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无奈的事情

作品:《怪厨

    白路一看就笑了,他太熟悉这套业务,笑着说:“小王村路的规矩,想开饭店,先被丢粪。”

    高远等人也在笑,居然有人敢找柴老七的麻烦,好玩,真好玩。

    何山青笑的最开心:“大喜啊,出院之日还能看戏,这趟没白来。”

    因为突然出现的泼粪事件,工人们没法下班,给东家打电话。二十分钟后,小王村路开进来一排汽车,下来十好几个人,最前面俩人是柴定安和欧阳,于善扬阴着脸跟在后面。

    刚才,他们在一起玩,现在才能来的这么齐。

    其实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五个塑料袋五堆肥料而已。柴定安想了想:“洗了。”

    身后有个青年说:“柴少,报警多好。”

    “好你个脑袋,不嫌丢人啊!”于善扬骂道。

    小门小户碰到这样事情,报警是应该的。可柴定安不行,万一传出去,柴老七的饭店被人泼粪,自己查不出来,还得报警,就算找到仇家,也不够丢人的。

    东家有了要求,工人们开始干活,没有水管,只能一盆盆接水。白路很坏的翻出自己家的水管拿过去:“那谁,我这有水管,用不用?”

    柴定安早看到高远等人,饭店大灯泡照着,门口又停着几辆跑车,想看不见都难。

    看见白路幸灾乐祸的表情,柴定安没说话,于善扬和欧阳都没说话,倒是有个工人走过来:“谢谢啊。”拿着管子进屋。

    柴定安太明白白路的心理了,这家伙根本是在看笑话!而且特别恶心人的出来告诉你,我看到笑话了。所以决定不和这个混蛋说话。

    白路岂能如他们愿?你们不说话,那我自己说,扯着嗓门假装招呼那个工人:“那谁。冲完了这堆东西,把管子给我送回来,我就在对门。”然后笑嘻嘻跟柴定安说:“柴少,我过去了。”

    五星大饭店里面,何山青双手捧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骂道:“路子太缺德了。”

    路子走的不快不慢,走到路中间的时候突然回头:“大家都是邻居,下次再被泼。来我这拿管子,随便用,咱应该互相帮助。”

    这下连高远都笑了:“这个王八蛋,诅咒人家还有下一次。”

    柴定安身后有个青年忍不住了,走出来说:“你他马的说什么?赶紧滚蛋。”

    听到这句话。白路歪歪头,琢磨着要不要大展身手揍这小子一顿。就这时候,电话响了,是柳文青:“路子,来接我,画室边上的四季饭庄。”

    电话里的柳文青大着舌头,很努力的才能说完这句话。

    白路担心这个笨女人出事。直接把骂人的家伙当成空气,转身跑回饭店,冲高远说:“车钥匙。”

    高远把钥匙丢过来:“出事了?”

    林子起身:“去哪?”翻出钥匙跟着出门。

    白路说:“文青那个笨蛋喝多了,我去接她。”上车后。车往前开,然后猛踩刹车,原地急打轮,直接在两车道的马路上玩调头。然后轰开油门,轰的一下。汽车冲出小王村路。

    这一手玩的极漂亮,柴定安身后一群人都被震了一下,也太帅了吧?

    从五星大饭店到风画室,直线距离在一千米五百米左右,穿过三环,往前直开就是。用不到五分钟,汽车停在四季饭庄门外。

    白路下车进屋,服务员说:“下班了。”白路理都不理,一路走一路看,大厅没人,外面包房没人,一直到最里面的包房,柳文青正迷糊着依着椅子背,边上坐着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桌子很大,看椅子,看桌子上的餐具,应该有十几个人一起吃饭,不过现在就剩下他们三个。

    两个男人想要送柳文青回家,不停劝说,柳文青只是摇头。

    这时候,白路进屋,俩男人面色一变,一个问:“你是谁?”

    白路看都不看他们,走过去架起柳文青,拿起她的皮包,转身就走。

    俩男人不干了,起身阻拦:“你是谁?”

    白路随手一扒拉:“滚。”

    柳文青正迷糊呢,忽然觉得自己站起来了,再一看,白路来了,特别高兴:“你来了。”一把抱住白路不放,低声说:“送我回家。”然后就睡了。

    偌大北城,如果说还有一个能让她信任的男人,那就是白路。

    俩男人本来想往上冲,他们让柳文青喝这么多酒,未尝没有占便宜的心思,可柳文青毕竟是金主,不能得罪的太明显。看着眼前的光头青年,一个男人说话:“你是柳经理的什么人?”

