运整车过来稍微费点事。车手叫山本望。

    有部漫画叫头文字d,主人公擅长开山道,转弯时漂移的很酷,很吸引人。山本望就好象那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擅长开山道,号称漂移之王。

    他肯来比赛,是想和司通一较高下,他也想做地下赛车的王者。二环路有四个大弯道,正好利于发挥,虽然不陡,但是高速行驶下绝对危险,翻滚都是轻的,如果操控不好,直接飞出车道,想刹车都没的刹。

    他的车是丰田跑车,配置没的说,抓地牢,掌控性也好,只有一个小问题,中日两国汽车的方向盘位置不同,咱们在左面,他们在右面。而比赛时,赛车靠右走内环,对山本望应该是一个小考验。

    至于司通就不用说了,很瘦的华裔,很张扬的性格,汽车画上鬼骷髅,竖着风翼,很拽很打眼。

    晚上十一点钟,全北城的玩车高手几乎全部出动,从十八岁到四十八岁,多大年龄都有。

    赛车在南二环,辅路上停着无数辆车,几乎全是跑车,各式各样、各种价位的都有。车边站着许多男男女女,有叼烟的、有喝酒的,尽想显出一份不羁和帅气,吸引别人目光。

    可惜,今天的主角不是他们,纵有色狼不时窥探美女,注意力还多是在主路上,隔着老远的距离往主路看,想看一看传说中的车和传说中的车手。

    四名车手里面,司通的名气最大,来的却最早,随着轰鸣的发动机声响由远及近慢慢传来,一辆画的乱七八糟的骷髅车到了。

    只看这车无聊到极点的装扮,谁能猜出是地下赛车王者的坐驾?

    老规矩,比赛前在辅路集合,临赛前再上主路。

    集合的这一段辅路,除去一些公子哥和做外围的能人之外,只有车手能进,更多人尽被挡在路口。

    司通先到,把车停在路口,后面空着几个车位。于善扬等人把车停在别的路口,走来这边。

    这条路很宽,最前面是一辆大货,后面挂着大大的集装箱,周围散散站着十几个黑衣大汉,保持警戒。车旁人行道上放着桌子,后面坐个光头胖子,笑眯眯的模样,脖子上有条大金链子。

    这家伙叫佛爷,道上有名的人物,和罗天宁不相上下,论凶狠不要命,还在罗天宁之上。这次外围由他负责安保。

    四大车手比赛的金额太大,没人带现金,全是银行本票,在指定日期内兑现即可。哪怕是白路这样没有银行卡、和时代脱离的家伙,也由高远帮着弄了张一千万的本票。

    不过,佛爷不收他们的钱,也不敢收。以四大公子哥的派头,众目睽睽之下,谁好意思赖帐?

    北城四少只是个笑话,事实上在北城的公子圈里有六个年龄差不多、家世显赫的青年,皆是一时瑜亮,没有一个白给的,其中有高远、柴定安、罗天锐、马战,今天赛车的四大背后主角。

    这六个人,谁也不服谁,每个人身边都跟着一些人,各自有圈子。这个圈子是从小就划分出来的,比如军队子弟读什么小学,北城官员读什么学校,外地迁来的新北城派又读什么学校。

    罗天锐其实很强,也很凶猛,可惜遇到不按牌理出牌的白路,凶猛无处使。

    那家伙直接威胁老罗家的家族安全,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有道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一个隐藏的不知名的敌人最可怕,那个夜探三家的恐怖高手,硬生生迫得老罗家在近期偃旗息鼓。

    老罗家不想拿生命去赌博,家大业大有太多事情需要顾及,比如说老大罗天平,目标冲击国家领导人。比如说老三罗天宁,得罪过许多人。无论从谁的角度来说,都不敢在这等时候掉链子。所以,只能暂时委屈小辈罗天锐。

    而同时,几乎是倾尽全力调查白路和那个夜探三家的隐形强人。

    查案可以明着查,可惜工作量实在太大!不但范围广,时间跨度也不小。

    要调查当晚三个住址方圆五里内的监控录象,查寻一切可疑车辆,再排查小王村路附近监控,与可疑车辆进行对比。

    亏得老罗家很牛,成功找到白路驾驶的车辆,不过线索到此为止,再就断了,什么都查不出来。

    不过也有好事,北城三个公安分局获得嘉奖,原因是在排查可疑汽车的同时,顺便抓获各种犯罪团伙一十七个,有偷盗的,有抢劫的,有耍流氓的,有卖毒的,还有拐卖人口的。这帮家伙做了罗家的出气筒,替白路挡刀。不得不说,认真起来的国家最有效率。

    另外,除去老罗家,还有一个老于家也在瞎折腾,追着警察屁股后头,让他们调查于善扬被刺一案。虽然同样是查不出结果,奈何得干活啊,这几个片区的警察多是苦不堪言。

    既然查不出线索,老罗家只能继续隐忍。今天的赛车勉强算是他们的一种反击,如果赢了的话。

    马战是军二代,一家人全是军官。打型罗天锐不对付,他的乐趣就是踩罗天锐,可惜总也踩不到,这次车赛是难得的机会。

    马战其实比车手疯子还疯,疯子是开车疯,马战是什么都疯,只为出口气,还不一定能出成,就肯砸出一个多亿请人来赛车,好象钱是大风吹来的那样简单。

    此刻,随着司通到场,外围开始接受下注。不时有人拎个箱子过来,添个数字,拿着条子离去。那个箱子被扔进集装箱里。

    今天的外围比较随意,无论压谁,都是一比一的赔率,如果所有人都压司通,而司通又赢了,那么就是庄家全赔。反之,则是庄家全赢。

    车手资料早在一个星期前放出去,如今的白路很有名,那辆车更有名,每次开车上街,都会遇到一个或几个车友冲他伸大拇指,或者闪大灯致意。

    赛车,并不是车的性能越好,你就越能赢。好象武侠书里的剑手一样,要最顺手的才是最好的杀人兵器。

    好的车手极其在意和车的亲熟度,有迷信的还会拜车,或是弄些古怪的小玩意祈运。

    所以,尽管白路的小面包很怪异,却没人会笑话。不说别的,单单那个赌注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拿的出的。想笑话人家?先拿出那么些钱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