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赛车开始了

作品:《怪厨

    因为小面包车还没到,另两名车手也没出现,所以每一个进来下注的人不约而同地、都会去看那辆鬼骷髅,也去看司通,看这个不起眼的瘦子,这样一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地下赛车世界的王者之一。

    柴定安和和于善扬、欧阳站在车的另一边,每人身边都陪个美女。如果仔细看,会发现是上过电视的新人演员和歌手。

    这时候高远等人也来了,甚至何山青也从医院偷跑出来,坐着轮椅,裹着大衣,很像一个伤残人士。

    看见久违的对手,于善扬笑着走向何山青:“还没找到凶手?要不要我帮忙?”

    给于善扬推车的是小慧,他挨捅的时候,就是和小慧在一起。见于善扬来头不善,小慧很机敏的往后拖了一下轮椅,走到前面挡住于善扬,俯下身子问何山青:“冷么?”帮他掖了掖大衣。

    何山青很高兴她的表现:“不冷,很好。”

    至于于善扬,大家好象没看见这个人一样,直接忽略掉。

    于善扬眼神阴冷,盯着小惠的后背看,真想撕了这个婊子。

    柴定安则是和高远打招呼:“高少,你们的车手呢?”

    他刚说完这句话,罗天锐到了,这家伙受着伤也是派头十足,一身黑色西装,外面披着黑色大衣,好象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那么帅,眼神冰冷,面无表情,一只手打着夹板吊在胸前。

    这是小辈儿们的游戏,罗家三虎一个都没出现,派了十几个黑衣保镖跟着。在他们走上街道的一瞬间,疯子来了,银色沙林好似一道闪电快速驶来,瞬间插停在鬼骷髅的后面。

    车门打开。又下来一个瘦子,长发披肩,脸色阴沉,这就是盛名已久的疯子,身体里还埋着钢板的疯子。

    罗天锐朝疯子点点头,冷傲站在街边,十几个保镖把他围住。过不多久,街口走过来六个人,一个个趾高气昂。看着很有些不凡。走到罗天锐跟前打个招呼,然后就留在那里。他们和罗天锐是一个利益团队。

    在他们后面来的是马战。这家伙最嚣张,带着二十多个人往这面走,无一例外,全是军中高干的子弟。一多半有军职。

    随着他们的出现,山本望也到了,一辆红色丰田跑车很低调的出现在众人眼前。外型普通不张扬,就是街面常能见到的那一类跑车。唯一不同的是,方向盘在右边。

    看看时间,还有一刻钟到十二点,该来的人都来了。只差一个白路。

    于善扬暂时放过何山青不理,笑着问高远:“你们的车怎么还没来?不会是塞车吧?”

    高远冷冷瞥他一眼,根本不回话,当他是空气。

    连续两次被人无视。于善扬的脸色很难看。欧阳出面帮腔,笑着接话:“赛车塞车,有点儿意思。”

    听到他俩说话,马战走过来。这家伙个子很高,寸头。方脸,显得孔武有力,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走到高远身前说:“催一下,我不希望比赛延迟。”

    高远淡哼一声:“不会延迟,他不来,就算你们赢。”

    高远很傲回他的话,马战同样傲:“我不喜欢没有对手的比赛。”

    何山青坐在轮椅车上笑道:“又不是你去开车,要什么对手?”

    听到这话,马战的目光瞬间移到何山青身上。何山青懒洋洋说话:“别看我,我是病号,想打架找别人。”

    马战冷哼一声,转身回去自己的队伍中。

    没过多久,有人大喊:“十二点了。”

    还有十五分钟比赛,现在应该做准备。佛爷吩咐手下:“干活了。”

    有人拿报话机传话,不多时,从辅路开上去几辆汽车,然后停车,下来人做比赛前的准备,比如封路。

    当然,佛爷不会从现在就开始封路,在比赛前一分钟封路就可以,而在二环线的各个路口上,都停着几辆车,随时做好封路准备。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白路一直没出现。何山青有些着急:“打电话,问问那个王八蛋怎么回事?”

    林子一脸无奈表情:“打了,那个白痴又迷路了,说是拐了半天也拐不过来,不知道开哪去了。”

    “我靠,他还能有点别的本事不了?”

    此时还有十分钟比赛,佛爷走过来问话:“该上去做准备了,高少的车手准备好没有?”