    白路没心思和他们废话,抱起柳文青就走,开车门,把柳文青放到后座,然后回家。

    喝多的人不能躺,一躺再加上一颠簸,很容易会吐。

    算高远运气好,柳文青没吐在他的车上。

    刚到家门口,才一下车,柳文青抓着白路就开始喷。

    白路很有耐心,做柳文青最坚实的靠山,轻拍其背,耐心等候,任凭呕吐物飞溅到身上。

    大约吐了三分钟,柳文青站不住了,白路赶忙抱住,于是,柳文青又睡了。

    把她弄回家,让小丫帮着脱衣服擦脸,帮忙照顾。白路上楼换裤子,然后去处理楼下那堆呕吐物,费挺大劲清洁干净路面,开车去药店买醒酒药,然后回五星大饭店。

    这时候,柴定安等人已经离开,他们的饭店也已经关灯关门。

    见白路回来,林子问:“没事吧?”

    “没事。”

    “那我们走了。”几个人告辞,白路回家。还好,柳文青睡的很沉,再没呕吐,白路留下醒酒药,上楼睡觉。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柳文青跟白路解释:“第一天干活,他们干到八点多,我想着对他们好点儿,他们会更认真干活,所以请吃饭,没想到他们的老板也来了,然后就喝多了。”

    白路笑道:“以后少喝点儿就成。”

    柳文青怔了一下:“没了?”

    “什么没了?”白路问。

    “你不训我?第一天干活就这样。”

    白路笑:“我知道你也不想喝那么多酒,为什么还要训你?”

    “老板真好。”柳文青跑到白路身边给个大拥抱,回房收拾收拾,重又精神抖擞出门去。

    白路无奈笑笑,决定不干涉柳文青的决定。

    不是他不在意柳文青,任凭被人灌酒。事实上,就昨天那俩人也做不出什么坏事,如果能做,在他去之前,已经带柳文青走了。另外还有一点,他们给柳文青干活,想要赚钱,就得讨好柳文青,没人会和钱过不去,只要柳文青稍微小心一些,根本无须担心。

    又过了会儿,沙沙吃好早饭,白路送她上学。

    一直送到教室门口,白路往教室里看了看,安娜没来,和沙沙打声招呼,假装离开,走到教室一侧的走廊站住。

    三分钟后,安娜来上学,被白路叫住,拽到一边问话:“有人欺负沙沙么?”

    安娜回道:“没有。”

    “没有?”没有的话,沙沙为什么会咬嘴唇?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跟安娜道谢,走出教学楼。

    他往外走,正好看到昨天放学时、看了他和沙沙一眼的那个大个儿短发女生。那女生和贾佳在一起边走边说话,忽然看见他,两个女生眼神中都带着不屑,从身前经过。

    看到贾佳,再看到这种眼神,白路一下明白了,没人欺负沙沙,是贾佳等人对沙沙有敌意,是这种敌意让沙沙不舒服。

    这很正常,换了别人敲你二十万竹杠,你也会对那个人有敌意。

    白路苦笑着走出学校。

    他来的时候,是想狠狠收拾某个不开眼的家伙替沙沙出气。谁敢欺负沙沙,就得承受他的怒火。可是敌意这玩意,唉,你总不能因为人家看不起你就揍人一顿吧?即便是高衙内也不敢这么做。

    一路没精打采回到小王村路,忽然发现街边多了许多东西。有汽车在卸货,还停着两辆客车。

    两个小时后,街口忽然锣鼓喧天,有人做商演,给欧阳等人的饭店提前做宣传。与此同时,小王村路出现许多同样打扮的促销小姐,拿着精制会员卡和精美印刷的菜单沿街赠送,只要是住在这条街上的,每人一张,连白路都发了一张。

    菜单上写着饭店名字,第一食堂。说是凭卡就餐,一律半价。

    白路大怒,这家伙剽窃自己的名字。他曾经想过,如果开连锁饭店,就起名叫第几第几食堂,没想到被于善扬这帮家伙抢先了。

    说起来,于善扬等人起这个名字也是煞费苦心。饭店装修太好,怕吓住寻常百姓不敢进门吃饭。特意起名叫食堂,就是告诉大家,我们饭店的食物很便宜。

    有了便宜价格,再配上透明厨房,让客人看见制作食物的全过程,既干净又放心,试问谁会不来?

    他们这样干,让小王村路其他饭店顿生压力,一个个拿着菜单回去琢磨对策。

    而做为正主的白路却不在意,他只气愤于自己想的名字被剽窃。在气愤中回到五星大饭店,把菜单丢给李小丫:“好好看看。”

    李小丫接过菜单仔细看:“咱也做菜单么?”

    白路随口说:“现在不做。”琢磨着怎么才能把第一食堂的名字抢回来。未完待续