    就这时候,二环主路上有人大喊:“我在这。”

    众人一看,白路那个大白痴站在主路二百米之外的防护墩上哇哇大叫,幸亏嗓门够大,否则还真不一定能听见。

    车手既然到齐,佛爷和几位公子哥对过时间,在十二分钟的时候下令封路。同时,司通三个人把车开上主路,开到出发点。

    因为人多,所以高远等人都是走上去,横着站在内环线,站在四辆跑车的后面,等待比赛开始。

    四名车手中,最郁闷的是司通。

    在辅路的位置,好象是正式比赛的排位赛一样,来的早,可以第一个上路,可以抢占最有利的位置。

    第一段路是直道,这段路程考验车的初加速,简单点说就是百公里多少秒,两百公里多少秒,可以快速抢占车道。就这点来说,和运动会跑四百米差不多,外圈的吃亏些,往里圈并的时候要多费些精力。

    司通了解自己的车,百公里三点二秒。他也了解疯子的那辆沙林,百公里二点九秒,至于山本望的丰田车,看外表是老早就停产的一款跑车,有些像雷克萨斯,但是内里情况谁能知道?肯定不能小视。

    丰田车厂曾经参加过f1赛事,是除法拉利车队以外,唯一一个底盘和发动机都由自己制造的车队。山本望敢开辆丰田出来,一定有他的倚仗。

    至于白路的小黑子弹头,看外表有些动车机组的感觉,但是在北城组装,组装的也不是什么高手,很多配件都是凑出来的,倒是没太放在心上。

    但是不管怎么说,司通能称霸地下赛车场,稳是首要的,每一次比赛都会尽全力。所以宁肯早来些时间,也要抢占内环的最里道,到时候入弯会更从容一些,也更容易取胜。

    可惜,他的大好想法被白路破坏掉,车一上主道,内环线最里面的车道是一辆黑色小面包。

    司通想了想,车并入二道,后面是疯子和山本望,一个三道,一个四道。

    二环路全长三十二点六公里,考虑到弯道和最后的冲刺,赛道多延伸出一些距离,大约有三十五公里左右。

    四辆车,都是全封闭赛车,底盘很底,一水的赛车专用轮胎。

    车体最高的是白路的小面包,按照空气阻力来说,这辆车很不合赛车。高速行驶的时候,重心高,转弯时容易翻车。

    其次是山本望的丰田,比超跑略高一点。疯子和司通的车是标准的超跑高度。

    此时,四辆车并排而列,其余三个人都在车里坐着,只有白路依着车门招呼林子:“过来,给我找张相。”

    林子哈哈大笑着跑过来:“还是你酷。”

    他俩这么干,直接让一堆公子哥黑了脸,低骂不止:“我靠,哪来的白痴?”

    白路摆了几张最帅的剪刀手,去敲隔壁司通的车窗:“下来照相啊?”

    司通脸都要绿了,回想前一次见到这家伙的时候,感觉挺稳重一个人,今天是怎么回事?略一琢磨,我靠,这家伙是典型的双重性格,人格分裂,这样的人也能做赛车手?

    白路还想再闹,一个大嗓门汉子大声喊道:“还有三十秒,请车手准备。”

    “就剩三十秒了?”白路幽怨的看了那个汉子一眼,钻回面包车,发动引擎。

    这一瞬间,四辆车的引擎同时响起,不论做没做消音处理,近距离听都感觉刺耳。

    为保证比赛的公平,在公路两旁,和车头平齐的位置架着两架高清摄象机,有人抢跑,直接输掉比赛。

    秒针一跳跳闪过,终于跳满六十下。佛爷朝远处猛地一挥手,在一百米外,一个红色木牌倒地,在倒地的一瞬间,四辆赛车轰的一下,几乎同时冲出去。

    速度太快,胶皮与地面发出强烈的摩擦声,风声太快,只感觉疾风一阵,汽车跑远。

    滴答、滴答、滴答,三秒后,四辆车全部达到时速百公里,本来瞧着很长很长的二环路,在这四辆车的飞速奔驰下,嗖的一下变短了。大家好象看漫画一样,眼睛一眨,换个画面,再一眨,又换个画面,四辆汽车瞬间从众人眼前消失。

    这个时候,最忙的是报话机,不停响起:“到弯道了,面包车领先,疯子落后一个车身,司通落后一个半车身,山本望最后。”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有些傻眼,想不明白面包车怎么能跑第一。

    答案很简单,白路在拼命。

    赛前,他把车里一切占分量的东西全部拿下,给车减重,再配上九百马力的发动机,想不领先都难。尤其跑的还是直道,轻松跑上三百三。

    疯子的沙林车也很轻,七百五十马力的发动机,理论上能跑出四百,而且,他也敢玩命,既然前面有个人领先,他就要超过,一定要赢,在后面紧紧咬住白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